疫情中的上海爱情故事 | 谷雨

谷雨实验室 2022-05-15 14:23

撰文荆欣雨
编辑张瑞
出品腾讯新闻 谷雨工作室

*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春末的上海,恋人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被送进了手术室。为了照顾她,孙武辞去了清点外省援沪物资的志愿者工作,来到医院陪护在她身边。等到恋人出院,顺利回家,孙武反而无家可归,只好骑着一辆绑着帐篷和睡袋的自行车,在上海空阔的街头流浪了七天。

当初申请出来做志愿者时,孙武与他所居住的公寓楼物业约定,疫情不结束不回去,所以他不能回家。他想过回到做志愿者的仓库,但由于那里是对接援沪物资的,管理严格,也无法接收他。他试图找新的志愿者工作,找不到,想回到自己疫情之前打工的法餐厅(现为保供点)帮着卖菜,也被告知不缺人手。他还考虑了酒店和民宿,发现一个月都要6、7000左右,那不是两个由于疫情只能拿最低标准工资的年轻人承受得起的。

只能流浪了。分别的时候,病了十几天从未哭过的女孩哭出了声,孙武告诉对方要乐观地看待,自己相当于她的免费跑腿,“随叫随到,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去想办法给你买。”

但后来的日子,并没有说起来那么轻松。孙武骑着自行车游荡在公园、路边、商场,他睡过草丛,睡过空无一人的商场过道,还睡过停放电动车的车棚,晚上大都市空无一人却灯火通明,他在一种炫目的空荡感中睡去。但总是睡不安稳,第一个醒来的清晨,他甚至感到有人在往帐篷顶喷消毒液。更别提大雨,总是想要驱赶他的保安,惶惶然的难解孤独。以一种从未想到的方式,他开始熟悉这座城市陌生的一面,失去吵嚷人流,城市就像寂静的森林,不像那些困于小区的市民,无法走出家门一步,某种程度上他拥有广大的自由,他可以在陆家嘴天桥上搭帐篷,用公园里的水管刷牙洗脸,可以驻足欣赏盛开却无人观赏的路边蔷薇,只是这样的自由要以无所依归为代价,他遇见了那些同样飘荡街头的人,他们没有睡袋,睡在铺开的纸上,他借给了他们花露水。

孙武的帐篷和自行车 ©孙武

好在,他还有一个关心他的女朋友,每天他都要去见她,至少三次。第一天,她炖了土豆、五花肉、午餐肉,装在袋子里,和给他换洗的衣服一起用鞋带紧紧地绑在一起,从她住的五楼甩到了小区外面的绿化带上。后来,他们找到了一面有几个洞的院墙,隔着墙,女朋友陪他吃饭,有几天下起了雨,他们就站在雨里吃饭说话。最幸福的一天,他早上喝了小米粥,中午吃了茄盒,晚上则是土豆炖午餐肉,配米饭。

“你一直给我做饭,只有你一个人管我。”有一次,男孩感动地说。

“之前住院,也是只有你一个人管我。”女孩回道。

这是一对年轻的恋人,孙武生于2000年,女朋友比他大两岁。他们一个来自云南,一个来自东北,上海疫情爆发前,他们都在一家位于68层的高档法餐厅工作,从那里可以看见漂亮的晚霞。男孩是服务生,女孩是餐厅前台,这座城市光鲜亮丽的一面,有他们的贡献。在20岁出头的时候,两个人共经了患难,女孩需要手术,是男孩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了字。术后的第一晚,在逐渐丧失效力的麻药中,女孩整个晚上疼得不停翻身,头也到处乱撞。男孩没敢睡觉,女孩手冷脚冷,他一会儿给她捂一下脚,一会儿给她捂下手。还给她唱了一首《花海》。女孩醒来后说,她在昏迷中听到有人在唱歌。

