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小众恐怖游戏是怎么“收割”到国内小学生的?

BB姬 2022-06-23 22:00

※恐怖要素警告


文丨阿蒙


最近一段时间,你总会在身边与网络里莫名其妙偶遇一些长相奇怪的,毛绒玩具。


图源水印


它们混迹在人兽无害的棉花娃娃里,仿佛自己也只是没有生命的造物,但脸上被黑色占据的巨大瞳孔、裂开的血盆大口里露出的尖牙,无一不在叙述着这个笑容背后的隐秘。



千万要小心,它会悄悄地躲在娃娃机里,等你放下钩爪就立刻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你的摇杆,这下,你就再也逃不掉了。



你一直在自欺欺人,以为这只是什么无聊的恶作剧。直到终于某一天,它出现在了小区里每一个熊孩子的怀抱里......



 “女儿没有它就睡不着”到底是一句夸奖,还是无助的求救信号?



当那些平日里只喜欢小猪佩奇的小屁孩,都吵着闹着要拥有它时,我们才发觉不太对劲,这些让人掉san的娃娃到底是怎么火起来的?



看着我一脸没见过市面的样子,表弟嫌弃地说我老土,连这段时间最火的游戏改编动画都没看过。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去年年底很火的恐怖游戏《Poppy Playtime(波比的游戏时间)》里的恐怖玩具嘛,现在的小朋友口味都这么重了吗?



表弟拿过我的手机,点开B站一口气翻了七八个动画短片给我看,还一边哭着说剧情有多感人,其中最火的居然拥有超过1000万的播放量。



不过冷静下来一看,这些视频居然没有一个出自官方,全部都只是来自国内外的同人创作,而当我和表弟聊起游戏本体,才知道他充其量也不过是看了几个手游的实况视频。


等等,手游?这一刻我终于开始怀疑我对这款游戏是否真的了解,以及这款甚至没有官方中文的美国恐怖游戏,是如何靠与本体没多大关系的动画与手游收割了中国小屁孩的猎奇心?







对于不太关注恐怖游戏的玩家来说,没听说过《Poppy Playtime》实属正常。这款游戏在去年10月发售时并没有激起什么火花,发售首周在线人数也没超过2000。



想来也不难理解,游戏制作以及发行厂商 MOB GAMES 在此之前没有任何知名代表作,而玩家对于一个全新的玩具IP也没什么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可以蹭蹭热度。


我们会害怕老旧的天线宝宝人偶,但一个蓝色的香肠嘴毛绒绒猫咪?拜托,它看上去超级可爱好吗!



不过,《Poppy Playtime》的热度逆袭在很大程度上却要归功于这些兼具可爱与诡异的玩具。



在游戏的开头,玩家收到了一封求救信,信中用错误的语法与简单的词汇描绘了员工失踪的疑案,并指明了需要玩家寻找的关键疑点——罂粟花。


而罂粟花的英文恰好就是“Poppy”,不过这里的罂粟花还有另一个指代对象,那就是可爱的人形玩具Poppy



跟随信的引导,我们来到了废弃多年的玩具工厂,在这里解谜寻找失踪的员工,并遇到了蓝色的大猫Huggy Wuggy,然后......


被它追杀。



我很难解释为什么玩家总会爱上恐怖游戏里的反派角色,可就连《黎明杀机》都能做恋爱模拟游戏,那为什么要拒绝一只喜欢拥抱的蓝色毛毛呢?


而帮助《Poppy Playtime》真正在国内外火起来的,是上个月6日推出的第二章DLC中的反派角色,Mommy Long legs(长腿妈咪)


“妈咪什么都知道”


不用我说,你一定也联想到了最近很多热门游戏里的财富密码:大体型熟女反派,例如八尺夫人什么的,我只能说果然人类的XP系统更新还是太快了一点。


毕竟她都说“妈咪为你感到骄傲”了诶,你就留下来陪陪她吧。



如果说妈咪是靠着体型的压迫,让玩家被迫沉浸在她过分浓烈的“爱”里,那么突然从黑暗中出现,笨拙地帮玩家打开入口的Kissy Missy,就像是玩家在极度恐惧中唯一的一道光。


毕竟它很有可能是唯一不想杀掉你的活体玩具。



帮忙开门的Kissy


当然,如果不好这口也没关系,就算抛开玩具,《Poppy Playtime》利用童年游戏改编的解谜也足以让玩家兴奋。


特别是第二章玩家在Mommy Long legs压迫下强行玩的“123木头人”、“打地鼠”与顺序记忆游戏,既保留了玩具工厂的幼稚色彩,又跳脱出常规恐怖游戏的解谜套路,让游戏整体保持了一致的怀旧惊悚氛围。


“打地鼠”


