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外派,我被领导忽悠选择了最差地区部的最惨代表处

心声社区 2022-06-23 21:15
上帝花了6天时间创造了世界
第7天创了里约热内卢。
——巴西谚语



巴西,巴西!

去过那儿,你就永远不会忘记!

北京时间2012年12月28日凌晨,我从香港出发,途径迪拜,飞行半个地球,从冬天穿越到了夏天,于巴西时间12月28日下午,飞机降落在里约热内卢。

我第一次到达了巴西。

小雷同学开车送我去宿舍。他沿着海边开,一路上介绍,这就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海滩科帕卡巴纳海滩(Copacabana Beach),这就是依帕内玛海滩(Ipanema Beach),抬头就能看到里约的头号路标——基督山(Corcovado Mountain)上的耶稣像;过了这条河,就快到宿舍了,在两兄弟山的山腰;这几天晚上可千万不能早睡,一定要挺到10点以后,这样才能把时差倒过来......


坐在车上,“巴西,我来了”的豪情,我居然没有一点,只有一些木然的疲倦。想象中的阳光沙滩热烈奔放的巴西呢?车窗外的天气有点阴,海边风浪有点大,一切都有点灰蒙蒙。这是我对巴西的第一个印象。

后来才发现,小雷同学开车绕的道绝对是经典。我每次从机场来回,无论是自己接送人,还是司机接送,都喜欢走这条路,绝对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科帕卡巴纳海滩的沙滩长度超过4公里,宽度更是达到100多米,全是细沙,海浪温柔而海水清澈。一年四季,都是游客的天堂。许多大型活动,比如欢迎教皇盛典,世界杯足球公众转播,都在这天然的公众广场上举行。

然而,真正的里约人,一定会去另一侧的依帕内玛海滩。沙滩宽度相对窄一些,约50米左右,沙粒更细,海浪更温柔。


依帕内玛的日落美丽得惊艳。有一天傍晚,我沿着海滩跑步。突然间,整个海滩上所有活动都停止了,踢球的,跑步的,游泳的,连懒洋洋躺着享受的都坐直了身子,一起望向西方。依帕内玛海滩的西边就是两兄弟山,是一高一矮的两座山峰,如同一对兄弟并肩站立。太阳正从山中间的凹口缓缓落下了。那一刻,太阳是那么的妩媚,把依帕内玛沙滩的一切都映成金黄色,天边的云彩,海上的浪花,连绵的沙滩,沙滩上的躺椅和太阳伞,道路边的小卖铺和车辆,以及每个人的身体,脸庞和头发。美得让人窒息!人人屏住了呼吸。

当太阳缓缓落到两兄弟山之后,整个山体都镶嵌上了一大圈圣洁的金边。海滩上全体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开始鼓掌,长时间鼓掌,一起欢呼,直至太阳完全落下。这样的日落场景是何其壮美!我只记得,在日出的山巅,见过人们兴奋鼓掌欢呼;从来没有见过,人们为了落日而感动而疯狂。

依帕内玛的海滩如同巴西最有名的一曲《依帕内玛女郎》,无限妩媚,一顾倾城!这就是典型的里约之美!


在车上,我有点恍惚,怎么外派到了这里呢?

在巴西的头一年,心中经常被这个问题折磨,痛恨自己的一时糊涂;现在回想起来,在那改变命运的一刻,选择巴西是何其幸运!

记得,就是一个夏天的中午,刚走到食堂门口,某大领导给我打电话,亲切沟通二次下派区域的事情。我居然头脑一热,拒绝了去那些离家又近,市场情况又好的区域。理由是:太近了。

饭刚吃完,不到一小时,领导很兴奋地跟我讲,定了定了!让你去巴西,怎么样?(够远吧?) 然后,滔滔不绝地给我介绍巴西的价值,岗位的重要性等等。其实,很有一部分忽悠我,只要查一下全球市场报告,就知道当时最差的地区就是南美南地区部(当时拉美片区分为拉美北地区部和南美南地区部);最惨代表处,铁板钉钉就是巴西。

也有好心的同事提醒过,对于二次外派,有几个地方绝对不能去,千万别掉坑里面去了,尤其是那些超级大坑,排名第一就是巴西!

或许是命运吧。那一刻,想到的不是市场的困难,而是条件反射地联想到了巴西的足球和桑巴,想到了南美将会是我到过的第六个大洲,而且离着第七个大洲那么近;再想想,凭着在海外市场的多年经验,加上对全球各种复杂情况的了解,不就是巴西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我点头拍胸脯了。

经过漫长的签证办理,终于,在半年后到了巴西! 


