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告诉我们的:如何保护自己同志?

六神磊磊读金庸 2022-06-23 23:47

文/六神磊磊

金庸小说是一个宝库,能告诉我们许多道理。


俗话说,人非圣贤,行走江湖,任何人都难免犯错。有时候自己的同志也会发昏、犯错、搞出一些骚操作,闹到难以掩盖的地步。这时候就需要想办法保护。


如何保护自己的同志,是一个技术活。


尤其是当篓子捅大了,江湖上上下下都看着的情况下,更是一个技术活,搞轻了不能服众,对上对下都难交代;搞重了又牺牲了自己人,还开了恶例,更加要不得。


怎么有技巧地保护好自己同志?金庸老爷子告诉了我们一些规律。

 

第一就是八个字话:


大声怒斥,小心定性。


再说白一点,就是一边往死里骂,一边往活里判。务必要记住这一点。


骂不妨骂狠一点,反正骂几句又不要命,而一旦涉及到定性的时候,就得小心谨慎。


比如向问天就做得非常好。


有一次,他的好兄弟令狐冲捅了大篓子,当众不肯加入日月教,还出言不逊。这件事要说严重,完全可以非常严重,当场毙令狐冲都够了。


众目睽睽之下,压力顿时都集中在向问天身上了,且看你怎么表态?


向问天不愧是向问天,他说出来的话非常有技巧性,显示了高超的功力,可以说最大限度地保护了令狐冲。


他说:令狐冲这个王八蛋,倔强顽固,不受抬举,真是一介莽夫……


瞧,痛骂,哪怕是当众痛骂都可以。


然而定性的话呢?轻飘飘的八个字,“倔强顽固,不受抬举”。


这叫什么罪名?根本就不是罪,无非就是说令狐冲不识相,给脸不要嘛。请问不识相是罪吗?


至于那些更严重得多的,譬如目无本教、轻侮本教、居心叵测、蓄意为敌……向问天统统没说,完美避过。


一番苦心啊,都是对自己兄弟的殷殷之情。

 

除了以上的第一点,还有第二点非常重要的技巧。


那就是:多谈性格缺陷,少谈严重后果。


讲同志的错误的时候,尽量从他主观的为人做事的缺陷上谈,少去从他造成的严重后果上谈。


因为性格缺陷是主观的,很好一笔带过的,而后果往往是客观的具体的,是难以回避的,甚至是触目惊心的。


你看向问天斥责令狐冲,说了一个词,非常妙:


“令狐冲这一介莽夫”。


什么叫莽夫?无非就是鲁莽的人嘛,粗人嘛,不精细嘛。


就是典型的只谈性格缺陷,不谈具体后果。


“莽夫”这个词的适用范围太广泛了,不小心撞倒了小朋友可以叫莽夫,把天弄塌了也可以叫莽夫。问天实际上就是用一个主观上的缺陷问题,把对方导致的严重客观后果给回避掉了。


好比一个词“乱作为”,也是这样,不说严重后果,只说主观上不好,乱作为嘛,捣蛋嘛,急功近利乱弹琴嘛,要罚要罚。


如果你注意金庸小说就会发现,这种技巧是非常常见的,一到了要帮助捅了娄子的朋友的时候,就说朋友是“莽夫”。


《飞狐外传》里,凤天南干了天大的坏事,几个朋友跑来帮他说话、打圆场,就非常技巧性地说他是“莽夫”:


“那莽夫做错了事,我们大伙儿全派他的不是!胡斐大哥您大人大量不要介怀……”


手底下的孽债、造成的痛苦,不提了!莽夫嘛,该罚!

 

看到这里,你应该已经发现金庸小说真的是宝库了。


事实上,要保护自己同志,除了以上两点,还有第三点:


尽量用内部规定,少用外部规定。


还是得说到令狐冲。这人结交匪类,和采花大盗田伯光做朋友,岳不群表示要严惩。


从这里看出来岳不群还真是不错的,很顾念旧情了。怎么惩治的呢?是发了个公开信:“把逆徒令狐冲逐出门墙……”


事实上看过书就知道,按照江湖规矩,和田伯光勾结到一起,完全就可以一刀杀了,哪里是开除工作的事?然则令狐冲却只是被逐出门墙。


身为华山弟子,等于是多了条命啊。难怪那么多人都想有个身份,等于是复活甲。


令狐冲闻讯还很难过,觉得自己被开除了。难过什么?已经够意思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