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总是裸躺在浴缸里,消防队为她出警了30多次

beebee公园 2022-06-23 14:40

关注设为星标 不错过每条推送

加拿大跨性别人士杰西卡·亚尼夫(又名杰西卡·辛普森),一名身高188的霹雳娇娃,两周内打三十多次电话给当地消防部门,说自己面临可怕的紧急情况,要求尽快出警。
当消防员赶到她家,通常会发现她光洁地躺在浴缸里,像朵肥硕的白莲,嘴里说着让一帮男人想用蜜蜡封耳的暗示言论。
她说自己无法起身,需要男儿们伸出有力而宽厚的援手。
如果亚尼夫看过长恨歌,她肯定觉得自己比杨贵妃更配那句,侍儿扶起娇无力。
是的,是911吗?我卡在浴缸里,请来援救我
这种情况像游戏BE一样不断回档,直到兰利镇政府消防部门忍无可忍,找法律顾问写信通知亚尼夫,别再滥用消防队的升降辅助。
“自2021年1月21日以来,消防部门已收到并回应了 30 多个此类求助电话,其中没有一个构成紧急医疗情况。”
“此外,我们了解到,在消防局出勤期间,您对消防人员做出不恰当、下流的行为,给他们造成不适当、不安全的工作环境。这是兰利镇政府不能接受的,以后也不会容忍。”
简而言之,这首先浪费公共资源,更不用说对消防员的骚扰。
如果亚尼夫再因为“帮助出浴”之类的闲逼理由打电话给消防队,就加送她一个被告身份。

要是真遇到紧急医疗情况,找消防部门实属内行。
大多数消防员接受过急救培训。当你拨打求救电话后倒下,无法开门,消防员比医护人员更懂得如何破门而入。
以NFPA.org数据为例,美国消防部门2020年接到的3641.6万通电话中,只有3.81%关于火灾,65.39%是紧急医疗救助。
消防队几乎每天都要进行升降辅助,帮助救护人员抬起超重病人,以及一些因摔倒无法起身的居民,尤其是老年人。
这一援助在很多情况下是免费的,除非你像亚尼夫那样成天整活,逼得消防队喊话将收取紧急服务费用,乃至诉诸法庭。

这一通牒或许能让普通人收敛点,但对亚尼夫而言这更加令人激动。
21年2月4日,她将这封信发布到推特上,指出在自家浴缸里裸体可谓天经地义,并嘲讽兰利消防部门重新定义“不恰当和下流”,按照这一逻辑,要不要来一份她的浴缸泳装日历。
亚尼夫熟练地将话锋引向对跨性别人士的歧视,暗示消防部门的构罪原由是出于对人造荫道的厌恶。
为了维护自己在社会层面并不存在的清誉,亚尼夫声称将以诽谤等罪名起诉兰利消防部。

多家媒体将其誉为杰西卡·亚尼夫在新闻届的重磅回归。
亚尼夫擅长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2018年,她前后提出16起诉讼,只因五名女美容师拒绝给她的下体进行蜜蜡脱毛。
她以败诉告终,被判赔付其中三位女士每人2000加元。
她说自己是个女士,只是还没做手术,但正在服用女性荷尔蒙,已经在官方文件上更改姓名和性别。
一招鲜,吃遍天,当初亚尼夫怎么说美容师有跨性别恐惧症,就怎么套在兰利消防员身上。
跨性别活动家杰西卡·亚尼夫对沙龙美容师的“下体打蜡”投诉失败
这不是她第一次采用夸张的医疗处理方式侵占公共资源。
她曾公布患上蛛网膜囊肿的医疗记录,它属于良性,最多有点头疼,无需特别处理。
但这不妨碍她借此坐上轮椅,以享受无障碍人士的门到门共享交通服务、更好的停车位,和GoFundMe众筹网站的善款。