“两个背井离乡的年轻人,在这座城市我们只有对方了。” 孙武说。

推着坐轮椅的女朋友出院 ©孙武

虽然历经艰难,这座城市曾经给过他们美好的回忆,休息日时,孙武喜欢到滨江滑板公园玩长板,他和女朋友一起购置了帐篷和野餐垫,去植物园野餐、赏樱花、放风筝。

5月14日凌晨一点,孙武住进了为流浪人士准备的安置点。等到疫情结束了,他想和女朋友一起去吃小龙虾和猪蹄,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他会离开上海,去一个真正有蓝色大海的城市。

安置点 ©孙武
以下是孙武的自述:


“两个背井离乡的年轻人,

在这座城市只有对方”

4月25号中午,我和女朋友打电话,她在床上肚子疼得说不出话了,我问她是生理期吗,她说不是,我就有点慌了,后来她整个人像虚脱一样,最后她室友把她从五楼背下去,向居委借了个轮椅,把她推到了小区后面的东方医院。

进急诊需要做一个抗原,八点多结果出来了,是卵巢上面有一个囊肿,需要做手术切掉。

之前我是在法餐厅做服务生,餐厅不营业了之后有一个上海的保底工资,2590元。我住的宿舍被封了大半个月,那不能做饭,我每天吃封城前买到的老坛酸菜方便面,实在待不住了,就想出去混口饭吃。我找了一个奉贤的仓库工作,那种有偿的志愿者,250元一天,主要负责清点省外捐赠物资,和来领物资的社区对接。清点过的物资有辽宁捐赠的蔬菜礼盒,还有安徽捐赠的白菜。工作是24小时待岗的,没有轮班,包吃包住,盒饭三素一荤,睡觉在仓库里打地铺。

女朋友生病那天晚上下特别大的雨,还打雷,我当时和领导请假,领导特别好,临走前,让我带了很多吃的、洗脸盆、洗漱用品,还有睡袋。他还提出用仓库的保供货车送我去医院,我觉得那么大的车送我一个人太夸张了,又问了黑车,要收我1400元,太贵了。最后我打的滴滴货运,从180元的运费,一直加小费到500,才有人接单。

晚上十点多,我到了医院,给女朋友签了字,让她进手术室。当时觉得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就重了。因为疫情我们有大半个月没见了,一见面还有点不熟的感觉,然后看她躺在那,都疼过头了,怪可怜的。当时医生说,病情可能会恶化到需要摘除卵巢的地步,进行下一步手术会再找我签字。我女朋友很紧张,我就安慰她,麻药一打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就是换个地方睡觉。

在医院签字 ©孙武

她进手术室后,我就坐立不安,走来走去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特别急。凌晨一点多,她出来了,整个人是那种昏迷的状态,一整个晚上,麻药劲在慢慢地消失,她疼得翻来覆去,头也撞来撞去,那天晚上她还有五针挂水要打,我也没敢睡觉,整个人像梦游一样,再加上她脚也比较冷,手也比较冷,我一下子给她捂一下脚,一下子又给她捂下手。还给她唱了一首《花海》,后来她说,她(昏迷)听到有人给她唱歌(笑)。

第二天她是被疼醒的,我印象里我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她哪疼。她打的药里面有一个氯化钾,会刺激血管非常疼,再加上做完手术肚子里有气,我看她的胸腔都是膨胀的。我女朋友是个非常坚强的人,生病始终都没有哭过,我也挺佩服的。最开始那个氯化钾我叫她忍一下,医生开的药能打还是打,后来她说实在疼得受不了了,那肯定是非常疼了,所以我就叫护士把这个停掉了,吃口服的药。

女友肚子上的刀口 ©孙武

那几天我感觉我手机都没怎么用过,每天就陪她聊天,她躺着手麻了脚麻了,我给她捏一捏揉一揉,一天一下子就过去了。最开始没有多余的床,我就坐在椅子上,握着她的手,在床边趴一会,后来有一个折叠床,我就睡折叠床上。几天后,她慢慢地可以下床走动了,身上的那些管子,导尿管,插到盆腔里面的导流管什么的都拔掉了,人也慢慢好起来了,最后还能在病床上和我打闹了。

