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成为他自己

物道 2022-06-24 08:46

物道君语:

有些故事,一定会成为未来的历史。
因为有些人,用热爱守护着现在。

在2022年夏季,景德镇第一场洪水蔓延的那一天。

通往三宝的大桥已封,水位上升至警戒值,马路的低洼处成了一片片汪洋大海。

但在三宝深处,传来一阵阵轻扬的吉他声。循着声音,跨过小桥,踏过长了青苔的石板路,穿过旧门,看见有一位姑娘站在高高的桌子,右手拿笔,正在墙上画画。

壁画上,是王母娘娘和天上的神仙的蟠桃宴。屋子里,围坐着一群年轻人,有人在弹吉他,有人轻轻摇摆,有人在发呆。

屋子中央,戴着草帽、穿着小蓝花衬衫的李文英,时而盯着脚架上的手机屏幕,时而沉醉在其中,时而与大家聊上两句:“今天没有讲解,但想要表达的都在画面里、琴声里……”

这里,就是三宝国际瓷谷最初的源头——三宝国际陶艺村博物馆。


对于很多陶艺家来说,这里就是陶瓷“圣地”。对于很多游客来说,这里的生活就像世外桃源。

但对于三宝执行村长李文英来说,这里是半生青春,是24年的岁月如歌,是陶艺家在中国的“家“,是她要用一生守的村。
▲ 三宝守村人 李文英


李文英始终记得,刚到三宝的第一天。

那是1998年的4月18号。

“当时车开到这里,已经没路了,这片全是野草。”仅有四户人家,全是黄土裸露的屋舍。外面草木繁茂,真有种“山中不知岁月”的感觉。

他们只好下车,用双手一把把拨开草叶,一步步前行,踏出了一条小路。

那时她的兄长、艺术家李见深从国外回来,买下了这几家农舍,打算建成一个工作室,邀请国外的陶艺家朋友来景德镇交流。李文英则受哥哥的嘱托,过来安排大家的生活起居和一切大小事务。

从此,她就在这里扎了根。

她将年幼的女儿托付给了娘家,和做家具设计的丈夫留在了三宝。他们一手一脚,一砖一瓦,将老房子一点点改造成现在的模样——不仅有创作的工作室,还有精心设计的展厅、吃饭的餐厅“世外陶源”、住宿的小楼“有秋居”……

疫情前,每一年都有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飞来这里,驻场、学习、交流、创作。李文英的每一天都很忙,接待到访的朋友们、安排协调各种事情、带陶艺家们到中国各地交流、甚至自己还要学习陶艺、学茶等等。

24年过去了,李文英笑着说:“青春都给了三宝啦!”

每天做一件事情,不足为奇。可是,当把这件事情乘以时间的维度时,它就有了震憾人心的力量。

有人说,那是坚持,但是坚持是很累的。有人说,那是理想主义,但也可能是空中楼阁。

但在李文英身上,我却读到了一个词:热爱。因为热爱,才能不悔。



每当有人问起三宝的故事,她就会娓娓道来,知无不答。

“98年-04年,是一个阶段,主要是美国、加拿大的艺术家来。04年到16年,是另一个阶段,因为04年是景德镇建镇千年,有越来越多西方艺术家也来到三宝。16年以后,有更多的中国艺术家来到这里,再走到世界……”

文那,青年画家  2016年

但提到自己,她就笑嘻嘻地说:“我是卖故事的小李。”

我问她,是哪些故事呢?她立马站起来:“走!我带你去瞧瞧。”

接着,她带我们到一座“小塔”旁边。它的头顶长满一簇绿油油的青苔,底下是一排排的瓷器,有壶、有杯、有神仙雕塑,最底下是一个个陶罐。

“上面的瓷器,到当时艺术家看到雕塑瓷厂有很多废弃的瓷器,就觉得太浪费了,能捡走吗。我说当然能啊,人家是不要的。于是,他就带回来做成这个作品。”李文英细细地说道,“下面的罐子是我们有一年去采风,在乡下买回来的。你看,它都和这里融为一体了,成为三宝的一部分了。”

小桥边上,有一个长得略微怪异的铁柱。但细细一看,却不全是。柱顶是铁的工艺,里头包裹的却是明代窑里的已烧坏的旧瓷器,根基却是一个个码窑片,歪斜却坚固。

在旁人看来,可能是垃圾的碎瓷,但在艺术家手里,却成了艺术品,驻立在此,一年又一年,生生不息。

角落里有一个雕塑,生长着粗砺的肌理,看上去像有两股力量在角力。李文英叹了一口气说:“这位艺术家很喜欢三宝,第五还是第六次准备来中国时,都买好机票了,却因为心脏问题而去世了。”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瓷,几乎都曾经留下某个来过的人的印记,或是创作的灵感、或是感受过的风、或是热爱的足迹、或是来不及的遗憾……

如果没有李文英,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创造它的人是谁,有着什么样的经历,为什么它会在这里。

但因为有了她,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故事,都是岁月,都是人生。



其实,在这24年中有三年,她将一部分的空间托给了一些年轻人打理,减少了对具体事务的管理。因为为了照顾年迈的母亲,她不得不奔波于景德镇与九江之间

我问她,这次“回来”之后,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她没有马上回答我,却拿起了一个小本子,上面写着“sanbao diary”(三宝日记)。
▲ 李文英老师与加拿大艺术家 Gina Stick(图一)

日记的作者,是澳大利亚艺术家Kevin Grealy。她很喜欢三宝,曾经抱着柱子落泪,说这里是她在中国的家。可是,因为身体原因,她已经不能坐飞机了。

当她知道,今生可能再也来不了中国时,她把《三宝日记》寄给了李文英。

“当我的母亲离开时,我在思考她的一生,从地主家的小姐,命运随着时代一步步变迁,她有没有想过她一生的使命是什么?”雨滴轻轻地敲打在瓦上,李文英抿了一口咖啡,“也许她没有想过,但我要思考,我这一生要来做什么?我的使命是什么?”

于是,回来之后,她一直在整理这些年的资料文献、往来邮件、艺术作品。有人问她,是否考虑出售。她说不行,“可能对买回去的人来说,就是一件物品。但对于三宝来说,那就是未来的历史。”

就像文那,12年后也再一次回来。多年的日晒雨淋后,壁画早已斑驳,文那又重新描线、填色,画上新的壁画。

有人在爱着,有人就在守着。

那天,友人空一法师送了李文英三个字:守村人

她很高兴地挂在了一方水榭的墙上。这里,常常高朋满座,欢声笑语。阁顶的天窗上,有着24年的春夏秋冬,见证过东西方之美的无数次碰撞,更守护着一群人的初心不改。

如果说,艺术家李见深是三宝国际陶艺村的创建者,那么,李文英就是这个村的守村人。

千年以前,门口的河流便将三宝的高岭土、景德镇的瓷器飘洋过海带到世界各地。

千年以后,河水依旧流淌不息……


文字为物道原创,部分图片由物道拍摄,部分图片由李文英老师授权提供,转载请联系作者。


· 致亲爱的物道家人们 ·

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想了解三宝的“前生今世”吗?
今天下午4点-5点,之华将与守村人李文英,
带你一起走进世外陶源
如若欢喜,请点个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