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提肛,白活一趟

半佛仙人 2022-06-23 15:54


这是半佛仙人的第955篇原创


0


很多人总问我要一个能够让人生立竿见影变得更好的建议,那我只能告诉你,提肛。


提肛是为数不多可以让你的生活更美好的事情。


为了增强说服力,帮助大家了解提肛的好,我给大家分享一个我自己的惨痛经历。


看完你就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要你提肛了。


以及为什么,评论区总是会出现提肛侠。


因为提肛,真的好。


1


大概是大大前年吧,我去指检,医生说,小伙子你有痔疮哦。


他说的轻描又淡写,食指却左半圈,右半圈,单臂大回环外加托马斯螺旋。


我感觉有点奇怪,于是问他医生你到底在找什么,用不用我帮忙?


他说着不用这么客气,然后用熟练的摘了指套,开始写报告。


他是个中年话痨,边写边给我开玩笑。


他说小伙子你得有三百斤吧,一般人是正反面,你是ABCD四个面,我都不敢叫护士进来,我怕这看起来太像抬年猪。


我说我这四个面怎么了,我有个姓牛的朋友,是等边直角三角形。


医生说不可能。


我说我就知道你不信,很多人都不信,可能这就是天赋异禀。


他咽了口口水说下次帮他检查一下。


我们先讲你的问题,小伙子你能不能多吃粗粮和蔬菜,这样便便黄金又可爱。


你现在不注意,以后肛裂肛瘘时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地狱,你见过蜂窝煤吗,弄不好以后你的屁股改叫煤花。


这一串话给我听傻了,我说痔疮到底在哪儿啊,为什么我在地球仪上找不到他。


他说你别担心,你现在还只是内痔,不要去找它,要给他一点生活的空间。


反正你要是这么久坐下去,还不改善饮食,它就要来找你啦。


他还说了很多保守治疗的法子,但除了提肛外,我只记住了一句。


大概就是需要像动物一样在地上爬,更具体的忘记了。


由于这个动作实在太涩涩了,我也没有执行,等于是一句都没记。


而且我由于有被迫害妄想症,总是怀疑别人骗我钱,他是不是吓唬我,很大概率是挟肛自重,目的是接近我的钱包。


现在回头看,我要抽当时的我四十个耳光。


五个一组,先来八组。


然后换个方向,再来一遍。


2


看过医生之后,我把这事儿给忘了,我觉得只要我不认,痔疮就不存在,事实证明,我犯了唯心主义的错误。


有一说一,老天是给过你机会的,让你的屁股给你拨打求助热线,但是谁能想到,你拔了电话线,还对它竖了中指。


你不仁,就别怪屁股不义了。


往后,我工作压力大,酗酒,久坐,喝水又少,还总吃川菜湘菜,恨不得用火筷子顺着嗓子眼往下捅辣椒。


牛老师每次都感叹我的喉咙这么能造,要不要给我介绍点赚外快的技巧?


我说不用,我不玩儿吞剑杂技,他说不是吞剑,我说那更不玩儿了,什么东西能比吞剑刺激。


除了日常生活习惯作死之外,我还会在我家马桶上看电影。


我家马桶是改装过的,很智能,它会闪光,会问早安,会跟你语音互动,如果和你聊得不愉快还会用水滋你。


考虑到它这个价格,我不在上面看十遍肖申克的救赎很说不过去。


每当安迪雨中大喊的时候,我也会打开花洒,听着我着急上厕所的老婆在门口怒喊。


她说你到底是娶我还是娶马桶,如果不是马桶太光滑,你这个结婚戒指是不是还套不到我手上。


3


终于有一天,报应来了。


最开始,屁股会流泪,会出血,会痒,非常拟人,像极了爱情。


它还自带计时功能,每当我熬夜熬到太晚,它会痒,用独特的频率发电报催我睡觉。


那一瞬间我被骂傻了,我还是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痔疮,因为太聪明了,像是寄生兽。


但我思来想去,我还是觉得不至于。


但现实告诉我,很他喵至于。


终于,它来了,它踩着屎黄翔云,来找我了。


我能感觉出来我人生的后路上突然多了一块肉,会在我上厕所的时候偷偷探头,瞅一眼外面的世界,没啥事儿就缩回去,非常猥琐。


虽然我都变成卷帘门了,但是我还是不愿意接受,因为它伤的那是我的屁股吗?那是在打的是我的脸!!!


我热血男儿,我十八岁青春美少年,我怎么会有痔疮?我怎么能够有痔疮?我怎么可能让别人知道我有痔疮?


不可能!


不论是医生,还是我爸妈,还是我老婆,谁都不行!


