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大学生信了这羞辱

Vista看天下 2022-06-23 21:07


这大约是割裂感与违和感最严重的毕业季。

一边是从上周六开始,各个大学的毕业典礼不断冒出整活新闻。

带着同学人形立牌上台、与校长搞怪击掌……热闹地分离、不舍地拥抱,镜头里高唱毕业歌的画面似乎与过往的每一个六月都一样。

via 小红书《2022届不寻常的毕业致辞》

一边是镜头外,和毕业氛围一同登上热榜的还有:

“30人编制4000人来抢”
“近九成00后毕业生愿意加班”
“超千万规模高校毕业生就业难何解”

小红书、B站、知乎、微博上清一色地涌现出两种类型的提问,一是“2022应届生们都找到工作了吗”,二是“能不能给2022届毕业生一点建议”。

前者是向内报团取暖,后者是向外尝试求助。


疫情与行业异动,让无数毕业生被迫被扔到了全力以赴、却未必能有所获的处境里。

哪怕许多学校的毕业典礼被设在了6月18号,这个据说是象征0.618、黄金分割点的日子。


可我想没有一个2022届毕业生能有底气、意气风发地认为:


今年的毕业节点,会是人生愈发明朗的“黄金分割点”。


01
“我无法控制地瞧不起自己”

小标题里的这句话,来自一位18级学妹,今年的2022届毕业生。

她说出这句话时,也是我作为一个职场人士第一次体会到,少毕业生处在怎样的迷茫与自信缺失的状态中。

她在周末看似有些冒昧地给我打了微信电话,先是别扭地问了问档案如何转回老家之类的流程问题。

短暂沉默几秒后,电话那头的她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地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了真实来意:

“学姐,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能怎么办才好,想找个人问问。”


上半年以来,她从寒假起做了四个月的线上实习突然被告知“今年没有转正名额了”。

那时她还没有察觉到风向的转变,“这不过是一次受挫”。

春招开始,她先是投出了十多份简历,这些岗位她研究过、也问过已经工作的前辈,认为自己的简历大概率能被选上。

但一周过去,无果。

其中甚至只有6家公司发送了以“遗憾地通知您”为开头的邮件回复,其余石沉大海。


她有些忐忑,跑了双选会,线上线下又投了八份,这次的岗位标准降低了一些,获得了5个面试机会,她都去了。

只有一家给了offer,但这唯一的机会却也在两周后消失,HR带着歉意打电话说“业务调整,部门不招人了”。

接下来的事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了,新闻里的裁员、毁约、缩招。

前后共投出四十多份简历,面试近二十次,至今收到的offer——零。

有视频网站发起过一个“分享春招进度”的视频分享活动,本意或许是让大家互帮互助。


但话题中,总是幸运儿少数,失意者更多。

视频网站上不少人倾诉自己并不理想的春招经历

整个聊天过程中,这位学妹一直在非常强烈地自我怀疑、并不自信。

因为从这几十次的挫折尝试里,她为自己下了一个很痛苦的结论:

“我一直在失败,没有做成一件事”。

我刚想用她曾经竞赛获奖的事反驳、安慰她,但话只说了“别这样否定自己”后就被激烈地打断,说出了标题里的那句——

“我没办法控制,感觉很没用、很瞧不起自己。”

我一时语塞,觉得浅显的安慰鸡汤对她而言,对与她相似的千万毕业生来说都太无力。


因为他们需要的根本不是什么“多努力,多尝试”式的励志宣言。

就业的压力就摆在眼前,几乎是谋生本能在推动着毕业生们不断地投简历、备考,谁也没有白白等待。

但只是越埋头努力,在冷淡的求职场碰壁后,就越容易缺失信心。

小红书上搜索“就业 建议 毕业”之类的关键词,你能在不同年份的热帖中看到几届毕业生们讨论重点与情绪的变化。

20年的热帖是考研经验、二战经验,网友们雄心勃勃地刷着“上岸”“接好运”。

21年的常见热帖是考公与教资的面试教学、资料分享,网友们精打细算地分享如何安排时间参加国考省考、为自己留足机会。


而今年,已经没有了一个明确而集中的大潮流,或许是大家终于发现了没有那条道路绝对正确、绝对成功,

相对应的,出现了不少“树洞”。

这些帖子没有什么煽情的话语,也不写什么华丽的辞藻,只有朴实的几句话——“就把这当树洞吧”


