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火箭军新式夏作训服到位!读报读网→

中国民兵 2022-06-23 22:43

当热血青春遇见崭新迷彩

定会闪耀最美芳华


21式夏季作训服

近期配发火箭军某部

一组”中国火箭军“制作的海报

点燃青年梦想


来看看兵哥哥的多样风采!









策划:毛勋正,苏长乐,编辑:何志运

怎么样

你们心动了吗?

赶紧参军领同款


参军入伍考军校
一定要关注这个号

↓↓↓


人民军队

期待你的加入!

一起来读

中央军委机关报

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基层传真专版刊发一篇为《一味“鞭打快牛”不可取》的文章,通过基层指导员的自述,反映了当前基层部队“鞭打快牛”现象的危害,提倡带兵人在安排工作时尽量做到公平合理,形成“人人有事干、事事有人干”的良好氛围。


△  6月23日《解放军报》08 版 版面截图

一味“鞭打快牛”不可取

第73集团军某旅指挥通信连指导员 蔡信炜

任指导员不久,连长就被选派参加上级集训,全连的大事小情都落在了我的身上。一人统管全连事务,我感觉压力很大,便尝试放手将一些工作任务安排给班长骨干,自己则严格把握时间节点和标准要求。

一段时间过后,部分班长骨干在完成工作任务中脱颖而出,表现十分出色。由于这些同志工作标准高、领会意图快,我对他们越来越倚重、越来越信任,因此交给他们的工作任务也越来越多。我暗中窃喜,“鞭打快牛”这一招果然奏效。

但好景不长,危机悄然袭来。前不久,我正在准备一堂教育课,营里下发紧急通知,要求迅速上报实弹射击缺少的物资器材。我马上叫来五班班长宋子奇让他负责,没想到他以自己正在整治杂物间为由拒绝了。我表示理解,转身去找二班班长代雄浩,结果他说自己正忙于统计体能成绩实在分身乏术。无奈之下,我只好亲自统计。

“五班班长负责清理杂物间已经过去两天了,还没忙完吗?”忙完手头的活儿,我带着疑问来到杂物间,发现宋子奇带着一帮人干干停停,明显在“磨洋工”。我顿时十分生气,立刻赶到二班,发现代雄浩正眉飞色舞地跟别人闲聊。

真相让我脸上无光,他俩可是我平时最为倚重的“快牛”啊。为弄清事情原委,我并没有当场戳穿和批评他们,而是分别找两人谈心。

“指导员,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自从您负责全面工作后,往下压担子没完没了,我不得已选择了‘软抵抗’……”代雄浩连忙解释,并提及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当时,机关让连队出公差,我把任务交给了代雄浩,他带领全班加班加点提前完成后,又紧接着被安排了另一项任务。就这样,代雄浩接连不断受领各种任务,休息时间被大量挤占,这才有了借故推脱的念头。宋子奇的说法与代雄浩如出一辙。

从与两人谈心的情况看,现在连队官兵对我是有一些看法的。他们认为,谁越能干、越好说话,指导员就越给谁布置任务。弄清了来龙去脉,我很快调整了工作思路,改变一味“鞭打快牛”的做法,在安排工作时尽量做到公平合理,让每一个人都参与进来。同时,注重奖勤罚懒,视工作任务完成情况,该表扬的及时表扬,该批评的也不留情。更为重要的是,该我自己干的分内事绝不推给别人,事事处处给大家作好示范。

新举措带来新气象。班长骨干的心气顺了,消极怠工的现象也消失不见,连队上下又拧成了一股绳,官兵们的工作训练热情格外高涨。
整理:牛伟萌、葛  斌

 编余小议 

人人有事干,事事有人干


张科进


“鞭打快牛”,顾名思义,越是走得快、干活多的牛,越是用鞭子抽它,让其走得更快、干得更多。细思之下,此举不但有失公允,也在变相地奖懒罚勤。

一些基层带兵人之所以这样做,初衷是希望能力素质突出的同志多干工作、多挑重担,把任务完成好、把连队建设好。但凡事要有度。“能者多劳”有其合理性,但不一定有其必然性。如果一味“鞭打快牛”,越是能干、越是听话的同志就干得越多,越是能力一般、越是偷懒耍滑的同志就干得越少,结果一部分人累得要死,另一部分人闲得要命。久而久之,不但极大地挫伤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也影响了官兵的全面进步。