那个时候我不在乎什么讳疾忌医,我就跟它求和,我说表示理解,我懂,人996累了还要在楼道里抽个烟喘口气,你在那样一个阴暗潮湿的环境中007,透透气也没什么问题。


那个时候我还去网上买药,用温水洗,给它放肖申克的救赎。


我跟他说你玩够了,就回肠子里去。


不回,我就推它一把。


我们之间达成了最基础的共识,裤子里面的事情不要闹到裤子外,我少熬夜,它少折腾,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我的隐疾。


但是它不讲武德。


它他喵的赖着,它不回去了,它就跟你硬肛。


你怼它没用,痛在它身,疼在你心;


你拿药揉它,它说没吃饭吗臭弟弟,再来用点力。


就算你啥也没干,吃的热气一点,它就会让你走在街上时,突然刺挠。


那一天我手抖,错买了一个酒精湿巾,一擦,它就骂街了,他说自己买了白酒基金。


我感觉有个花心纵火犯在我花心纵火,银河战舰在我屁股前沉默,它的桅杆也被狂风弯折;


千万条比目鱼逆流而上,要在我的屁股勇争上游;


红高粱模特队再振雄风,要在我家后院走秀;


塞北从来没有雪,只有我后方一片皎洁;


西域驼铃阵阵,千年河西走廊劲风呼啸; 


乔丹不防艾弗森,让他对着我就是一记暴扣;


C罗重回老特拉福德,对着我的屁股就是一个滑铲。


三体人大惊失色,一下子放出水滴千百个。


4


总之就是,我的屁股翻脸了。


它说现在我不是一个长在你身上的痔疮,而是你现在是一个长在痔疮上的人,你现在被我夺舍了,叫主人,叫主人。


我满脸是汗,我说主人,主人。


我学医的老婆憋不住了,破门而入,她说你他喵在厕所里玩儿挺变态啊……哎呀老公你流血了!你流了好多血!!这就是男孩子的大姨夫吗?


她再看了一眼我的主人,什么都明白了,马上打车送我去医院。


为了怕我失血过多,还贴心的给我垫了卫生巾,夜用超大加量的那种。


我有点,想死了。


但卫生巾还挺暖和的。


这一路,她很沉默,我也沉默,我想跟她解释,我还是很健康的,我的XP很正常,但是我没张开口,因为屁股疼。


我说司机师傅,你能不能把天窗打开,我想站起来吹吹风。


大冬天的司机以为接到了神经病,他恨不得站起来踩油门,半个小时的路,十多分钟就到了。


进了医院,见到医生,那一刻,我就又死了。


我说大夫,我屁股里有东西。


大夫说异物吗?


你们这些小年轻的唉呀,脱裤子吧。


我说大夫你听我解释。


大夫说你不用解释,你们的故事我都懂,上次我接诊了一个姓牛的,他弄出来一个方天画戟,青龙偃月刀,丈八蛇矛还有雌雄双股剑,他还嘴硬说自己是三国爱好者,家里收藏了兵器,看三英战吕布的时候想清洁一下兵器,结果一不小心摔倒了。


我一听就知道没法解释了,这也太卷了。


5


医生戴上手套的瞬间,说了一声卧槽。


你怎么才来,这玩意你是打算养着生小孩儿是吗,你这都得做手术了。


门外我老婆探头探脑。


我脸色煞白,我说怎么办医生,我要请假吗,我工作压力挺大的,能不能改药敷。


大夫笑了,满脸褶都抻平了,说来不及了,早干嘛去了呢。


你这个大小,已经可以考虑捐给医学研究了呢。


我说大夫别啊,但是大夫依然让我签了一大堆字,做了一大堆测试,让我的人生毁灭正式开始。


很多人不懂,到了这一步,生理上的痛苦居然还是次要的,心理上的痛苦是永无止境的。


这个痛苦是逼着你向医生坦白,剖析自己,让你在医生面前,跟屁股道歉。


你不信,你觉得你的面子比它重要,它就会给你带来一片更大的社死。


一定要尽早就医,一定要尽早就医,一定要尽早就医。


面子,哪有里子重要?


但这时我还是傲慢了,还是抱有幻想,企图找一个看起来岁数大且很靠谱的医生,一下子干死它。


它笑了,我都这么大了,没带过几个学生的大夫能轻易干死我?


没错,更大的社死来了。


你觉得你事业很成功,你可以上班背着手对实习生装逼,但是此时此刻,它就是搞你,它也想露脸,它让一群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小姑娘,就对着你的屁股指指点点。


我住院时,我也不知道来了群医生还是护士,他们也不背着人,说好大啊,痔疮第一期是流血,第二期是探头,第三期好歹能拿手托回,现在这胖子都不能回纳了,真是完美的案例,建议医学为他开辟一个内痔第五期。


有别的学生装X,开始攀比,说这算什么,我见过跟鸡蛋那么大的。


有的说他见过七颗,论数量,他没输过。


我说我他妈让你们华山论痔了吗,而且七颗你要召唤神龙吗?