在亚尼夫犯过的事里,这些只算沧海一粟。
她袭击过记者大卫·孟席斯和基恩·贝克斯特,在网上威胁要杀人,不支持她的人还是一律算作思想落伍的恐跨分子。
她坐过牢,再指控监狱牢房待遇不佳和涉嫌歧视,兰利皇家骑警不堪其扰。
亚尼夫在社交媒体嘲讽加拿大皇家骑警,发给年轻女生,试图博得关注:“X这些愚蠢的兰利皇家骑警!我有残疾,你们这些混球”
她的黑料翔实到有专门的网站跟踪报道,叫MEOWMIX。
点进去感觉创始人被亚尼夫挖过祖坟,主页用混动数字实时记录她活着浪费多少升氧。

该网站档案库收录过,她在直播连线中挥舞的泰瑟枪——这在加拿大属于违禁武器。
以及,她向9-17岁未成年女孩开的黄腔。
如果无耻之徒有名人堂,她必然位列在榜。

该网站分析,信中提到亚尼夫自1 月 21 日起打30 多个电话,而亚尼夫发推时间是 2 月 4 日。
截图能看出不是电子邮件,而是信件扫描,可能采用挂号信或快递方式邮寄,需要1-2天。再假设律师在发送信函前花费1-2 天收集数据。
也就是说,它应该在 2 月 4 日前的 2-4 天写完。
时间线一收缩,亚尼夫平均每天至少打3 个电话给消防队,持续10-12天。

由于呼叫消防频率比吃饭还勤快,加上亚尼夫名声在外,熟悉她的推特网友很难产生怜惜之情。
2月11日,亚尼夫再次发推,配图是她做手术后流血、肿胀的局部特写,询问粉丝是否正常。
舆情更是急转直下,公众对兰利消防多次遭遇的紧急情况有了直观视觉冲击,纷纷对消防部表示同情。

针对推特用户给出的差评,亚尼夫转向下一个战场,Facebook。
她更新故事版本,删去备受争议的人造身体部分,将话题聚焦于自己的跨性别身份上。
“所以现在我们必须穿着衣服洗澡,否则发生医疗紧急情况时,因为你是一个33岁的跨性别女士,就会被认为是‘不恰当和下流行为’。”
“下次建筑物起火时我没穿好衣服的话,我得花一个小时确保自己妆发精致、穿戴整齐,好像我要去面见女王。因为,不这样做的话,兰利镇消防部认为这是‘下流行为’。”

亚尼夫巧妙地将泡澡改成更常规的冲澡,把人从浴缸中抬出来的背景联想夸大到发生火灾。
她说,当时存在医疗紧急情况。
哪怕兰利消防部在信中声明,没有一次符合危情。
对此,亚尼夫对脸书网友回复,兰利消防部在信中诽谤她,属于虚假控诉
面对热心网友的追问,亚尼夫解释,最近出过车祸才频繁呼叫消防队救助,接受救援前已经用大毛巾盖住身体。
事实是,我确实用大毛巾遮住了
但MEOWMIX网站质疑,如果她的身体已经被遮盖,那一开始又何必攻击消防队对她的厌恶。
她无法自圆其说,转而发话要起诉警察暴力入室,在Snapchat、FB、推特、IG和 TikTok平台多线作战,发布监控视频掀起新的风波。

亚尼夫一直强调个人权利,却把其当作她实现不正当动机的利器。
她被quora网友视为跨性别者负面刻板印象的集中营,更是一种地狱级别的混搭:一半是《南方公园》的加里森,一半是《沉默的羔羊》的水牛比尔。
该路标代表,亚尼夫和她的咨询公司“JY知道”志愿承包该路段的垃圾清洁
由于影响城镇形象,目前正被居民请愿移除
然而,跨性别这个标签不应该为此背锅,到处都有害群之马。
人权律师艾德里安·史密斯对此评价,亚尼夫的行为“单枪匹马地扭转跨性别人士最近在法庭上取得的大部分成功”。



微博:@beebee-星球  知乎:beebee
beebee   beebee星球   beebee公园
以防失联请“关注+星标”


“点赞“和“在看”,每天不失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