尽管《Poppy Playtime》大部分的场景都比较黑暗,但隐藏的录像带、玩具的语音、海报却让这款游戏意外具有了很强的叙事性(剧情尚未完结)。


因此在剧情还未更新时,寻觅制作组藏在游戏角落里的细节小彩蛋也成为国外玩家最喜欢的部分。而这些一个一个的信息片段串起来,也在反复强调着玩具们的设定与背景故事。


无处不在的小语音


比如说,这些失踪的员工似乎在此经历了惨无人道的实验,而玩具们都是由人类改造而来,它们在被破坏时会流出鲜血。


又比如说,Poppy应该是这个公司第一款也是唯一一款成功改造人类的玩具,她总是散发着罂粟花的味道。



靠着极具记忆点的玩具与新颖有趣的解谜,《Poppy Playtime》在国外成为了当下最火的恐怖游戏


油管随处可见播放量破百万的游戏实况录像,官方发布的第一章预告片获得了超过500万的播放量,第二章预告片播放量直接翻了十倍,达到5100万。



同时,《Poppy Playtime》在国外的火热也为它吸引到了一大批优秀的同人创作者,其中就有坐拥油管破亿播放量的韩国同人动画组GH'S。


这些同人作品被搬运到国内之后,靠着营销号的剪辑在国内视频平台以“大蓝猫”、“波比娃娃”的名号大肆传播。


但你说的这个“波比”到底是LOL里挥舞锤子的,还是这个红头发波比


在收获了熊孩子喜爱的同时,也收获了家长们的满头雾水,这么恐怖的玩意儿到底可爱在哪里了?



当这些廉价的玩偶周边在学校里风靡一时,这个出自恐怖游戏的IP才终于被带进了中国小朋友的噩梦里。






在抖音输入“大蓝猫”进行搜索,你能找到一大批以Huggy Wuggy为原型的同人动画短片,但如果你输入“Poppy Playtime”,却只能得到一片空白。



这就是《Poppy Playtime》目前在国内的现状,大多数的爱好者都是被同人动画吸引而来,对于游戏本身反而没什么兴趣。


首先,游戏本体没有中文这件事就能劝退一大半的萌新玩家。其次,同人故事中,为了二次创作剧情需要所加入的反转、暖心、感人剧情,其实在游戏中几乎都不存在,毕竟它并不是一个剧情向的游戏。



再者,《Poppy Playtime》官方的移植手游虽然没有引进中国,可你在国内应用市场随手一搜,依旧能找到10款以上擦边的盗版游戏。


慕名而来的同人动画爱好者,随便点开哪一个都全是广告,就再没了对游戏的好奇心。



这些盗版游戏要么直接套用游戏玩法,要么借Huggy Wuggy的外型再随便换个小游戏的皮,居然都能赚到几十万次的下载,也侧面说明了《Poppy Playtime》在小朋友心中的地位。


不过他们爱的是喜欢拥抱的“大蓝猫”,是孤独而坚强的小女孩“波比”,而非游戏里面一心只想吃掉你的怪物。



当国外《Poppy Playtime》同人的热度传到国内后,也掀起了一股同人创作的浪潮。在国内最大的同人论坛LOFTER,与它相关的1505个作品创造了20多万的浏览量。


其中不乏在游戏角色设定基础上的改编绘画、同人文,但更多的是玩家基于《Poppy Playtime》背景下自主创作的全新角色,以及对这个二创角色的再次二创。



这似乎也是国外小众独立游戏在国内同人创作的惯例。相比起大体量、剧情丰富的主流3A游戏,这些独立游戏往往没有充足的剧情与角色来填满玩家的好奇心,却能创造一个优秀而完善的世界观。


在游戏世界观的基础上进行的优秀同人创作,虽然没有官方的热度支撑,但也能在相对较小的圈子里引起关注与轰动,而这些托生于玩家群体的角色,同时也在帮助游戏延长寿命。



例如,前后脚于2015年发售的两部作品:《巫师3》与《传说之下(undertale)》,前者不管是热度还是销量,都远远不是后者能够媲美的。


但其实《传说之下》近几年依靠大量且优秀的平行宇宙同人创作,不管是微博话题讨论度,还是LOFTER标签的参与度,都可以轻松倍杀《巫师3》。



虽然这也会导致一个尴尬的结果:《传说之下》普通玩家点击游戏的标签里,却发现里面有一半角色自己完全不认识,甚至怀疑自己玩的是盗版游戏。


AU:平行宇宙设定


不过就像前面说的一样,这类不再更新的小体量游戏,如果脱离了同人与MOD其实很难继续保持热度。而玩家也能从同人中获得新鲜感,因此这怎么看都不是一桩坏事。


其实制作《Poppy Playtime》的MOB GAMES,其所属公司EnchantedMob原本就是做MC同人动画起家的,现在自己的作品靠着同人火了,也算是造因得果。



遗憾的是,除了已经入驻B站的GH'S动画组之外,国内热门的《Poppy Playtime》同人动画几乎都是搬运而来,更有营销号把完整动画截短之后直接在视频平台分集连载。



某宝和某多多上售卖的玩偶就更不用说了, 除了销量最高的“大蓝猫”以外,甚至还有部分同人作品里的角色形象也被拿来售卖,而这些玩偶就算月销上万,游戏制作组和同人作者也收不到一分钱。



在这样的生态环境里,同人创作的热情又能保持多久呢?



-END-



往期推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