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家游戏公司倒闭时,它在经历什么?

游戏新知 2022-06-23 23:20

声明 | 本文不含商业合作

作者 | 阿莱斯特


今天来聊一下那些生时无名、死时寂寥的游戏公司。

 

近日游戏新知发现有上百家走向了破产的游戏公司,他们挣扎数年仍无法将公司从泥潭中拯救出来,有的走至游戏著作权拍卖的地步仍还不上欠员工的薪酬。

 

最近许多大型游戏公司都在裁员,许多从业者更能感知到的是从业者的艰辛而非大公司的困境,因为他们还有大把的资本再搏一场,真正背负代价的是砍刀落下时砸到身上的普通员工。

 

但要说上述上百家游戏公司比有大把资本再搏一把的大公司更容易让人共情,也不尽然。他们也有诸多问题,如在诞生之时就把创业当成了一场资本游戏,只不过最后玩砸在自己手里;还有更多的公司从研发的游戏就能看出浓重的投机倾向。

 

游戏新知从上百家公司中筛选了20家近年来申请破产的游戏公司,他们大多数旗下都有多款游戏,在市场上存活的时间2-8年不等,在(/被)申请破产时已经出现了较严重的资不抵债问题,有一家公司甚至账面存款仅剩不到1块钱。

 



烧了2000万,成立至今无上线产品

 

广州艾斯西从成立到破产只走了两年多的时间。

 

这家游戏研发商的核心成员大多来自网易、网龙和西山居等公司,擅长研发ACT和MMO类游戏。他们在过去至少有过6款研发项目,旗下先后有《源界》《艾希亚战纪》《天空城战记》《异界之刃》《阿加德战纪》《夜鸦之刃》等手机游戏的软件著作权。

 

不过他们最拿得出手的,是一款叫《代号:GOBLIN》的3D动作冒险角色扮演的游戏,该游戏在2021年2月处于小规模秘密测试阶段。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都可以看到有大量的媒体和宣传资料表示,该游戏是腾讯的游戏。而游戏新知找尽资料并询问了诸多圈内人士,均无法将其和腾讯发行联系起来,反倒是在知乎上看到爆料说是游戏方强行蹭腾讯标签。当时米哈游的《原神》风头正劲,这款被戏称为「原神版DNF」的手游也让腾讯遭受了诸多嘲讽。

 

这款游戏从各方面来看,都与《地下城与勇士》以及其IP新作《Project:BBQ》(该作疑似已取消开发)极其相似。

 

首先是《代号:GOBLIN》的角色方面。测试阶段放出的四个职业「赤犬」、「剑心」、「魅影」、「时律」在外形设计、背景故事设定、职业定位各方面都与《地下城与勇士》中的职业过于相似。

 

以「赤犬」为例,这是一个定位为使用巨剑穿戴重甲的高输出职业。在人物设计上也通过魔化半身、血红的双眼等标志性设计来展现人物形象。而《地下城与勇士》中的「狂战士」是被鬼神控制的剑士,一旦有愤怒、激动的情绪,精神达到崩溃状态时会成为疯狂的鬼神,外形设计上也以红色作为主色调,以突出职业本身的癫狂特色。两者的相似度极高。

 

图源:B站UP 桃子白了个白


《地下城与勇士》中的狂战士

 

《代号:GOBLIN》在技能的表现形式上也与《Project:BBQ》过度相似。在《代号:GOBLIN》测试阶段,就有不少玩家进行了对比。

 

图源:B站UP 白面酋长L

 

《代号:GOBLIN》有大量的骂声,但却没有很高的热度。无论是在好游快爆还是在TapTap上,游戏的预约量都低得可怜。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随着艾斯西的破产清算,这款游戏注定只能停留在「预约阶段」了。

 

艾斯西也算是顶着光环出道了,刚成立不久就获得了原力互娱以及吉比特的投资。根据吉比特2020年财报显示,吉比特投资艾斯西1000万元,占股25%。但这家公司很快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情况,截至2021年7月31日,艾斯西公司资产合计31万元,负债1403万元。同年9月便召开股东会议决定解散公司,也就是说短短一年的时间烧了超两千万元。



三款游戏著作权拍卖了1.4万元,难以支付员工欠薪

 

深圳深空太白成立于2015年5月,公司创始人潘紫龙曾有过腾讯任职的经历。

 

一开始还是正常的游戏公司的走向,先后开发了《华夏奇迹》《浮空岛与勇士》和《华夏征途》等游戏。有意思的是,《浮空岛与勇士》也很「城下城与勇士」,该游戏是一款以奇幻世界为背景的格斗手游,无论从玩法还是宣传图都是熟悉的味道。值得一提的是,这款游戏并没有上线iOS。