陌生人们毫无顾忌地在评论区里分享着自己的经历。

有考公考研失败后的沮丧,有迷茫的询问“我的人生是不是就这样了”,“不自信”成了常见现象。

可尽管彼此的前途都不算明朗,很多人还在试图为别人提供仅有的一些经验帮助。



02
自我否定,
一种集体焦虑

其实不少毕业生能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处在一种低沉情绪的精神内耗里。

越沮丧、越自我贬低,反复循环。


或许外界会认为这只是一小部分毕业生的怂、自怨自艾、矫情而并不关心。

但坦白说,就各大社交平台上所表现出的氛围而言,它更像是这届毕业生表现出的一种集体低迷。

遇上困难感到挫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遭遇挫败后陷入颓丧、选择放弃,也是一件寻常的事,人迈入社会后总有妥协时刻。

但并不寻常的,是每一代人选择放弃、自认废物、自我否定的年龄似乎正在不断提前。


从最早的中年失业、到35岁危机、到“28岁到34岁不建议考公”的言论。

最后到这一届毕业生,尚未真正踏入社会就已经出现了自我鄙夷、自认废物一个的倾向。

如同写出《我的二本学生》的黄灯所提及的,自己的学生尚在初中,便写下了“我们这群‘工业废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的文字。

黄灯作为被这触目惊心的表达刺痛,也无比心痛地感慨:

“都还是孩子,怎么会觉得自己是工业废水呢?”


前段时间有一条争议很大的新闻,是数个招聘网站联合发布的报告数据显,“近九成00后毕业生愿意加班”。

可哪有谁天生就乐意加班。

总归是并不理想的求职体验正让毕业生们的底线一步步后撤:

或许是不再自信,想着“也许我的水平只配如此”;也或许是对外界的大环境不够信任,“这年头我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最后犹豫地在“能否接受加班”的选项上选了接受。

如此,便又增加了一分让步的挫败感。


如果说热搜话题本就带有争议性,那下面的例子或许更能印证不少人潜意识地自我贬低。

小红书上刷到过一条HR发的面试毕业生吐槽帖,晒出的面试名单不乏985高校、海外名校,或许是家大公司。

吐槽范围其实中规中矩,不外乎面试者太随意、对公司与岗位没有基本了解就来了等等。

但没想到这条帖子,在常常岁月静好的小红书上。激发起不少人的激烈反感。


很多人认为HR就不该问“你为什么来我们公司”这样的问题。

HR期待的,是应聘者对公司发展方向有了解、对自身能力水平有介绍。

但不少年轻人对此的态度,却在一种烦躁的自我贬低中异化为:

“我是为了赚钱吃来你们公司啊,大家不过是螺丝钉糊口饭吃,我凭什么要了解你?”

相当于默认自己不需要有任何意义上、长远发展上的追求。


发帖者特地置顶评论回应一些质疑后,评论区的怒火逐渐平静。

开始出现不少热心网友,在“这种问题有啥意思”的抱怨下一五一十地解释并分享经验,讨论这类问题该如何回答。

在愤怒、低迷、怀疑之后,还得继续与职场、与生活折腾下去。


我想“工业废水”思维诞生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在如今吹捧的成败评判标准里,确实没有人去告诉年轻人“你们不是”。

相对应的,反而反复在强调“你们平平无奇、不值一提”

从幼年开始,学生们被教导的成败观念便是与考试挂钩的。

它是一种“通过式”的成败,你考上了通过了、你便成功了,没有考上,那便失败。


我们原本会寄希望于,年轻人在更宽松的大学环境中掌握认清自我的能力,意识到未来由自我选择。

但考公潮、考研潮的出现,让大学逐渐变为了再一个高中,大家依旧以为只存在几种特定的成功轨道:

没考上便失败了、没进大厂便失败了、存在空窗期便失败了。

可哪怕成功如董宇辉,这位如今在所有人眼中“金子总会发光”、“才华到哪都适用”的新东方教师,毕业时也曾反复受挫。

他从十月开始面试找工作,一直找到了快过年,至今都还记得坐在往返求职地与学校的公交车上那种晃晃悠悠的感受。

谁也没有捷径,都只是硬着头皮与自己的焦虑相处。


再加上疫情原因,这届毕业生过去四年的生涯中,能够参与的社团活动、社会活动本就在减少。

线下实习变成了线上实习,与社会外界接触的时间大大限缩,毕业生们也就更缺乏认知自我的机会。

这些客观条件导致00后太早地被周围的现实与互联网上的争论,架在火上焦虑。

又在焦虑中不断地进行自我打击——“我会不会真的不行?”

