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唐僧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2022-06-23 23:03

这是一个数学家,病症比较轻微,但强迫性很严重,他是主动过来寻找解决自己问题的方法的,并不是被迫进来的。

和他的对话不是很有意思,但能窥探他的思维方式,他并不喜欢谈论数学,而更多地是提醒别人数据的重要性。

“我无法观看任何的电视节目,任何的电影。”他对我道,“我只能享受一部分音乐,其他的都无法享受。”

“为什么?”

“因为太假了,没有什么电视电影的逻辑是经得起推敲的。”他眯起眼睛抱着猫,其实如果医院认可,是带可以带宠物的。

“我知道很多电视剧和电影都有科学顾问。”我说道,“都很严谨。”

“没有,这个内容产业的基础就是不严谨,因为这是让人逃避现实的产业么,严谨的话就会和现实一样会非常琐碎,根本无法观看。”他说道,“所以的内容产业,本质上是在理顺人物情绪的逻辑,让事件跳跃发生,把凡人的琐事都跳过,你看霸总都是24小时谈恋爱的,你在现实找个老总谈恋爱让他关24小时手机试试?所以是情绪最重要,而不是事情的逻辑,这就导致没法看,我们这种理科生,逻辑好的,更没法享受。”

“和数学有关么?”

“都不用数学出马,在数据阶段,就完全崩坏了。”

我看了看他边上放着一本《西游记》:“你不是还在看小说么?”

“这是拿来给你举例子的。”他说道。

“西游记里也有不合理的地方?这不是一本神话小说么?”

“极不合理。”他说道,把书递给我,“我做了批注,里面所有的不合理的地方,全部都整理出来了。”

我翻开看了看,好家伙,哪里还有什么西游记的位置,字里行间全是他的注释。

我合上:“你还是大概和我讲讲吧,我回去再仔细看。”

他摸着猫就说:“那你不准笑我。”

“我不笑,为什么要笑你,你很好笑么?”

“我不好笑,西游记好笑。”他说道,然后为难地啧了一声,似乎例子太多了不知道选哪个,想了想,最后他说道:“那我选一个最能说明问题的。”

“您说。”

“吃了唐僧肉是不是可以长生不老,是不是整个故事反派的主要驱动力?”他问道。

“是的。”

“这就很不合理。”

“这是设定,合理不合理不是作者说了算么?”

“那吃多少可以长生不老?”他问我道,“吃整个,还是吃半个?”

呃,我真的被问住了。

“吃整个吧?”我说道,因为我记得书里的怪物其实都是巨大的,不是电视剧里的大小。

“那你说唐僧刮不刮腋毛?”

“那必然不刮。”

“不刮,要是吃的时候,掉了一根腋毛,随风飘走了,算不算全吃了?”

我嘶了一声:“你确定你不是在抬杠?”

“你回答我问题。”

“我觉得算。”我说道,“因为,毛肯定不重要,吃鸡还拔毛呢。”

“那要是吃唐僧的时候,有一个块皮嗑掉了,算不算全吃了?”

我意识到他的逻辑,立即改口道:“咱们不能这么聊,你这个是一个定量问题,我记得西游记里,很多妖怪抓唐僧,是要分了吃的,也就是说明,唐僧肉是可以分的,那么就不用吃整个唐僧,只要吃了唐僧的肉,就可以长生不老。”

他看着我:“确实有这个情节,那吃多少管用?”

“这有关系么?”

“唐僧洗澡水算不算肉汤?喝汤管用么?”

“那必然不管用。”

“那你说,肠息肉算不算肉?”他说道,我皱眉还没回答,他又特别贱地说道:“盲肠算不算肉?”

“你什么意思?”

“人身上有很多肉人不需要啊,可以送人啊。”他说道,“唐僧大方一点的话,很多事自己就能摆平啊。”

我说道:“就算不用吃整个,也得吃条腿什么的吧?少了肯定不行。”

他看着我道:“《西游记》原著的第27回,白骨精在云端里,踏着阴风,看见长老坐在地下,就不胜欢喜道:造化!造化!几年家人都讲东土的唐和尚取大乘,他本是金蝉子化身,十世修行的原体。有人吃他一块肉,长寿长生。真个今日到了。你看,说的很清楚,吃一块肉,就可以长生不老,但这一块肉是多少?”

我的胜负心起来了,任何的一块肉,有大有小,但多少都得是一筷子能夹起来的吧,于是比划了一下:“起码这么多。”

“吃少点就不行?”