有一件比较有趣的事,女朋友进医院的时候穿了一套格子的睡衣,护士可能误以为是病号服,也没换,直接推进手术室了。出来的时候,衣服裤子上都是血,当时也没想着扔掉,因为她就只带了一身换洗衣物,而且那件衣服她也比较喜欢,我就拿牙膏洗,一直搓一直搓,大概洗了一个多小时才给洗干净。

用牙膏洗睡衣 ©孙武

要不是生病,我们是见不了面的。最后一天中午我推着她下楼,我们在外面吹了吹风,晒一下太阳,我给她摘了路边的花。我女朋友感慨,去医院的时候下雨打雷,出院的时候晴空万里。

留在医院照顾她,后来(因为这个)睡大街,我没有后悔。两个背井离乡的年轻人,在这座城市我们只有对方了。经过了这一次,感觉两个人的感情更有分量了。这么多天,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跟昏死了一样,慢慢地照顾到她打我都有点疼,是蛮有成就感的(笑)。

当时我的打算是回宿舍,回不去,志愿者的工作也找不到了。我住的公司宿舍已经封了十多天,当时为了出来当志愿者,我答应小区,不解封绝对不回小区,给小区添麻烦。我还想过回做志愿者的仓库,但由于那里是对接援沪物资的,管理严格,也无法接收我。

左图:出小区前 

右图:出院后沟通是否可以回小区 ©孙武

我们又找了找陆家嘴这一带的酒店或者民宿,都太贵了,将近6、7000一个月,最后也放弃了。当时也听说过安置点,但那两天上海都是晴天,我觉得在外面扎帐篷也挺好。我跟她说,你看我在外面多自由,旁边还有个超市可以去买东西送给你,超市里的东西,你平时抢都抢不到,我现在在外面你相当于有一个免费的跑腿,随叫随到,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去想办法给你买。

她提出要跟我一起在外面,她一个病号跟着我太受苦了,我不同意。晚上六七点的时候,我送她回去,住院的十多天她都没哭,就最后分别的时候,她哭了。


“没想到我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

也有自己的小家”

送走女朋友之后,我骑共享单车回宿舍,让室友把我的自行车送出来,再带上我们之前去露营买的帐篷,开始了流浪。因为那是第一晚,我也比较害怕,就在我女朋友小区旁边的绿化带找了一个灯比较亮的地方,结果帐篷都没扎上,人都还没休息的时候就被赶走了。

然后我去了上海湾三楼的一个室外通道,有卫生间,可以充电,在那搭帐篷睡了一个晚上。我仓库领导之前让我带的睡袋也用上了。那很黑,也是第一次在外面睡觉,挺紧张的,有点害怕,帐篷拉起来也没安全感,外面有一点动静都神经紧绷,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阿姨来打扫卫生,给我吵醒的,我还感觉有人往我帐篷顶上喷消毒水。

上海湾三楼的室外通道 ©孙武

起来后我先去做了个核酸,然后去超市给我女朋友买了辣条、火锅底料、油什么的,给她送到了小区。白天充电就去东方医院,饿了吃身上带的几个海底捞自热煲仔饭。公园里有浇水的水管,我就用它刷牙洗脸,还能洗头。

到了晚上,昨晚住的地方被封掉了。我去了环球金融中心对面的一个小公园,比较阴森,还遇到了两个大哥,他们也是没地方住,条件比我更差,他们睡着一块纸,衣服盖在身上。我鼓起勇气过去跟他们搭了会话,知道了他们也是无家可归的人。不搭话的话,总觉得他们是坏人,晚上会来搞我。

