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顶流越“落魄”,内娱才有救

蝉创意 2022-06-23 23:00

 ↑↑↑

都说人生除了死生之外无大事,谈论“生”的时候大家抚掌庆贺,却常常对“死”讳莫如深。


即将上映的电影《人生大事》,决定掀开这层国人眼里的“禁忌”面纱。


这部电影属于少见的殡葬题材,是国内首部把死亡这种“禁忌话题”搬上银幕的影视作品。


点映当天在各大购票平台开分高达9.7,得到不少已经看过点映的网友含泪推荐。



电影以一个家里世代从事殡葬行业,没钱没车没房的“三无青年”莫三妹的视角展开,讲述他如何在人生失意,父子矛盾,生活所迫中,因偶然际遇碰见一个作天作地的“熊孩子”。


两人从敌对到彼此收容,互相治愈,重新看待活着和死亡,理解人生和爱的过程。



自毁式表演:

他“丑”得令人难以置信


主角莫三妹是个什么样的人?


性别男,三十岁出头,一穷二白,一事无成,啥都没有,却有案底在身,刚刑满释放。


身无长物,只能接手亲爹丧葬店,平时没事开着灵车满大街转,来活儿了干的是给逝者化妆,帮忙抬棺安排下葬的工作,谁瞧见了都唾一口“晦气!”的街溜子。



按照世俗价值的标准来看,一无所有还自带黑历史的莫三妹,是个100%纯Loser,他到底有多落魄呢?


出狱后找不到工作,回家接手祖传的丧葬店,没事被亲爸当众痛揍,毕竟按照他的尿性,连亲爹都怀疑他没安好心,这是打算回家偷房产本来了:



因为坐牢和女朋友感情生变,为女友不回信息不听电话大发脾气,但发完脾气又回过头低声下气去求原谅。


女友跟人跑了,他捉奸在床,本该以理直气壮的“原配”身份怒斥奸夫,结果“男小三”压根都没把他放在眼里,摁在床上(嗯?)就是一顿暴揍:



平时走在路上,吊儿郎当地穿过做白事的小巷子。烟瘾犯了摸摸口袋,没找到打火机。


他倒是百无禁忌,地上抄起一张纸钱就拿来点烟,火焰燎起烧到手指,再狼狈甩手跳脚……



寸头,拖鞋,裤衩;


落魄,窝囊,晦气。


莫三妹是个扑腾在底层,神憎鬼厌,亲爹不疼女友不爱,连狗都嫌的街溜子。


而这个饰演了莫三妹的演员,是朱一龙。


朱一龙一扫大众印象中:文质翩翩贵公子,中产体面精英男,身怀秘密黑袍使,潜伏国军男特务……这类尖精体面尊贵的角色滤镜。



在《人生大事》中把莫三妹这样一个夹着拖鞋戴金链子,张嘴就是国骂,一脸戾气吊儿郎当的市井地痞,演得活灵活现。


换个角色换张脸的朱一龙,形象“丑”得连亲生粉丝都不敢相认:


“怎么朱一龙长这样了?你说他50岁我都信。”



莫三妹这个角色和大家对朱一龙的印象,实在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就连导演在路演的时候,也表达过这种惊奇:“我第一次见他是蛮失望的,结果真正开拍时候,他到底怎么从翩翩公子变成三哥,我到现在也没揭开这个谜。”



甚至有网友在看过点映后,给出这样的赞誉:

“朱一龙在《人生大事》中的表演,配得上竞逐国内任何一个电影奖的影帝桂冠。”


这种评价之于如今的演员朱一龙,到底是名副其实,还是过誉了?



拒绝被流量吞没:

“希望在影视剧史上留下名字。”


朱一龙,被称为“十年蛰伏,一朝爆红”的演员。


2006年,他由一个零基础没学过表演的普通高中生,在母亲的撺掇下去报考北影,面试时候耍了一套剑道结果还摔倒了,却被面试官慧眼识珠,意外录取。


2009年毕业后,朱一龙签了一家小公司,就一直在坐冷板凳,混迹在不同的剧组片场打酱油,演各种乱七八糟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角色……


甚至,演过一只猴子。



误打误撞进入北影,生性羞赧内向的朱一龙在表演上曾遭遇严重挑战,如果没有角色作为媒介,他以“自己”的形象露面,根本无法“放飞自我”。


贵圈大多都是跳脱热闹,懂看眼色,会来事儿,表现欲极强的“人精”,而朱一龙这样腼腆内向的类型,反倒是个异类。


这对一个演员来说,无疑是个大问题。


所以在刚出道的时候,朱一龙在后台候场,就曾被人无心地点评了一句:“你的性格不太适合这一行。”


这句随口说出的话,对于敏感的朱一龙来说,不亚于被心口捅刀。他回家垫高枕头,认认真真地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前途,但最终还是决定了要继续演下去:


“别人说也没用,我还是想演戏。”


如果“自己”做得没那么好,那就用人物来说话吧!