更有甚者,由于那些能力强、做事认真勤快的同志干工作不讲价钱,让人既省事又省心,一些基层带兵人习惯“鞭打快牛”,刻意回避管理上的矛盾,造成安排工作、布置任务不敢较真碰硬,用老实人的任劳任怨换取单位表面上的一团和气,给人留下“欺软怕硬”的印象,影响了组织和领导威信,不利于风气建设。

对老实能干的人无节制使用,对不服从管理的人无原则宽容,是对事业对单位对官兵不负责任的表现。任务当头、使命在肩,作为带兵人,自然希望人人“不用扬鞭自奋蹄”,但如果非要“扬鞭”,也要“快牛”“慢牛”一起打,而且对后者力道还要重一些。这样既能充分发挥“快牛”的示范引领作用,也能督促带动“慢牛”奋起直追,进而把所有人的主观能动性调动起来,形成“人人有事干、事事有人干”的良好氛围。

 🔥火   虎   读   报 
莫将“快牛”变“慢牛

辛培虎


6月23日《解放军报》基层传真专版刊发的一组报道,并配短评《人人有事干,事事有人干》,点明了当前基层部队“鞭打快牛”现象的危害,指出要“快牛”“慢牛”一起打,形成“人人有事干、事事有人干”的良好氛围,精准命中了基层人才的“痛点”。


从报道中可以看出,“鞭打快牛”的现象在基层并不鲜见。73集团军某旅指导员蔡信炜的重重加压,让两名“快牛”不堪重负,导致“破罐子破摔”;南部战区海军抚仙湖舰曾一味把担子压在用得“顺手”的官兵肩头,关键时刻险些无人可用。
虽然这两个单位及时纠错,消除了不良影响,但也应当引起所有带兵人的反思:“谁能干谁多干”“谁干活谁挨骂”“谁冒尖谁冒险”的现象还有没有?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实干者实惠的导向树得实不实?关爱人才、帮助成长、松紧适度的衡量到位不到位?
一个单位的建设发展,不能只靠领导的主观认知,更需要严实的风气建设做保障。要扎实培养人才,努力帮带后进,立起鲜明导向,科学分配任务,让“快牛”引领“慢牛”前进,让“慢牛”自觉向“快牛”看齐,才能真正促进单位全面建设提升。
人能承受的压力有极限,而追梦的征途无极限。当压力达到一定程度,就可能压垮了“牛躯”、绊倒了“牛蹄”、损害了“牛精神”。在督促先进履职尽责的同时,也要适当给予空间让其“待机充电”,以切实的激励和真心的关爱让“快牛”不待扬鞭自奋蹄。

昨天(6月22日)《解放军》长征副刊专版刊发一篇名为《革命历史小说的难度与新意——关于陶纯小说近作的笔谈》的文章,讲述了军旅作家陶纯小说的近作的笔谈。



陶纯,本名姚泽春,著有长篇小说《浪漫沧桑》等6部,中篇小说30多部,短篇小说70余篇。曾两次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以及《人民文学》《解放军文艺》《中国作家》《小说选刊》《北京文学》等刊物奖;长篇小说《一座营盘》入选2015年度中国小说学会年度排行榜、《当代》长篇小说“年度五佳”。2019年出版九卷本文集。

