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终于“上热搜”了…全国人民才发现这座城市已艰苦抗疫2个月了…

北美留学生日报 2022-06-23 22:47



天前,在辽宁丹东。

一名女子与其父亲驾车外出看病,因健康码显示为黄码被拦。

女子称,社区给开了证明,早上也刚刚做的核酸。但民警表示健康码为黄码不能离开。交涉过程中,女子倒地,其父亲上前击打民警。

6月22日晚,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通报,涉事父女因其健康码显示为黄码,先后两次闯卡被执勤民警依法拦停。

当时,女子拒不配合遵守防疫规定,下车与民警争执,过程中女子的父亲上前击打民警面部。

目前女子因阻碍执行职务予以行政拘留十日,其父因涉嫌袭警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丹东公安局振兴分局通报如下:

据网友私下提供的一段从其他角度拍摄的同一段视频显示,

警察与女子发生了肢体推搡,女子倒地。

目前,当事人郝某莉(视频中的女子)称自己持有48小时核酸通行证和社区证明,但父亲没有开证明,现在因为疫情还未收监,会服从大局,也会去申诉,呼吁大家配合做好防控疫情

丹东公安振兴分局工作人员回应称,申请复议正常走流程,需本人携带身份证,裁决书到法制科写字申请即可。

此事发生后,胡锡进发文表示:

丹东袭警案的违法事实很清楚:驾车父女闯警察哨卡,女子父亲动手打警察。在通常情况下,人们都会支持对违法的父女采取法律措施,然而这一次公众几乎一边倒地反对丹东市公安局的通报,警察成为被批评者。

至于舆论吐槽警察被一巴掌打倒在地,如此“弱不禁风”,以及嘲笑他被打倒后先问“录上了没有”,都是公众形成不赞成警察这次阻拦的基本价值判断后延伸出来的指摘。

这是一个非常基层的警民摩擦,从维护警察执法权威的角度说,丹东警方对涉事父女进行拘留处罚有法律依据。但是公众的价值判断与司法权威在这件事上发生激烈冲突,这值得丹东市警方深思,也值得全国各地的执法机构举一反三。


如果没有这件事的发生,全国各地的很多人还不会知道:

丹东这个城市,已经因疫情封闭很久了。


01


丹东的这波疫情,开始于4月24日左右。

但是,除了丹东人自己,似乎没几个人了解。

到目前为止,丹东已经跟疫情抗争了两个多月,今天是第61天

截止到6月22日,丹东的新冠感染者共1002名。

这些患者大部分都在丹东市区里,也有少数零星分布在东港、凤城和宽甸。

最初的是4月24日起始的疫情,辽宁省卫健委报告了3例确诊病例,均来自丹东。

4月25日,丹东市疫情防控指挥部通知,全市区开始封闭管理,所有市民足不出户

由于那里的疫情没有什么明确的溯源信息,人们只知道那时丹东的新冠毒株是BA.2.2。

5月16日,也就是全市封闭21天后,丹东市宣布胜利清零。

这轮疫情中,丹东市第五中学曾发生聚集性疫情,相关人员的失责失职问题也已被丹东市纪委立案审查。

而在这21天内,丹东累计报告了722例本土阳性感染者。

短短8天后,也就是5月24日,丹东市突然爆发第二轮疫情。

三天之内,丹东出现26个感染者。

专家宣布,这轮疫情的毒株与此前不同,是奥密克戎最新变种“BA.2.3”,于是丹东成为继山东烟台之后,我国第二个报告这种新变种毒株的城市。

然而,最近这十天里发现的44例阳性感染者中的33人,竟然都携带不同基因链的病毒毒株

也就是说,丹东这十天有75%的病例都是零号病人。

另外,丹东市还存在着40多条传播链……

这与其他城市的疫情溯源工作有天壤之别。

完全无法溯源的情况下,丹东唯一能做的就是切断传播链,让大家完全足不出户,对疫情冒头就打。

而正是因为丹东疾控部门的迅速反应,一轮接一轮的疫情从未外溢到其他省市和地区过。

市区70多万人口居家这么久,从来都是“自己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

这个城市到今天为止已经封闭了61天,却连个热搜都没有上过。

对南方朋友来说,可能真的不清楚丹东为什么会一轮接一轮爆发疫情。

那是因为,丹东是中国的边境城市。


02


丹东沿边、沿江、沿海,它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是中国最大的边境城市。

丹东与北朝鲜义州市隔江相望。

“跨过鸭绿江“,指的就是当年志愿军跨过丹东的鸭绿江大桥过江到达北朝鲜。

它还是连接朝鲜半岛与中国及欧亚大陆的主要陆路通道。

其地处辽宁省南部,黄海之滨,国内与大连、本溪等地相邻,万里长城的东端起点虎山长城就在鸭绿江边。

虎山长城

无论是从陆地边防,还是从海上边防看,丹东都是重中之重。

丹东的陆地、海上边境线都非常狭长。

作为一座面积为两个半上海市的大型边境城市,它的外防输入的难度和压力巨大。

鸭绿江对面的朝鲜,自5月12日首次通报境内有奥密克戎确诊病例以来,已累计报告“不明原因发热”病例数百万例,可以说病毒在对面“全面爆发”

为了外防输入,中朝双方已临时暂停丹东-新义州口岸铁路货运。

即便如此,丹东疫情防控工作仍然非常复杂和艰巨。

在其他地方疫情逐渐好转之时、停止常态化核酸检测的时候,丹东完全不能、也不敢有丝毫松懈。

据丹东疾控中心侯晓晔主任介绍,由于新毒株传播速度太快太隐匿,丹东5.24疫情患者有多达84%的病例本人都没有任何生病的感觉。

传播的速度快到密集筛查都很难筛到。

丹东很多小区已经封了很久了,居民的生活很艰难。

其实丹东也正在想办法逐步解封,如6月13日宣布设立“防控区”,推进落实三区降级,以便尽快复工复产。

但是这边准备解封,那边就又来新增。

前两天,丹东市不同地区的全员核酸筛查中又发现了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新增。

鸭绿江大桥

丹东实在太难了。

70年前,它为我们筑起了一道道防线,为我们抵挡过无数的硝烟和炮火。

如今它需要我们,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