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掉591家后,国资委完成厂办医院改制,过程惊心动魄

健识局 2022-06-23 19:51

历经3年的“国企医院改制”终于告一段落。


6月22日,国资委召开“全国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改革巩固深化推进会”。国资委党委委员、副主任翁杰明在会上表示:国资系统监管企业名下公2525个医疗机构,已完成改革2515个,完成率99.6%。


健识局获悉,航天科工、兵器装备集团、中国石油等54家央企完成改革任务。华润集团、国药集团和通用技术集团三家重点企业,已成为具有产业链优势的央企医疗集团。中国医院协会企业医院分会名誉主任委员金永成认为,头部医疗集团率先成为“巨无霸”,已形成商业模式。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国企医院大改制”浪潮中,以医疗健康为主的国有企业整合了978个医疗机构,占38.7%;引入社会资本改制的440个,占17.4%;移交地方政府506个,占20.0%;关闭591个,占23.5%。


翁杰明强调,真正要做强做优,医疗机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今后的重点是推动整合后的深度融合,真正实现‘1+1>2’的融合效应。会议透露的信息显示,国资委下一步将会同国家卫健委等12个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明确支持政策,确保国企办医与政府办医享受同等待遇。


“厂办医院”已成为历史名词。只是这3年惊心动魄的改制历程,外界很少了解。


原本计划1年完成

无奈压力巨大


自2009年新医改以来,资本入局、医院扩建、社会化办医等热潮席卷医院市场,大批医疗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曾经国有企业的骄傲——“厂办医院”,作用被不断弱化。


不少国企医院的历史已经超过60年,最初是为了解决国有厂矿企业职工及家属就医问题才开始兴建的。但如今,当年的偏远厂矿几乎都已经发展为城镇,有了完整的配套,国企医院也就变得不再必须了,面临改革。


尤其是随着国企改革的不断深入,“厂办医院”逐渐成为一些国有企业的沉重负担。2017年8月, 国资委、中央编办、人社部、原卫计委等六部委印发《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在2018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国企办教育、医疗机构的集中管理、改制或移交。


没想到,原本设想1年完成的工作,竟拖了4年。


国企剥离厂办医院的过程远比预想的阻力更大。这些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层次不齐,强的如武钢总医院,已经是武汉当地首屈一指的大三甲;弱的医院甚至连基本科室配置都不齐。



这些厂办医院是让国家接盘,还是引入资本,或者直接关掉?无论哪种操作,矛盾都非常大。首当其冲是人事关系的矛盾,其次是业务理念上的矛盾。


2020年底,“民营医院第一股”恒康医疗作价9000万,卖掉了旗下的大连辽渔医院,引发医务员工的不满;广州新海医院2017年从国企剥离出来后,该医院518名职工在2020年底听说医院将要交给某央企管理,引发集体不满并展开维权行动。


从医护人员角度讲,自己从事医疗服务工作,有执业资格,自然希望能像卫健委系统管理的医院一样,获得旱涝保收的职务和待遇。一旦转制成了企业身份,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档次”上仿佛就拉低了一层。


毕竟在引入其他资本后,经营会是首要考虑的问题。2019年8月,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改制引发管理层与投资方的纠纷。该院院长雷正秀发布《给全员员工的一封信》公开斥责对方“没有经验、价格最低、方案没有别家的好、后期对医院没有任何承诺”,“吃相太难看”。


正是因为这些难以调和的矛盾,当时国资委计划在1年之内完成改制显然难以达成。直到2021年底,国企医院的改制工作才基本完成,留下了0.4%的一个小尾巴。按照国资委的计划,今年年底前将实现所有“厂办医院”的清零销号。


已有成熟模式

保障改制成果


在国企医院改制过程中,其实也有不少多方共赢的案例。


2017年,中石油下属19家企业与宝石花医疗集团合作,对分散在全国多省油田、工厂的132家各级各类医疗机构进行改革,涉及床位超过一万张,职工超过1万人。


健识局获悉,在整合之后,上述医院不仅能为所属职工提供更好的医疗及服务,还将中石油所属医院每年累计亏损约20亿元,降低至亏损6亿元,并持续减亏。


中石油原本计划在2020年实现收支平衡,但由于新冠疫情影响,未能达成目标。但毕竟路径跑通了,尝到甜头,随后,宝石花医疗集团整合并入通用技术集团。2021年,通用技术集团旗下四家医疗平台均实现结余。


华润集团也是整合国企医院的央企主力之一,旗下辽健集团的31家医院、以及国药集团湖北地区的29家药企医疗机构在重组之后,都实现扭亏为盈,医院运作实现良性循环。


分析人士指出,国企医院改制之后,运营压力陡增,逐利性让医院管理出现混乱,这才是很多医院员工维权,爆发“拉横幅”等现象的本质原因。相对来说,国企出面整合,抗风险能力要强得多,医院也更容易走入良性循环。



社会资本整合的国企医院暂时遭遇一些困境,也有大环境的因素。根据《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21》显示,2020年,民营医院整体亏损1300亿元,约为公立医疗机构亏损总额的65倍。投入大,风险高、回报周期长,是民营医院面临行业普遍现象。


不过,专业的民营医疗机构也有自己的优势。以往国企医院内部结构松散,缺乏有效管理和约束机制,如今通过民营专业机构进行精细化管理,或许能为这些国企医院找到新的出路。尤其是在医保控费、DRG改革的背景下,公立医院也在谋求精打细算过日子,民营医院或许能从中获得机会。


改革并非终点,刚刚进入良性循环的国企医院进入下一个发展轮回。根据国资委的布局,下一步除了加快完成医院改革扫尾之外,还将指导中央企业开展“回头看”专项检查评估,确保改革经得起检验。


另外,国资委等部门还将加快出台支持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高质量发展的工作方案,对国企医院纳入地方规划、资金投入、医院定级、医护人员职称评定、科研项目申报等方面明确将出台支持政策,确保改制后的国企医院与政府办医院享有同等待遇。


撰稿|小米

辑|江芸 贾亭

运营|莫羽汐

图源|视觉中国


医事药闻  点击健识局公众号

涨点健识 关注健识局视频号!

  



——  往期文章推荐  ——

医药电商人士:早就不存在第三方直接网络售药,政策被曲解

距离第一家Biotech公司退市,可能还有不到180天

新人 | 中药龙头人事再度动荡


健识局原创内容,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扫码加我:进群交流 知情爆料 转载开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