△图为图书签售现场


革命历史小说的难度与新意

——关于陶纯小说近作的笔谈


文章立处,观点凸显


柳建伟:陶纯近年来的军旅小说创作风头正劲,无论是长篇小说还是中短篇小说都屡有佳作问世。尤其是在革命历史题材领域的探索和挖掘,用力颇深,视角独特,质量上乘。阅读陶纯的小说尤其是军旅小说,总会有意外的收获。我想,这和作者对小说难度的自觉追求相关,也就是有意识地、最大限度地制造难度,进而在故事的讲述过程中圆满地化解这种难度。长篇小说《浪漫沧桑》如此,收入到小说集《前程似锦》(安徽文艺出版社2022年1月)里的中篇小说《七姑八姨》《根》《过来》等新作,亦是如此。

《过来》对革命家庭的婚恋问题,开掘得新颖而精彩。作家着力表现男女主人公善良的天性,故事越到后面越温润,人性的升华也在情理之中。当我读到女主人公去世前终究没有将那双千层底布鞋送出去的段落时,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根》写长征中一个女红军重伤员,在队伍转移后历尽波折而奇迹生还的故事。这样的故事令人耳目一新,但是想要讲好难度很大。作者依靠出色的讲故事的能力,很好地完成了它。作品着重表现中华民族植根于骨子里的良善品行,读来感人肺腑、回肠荡气。

《七姑八姨》以“拉家常”一般的叙事方式,借一位党史工作者“我”之口,讲述了四川大巴山区的4位女性在战争年代的传奇经历。庞壮英、苏三妹、罗秀娥、何四姑这4个人物,个个塑造得血肉丰满、活灵活现。她们的牺牲和奉献令人震撼、感动之余,触动人的思考。在正史讲述和英雄谱中,没有她们的名字,但她们作出的巨大贡献和牺牲,值得书写。时间的尘埃有时会遮蔽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作家的责任就是拨开云雾,扫去尘埃,发掘出有思想和艺术价值的人物,并且严肃而深刻地塑造他们。

笔墨的“平常化”,是陶纯小说的另一个显著特点。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技巧的更高境界是化技巧于无形。作品的自然化、平常化其实是很难的。有些写作者刻意回避小说的难度,不去制造难度,更无力化解难度;致力于避实就虚,玩弄技巧的花招,哗众取宠,结果只能是昙花一现,无法取得更高的成就。陶纯选择的是迎难而上,他以往的作品如此,这几部作品亦是如此。不管是叙述,还是描写,没一处故弄玄虚,没一句“花红柳绿”;看上去平淡无奇,老实巴交,实则大巧若拙,深藏不露;引领和感染在不知不觉间,思想的灌注也在不知不觉间。

小说集《前程似锦》里的几部作品给我们的启迪是多方面的,“写什么”固然重要,但“怎么写”更为要紧;对小说难度的自觉追求非常重要,它考验着一个作家的综合能力,关系着一部作品的成败。像陶纯这样,最大化地制造难度,最理想化地解决掉这种难度,写出来的作品自然有分量,体现出思想的穿透力和创造性的美感。这也是陶纯的创作路径对于年轻写作者的一点提示。

综观近年来陶纯的革命历史小说创作,一个显著特点在于,他没有重复写那些看似“老套”的革命历史故事,而是试图从历史的缝隙中有新的发现。他着力寻找“好看而有意味”的故事,在历史的角落里探寻并塑造出一个个闪耀着人性之光的新鲜人物,给军旅文学的人物画廊增加新的、具有范式价值的人物形象。陶纯笔下的这类人物,很多都是有原型的。真实的生活经验和传奇的命运遭际,在陶纯的小说中复现,令人感喟。现如今的读者经由小说回望革命历史,目光中若能多一份对英雄和崇高的眷恋与敬意,这便是军旅文学的价值所在,也是军旅作家的责任所系。