小雷同学把我送到了两兄弟山半山腰的一间公寓里。

这里是富人区,自然环境很好。好到什么程度呢?某一个周末,在阳台上,我看到窗口的树上爬着两只巴西小猴子,就是在《里约大冒险》里面看到的那些小猴子,学名叫狨猴,是世界上最小的猴子之一,不算尾巴,个头就一个巴掌大小。


小区周围有许多菠萝蜜树,经常有菠萝蜜熟透了跌落下来,在道路边慢慢腐烂出一种特别的气味,不好闻,可也不算太难闻。有的同事用瑞士军刀,砍一个菠萝蜜,嘿呦嘿呦扛回家吃。

那几天刚好是假期,和小雷下山一起吃了公斤餐。公斤餐就是按照重量计价,当时国内还不流行,现在就很比较普遍了。12月份的里约是夏天,街上许多女孩穿着比基尼走来走去。

但是,残酷的现实很快就要面对,有点闷热的下午,被拉入了电话会议。

小郭同学作为会议主持,把地区部和代表处的所有主管们都拉上线。作为新人,我就趴在手机边安安静静地听。

第一个议题就是第三方满意度调查。公司每年请外部公司开展全球客户访谈和调研,从客户角度,企业自身和行业竞争三个角度来了解客户的意见和满意度。

报告的结果实在让人压抑!

12年比11年相比,其他地区部都在进步,唯有南美的指标是大幅退步。南美连续2年“荣获”区域倒数第一,而且以绝对劣势稳居倒数第一,客户满意度一塌糊涂,与当地的竞争对手的分差也拉得更大了。翻到了巴西相关的,更是数字上红得惨淡。比如,在专业能力,人员稳定性等方面,客户更不满意了;对于我们引以为豪的解决方案技术水平,认可度降低;最惨的是供货和交付,无法实现供货,无法兑现承诺,相当于在诚信上狠狠打脸。这在其他国家和区域是罕见的,在全球这么多项目中,供应链一直是市场的盾,稳健得几乎不需要考虑,在巴西居然变成了背后的矛。整个南美南地区部完全被巴西所拖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报告越看越吃惊,会议越听越胆寒。


第二个议题是讨论在全球最大的电信展——MWC2013世界移动通信大会(我们一般称之为巴展,每次展会都在巴塞罗那)的安排。一般情况下,议题大多是,如何分配资源做好客户的接待,怎样在高层会谈中强化今年的合作,怎么从技术上引导重点项目,等等。但是,在这个会上讨论的议题是如何面对客户投诉,如何对公司高层进行解释,如何承诺今年的改进。原来,去年多个运营商高层在巴展中投诉了巴西代表处,今年又有哪几个客户会去“砸场子”呢。地区部总裁柯总坚定地说,不要怕被投诉,无论如何都坚持既定战略,一定要咬牙熬过这两年的难关,我们一定会迎来胜利。

我们已经拓展海外市场十多年了啊!我也经历了多个国家从0到1的拓展经历,从一穷二白起步,宣讲、测试、投标、中标、交付、扩容。但是,巴西根本不是零,是一个大大的负数,是负债累累。

出发前,我了解到的是巴西连续十多年亏损,累计亏损高达X亿美元,2011年度预计亏损X千万美元。在总部,面对全球市场,巴西仅仅是其中小小的百分之几。在深圳,巴西仅仅是地球另一边的远方,而从此时此刻开始,巴西就是自己未来几年要面对的全部。

突然想起2002年夏天,在摩洛哥的公司最高层务虚会上,听到老板引用《战争论》的名言:“当战争打到一塌糊涂的时候,将领的作用是什么?就是要在茫茫黑夜中,用自己发出的微光,指引着你的队伍前进。”当时,可谓无知者无畏,听了这段话,感受并不强烈,也根本不知道公司在放弃小灵通后,国内经营形势极其恶劣,而海外市场处于投入期,费用高产出,全公司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而那次,终究化险为夷,从而迈上更高台阶。

那么,巴西呢?了解越多,越是不安。幸好,总有一些人用一种锲而不舍的坚持,发出微光,在前面鼓舞、激励和牵引。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遇到的第一个难题,不是来自业务,而是后勤保障。

后勤服务暴露的是整个代表处的困境,供应问题、交付问题、市场问题,最后都反馈到了财务问题,直接体现在了后勤问题上。

以前,巴西的同事回深圳,总和我吹嘘里约办公室多么高大上,位于最好的Rio Sul商场的20多层高楼上,俯瞰无敌海景。这给我心中深深种下了草。到了才知道,几个月前,房东毅然决然不给续约,直接把我们一脚踢出门。有很长一段时间,里约几百号员工都塞在了一个只能容纳百人的办公室里,有些人甚至坐在过道上办公。于是,我的头几件工作变成参与里约市中心Presidente 1001新办公室的搬迁和验收,以及新食堂建设,到了海外就要成为多面手啊。

地区部和代表处的总部在圣保罗,与里约相距500公里。由于客户的总部是一半对一半分布在两座城市中,于是,我们在两个城市中往来频繁。为了控制成本,两个城市的交通不能坐飞机,需要熬夜坐红眼大巴。巴西国土辽阔,主要交通依靠公路和飞机,居然罕有铁路,在南部城市库里奇巴有一段铁路成了当地的热门旅游线路。