环球金融中心对面的小花园 ©孙武

没过一会,就有城管骑着小电驴过来赶人,我的帐篷太显眼了,坑了两个大哥。城管让我们去安置点,大哥说,那都满了。后来我就和两个大哥一起找地方,找到了源深体育中心后面的一个拐角,可能是在维修,用挡板围住了,在里面没人看到。这一晚也忐忑,怕来人赶,但没有那么害怕了,毕竟是和同样没有地方去的人在一起,我身上正好有花露水,还借给他们用了。

我在东方医院充电的时候还遇见过一个无家可归的大哥,他问我,待会要回去吗?意思就是试探一下我有没有地方去,然后他说他也没地方去。但是大哥可能有点耳背,跟他聊天有点费劲。有很多人晚上睡在东方医院里。

有一晚我在蓝海国际后面找到一个楼梯下面的地方,没被赶,我睡到第二天早上十点,女朋友一直给我打电话,以为我出事了。但大部分的日子里找不到稳定的地方睡觉,总是被赶,有的时候真是挺崩溃的。只好安慰自己,能在外面逛也挺好。

那些天我一直在陆家嘴附近转,之前天桥上到处都是人,现在特别冷清,只有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到处走,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我在天桥上搭了帐篷,(对着陆家嘴的高楼大厦)拍了段视频,觉得一个人独享美景也不错,还发视频调侃,“没想到我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也有自己的小家”。

在天桥上搭帐篷 ©孙武

还有我看到路边有好多花,蔷薇花开了,红的黄的都有,我会停下来欣赏,觉得没有人看得到,很可惜。虽然没有人看得到,它们也是非常努力地在绽放。

街上的流浪猫也特别多,有次我充电的时候,有两只猫围过来,我就拿出一根火腿肠自己吃一点,喂猫一点,最后有一点火腿肠粘在包装上,我想把它挤出来给两只猫吃,有只猫过来给我手上一爪子,给我搞出血了。隔天我女朋友给了我几个特别可爱的创口贴,长这么大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可爱的。

可爱的创可贴 ©孙武

我也不知道我苦中作乐的能力是哪来的。

我女朋友给我做饭,第一次她炖了土豆、五花肉、午餐肉,装在袋子里,和帮我洗的衣服一起用鞋带紧紧地绑在一起,从她住的五楼甩到了小区外面的绿化带上,配着我的海底捞煲仔饭,超好吃。后来就是拜托小区门口的防疫人员把饭带给我,然后我们一起去一道有几个洞的墙那吃,她陪我聊天。有天下雨,我们就淋着雨吃。

最幸福的一天,早上我吃了她做的小米粥,里面有鸡肉丝,午餐肉。中午她做了一道炸茄子,就是把茄子切成厚片,中间切开,把一些肉酱塞在里面。我觉得那道菜是个大工程,做着挺麻烦的。晚上,她拿火锅底料炖了土豆和午餐肉,配上米饭,特别好吃。

那天我跟她说,你一直给我做饭,只有你一个人管我,然后她回我,之前住院,也是只有我一个人管她。

因为一直被赶,又连着下雨,5月12号那天,我打了110,想问能不能去安置点,那天雨一直在下没停过,我等了半个小时左右才有人给我回电话,问我的情况,问我为什么回不去,我说我先当志愿者,后来照顾女朋友回不去,他说你是因为照顾女朋友,而不是因为当志愿者,所以那边是不会接收的。他说,要么你去别的街道打电话试一试,或者回你当志愿者的地方,我说现在下着雨哪都去不了,反正他就是让我自己想办法。

那天挺难受的,因为下着雨,帐篷和睡袋都湿了,我在蓝海国际附近找了个地方,在上海超话里发了个求助的微博,大概半夜一点的时候,保安把我弄醒了,我才看到微博有那么多评论,那些网友太令人感动了。我又去找地方,那天晚上尝试了很多地方,都住不了,最后找到了一个停电瓶车自行车的小棚子,要是平时的话我肯定是不敢在那睡的,但那天实在没地方去了,就在那睡了。