佘  晔:《陶纯中篇小说集》(中国言实出版社2021年11月)收录了陶纯近几年的主要小说作品。阅读之后我发现,他自觉摈弃了叙事视角的复杂和手法的炫技,让人物快速入场,力求使主要人物快速地鲜活、立体起来。这是作家对小说人物主体性认识的高度自觉,体现出他的艺术追求。正如陶纯在这本小说集的代序中所说的:“好的小说,必然由于里面有生动而鲜活的人物,否则很难成为好小说。所以,塑造人物是小说之本,小说生来为人物。如果你写的人物有一个被人记住,你就是个了不起的作家。”在我看来,陶纯的努力与尝试是成功的。如果把小说集子里的5个故事中的5位主人公,放置在同一个场域里进行审视的话,他们斑斓的人生际遇颇具典型性。写出人物个性的同时,流露出作家对人的处境及命运的深刻关怀,这是对现实主义文学传统的承袭。

一个优秀的作家除了掌握创作的“基本盘”之外,还要尽可能地拓展题材,不断地挑战自我。这里,我想再次提及人物——塑造被读者难以忘记的人物是这部集子传递出来的强烈信号,也是作家的不懈追求。作家擅长将人物置于一个特殊的环境中,展开与人物的对话,通过主人公在特定情境中的一言一行,反观自身,达成陌生化的艺术效果。中篇小说《平平的世界》借一只宠物犬“平平”的视角,讲述了“那家、那人、那狗”的日常伦理和火热生活。“平平”不仅是主人的生活陪伴,也是人类反观自我的透视镜,这是陶纯借助动物视角展开叙事的深度所在。中篇小说《王凯的故事》从多个视角讲述人性的复杂与多变,凸显了作家心理探究和人性解剖的深度。

5部中篇小说,5组典型人物形象。对于从事影视剧本创作十余年后重新回归小说现场的陶纯而言,这种“讲故事”进而“讲好故事”的强大能力在小说叙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他笔下的典型人物和好看故事带给读者的,除了阅读时的“惊艳或屏息”,还有对文学史上经典作品的记忆和致敬。

陶  纯:置身于和平的环境中,时间久了,某些作家笔下的当下世界,越来越不疼不痒,越来越同质化,越来越无病呻吟。换言之,就是文学回避宏大叙事,钻入个人化叙述的迷宫里走不出来,对时代的概括性、思想性和思辨力都趋于弱化。在我看来,文学还是应该更多书写关乎时代、民族命运的重大题材;小说描绘现实生活,还是要讲述精彩好看的故事,塑造具有典型性的人物形象。

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是1869年完成的,他写的是1805年到1820年间的重大历史事件和战争进程。也就是说,他写的是五六十年前发生的事。英国作家肯·福莱特的“世纪三部曲”——《巨人的陨落》《世界的凛冬》《永恒的边缘》,以不同国家的几个家庭的经历,串联起一百多年的世界历史,战争是其主要的内容。就我们国家而言,革命历史、战争历史是取之不尽的文学富矿,虽然前面有不少前辈作家挖掘过,但我认为值得进一步挖下去,而且一定会有大作品在这个题材领域诞生。

这便是我近年来执着于革命历史小说创作的重要原因吧。我们这支军队是一脉相承的,光荣的历史和优良的传统从未中断和割裂,因而写的虽然是“昨天”的故事,抒发的还是一样的感情,流出的眼泪还是一样的味道,心跳还是一样的律动。

也许由于性格温和的原因,我更擅长写战争中的女性人物。我倾注了大量的感情来书写战争中的女性人物形象。从短篇小说《小推车》中的支前女工小娥、中篇小说《秋莲》中的秋莲、《根》中的红军女战士张梅、《过来》中的外祖母李慧芬、《七姑八姨》中的4个女性——庞壮英、苏三妹、罗秀娥、何四姑,再到长篇小说《浪漫沧桑》中的余立贞、《芳香弥漫》中的苏艳秋……我固执地写着她们,并从中得到感情的慰藉、思想的发现。

这些故事和人物,有一些是有原型的,他们藏在汗牛充栋般的党史和军史的隙缝中,很容易被人忽略、遗忘。这些都是在历史烟尘中沉淀下来的东西,就好比一坛老酒,藏了几十年,它的味道更醇厚。我当作宝贝一样发掘他们,是为了发掘有艺术价值的人物。