巴西的住宿相当悲催。

我就举例我的前任迈哥同学吧。他和一个同事的全家挤在里约市中心一个比较破旧的小楼里,进了门,房屋内显得凌乱,家具陈旧,屋内缺少维修。他的卧室更把我惊呆了,几平方米大,只有一张床,没有其他家具,墙边几个旅行箱和一些日用品堆得乱七八糟;墙壁上油漆有点脱落,有一扇很小的窗。

我震惊了,你平时周末忙什么?他说,主要在办公室,除了工作以外,回卧室倒头就睡。再不然,周末有空就在趴在床上看网络小说。这太没有生活品位了吧?我无语了。

出差,会遇到更麻烦的住宿问题。

因为控制成本,一律不能住旅馆,必须住宿舍中,哪位同事回国休假,就要把宿舍提供出来,由行政统一安排。

多年的海外生活,我没有什么洁癖。有一次,到宿舍太晚了,一时没有找到干净被套和枕套来替换,干脆就这么睡了。终究还是被屋内的味道熏得受不了,半夜起床打扫卫生。

圣保罗有集中的小区,可以统一管理,条件相比略好一些。里约的宿舍,有的居然没有卧室门,有的缺失家具,有的墙上有一个脸盆大小的洞,让我啧啧称奇。每隔一段时间,业务一波动,人员一变化,都要为住宿问题头痛。

全球海外许多国家都实施了货币化,一来员工满意度高,二来管理负担小。然而巴西没有。我也问,为什么不实行货币化?

财务有压力,更重要的是巴西的治安。

巴西有几个著名的高风险区,留下了不少奇葩故事。里约有Rio Sul商场下面的隧道,圣保罗就是大名鼎鼎的黑风岭。

我到圣保罗出差的第一天傍晚,坐车去宿舍Quintas。车上就听到一个经典段子。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刘同学开车带着赵同学。黑风岭是一个拐弯处,刹车拐弯缓行是必须的。突然,两侧冒出了两个劫匪,拿着枪指示停车。刘同学葡语很溜,一边对话,一边乖乖交了自己的手机和钱包。赵同学不懂葡语,在刘同学的翻译下,慢慢交出自己一个装零钱的小钱包。他日常备有两个钱包,一个正式的,一个放零钱的。劫匪不满意,晃晃枪,刘同学赶快说还有手机呢。赵同学一把抓起刘同学放在车上的备用手机交了出去,把刘同学给气得!劫匪满意地走了。两人惊魂稍定,刘同学猛然想起来,护照还在钱包里。巴西的劫匪是很文明的,一般只要财物,不要证件不伤人。只是情急之下,突然葡语失灵了,忘记了护照的葡语单词。等到想起来时,劫匪已经没有影子了。

当然不仅仅是住宿了,还有食堂,班车,办公室等等,一个大国的后勤如此混乱,内部环境如此之差,气氛如此之低迷,匪夷所思!后勤服务,看着简单,其实非常麻烦。经过一番折腾了,深深体会到饭勺也是生产力,绝对不虚。

后来,巴西业务盈利了,又调了强人来负责行政,后期保障才逐步上了正轨。


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里约的跨年烟火表演,在科巴卡巴纳海滩上隆重上演。每年大约有超过200多万人观看,对比香港著名的跨年烟花汇演大约是30多万人,就知道里约规模之盛大!

确实是壮观和绚烂!

看着烟火,心情却不由得沉重,这个坑到底有多深?和同事们聊得越多,越是心慌,几乎处处是问题,到处是漏洞,从人心到市场,从供应到交付。去过许多代表处,见过在地上爬的,见过走得歪歪扭扭的,见过跌倒又爬起来的。曾经有一个新代表上任,我电话恭喜,一二不过三,你是第三任代表,一定会在任上开胡的。巴西这种一跤跌在谷底,长期没有见过阳光,至今不清楚黎明在哪里的,真没有见过!

到底是为什么?到底怎么办?

当时的我完全不知道,历经这么多年,最苦难的时间已经快熬过了,最难啃的骨头已经快啃完了,这么多兄弟姐妹们的努力快要有成果了。回想起来,那晚海边的绚烂烟火预示着巴西代表处的美好未来!

只是,当时夜色深沉,我们全然不知道。

注:感谢 “主公的将领”群、迈哥、小雷、向华和小强等同学提供的各类素材和照片,以及小宁同学对文章的润色。

【 故事未完待续 】

心声社区公众号后续将陆续带来

陈剑韵老师的《巴西,巴西!》系列文章

讲述巴西代表处那段波澜壮阔、起死回生的奋斗故事

敬请关注!




作者 / 陈剑韵

来源 / 刺狐的思考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 / 《巴西,巴西!(一)入坑记》

如转载,需获得作者本人授权



心声社区是华为的罗马广场

长按二维码关注心声微信公众号


我就知道你“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