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网红文玩平台暴雷背后:创始人失联,4000万欠款谁来还?

豹变 2022-06-23 18:41

「核心提示」


作为文玩电商的头部平台,天天鉴宝曾凭借搞笑鉴定视频出圈走红,并斩获5轮融资,但如今这家明星企业却传出暴雷跑路、创始人王一失联的消息。与之关联的600多名商家与300多名员工被拖欠钱款总计4000多万元,他们多次讨债无果,并且至今找不到王一的任何踪迹。



作者 | 张梦依
编辑 | 刘杨


近日,文玩电商平台天天鉴宝曝出暴雷关停消息。多名前员工、平台商家向《豹变》透露,由于融资不顺,天天鉴宝拖欠600多名商家和300多名员工的钱款总计4000多万元。与此同时,天天鉴宝北京总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创始人王一也仿佛人间蒸发,彻底失联。


凭借着幽默搞笑的免费鉴定视频,天天鉴宝在抖音有上百万粉丝,是文玩界流量最大的MCN机构,有用户称其为“鉴宝界的德云社”。文玩电商赛道一度是资本的香饽饽,微拍堂在拿到5轮融资后于2022年扣响了港交所的大门。作为头部玩家,天天鉴宝也在短短两年时间完成了5轮融资,但却通向了另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命运的拐点出现在2021年5月。受访者提供的一份内部视频显示,天天鉴宝创始人王一曾发表内部讲话,称公司原本计划在2021年5月份融资,最早7月、最晚9月就可以到账,但最后没有签约成功。


2021年5月,部分直播商家的货款结算周期开始延长,发货仓也陆续关停。不少商家怀疑,在正式暴雷之前,天天鉴宝已经“策划”了一系列退出动作,包括临时更换法人、清空后台数据,以逃避后续的经济及法律责任。


商家和员工们多次讨债无果。这家昔日的明星企业究竟为何崩塌?创始人王一又有着怎样的前世今生?


商家、员工维权无门


2019年10月,云南瑞丽的吴莱正式入驻天天鉴宝,他在平台上有两家翡翠原石直播间,年营业额大约3000万元,属于平台上的头部商家。


按照天天鉴宝的规则,用户购买货品后,商家需要将货品发到质检中心,天天鉴宝基地鉴定之后再发给用户。正常情况下,商家的货款结算周期为7到10天。但从2021年三、四月开始,吴莱的店铺结款不顺畅了,从10天左右延长到一两个月。


他询问天天鉴宝,一开始得到的回复是,公司资金链断裂,高层正在寻找融资解决,并陆续给他结算了小部分款项。


到了2021年12月,天天鉴宝一分钱都给不了了,吴莱未结算的款项已经累积到了200万元。他无奈地对《豹变》表示:“因为疫情,我没法出去找平台方当面谈,一直拖到了去年年底。”


据吴莱回忆,目前平台上卖翡翠原石的直播间共有8个,他占了两个,其他商家他都认识,基本上每个人都欠了50万元以上。


发货也从去年12月开始变得不正常。吴莱告诉《豹变》,天天鉴宝在瑞丽、四会、北京、东海都有仓储点,但去年12月仓储点也开始停发工资,无法维持正常运转,平台方要求商家自己发货。


前员工李梁透露,去年12月公司因为融不到钱,拖欠工资,大部分员工已经离开,平台也基本没有人运维。为了拖延暴雷的时间,公司以“不直播就不回款”的理由,迫使商家继续直播。


据企查查披露,天天鉴宝一共获得过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以太基金、执一资本、蓝驰创投、清流资本、字节跳动等。但2020年4月以后,天天鉴宝再没传来新的融资消息。


“天天鉴宝2021年5月融资失败了。从去年5月到今年5月APP关停,拖了我们整整一年。”商家艾虎回忆,2021年9月开始,他的两家店铺陆续出现货款不到账的问题,平台陆续结算了一些百元左右的小额货款,“几千几万的货款不打给我们,后来发现这就是一种拖延手段。”


2022年1月,艾虎从广东出发,前往天天鉴宝北京总公司讨要货款,当时,创始人王一给了他50多万元。王一还与他商量了一个还款方案,答应每隔一周左右偿还给他一定的款项,并要求头部商家继续直播,否则平台马上就要暴雷。


艾虎说:“我们也不希望平台死,在赔钱的状态下又给平台播了三个月。”但这三个月平台根本没有给他结算货款,商量的还款方案也没兑现,一些粉丝在直播间买完东西后,甚至没收到货。


截至目前,艾虎尚未结算的货款仍然高达92万元,这些钱原本要结算给货主和他的员工。为了填平百万债务大坑,不砸掉自己在圈子里的口碑,艾虎卖掉了父亲的农村小院和自己县城的房子。一家三口现在只能和他父亲挤在一间房里,孩子也没了学区房。