但是,仅有历史故事,是远远不够的。“信言不美”,这是老子说的。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艺术是需要想象的,艺术是需要虚构的,你把生活中的东西照搬过来,它是不美的。京剧大师梅兰芳也曾表达过类似的意思:不像不是戏,太像不是艺。比如说口技,你模仿鸟叫是很好玩的,但你提个鸟笼子上台来让鸟自己叫唤,那就没艺术价值了。这里需要有个转换,把它变成艺术。

我总是提醒自己,写慢一点,再慢一点。在这个过程中,感悟英雄,品味苦难,并且嗅到芬芳。我力求选一个新一点的角度,写得感人一点,写出一点新意。这个过程无疑是极其艰难的,但也正因为有难度,这种挑战对于军旅文学才更有意义。《七姑八姨》中的党史工作者“我”在小说的结尾处说:“我试图将埋没了的历史挖掘出来,吹去尘埃,擦亮它,让它闪光。”其实,这正是我自己的创作初衷,也是我想对读者说的话。

著名军旅作家陶纯新书

《陶纯中篇小说集》《前程似锦》

读者分享会上嘉宾讲话



陶纯近年新作几乎每一部我都读过,深感他生活功底扎实,创作态度精益求精,不仅立意新颖、思想性强,而且结构精致,叙事从容。他的作品就像他本人一样,厚重而不失灵巧,阳刚又不乏柔美,雄阔开阖回肠荡气,委婉起落扣人心弦。


——中国作协副主席、

著名作家徐贵祥在陶纯新书发布会上的贺辞



陶纯两本新作对于题材的开拓更为大胆,不再拘泥于曾经熟悉的革命历史与乡村生活,而是将笔触延伸至都市生活,语言也由曾经的温柔敦厚转为老练泼辣,创作成绩斐然。我对陶纯未来的创作更为期待。


——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

著名作家、编剧柳建伟



陶纯近些年来的创作呈“井喷”状态,他在现实和历史两个领域不断向深处挖掘,作品的文化底蕴也更为厚重。在我看来,这是一个作家真正走向成熟的标志。


——北京联合大学教授,

著名作家、编剧衣向东



陶纯小说最大的魅力之处在于能够让人一口气读完,并不断回味。陶纯已然形成自己的叙述风格,用最朴实的语言写故事,人物的塑造始终裹挟着时代潮流,这样的人物真实、复杂且立体,像是身边的你我他,有很强的代入感。


——《十月》杂志社主编、

著名文学评论家陈东捷



陶纯的《一座营盘》是一部划时代的文学力作,至今没有淡出读者视野。他五六年前的中篇小说《秋莲》,写小人物的命运在大时代中的沉浮,让我久久难忘。似乎他的每一篇作品总能给人以新鲜感。这次认真读了《汪家的宝贝》这篇小说,作品通过一对父母为女儿找对象的经历,探讨当下人的自我捆绑与自寻烦恼。建议那些儿女步入婚龄之际的读者朋友们好好读一读这部作品,相信一定会有很大启发。


——《小说选刊》杂志社副主编、

著名文学评论家顾建平



当年我初学写作时,曾一度拿着陶纯的作品当作范本,他的小说细腻、柔美、诗意。他从影视创作再度回归文学创作之后,更为注重作品的故事性,但没有抛弃前期作品对人物内心的生动刻画。中篇小说《七姑八姨》是经我手编发的,四个女性人物的刻画活灵活现,历史脉络也十分真实,可读性极强,五家报刊转载,可见其影响力。


——《解放军文艺》杂志社主编、

著名作家文清丽



我与陶纯相识最久,可谓是他创作道路上的见证人。在我看来,真诚、宽容,是陶纯做人和作文的共同品格。多年来,他不受各类文学流派所左右,始终坚持自己对小说的理解,坚定走合适自己的创作道路,十分难能可贵。好的小说要有成长性,时间越久,味道越醇厚。我认为,陶纯的小说正是如此。