 

 

而到了2019年该公司风向开始魔幻,突然做了一款彩票中奖心经分析软件。公司的问题也慢慢浮出了水面,2020年3月,3名被欠薪的员工向法院申请对深空太白及实控人限制高消费,法院也受理并裁决了。同年6月份,上述其中1名员工向法院申请对深空太白进行破产清算,此时公司已经欠了多名员工共计9万多元,而当时公司名下的银行存款仅有0.84元。

 

而深空太白拥有的知识产权似乎也完全帮不上忙。深空太白名下登记有6个商标、4个软件著作权以及1个全资子公司。2021年4月资产被拍卖,其中《华夏奇迹》以及「深空太白」的商标分别以2400元、1300元的价格成交。而《华夏征途》、《浮空岛与勇士》以及《华夏奇迹》的软件著作权均以1000元起拍,并分别以1.05万元、2500元、1100元的价格成交。

 

这些现有资产经过司法拍卖拍出的价格仍与9.2万元的欠债还有很大的差距。



欠债3400余万元,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北京乐游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乐游」)成立于2013年7月。他们的业务范围也不止是游戏本身,公司也开发游戏助手以及礼包发放平台。

 

根据北京乐游名下的商标和著作权显示,公司先后开发了《捕鱼麻辣烫》和《街机捕鱼》两款捕鱼类游戏,此外还开发了游戏助手、游戏礼包整合平台、网络交易平台、数据分析统计平台、广告客户标准化管理系统。

 

与此同时,公司也会发行其他公司的产品,但也正因为发行业务,公司在2020年7月被曾经的合作伙伴上海指禅(文投控股旗下孙公司)以拖欠游戏分成款为由起诉了。

 

早在2015年2月,上海指禅与北京乐游签订协议,由上海指禅授权北京乐游发行游戏《屠龙杀》,授权期为2015年3月1日起至2017年2月28日。

 

虽然双方签订的分成比例无从知晓,不过从分成款数目来看《屠龙杀》可能没有创造多大的收益。

 

根据判决书显示,2015年3月至8月上海指禅应得分成款为96.1万元。到了2015年的9月至10月,上海指禅应得分成款仅剩6.7万元。随着游戏营收一路下滑,到了2016年的5月至6月,上海指禅应得分成款仅有7223.8元。

 

但北京乐游并未如期全数支付游戏分成款,直到起诉时仍有82.3万元分成款尚未支付。

 

最后经过法院审理,判决北京乐游支付82.3万元的分成款以及45.6万元的违约金。但北京乐游并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因而上海指禅也向法院申请对北京乐游以及法人范宇实行限制高消费。

 

到了2022年,北京乐游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根据民事裁定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北京乐游公司资产合计1520万元,负债合计3464万元。



骚操作玩了一圈,镰刀割了谁?

 

杭州阖妙网络成立于2017年5月,但要说这是一家游戏公司,恐怕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就是他们自己。

 

从让玩家致富的庄园游戏、区块链、棋牌游戏到游戏商城,几乎那几年有的游戏骚玩法,阖妙网络都试了个遍。而他们旗下的亲娱游戏,更是有传销的嫌疑。鼓动玩家推介会员充值来获取返利回报,而游戏内的产出还能兑换金币换钱。

 

就是这样一家希望「玩家在创造财富的同时变成财富的拥有者」的公司,首先成为了员工财富的掠夺者。2020年初其员工陆陆续续向法院起诉要求拿回未发薪酬。2020年5月阖妙网络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时,欠下的职工薪酬合计为60万元,对外负债合计70万元,而现存资产加起来也仅有20万元。

 

在2020年9月,公司的清算组也开始对公司资产进行拍卖处理,根据司法拍卖平台显示,7款游戏的软件著作权打包的起拍价起初定价为3.5万元,随着多次流拍,竞拍价也一路跌至1.79万元。但即便如此,7个游戏软件著作权也还是无人竞拍。

 

阖妙网络的破产清算,很大一部分要归结于股东。该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00万元,而尽管被起诉要求补齐出资额,股东仍有合计超84万元的资金并未正常缴纳。而实控人的另外一家公司经营状况也不容乐观,拖欠公司股东借款32.5万未曾偿还,也因此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高消费。

 

在一场割韭菜的游戏中,最先割到了员工。



结语

 

单论结果往往显得武断,一家公司只要在经营过程中曾经给它的用户或者行业留下过一些痕迹就值得赞赏。当然也有一些公司从诞生到消亡,最不值得一提的恰恰是这个过程。


/ END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