一位商家估计,天天鉴宝总共拖欠了600多名商家的钱,一共2000多万。这些商家分为商城商家和直播商家两类,商城商家的欠款多在5万元以内,直播商家一般在10万元以上。


用户也成了受害者。多名商家告诉《豹变》,近几个月,不少消费者都说没收到货,也联系不上天天鉴宝。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不少消费者投诉称,买了东西平台一直不发货,APP无法登录,也看不了订单。


同样维权无门的还有天天鉴宝的员工。据李梁统计,目前天天鉴宝欠薪的员工大约300人,多数员工被欠了三个月的工资,总共2000万元左右。


她说,从去年10月开始,天天鉴宝就不给员工发工资了。10月28日当天,两个员工和管理层王一、王海滨吵起来了。当时王一安抚大家,说公司虽然经营困难,但只会拖,不会欠大家工资。


去年12月,公司开始裁员,一份2021年12月29日发布的全员信称,受到2021年互联网大环境走势低迷及疫情的影响,公司业务拓展受阻,加上融资波折,因此被迫需要裁员。


至于员工被拖欠的薪资,王一提出了一个调解方案,他与员工商量,从2022年3月10日开始,按月为期限,每个月给员工10%的工资。200多名员工接受了这一方案,但不久这个方案又变成从5月10日开始,每期支付10%的工资。


另外100名不接受调解的员工选择继续劳动仲裁。但目前,被拖欠工资的300名员工,没有一个要回自己的工资,承诺每期支付10%工资的诺言也没有兑现。


《豹变》注意到,天天鉴宝APP及小程序已经搜不到任何商品数据。在应用商城内,部分用户反映,早在5月中旬,天天鉴宝APP就已经无法登录。


一场有预谋的退出?


暴雷之前,天天鉴宝临时更换了法人,还突然清空了后台数据,退还了一些投资人的钱款。在商家和员工看来,王一的失联可谓“步步为营”。


企查查显示,天天鉴宝是一款专业鉴定师免费直播鉴定软件,也是一家专注于文玩珠宝领域的垂直电商企业。公司运营主体是河南天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注册资金3000万美元。


其中北京易定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目前该公司法人为郭世博,股东共有四名,分别为自然人王一、王洪侠,以及杭州鑫锐利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与珠海昊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其中王一和王洪侠分别持股79.84%、19.96%。


截至发稿,天天鉴宝在企查查上共有12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额为53.7万元。法人郭世博共有6则限制高消费信息,这些信息是从2022年3月到2022年6月发布的。


此外,北京易定科技有限公司已于2022年5月23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


有商家怀疑,在天天鉴宝暴雷之前,公司创始人王一就在有预谋地退出,撇清其法律关系,更换后的法人郭世博实际上只是个“替罪羊”。


据企查查披露,2021年12月6日,北京易定的法定代表人由联合创始人王海滨变为了郭世博。艾虎曾与郭世博电话联系,而对方回应称,自己在河北张家口做出租车生意,此前曾有北京的朋友借用了他的身份证,作为回报,他收到了3000元好处费。郭世博表示对北京易定公司一无所知。


李梁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2021年12月23日,天天鉴宝的投资方,济南清正垒实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提交了一份投资者退款申请表,上面的退款金额为285.6万元。而在同一时间,商家和员工被拖欠的钱款却无任何进展。


一位商家透露,今年5月,他们曾组织了400人的维权群,在群里讨论如何收集相关资料和证据,保留APP里的IP和后台数据截图。没想到当天晚上,APP后台服务器就关停了,数据全部被清空。“我们怀疑有天天鉴宝的人在群里,我们缴纳的钱、货款都调不出来了。”


随着天天鉴宝暴雷事件的发酵,公司背后的实控人王一也逐渐进入公众视野。根据企查查信息,王一是连续创业者,此前曾创办上海天软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千尺无限、今日美丽等。


据媒体报道,2002年还在读大学的王一辍学创业做手游和SP,之后他开发了塞班系统上的手机应用商城“千尺下载”。从千尺出走后,他创办了化妆品电商今日美丽,但2012年时,公司因为现金流断裂被迫关停。没过几个月,王一又一次选择创业,开了淘当铺。淘当铺曾在2015年拿到了来自京东的C轮融资,但最终还是没能掀起波澜,逐渐被市场遗忘。


等到2018年王一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时,其身份已经变成了真链RealChain投资人。彼时他曾向媒体表示,打算做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人工智能硬件,用于鉴定高端消费品。但最终的结局是,真链传出员工遣散、官网停运的消息。