——《神剑》杂志社主编,

著名作家、编剧陈怀国



 小   赵   读   报 
写作的人生是幸福的人生

赵守创

陶纯老师作为军旅作家能够牢牢地站立于军旅题材的前沿,他笔下的小说创作,尤其是军旅小说总给人以意外之喜,我想这跟他在具体创作活动时的难度追求、也就是有意识地最大限度地制造难度、圆满地解决难度息息相关。他的小说《一座营盘》给我印象是最深的一点,就是他成功塑造的人物和与人物相关的那些事儿。

让我眼前不由一亮的是文中布小朋与孟广俊是同年兵,性格迥异,一正一邪,品质天壤的人物。他们仿佛一入伍就有了某种天然的分野,而经过漫长军旅的风雨历练与人生抉择,最终收获了截然不同的人生结局。陶纯老师以纯熟老练的笔墨,勾画出两人不同的从军道路、性格特征与价值取向的强烈而鲜明的对比。

另一部中篇小说《过来》亦是如此。《过来》不急不躁,浓淡相宜,娓娓道来,从二十世纪初到二十一世纪初,从战争年代到和平年代,人物从出生到死亡,大小事件是那般的从容,主次人物是那般的鲜活,文本是那般的饱满丰厚。

陶纯老师讲:“文学还是应该更多书写关乎时代、民族命运的重大题材;小说描绘现实生活,还是要讲述精彩好看的故事,塑造具有典型性的人物形象。”通过读他作品可见他擅长以细腻笔触表现富有温度的人情故事。他的中篇小说《七姑八姨》就能具有代表性,书中书写了庞壮英、苏三妹、罗秀娥、何四姑在革命战争时期的非凡体验与生命历程,透过女性的柔弱与敏感折射宏阔的历史足迹,聆听历史的回音。

写作的人生是幸福的人生,这是陶纯老师对自己创作生涯的一种感悟,他写作不是为了追求名利,而是用文字抒发自己对世道人心的微妙感受,因为有一颗平常心,所以能够持久地坚守,陶纯老师曾经说过写小说,不靠爆发力,而是靠耐力,坚持走到最后才算胜利者,期待陶纯老师给我们带来更精彩的作品。



中国国防报报道亮点

《中国国防报》一版刊发一篇题为“内蒙古军区结合边境地区实际打造9支民兵骑兵连——马背上的民兵卫北疆”的文章,讲述了内蒙古军区编建的9支民兵骑兵连的故事,骑兵连民兵都是边境地区养殖马匹的牧民,他们对自己的马很熟悉、有感情。骑兵连采取人马结合的形式编组,以缩短训练适应时间,不同地区骑兵分队根据担负的任务展开针对性训练。
视频剪辑:王凯生

内蒙古军区结合边境地区实际打造9支民兵骑兵连

马背上的民兵卫北疆


贺志国、马 聘


“迅速启动无人机侦察前方情况!”只见民兵迅速从马背上取下便携式无人机,启动、升空、搜索……随着指令快速下达,4架无人机实时传回任务区域画面。仲夏时节,一场包括制定预案、道路封控、现场封锁、快速救援、善后保障等环节的航天搜救综合演练展开,内蒙古四子王旗民兵骑兵连新配备无人机的侦察班第一次参演。



“无人机不受地形影响,可开展立体侦察,让骑兵连执行目标搜索任务更加精确高效。”四子王旗人武部副部长杨启武介绍,骑兵连主要担负区域搜索、目标外围警戒等任务,先后参与神舟系列飞船和嫦娥系列飞行器降落搜救回收保障任务。为了适应发展,他们今年编建了一个8人的侦察班,按照空投、搜救、侦察等任务,配备了大、中、小3种型号的无人机。