你们能不能走。


6


更可怕的事,马上来了。


由于我请了一个礼拜的假,这与我卷王人设很反常,老板倡议提着果篮关怀我一下。


我编的病是摘个扁桃体的小瘤子,但是传成了扫黄时摔断胯骨轴子,最后传成了皮包要改个领子,同事们怀着猎奇的心理,排队在我术后前来观摩。


从那时起,我就再次社死了。


我觉得这仿佛是人生的一场噩梦。


但是噩梦是永无止境的。


我得科普一下,痔疮手术有几种。


一种是小刀剌屁股,给你开开眼,伤口大,不美观;


另一种是RPH,给你的痔疮献哈达,用胶圈的力量勒死它。


我问大夫,我们有没有什么屁股漂亮,且痔疮死得快点的办法。


大夫笑了,所以我们选的是第三种,PPH。


先进科技,瞬间切痔,瞬间愈合,还微创。 


这PPH,可能暗喻着痔被碰碰胡,痔死的突如其来,自己都感受不到。


我说那就这个,要全麻。


大夫说没必要,全麻对身体不好。


我说有必要,死活要全麻,因为我听说全麻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会有一种死后复活的感觉,醒来以后,会很爽。


我想复活在一个没有痔疮的世界里。


大夫微微一笑,说行吧。


就安排我灌肠,上厕所,清库存。


我光溜溜的躺在手术台上,在即将睡过去以前,我还开玩笑,我说麻我可能跟麻猪一样,不过没关系,我以后都不会有痔疮了。


大夫隔着口罩笑了,这么天真的男孩子真的是只能从幼儿园找了,这胖子一把年龄活到狗身上去了。


他拿着一根又长又粗的棒儿,说等你睡着了,我就塞进去,还转,旋转的切。


对了小伙子。


到你这个程度,是会复发的。


那一瞬间我想逃。


但我打了麻药。


我逃不掉。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天黑了下去,像极了自己玩儿过的小黄油。


7


在这里劝大家,如果要做PPH手术,一定要选腰椎麻的那种,那个劲儿大。


不然你能感受到什么叫屁股比你先醒。


它不甘心,它说凭什么啊,为什么是你嘴巴犯的错,却怪我自由过了火。


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


什么消炎药止痛药,那几天我恨不得不塞我嘴里,塞进屁股里,让它闭嘴。


我烦的医生实在受不了了,他给了我个止痛栓,感谢马应龙,磕头感谢马应龙。


但是屁股该乱套还是乱套。


它明明是一个后门,被关上时居然顺便带上了前门,你能明显感受到负责尿尿的那块肌肉被上了把锁,不听使唤。


大夫说不行就要上尿管,我说好男人自己能管,不用你管。


但屁股罢工了。


它说为什么大家都骂它有眼无珠,它凭什么不能去看北斗七星旋转,它也想看恐龙的灭绝,阿瑞斯与阿喀琉斯作战,看威武不屈的赫克托尔战死在半神面前,去往三体世界交流生活经验。


它要看光!它要远行至沙漠!它要对宇宙唱一曲赞歌!


我着急了,你一个屁股不干活你等着干什么啊!!你说点我懂的!


它说它等翔变成玻璃碴子,变成海胆,扎死你个王八蛋。


我说别闹了好不好,它笑了,它说有些菊花是关不住的,每个褶皱都洒满了自由的光辉。


它活泼,它调皮,它和我在打游击。


它会在我困意刚刚上来的时候耳语,起来上厕所。


然后再厕所里装死,疯狂羞辱我。


人家的门聪明,是科学家,能够分辨固液气三态。


我这个门不分辨了,它想偷袭你,就偷袭,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对,从来没有人因为痔疮手术而死。


因为人在手术之前已经社死了,人不可能再死一次。


8


那几天我疼傻了,还有点贫血,大脑短路,反应不过来。


现在回忆起来,我觉得我从那一刻起,就没再活过。


早上查房,你会在睡梦中被医生护士叫醒,让你掰开检查伤口,还喊你,你没吃饭吗,再掰开一点。


我说疼,大夫你轻一点,大夫你找什么啊,我帮你拿。


护士会大庭广众之下说,诶你怎么没有搞干净,多大的人了,下次查房时要处理好。


我庆幸的是,我VIP没完全P的病房中,只有一个病友,大家同屁相怜。


这位大哥是一位台州的富二代,家里有厂子,自己非要从零开始瞎折腾。


检查出一颗外痔时,还无视了警告。等天天创业瞎折腾,又有一颗混合痔到三期时,他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


得了这个病,很容易让人悟到很多东西。 


他说,都说十男九痔,又有人说十女十痔,他这样的天之骄子,总觉得自己是那二十分之一,不应该这样的,他不信命的。


我安慰他,你这个程度也算是抽中了痔疮中的SSR。


他说他懂,痔疮是静脉和结缔组织的结合,更是一场不恰当的静脉曲张,有科学家讲,其实每个人都有痔疮,是因为每个人结肠里都有个什么塞,只是我们的病变了,才露了出来。


我说我懂,我也是这么想的。


他越来越激动,他说你有没有想过,有没有可能错的不是我们,是这个世界?是这个世界得了痔疮?


