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oul珈乐“毕业”,给虚拟偶像投资人敲了个警钟

家哥的小黑屋 2022-05-15 15:22

去年说元宇宙的时候,我写了这么一句话:


  • 每个人都在谈论元宇宙;
  • 没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元宇宙;
  • 都感觉身边的人在搞元宇宙;
  • 于是每家都说自己做的就是元宇宙;


那个时候元宇宙刚刚出现,谁也不知道元宇宙是什么、做什么、怎么做,为了顺应市场潮流大家先把口号喊起来再说。


要不怎么说赚钱的力量是无穷的呢,今年上半年,很多人找到了一些具体方向。


就比如虚拟人。


我很认可这个大的投资方向。


虽然人类在宇宙中是渺小的,但是由人创造出来的虚拟宇宙必须要有人。这里所说的人可以不是物理属性、物理外观、物理能力的人,你可以在虚拟世界里化身为一只熊猫,但要有人格。



在这个投资方向里,有人研究技术,比如如何让数字化身和真人有更好的链接:

  • 表情反馈更真实、操控能力更强(五感的输入与输出,甚至是当下人类不存在的感觉和操控);

  • 细节展示更丰富(建模颗粒度直到粒子化);


很多硬件、操作系统、引擎公司都在攻克这件事情,其终极目标是让肉身与数字化身无缝的结合,让元宇宙的他人看来极为流畅自然。

(虚拟的英伟达老黄)


还有人研究商业化的人,当下又分成2个流派:虚拟偶像和工具人。


虚拟偶像是现实世界偶像的延伸,在人类破解大脑没有显著突破的时候,偶像经济无论在现实世界还是虚拟世界,都有价值。


当然,虚拟偶像这个形象还有一点好,元宇宙时代没有到来之前,也可以在现有的web2.0世界(app、网站)上亮相。


工具人则是工具拟人化,比如给人工客服加一个形象、给博物馆讲解员加一个形象,这算是更为务实的一个想法。从远期看,元宇宙当然需要客服和讲解员,做了至少没啥错;从近期看,这东西直接打个包就能卖给甲方,好歹是个“噱头”。


虚拟偶像,最近出了个网络热点。


做个简单的介绍,如果想了解细节和吃瓜的朋友,大家可以去自行寻找。


A-SOUL是字节和乐华娱乐旗下的虚拟偶像团体,2020年成立。因为定位和策划比较优秀,全网粉丝总量达到了几百万,2021年业务收入4000+万。


其虚拟偶像的基本运行模式是,通过演员(专业称呼是“中之人”)穿戴动作捕捉设备,让虚拟形象有类似真人的动作。


然而在前几天,A-SOUL偶像组合的珈乐Carol宣布“直播休眠”,(中止商务合作以外的所有日常直播和偶像活动)了。起因是有网友爆料,吸金能力很强的组合,偶像背后的中之人待遇“堪忧”。


  • 月收入一万出头但是工作强度大;

  • 每笔打赏个人分成只拿0.6%;

  • 伤病多、居住环境一般;


在虚拟偶像领域,A-SOUL已经接近赛道里的“顶流”,业绩成功和中之人的待遇形成了巨大反差,粉丝们打抱不平。


做过类似研究和投资的朋友看到这件事情,当然不会跟着情绪走。


偶像之所以被称为一个赛道,是因为这是企划、执行、技术、脚本工种和最后呈现结果的人,团队出力的结果。


甚至从投资性价比考虑,企划的作用更大。好的企业能够批量制作出被粉丝所喜爱的偶像,能够为偶像打造好的人设,能够在一众少男少女中选择有潜力的新星,有能力——策划商务。



到这里,事件本身不想多说了,我认为这个事情对投资者和企业来说最大的提醒是:


粉丝们表现实质上和真人偶像粉丝团体的行为并无二致,这打碎了之前虚拟偶像的投资逻辑。


去年的时候为啥虚拟人/虚拟偶像这么火,资本大量投入?


1)从避险角度,真人偶像被整顿是重要因素。

艺人机构都虚了,这种动辄就塌房的情况直接瞬间拉升了投资风险和投入成本:

  • 找一个背景清白的年轻人难度也高;

  • 除了工作看住他们的日常生活也难;

  • 一切万无一失了,还要防着单飞;


各大广告主也开始动摇了,投资巨大的代言面临巨大风险和增加的成本:

  • 对艺人做背调是大成本;

  • 防止艺人被挖坟而牵连又是一笔公关支出;


打造虚拟偶像这种(在他们看来)不塌房的形象,有很好的风险控制能力。

2)从竞争角度,虚拟偶像借着元宇宙概念也火爆起来了。

经纪机构看好虚拟偶像,也是因为元宇宙概念太热了。

无论是真实世界还是虚拟世界,在实现“缸中之脑”以前,消费偶像这个需求永远存在。

嗅觉灵敏的机构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无论能不能真的把虚拟偶像放进元宇宙,先把在各大平台能投放的虚拟偶像做起来再说。