在这个问题面前,很多人会选择向身边、向外界抛出过这个质问,又或是一直把这层自卑埋在心里。

但或许还存在着另一种解法——

在外界无法提供足够多的积极反馈时,只能让自己,成为那个最相信自身的人。


03
焦虑尽头
是一个朴素的答案

在小红书上,我刷到过两则像是彼此呼应的内容。

它们从现实与理念两个侧面,证实了“相信自己”这种朴素字眼的力量。

一则是求职经历的分享,一个女孩决定放弃月薪8k的工作,选择了另一份月薪6k的。

她很详细地坦诚了自己突遭失业后的心路历程,挫折让她重新开始思考——自己的底线在哪里、想要什么样的工作、目前需要工作带给自己什么。

于是她选了更能积累经验、内容更为充实的6k月薪工作。


网友们惊叹于她的目标清晰、心态强大,要是自己一定会不断降低要求、什么委屈都受。

而她诚恳地说自己也反复怀疑过自己,是在其他人的笔记下被鼓励后,决定沉下心相信自己、再出发一次。


而另一则内容,是小红书官方上线的一则短片《2022届不寻常的毕业致辞》。

它反复重复着一句很简单的话,但我却认为这也是当下最简单的良药:

“2022届毕业生,我们永远可以相信自己。”

过去的几年里,互联网弥漫的考公潮、考研潮、大厂潮焦虑造就了一层很厚的屏障,那就是默许着人的价值只能通过外界事物体验。

考上了算成功——人的价值由公务员或研究生这些单一的职业标准来评价。

入职大厂算成功——人的价值由是否跟上了时代风口来评价。

如果说时代是一条蜿蜒大河,人乘孤舟飘荡其中。

过去其实一直在用这条大河宽阔与否、水位高低与否,来评价自身。

而当黑天鹅来临、发现当下不是理想的黄金时代时,发现河流湍流急促时、船只碰壁就骤然沮丧。

却一直忽略了,人才是这船上的舵手。


小红书在片中所展现的“相信自己”,很像是一场站在毕业生视角下的剖析。

努力去厘清,哪些是2022届毕业生所面临的、特殊的外部因素,哪些又是自己可以依赖的优势。

种种已不再需要复述的外部原因,让求职者或许要承受更高的试错成本。

与往届生相比,投出更多简历、参加更多面试、接受更多拒绝。

但它只能证明外部的受限,不必把大环境的难处过多归咎于自己的问题。

时代大河风平浪静、一片顺遂的时候,或许年轻人们可以轻轻松松地让自己的小船一帆风顺驶入人生轨道。

但当大河泛起波澜,需要我们耗费更多努力才能驶入正轨的时候。

努力本身并不可耻,它不必成为你羞愧低沉的源头。


《2022届不寻常的毕业致辞》短片中,小红书没有选择任何宏大叙事。

它没有讲述什么十个年少有为的成功故事、鼓励毕业生们往前冲;

也没有来一场大数据分析、得出“十条00后毕业生优点”式的悬浮结论。

而是选取了很多条看起平常的校园生活片段:

在校园草地上摆摊售卖气球、售卖快乐。


哪怕在狭小的室内,也要主动制造彩虹、从天空偷来一片梦幻。


无数场难以被定义的夜晚,不论那是在挑灯夜战还是共唱情歌。

只要那一刻的快乐、感动、憧憬,以及辛酸、疲倦、踯躅是真实的,我们就不曾浪费黑夜。


还有无数次拼尽全力的拥抱与相逢,不论怀抱之间隔着栅栏还是网线。


这些点滴片段不足以为你打下立竿见影的鸡血,但可以轻轻地抛出一个现象:

如果当下的你认为,一场两小时的考试或面试就足以为自己定性。

那过去曾经经历过的日日夜夜、千百个小时,一定更能决定你的全部。

如今的坏消息是风浪来袭,不再有随波逐流的悠闲余地,哪怕你尚未准备好,也只能从零开始、可依赖之物只有双手。

但好消息是,从始至终,未来也只存在于你的双手之上。






· 一 周 热 点 回 顾 ·





谁也不该自认“工业废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