你看,是我想喝酒吗?是我想让我菊部血管松弛,让它淤积弹出头来吗?这他妈还不是创业要跟人喝酒吗?


你到了北方,你能不跟山东东北内蒙人喝酒吗?你还想做生意吗?


到了南方,你能不跟人四川人重庆人湖南人吃辣吗?你还想交朋友吗?


说不好听的,四川妹儿那么好看,你爱上了,沦陷了,你能不陪她吃辣?


你不能。


所以,你逃不过痔疮啊,这是命啊。


命给了你痔疮,让你判断出你爱不爱她。


她问你爱她真不真,你就拿你的痔疮跟她求婚,你说你为了它这样还吃辣,它才是你们爱的结晶。


你把它戴在她手上,这不比钻石保真?


再说了,是我们他喵的想久坐马桶吗?


蹲厕你能蹲三个小时吗?你得下肢坏死截肢了。


还不是马桶太舒服,你感受不到,但屁股感受的到。


它知道力矩变长了,要更大力气了,这时间一久,血液就回不去,就痔了。


这怪我吗!怪马桶!怪科技!怪文明!怪发明马桶的人!


甚至就该怪人类不该直立行走!你一站起来,腹腔就下垂了,屁股能不受到重力的勾引吗?


他越说动作越大,几乎蹦起来,又扯到了伤口。


我艰难的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说了,我懂。


9


他泪目了,抱着我又揉又捏,他说他错了,刚刚都是气话,痔疮让他知道自己有多拜金主义。


也许是我俩的诚心感动了屁股,它终于不折腾了,开始愈合。


你还是要精心照顾它,要洗;


坐,不能久坐,要坐专门的护理垫。


但在半个月后的一天,它终于好了,正常了,再次丝滑。


有个词叫报复性消费,至少那天我是这样的。


我一坐就是很久,疯狂思考问题,半个小时起步,而且麻辣不停。


我甚至成了一名哲学家,我问马桶,你说这世界到底有多少老板其实也有痔疮,但没有治疗呢。


他们挥斥方遒,他们事业有成,他们有很多钱,但是内痔三期了,那双操弄市场的手,现在要给它塞回去。


你说奥黛丽赫本会有痔疮吗吗,吴彦祖会有吗,诸葛亮会有吗。


你说,要是痔疮患者吃辣的,第二天要跟人打架时突然流血了,怎么办呢。


然后对面的人说没想到你这个男人居然也有大姨妈,这什么阴阳功法。


你说人类引进辣椒时,有没有想过它会带来什么,难道辣椒发明以前,人类就没有痔疮吗。


你说,肛肠科医生会自治吗,他们也会熬到三期吗。


小县城里外科大夫被人攀关系,妇产科大夫被人塞红包,但是肛肠科会吗。


你说,他们有没有给曾经的女神做过手术,审视曾经心爱过的人的屁股?


我想了很多,问了很多,唯独忘了一件事。


多提肛。


大夫建议我多像动物一样爬,多提肛,因为提肛能够增加盆地肌肉力量,改善血液循环,相当于给痔疮一次心跳。


也堪称肛之呼吸。


我忘了这件事。


这段时间我在杭州,疯狂吃辣喝酒,疫情多久,我就喝了多久。


在前天,做核酸的那一刻,我看到一个个大夫,我突然感受到了熟悉的痒感和流血感。


它又回来了。


淦。


看到这儿,希望你能放下手机,开始提肛。


每天看我的文章的时候,都要记得提肛。


这是你人生最重要的仪式。




-----------------------

公众号:半佛仙人(ID:banfoSB)

B站:硬核的半佛仙人

微博:半佛仙人正在装

知乎:半佛仙人

这是一个神奇的男人,你完全猜不出他会写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点击关注下方账号,你将感受到一个朋克的灵魂,且每篇文章都有惊喜。

-----------------------

感谢你的阅读,下面是1个抽奖链接按钮,7月3日晚上19点开奖,一共1888元,666个红包,感谢大家的支持。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阅读、在看和转发,点我参与抽奖!点我参与抽奖!


【我爱这个魔幻的世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