“近年来,军区编建的9支民兵骑兵连经过任务实践的磨砺,不断提升能力素质,日益发展成为草原民兵的一支重要力量。”内蒙古军区战备建设局局长剑啸介绍。


内蒙古八千里边境一线地形复杂,西部有茫茫大漠戈壁,中部有丘陵山地,东部有莽莽林海雪原。荒滩、湿地和原始森林等地形复杂区域,道路不通,现代化巡逻装备无法发挥优势。从2020年开始,该军区在西乌珠穆沁旗民兵白马连和阿巴嘎旗民兵黑马连的基础上,按照就近就便、人装结合的原则,在巴彦淖尔市、乌兰察布市和锡林郭勒盟等边境盟(市)的山地丘陵、森林草原等地区,编建了7支民兵骑兵连,以弥补现代化执勤装备的不足。



骑兵连民兵都是边境地区养殖马匹的牧民,他们对自己的马很熟悉、有感情。骑兵连采取人马结合的形式编组,以缩短训练适应时间。


近日,记者行走在辽阔美丽的西乌珠穆沁草原,西乌珠穆沁旗民兵白马连正在进行训练。只听指挥员下达“冲击前进”的口令,50名民兵骑马快速冲向障碍物。“这是马队在进行行进、卧马警戒、跨越障碍等课目的训练。”民兵连连长苏德额尔登告诉记者,白马连成立于1958年,不仅是牧业生产的骨干力量,还是抗击自然灾害的生力军,多次圆满完成草原灭火、雪灾救援等任务,有效维护了边疆地区安宁稳定。

 


在训练方面,不同地区骑兵分队根据担负的任务展开针对性训练。乌拉特中旗民兵骑兵连骨干都是退役军人,曾在骑兵部队服役,军事素质和专业技能过硬。巴彦淖尔军分区组织他们结合使命任务,开展乘马斩劈、马上倒立、镫里藏身等骑兵高难度课目训练,人马配合协调默契,遂行任务能力不断提升。呼伦贝尔军分区与边防部队开展联合边境封控演练,对两个边境旗(县)的民兵骑兵连进行拉动点验。


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从东部呼伦贝尔大草原到西部乌拉特草原,民兵骑兵连针对边境地区实际需要,先后出动4500余人次参与边境巡逻等任务,完成鼠疫防控6个防控区、6000多亩草原的灭鼠任务,积极捍卫北疆生态安全。


△  6月20日《中国国防报》01 版 版面截图

 佳   琦   读   报 

在马背上冲锋

张佳琦


战马嘶鸣,军旗猎猎。在广袤的乌拉特草原,一队人,一群马,从茫茫大漠戈壁到莽莽林海雪原,踏巡在不忘初心的路中,竖起一道流动的铜墙铁壁。


作为国防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骑兵部队曾是除步兵之外最大的兵种,十几万英雄健儿策马,为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立下了赫赫战功。人员换了许多茬,军马走了无数批,英勇的骑士和无言的战友再次集结,特殊的位置和地理环境让乌拉特中旗民兵骑兵连的荣光越擦越亮,


平时为民,战时为兵。兵民是胜利之本,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民兵建设进入新时代,要进一步发挥民兵队伍寓军于民、双重领导优势,走活军民融合发展路子,在维护社会稳定、支援地方经济建设、实现强国强军等方面积极作为。无论是穿梭在大街小巷的上班族,还是徜徉于文山书海的大学生;无论是奉献三尺讲台的辛勤园丁,还是忙碌在医疗战线的白衣天使……只要祖国一声召唤,民兵随时应召而来,为国出征。


国无防不立,民无兵不安。新时代民兵必须要成为反应快速、保障有力、用在关键、可靠管用的强大民兵,也必然由精干走向精锐之路。应充分发挥民兵武装作用,做到平时服务,急时应急,战时应战,进一步发挥民兵主力军和突击队的作用,积极参与重点工作建设,勇于承担急难险重任务,做到抢险救灾打头阵、危难之处冲在前,利用既是“民”又是“兵”的优势,谱写新时代民兵建设的新篇章。


来源:解放军报、中国国防报、中国火箭军
策划耿国锋、苏润淇、韩景怡
值班:王凯生、赵守创、何皓铭、张佳琦、汤 伟

成绩不错,就来参军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