“书里怎么说的?”这次我学聪明了。

“小说没有定义要吃多少,只说一块肉,白骨精是人骨大小,她说的一块,就是普通人吃饭时候的一块肉大小没跑。”他道,“那就是和盲肠差不多大,对吧,盲肠又没用,可以忍痛交个朋友,何必招惹孙猴子。”

“当时的知识,恐怕不足以动手术吧。”

“可以变小了进到身体里吃啊,大家都会这个法术啊。”他说道,“如果盲肠还不够,就吃点息肉,息肉还不够,就吃点皮下脂肪。”

我看着他不解,他解释道:“唐僧是白面和尚,吃素油,油大,总归有点脂肪的,脂肪吃掉一点,还会更健康。”

“也许,脂肪没用,得吃肌肉呢。”

“金蝉子成佛,佛体吃了长生不老,脂肪却吃了没用,他成佛的时候,全身的脂肪没成佛?脂肪落在凡间了?”他说道。

“那不能一概而论,也许脂肪里就没有有效成份呢。”

“脂肪细胞和肌肉细胞,都是可以生长的细胞。”他说道,“吃肌肉也行啊,吃一点没关系的,唐僧稍微补充一下营养,深蹲多做几个,都能回来,妖怪何必取他性命。”

我沉默了,当然我个人认为这个事情没有什么讨论意义,但我也不想承认他是对的。

“当时的作家,没有这样的知识,你就是抬杠。”

“不是没有这样的知识,是他不敢写‘吃多少唐僧肉能长生不老这事’,因为写了,数据一出来,这故事就变成理科故事了,大家都会意识到,比起杀掉唐僧,还有更多的双赢方案。”

我继续沉默,他补充道:“唐僧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很好谈的,大家可以合作么,一路平平安安,多好。”

“好吧,也许你是对的。”我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了。

“我就是对的。”

“那难道就没有任何一部严谨的作品,让你信服么?”我还是有点不死心。

“文艺作品不可能严谨。”他说道,“只要不敢出现数据,它就是不严谨,所以数学是构建真实的核心基础。构建我们这个世界的神一定是个数学家。”

“然后?”

“教义中不敢有精确数据的宗教,都是愚夫的宗教。”

我看着他,“数学,数据真的那么厉害么?你还有没有什么例子,可以给我作为结尾用的。”

“鬼魂吧。”他说道,“这也是数据,算不上数学,你害怕闹鬼么?”

“害怕。”说真的,我确实害怕。

“日本片里女鬼都是穿白色的衣服,对吧?”

“对。”

“如果鬼片出现现实数据,那么我们就可以对其进行分析,首先,白色的衣服大概率是女鬼死时候穿的衣服,对吧?”

“是的。”

“衣服本身没有灵魂对吧?”

“对。”

“那为什么一定要有衣服?要么就是地府的规定对吧,要么就是女鬼自己让你产生的幻觉,对吧。”

“对。”

“女鬼为什么要这么干?我们只能认为女鬼大概率是觉得没有白色的衣服不仅吓不到人,而且还会惹出其他麻烦,对吧。”

“或者女鬼是无意识的,只是本能的把自己幻想成死时候的样子。”我说道,“那些女鬼与其说有意识,不如说意识是残缺的,所有的信息都是执念带来的一种惯性。”

“好,我问你一个问题,这个女鬼的白色衣服,线边踩了多少下缝纫机?多少个线头?”

我愣了一下,他继续道:“本能能知道衣服的细节么?”

“不能,没有人会去数这个。”

“那她潜意识幻想出来的自己的灵体,一定全是马赛克,你信么?”

“为什么?”

“没有数据,无法想象那些细节区域,人类仔细看过自己后背的都很少,那女鬼的后背都是马赛克你信么?”

“那会不会,鬼是利用我们内心的数据,来构建自己呢?我们的大脑在想观察细节的时候,通过我们的联想,来落实细节。”

“那你第一眼看到女鬼的时候,那是一个什么东西呢?”

“我不明白。”

“你不是说,是依靠你的联想来落实细节么,那么最开始,是什么?在你没有下定论的时候。”

“一个黑影?黑雾气?”

“你看到了第一时间确定那是一个女鬼的几率有多少呢?万一你当时觉得是可达鸭呢?”

“也许我有亏心事呢?本来就觉得她会来找我,其实是我杀了她。”

“那你有杀人么?”

“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害怕鬼呢?”他说道,“所有的鬼魂对你来说,只是可达鸭。”

我看着他,还在思考是不是他在诡辩,他说了最后一句话,是模仿了可达鸭的叫声,然后自己大笑了起来。


给菜头上新的

事实证明,大家都爱吃碳水。

出版商嫉妒和菜头而出现的

避世小村放入书架



每天的寄语:

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