这之后,王一创办了天天鉴宝。据媒体报道,天天鉴宝于2019年7月正式上线电商业务,只用了9个月的时间就做到月销售额过亿。一年后,天天鉴宝的单日销售额突破2000万。天天鉴宝还曾在抖音上直播带货,曾在30天内做了38场直播带货,带货总金额高达2461.1万元。


但故事再次轮回,在公司完成B轮融资后,便走上了下坡路。“文玩电商平台目前只有某头部公司是盈利的,其他都赔钱。”一位商家感慨道。


据部分员工透露,天天鉴宝仍在抖音开展直播业务。在遭到员工举报后,天天鉴宝抖音直播账号进行了更名。目前,“天天鉴宝App”与“天天鉴宝珠宝精选”的两个账号已经更名为“睿泽鉴宝珠宝严选”与“海东鉴宝珠宝精选”,并取消了公司蓝V认证。


混乱的管理层


合作两年多下来,吴莱对天天鉴宝最大的感受是“管理混乱”。他记得,每次自己店铺的结算款项都有误差,通常拿自己算的账和平台比对,都会差二三十万甚至几十万,即使提醒了很多次,财务仍然算错账。到后来他干脆睁只眼闭只眼,平台给多少钱就收多少钱,不再一一对账。


在他看来,天天鉴宝直播的管理很不规范。在抖音、天猫、淘宝、拼多多等平台直播时,主播都有一套严格的规章制度,比如不能说脏话、不能录播。一旦违反规则,就会被扣分、限流。


但天天鉴宝不一样,吴莱说:“平台像山大王一样,说封就封,你给运营总监打个电话讲明情况,又给你解封。封你没有具体理由,解封也没有。”


当商家需要扶持或帮助时,平台也很难给到有用的建议。客服回答通常都是官方的套话,吴莱有时候觉得天天鉴宝的客服和工作人员“根本不懂直播古玩生意”。


“王一好比公司的吉祥物。”商家艾虎说,有位财务总监在平台上工作了八个月,见王一的次数不超过三次。很多高管反映,王一这个人一个月都不会去一次公司,把所有事都交给各个部门,并没有做有效的管理。


王一和另一位管理层王海滨在公司内部被戏称为“大小王”。李梁表示,王海滨高中学历,有点江湖气,与王一称兄道弟,十分擅长社交,情商很高,一个人就能把招商、对外关系搞得很好。而王一很聪明,但“欠缺文化底蕴和格局”。


兄弟文化一直是王一创业过程中的一个关键词。创办今日美丽时,王一曾对媒体说,“我们淘当铺这拨人,大家就跟结拜兄弟一样,拼江山”。他将自己淘当铺的办公室称为“司空府”,会议室叫“议事厅”,市场运营中心叫“中军帐”。他们团队每人还挑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三国人物做花名。王一的名片上除了CEO的头衔,还很正式地写上了“花名:曹操”。


某种程度上,这种文化成了王一创业的绊脚石。李梁说:“王一用人只用自己看得顺眼的,脾气对的,对才华和能力看得不那么重要,他不管这个人合不合适,而是看自己喜欢不喜欢。” 


他还透露,公司在业务层面的执行力很弱,天天鉴宝APP日活从10万跌到了两万,功能和界面都很不完善,用户用起来很不方便,管理层却没有重视,也没有要求产品部门修改完善,这导致APP商城GMV一路下滑。


主业没有做好的情况下,王一又盯上了玉石定制和出海业务,奈何招不到合适的人才,用人唯亲,无法执行。


在战略层面,天天鉴宝也屡屡犯错。艾虎表示:“2020年平台还是很优秀的,把免费鉴定这个业务做出圈了。他们真正赚钱的也是直播+鉴定业务,但后来又开始发展社区和小商城,并且这两块业务严重亏损,这或许是天天鉴宝最后破产的主要原因之一。”


内部混乱逐渐传导至用户与合作方。多名关联人士告诉《豹变》,天天鉴宝的鉴定师流失严重,早期圈内知名的鉴定师,因为“与管理层合不来”,陆续离开了平台。新招的鉴定师能力和口碑相对一般,用户认可度不高。还有一些不良商家、推销人员喜欢私自添加客户,客户觉得自己的个人信息被泄露,对平台的印象越来越差。


距离天天鉴宝暴雷已经过去一个多月,无论是商家还是员工,都再没联系上过王一。创始人去向成了无人能解的谜。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王一目前没有任何被执行信息,也没有限制高消费和任何失信信息,


讨要货款的商家们仍在煎熬,蒙受损失的员工和用户,依然在苦苦挣扎。



你觉得文玩平台是门好生意吗?
更多精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