第二天早上8点,保安把我赶走了。我去女朋友那吃了早饭,小米粥、鸡丝肉、小青菜,在雨里面吃的,特别幸福,吃完后觉得身上怎么轻轻的,才发现背包落在棚子里了(笑)。然后有派出所的人联系我,下午一点我做了核酸,晚上十点多结果出来,他们把我送到了安置点,第二天早上8点醒了,然后睡到了十点。

住进了安置点 ©孙武

“我喜欢荡来荡去自由的感觉”

我成长在大理下面的一个小县城,没考上高中,去读了中专,我父母非让我学汽修,我不喜欢,读了一年,几个朋友说去上海打工,我想上海,那肯定是在海边,就来了。来了之后,发现那个水是黄色的。

刚来的时候想着要挣很多钱,我陪朋友去电子厂打过工,实在受不了。上夜班,人一直坐在椅子上,做手机屏幕,让我看摄像头上面滴胶(的过程),看胶有没有滴正,然后前面有个仪器,就得一直看,一直看,每天要看八九千块屏幕。上夜班就跟梦游似的,有时候打瞌睡,一个月赚5000多。

干得比较长的是在一家饭店做服务生,一个月也是5000多。也压榨人,制度很多,每个人有12分,被扣光了的话只能拿上海的保底工资。比如说你切东西拿错了案板,要扣分,垃圾掉地上捡的话得戴手套,不戴也扣分。

去年年初快过年的时候,我们上夜班,从晚上八点上到第二天大概七八点,然后经理让我们每天晚上五点去加班,没有额外的工资,也没人抗议,不去加班还要被骂。那段时间我每天都睡不好。后来在一次会议上,我实在受不了这种不平等的待遇了,就站出来抗议,我说其他门店都不加班,就只有我们家要加。经理说那你去其他门店。好像是大年初二吧,我就辞职回老家了。

过完年回上海,3月份找到了法餐厅的服务生工作。开始的时候是先让我端盘子给人家服务员,后来让我去外面当服务员。这边待遇还不错,保底工资也比之前饭店要高,而且一天八小时工作,还午休,上五休二。

在法餐厅,每个人会被分到几张桌子,要把菜单背得很熟,然后跟客人去介绍菜、聊天。还要有节奏,客人吃完一道菜你收了,要去叫厨房准备下一道菜,其实就看个人对节奏的把控、对食材的熟悉程度,刚开始觉得挺难的,因为好多食材听都没听说过,后来时间久了也慢慢熟悉了。

有的同事如果会英语和法语的话,工资会比我们高,我也想过学,但这些东西不是一下子可以学得来的。好多文件都是英语,我们也是初中文凭,看起来就会比较麻烦。

总的来说,在这边挺开心的,空余时间也多。我女朋友是法餐厅的前台,当时感觉她特别温柔,就喜欢上了,然后就追,最开始叫姐姐,送她回家,等她一起吃饭,表白,就在一起了。

疫情前玩长板 ©孙武

我喜欢自由的,那种大自然的感觉,虽然平时活动范围在陆家嘴附近,但我更喜欢上海的那些绿化好的地方。所以我们之前买了帐篷、野餐垫,休息日的时候会一起去辰山植物园之类的地方春游,看樱花、放风筝,还拍了很多视频。要不就是一起逛街、吃饭,她是东北人,会带我去吃东北菜。

我还特别喜欢拍晚霞,我们餐厅在上海一栋高楼的68层,朝西,所以每天晚上都能在工作的时候看到非常漂亮的晚霞。但如果想要拍的话,就得冬天了,因为冬天太阳落山的时候客人还没来。最近流浪很少看到了,因为陆家嘴高楼太多了,站平地上是很难看到的。

在餐厅拍的晚霞 ©孙武

我和我女朋友以前也畅想过,以后一起去青岛生活,因为我喜欢海边的城市。疫情结束后,我想和我女朋友一起去吃小龙虾,还有猪蹄,但是疫情结束,可能都过了(吃小龙虾)的季节。(来源:腾讯新闻)

©孙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