所以他习惯性地躲在舞台上和角色里,在线下采访或回归生活的时候,仍然是个动辄紧张害羞,老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的内向者。



但这样被老师评价“太乖,缺少成为性格派演员的特质”的朱一龙,也正是认清了“我表演没有天分”,所以反而少了许多年少成名的妄念,比其他人更能脚踏实地沉淀下来。


他说:“我相信练习,而不是等待。”


这冷板凳一坐就几乎是十年。


2009年出道直到2018年,一人分饰多角拍摄的一部《镇魂》,让一直默默不被大众熟知的朱一龙获得了“现象级”的爆火,从18线直接跃至顶流。


这部剧的质量其实emmm不咋地,但双主角的出色演绎,让这部不被看好的《镇魂》大爆款,也让朱一龙给大众留下了“被烂剧耽误的好演员”印象。



2018年注定是他多年播种后,集中丰收的人生转折点:


上半年爆红之后,下半年朱一龙新剧开播。


通过又一部爆款古装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配角:小公爷齐衡一角,获得了居高不下的国民好感度,喜提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名气,掌声,荣誉在同一时间蜂拥而来,受冷落惯了的朱一龙终于在贵圈有了姓名。


但骨子里的沉静温和,让他不曾飘飘然。


爆红后带来的资源飞升,和频繁进组大量拍戏,难免带来体力上的消耗,和心理上的疲乏。他坦率表示,在这样的时候:


“我觉得表演这件事是没有办法投机取巧的。必须一直提醒自己,时刻保持对表演的敬畏感。”


在拍摄《叛逆者》的时候,为了贴合主角林楠笙这个角色,朱一龙经历了一场近乎自虐式的减肥,以达到长期殚精竭虑后瘦到脱相,颧骨突出,脸颊凹陷的形象。


甚至不少观众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病了?”


但朱一龙在后来谈到这点时说:

“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是自虐,演员外形就是要服从于角色。林楠笙经受那么大的精神压力,是不可能胖胖娃娃脸的。”


比起其他忽略身材管理的当红演员,露腹肌戏份还需要靠穿假腹肌来伪装,朱一龙那是实打实的快速减肥/增重,不惜伤害身体来塑造形象。


在拍摄《人生大事》之前,本该档期忙碌的朱一龙为了找到角色,提前一个月花时间去殡仪馆学入殓的技术,体验生活,沉浸在“莫三妹”的环境中——


这又打了多少同时轧戏、不背台词念数字、不露脸戏份全找替身的“流量们” 的脸?


当其他明星在热热闹闹上综艺,吃吃喝喝刷脸就赚个盆满钵满的时候,朱一龙对流量刻意保持了距离——


有工作时候再适度露面宣传,其他时候要么泡在剧组,要么回归生活,躲进琐碎的日常。


但看似温文淡泊的朱一龙,并不是全无追求,他说:

“我的野心,就是希望在电影史上,电视剧史上,留下一个名字。”



朱一龙算得上是拥有顶流流量,却没有被流量耽误,仍然在努力需求突破的演员。


复盘他在过去几年留下的影视作品里,虽然也有过频繁拍出只在及格线上徘徊,口碑参差不齐的《我的真朋友》、《亲爱的自己》这类都市剧;


但也拿出了《知否》7.8,两季《重启》均在7+,《叛逆者》7.7的好成绩。


正如同一条豆瓣影评那样:

“虽然对男主此前的戏路不感冒,但这种勇于打破个人固有形象的尝试,并且没有一味的浸淫在商业片中,我永远不吝惜称赞。”


对于任何一个自带名气和流量的顶流而言,他们都面临同样的取舍——


到底是做一个被流量裹挟,吃人气红利老本,躺在舒适区里不断重复自己的大明星;


还是认真钻研琢磨,自虐“自毁”,走一条异常费力还不一定能讨好的,更难但的确是通往“演员”道路的进阶之路。


当其他演员仍然沉浸在同样类型片中反复打滚,要么古偶要么霸总题材,吃老本的时候;


朱一龙作为一个有选择权,却仍然勇于尝试新类型新形象的演员,没有沉迷在速食快餐商业片的浮华里。


放弃更有噱头和看点的流量剧本,砸碎偶像包袱,拍一部长久以来带着禁忌和忌讳色彩的殡葬题材,也足以窥见他的选择——


《人生大事》是朱一龙“自毁形象”,走出舒适区的重要一步。


这部电影的完成度如何,有无值得褒贬的地方,这需要交由眼睛雪亮的观众来打分。


但演员朱一龙的诚意,我们的确是看到了。



点亮“在看”,

用努力和态度挣得尊重!

蝉创意是一个全中国最糟糕的公众号,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微博:@蝉创意 | 微信:chanchuangyi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至邮箱:pr@chanchuangyi.com

加入组织,后台回复“招人”


/ 推 荐 文 章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