反正元宇宙都还没出来几个,能做出一个活蹦乱跳的数字形象,就比拿着PPT去融资强。

当然,做个虚拟偶像也不是只为了从PEVC那里拿钱。

纯粹的营销角度,用真人偶像代言的性价比在持续降低,这不仅因为粉圈文化被打击,也因为消费者对营销手段的好奇心边际减弱。

营销就是这么个市场,不出新就要落后。

所以今年大家看到了很多品牌机构也在打造自己的虚拟代言人。

问题来了,今天咱们把虚拟偶像的名字换成真人偶像,抛开虚拟偶像特殊的技术词汇去掉,不管你是真人还是虚拟人,粉丝那边表现出的态度,没什么区别。

之前投资计划书里的理由,就不成立了。

之前对虚拟偶像投资,逻辑是说:在传统的偶像经济体系下,减少人的因素,事实告诉他们,当下的偶像经济,换形式不换内核,迎来的市场反应,还是原来偶像经济的“全套”。

如果被粉丝发现艺人/中之人本身境遇太差,不满的情绪还是要发泄在公司。

对当下的虚拟偶像市场,我想直接影响也是很大的。

  • 粉丝端


虚拟偶像和中之人的概念“出圈了”,粉丝看待这些艺人自然会多出一个视角。

投资人希望弱化中之人,结果中之人的待遇、真身关注度因为这次事件反而被拉高。

市场会逐渐发现,粉丝不会只关心这个前端形象,他们不是看影视剧、他们不是看电影,他们不是对着明星海报端详。

他们需要关注人,偶像的意义不仅仅是一两个爆款作品,而是这个站在那里的人,本身有深度情感连接和长期陪伴价值。

(虽然从站在那里的人,到上述价值。。。。。。也都是设计、规划、培训出来的。。。。)

当虚拟偶像这个行业背后的真实被揭露出来的时候,无论对现有的偶像还是未来的新项目,粉丝端会变得怀疑、挑剔,这对制作者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 生产端


生产企业会发现粉丝和虚拟偶像之间的关系,并不如以前设计的那样,就要改变创作策略。

要么就是投鼠忌器,比如通过人设和脚本等继续弱化中之人作用,在保持用户粘性的基础上按照前面的办法变现。

咋说呢,我觉得这种既要又要还要的策略,大概率后面会做出个四不像。

最务实的办法可能还是调整中之人的定位,说白了就是分股、多给钱。

找不到,就先把待遇提上来吧。

这件事情并不鲜见,去年某个代表中国文化的主播和MCN闹掰了,不就因为利益分配没搞定么?

我个人认为本次事件给投资者提出了下面几个思考。


1)思考一下:投资虚拟偶像,到底在投什么?


像Asoul这样,使用真人放在虚拟偶像的背后,就难以避免中之人和粉丝产生直接连接。


去年在聊虚拟人投资,很多投资人把虚拟偶像和工具人混在一起,这是不对的。


工具人重点是工具,大谈技术一点都没问题;但虚拟偶像本质还是偶像,如果不是突破性技术,重点还是要放在偶像。


去年投资虚拟偶像的朋友,侧重技术的人比较多,但是对偶像经济的内核理解还是不够的。在他们的理解里,技术+算法+硬件在可见的未来就能打造出偶像了。


如果真是这样,大数据+流量明星+爆款IP改编出来的电影,就不会让投资人把内裤都给亏掉了。


还有些人和我聊天,提到了韩国工业化生产偶像的能力,我感觉他们方向把握的还是不错。但主要在谈韩国偶像市场恐怖的吸金能力、工业化的流程、市场的外延,但没有人和我聊,韩国是如何找到批量生产偶像的机制,对方是如何标准化实现偶像与粉丝链接的。


这个问题如果说不清楚,那么如何解决粉丝与中之人之间的联系,无从谈起。


你都不知道粉丝到底在意偶像什么,怎么谈虚拟偶像不依赖人呢?


我们投资了一个虚拟偶像,把他当做一个科技公司看待,结果本质上还是在投资经纪、艺人公司——那商业逻辑和估值就全乱套了。


2)如果要在当前的虚拟偶像模式下寻找突破,还是要解决人的问题


确实有很多人,投资虚拟偶像是真人偶像逻辑的扩展,那么当下市场就仍然绕不开偶像本人和经纪公司的相爱相杀。


偶像领域长期无法解决的问题,公司的投入如何绑定艺人必须要解决。


在现代偶像经济体系里,公司为了打造偶像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将年轻的少男少女打造成影视歌多栖、谈吐举止得当、公开私下人设统一的产品。为了保证成功概率,也需要押宝多个人才能保证推出“爆款”。


这种低成功率、长周期投资,本身也是一种天使或者VC。


但和天使VC不同的是,资产所有权很难界定,资产的价值一大部分都赋予了偶像个人。虽然可以用外界看起来近乎苛刻的条款捆绑这个人(公司拥有手机号、低底薪、公司负责商务、禁止恋爱等等等等),但还是难以抵挡舆论冲击和艺人抑制不住单飞的欲望。


虚拟偶像,似乎仍然解决不了这个矛盾,多演员、重脚本、人工智能有限参与(传递给粉丝,这仍然是个人工智能)似乎能有些作用。


3)还是要等待技术突破。

除了企业能够更好地处理艺人/中之人和项目组的关系,等待技术突破是另外一条路。

现在获得粉丝喜爱的虚拟偶像大多还是有中之人在背后演出的,去做一个虚拟偶像形象的3D引擎是成熟的,市面便宜的5000块就拿下一套,然后再去招聘演员。

有人尝试过用纯粹的AI技术来支撑虚拟偶像,但只要涉及到复杂的交互,还是有些人工智障。

不说别的,现在各大企业的电话客服都在纷纷使用人工智能,有哪个能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稍微复杂的问答,用户都会选择“人工客服”。

想要实现偶像一般的真人互动体验,我觉得关键破局点应该是“工具人”。只有解决相对简单的场景,才有机会把人类的高级情感给模拟出来。


有人觉得,虚拟世界和元宇宙里有天堂。

至少看市场和和技术能力,我觉得想多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