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鸡娃到放弃,一位精英妈妈的含泪自白

书单 2022-06-24 08:55

看这篇文章前,先给大家看道题:

根据以下图形变换规律,推算出圆会出现在空格里哪些位置?


坦白讲,本科毕业的我一时间硬是没做出来。

正确答案:

你可能会想,这是哪年的高考题,也太难了吧。

但事实上,这压根不是什么高考题,只是一道5岁孩子的入学考试题·····

这道题,来自我最近看的一本书《私立小学闯关记》


作者槙原久美子,曾是《时代》杂志记者,她的父亲更是日本一家大型商会的高层管理者,家庭条件优越。

久美子有一个儿子名叫太郎。在太郎5岁那年,为了让他接受最好的精英教育,久美子把他送进了当地竞争最激烈的私立小学。为了“鸡娃”,46岁的久美子不惜辞职,做起了全职妈妈。

然而,在高强度的学习压力下,太郎不但极度厌学,而且性格大变,甚至还引发了一系列母子间的“斗争”。最终,心力交瘁的久美子毅然放弃了“鸡娃”。

虽然故事发生在日本,但书中许多“鸡娃”的现象也在中国普遍发生,甚至程度更加严重。

而久美子和太郎从奋勇向前到急流勇退的“闯关历程”,也给很多中国的家长和教育者留下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

我们到底应该给孩子“最好的”教育,还是“最适合”的教育?


入场

“一个面向五六岁儿童的测试题能有多难?”这是久美子决定让太郎考私立小学的第一反应。

但开篇的这道“规律识别”题,显然打了她的脸。

久美子惊呆了!这完全超过了一个5岁孩子的理解能力。

可没办法,要想让太郎进入这所录取率只有八分之一的私立小学,赢在起跑线上,她必须适应这样的考试难度。

备考学校的老师,有一条引以为傲的教育法则:“做过的练习题堆起来最起码应该和孩子的身高一样高。”


但5岁的儿子哪里肯配合?

在班上,太郎不是晃来晃去,就是把铅笔夹在耳朵上把玩。

事实上,久美子一开始只想让太郎上普通的公立学校。在日本,大约只有1%的富裕家庭才会让孩子上私立学校。

但是,她发现就连身边那些“开明”的朋友,也都认为“趁早迈出第一步”是对的。

久美子动摇了,然后毅然加入了备考大军。

不只是“变态难”的题目,备考学校的各种“疯狂”,每天都在刷新久美子的三观。

有一次,老师留了一个作业,是让孩子学会系围裙,并打一个蝴蝶结。

一位母亲非常沮丧,因为他的孩子练了很久都系不好。所以当突然有一天看到儿子学会时,她喜极而泣。

“只有在这个疯狂的应试世界里,围裙才能激起大家如火般的热情。”

但这些久美子都默默忍受,一心只想着打磨好自己的“产品”

那段时间,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我用补习班的责罚来衡量太郎的价值,结果每天都在考试地狱的流沙中越陷越深。”

只有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儿,太郎考上了。

但久美子万万没想到,真正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厮杀


补习班的疯狂只是开胃菜,私立小学的疯狂才是正餐。


太郎刚入学,久美子就被学校的午餐制度震撼到了——孩子除非过敏,否则必须吃完盘子里的所有食物。

久美子亲眼看过一个女孩儿被老师盯着把蔬菜咽下去,一边哭一边作呕。

学校的课程更恐怖。

老师们除了使用政府批准的教科书之外,还会用学校自己编写的、更进阶的课件补充教学。其中,很多教授的概念完全超出了该年级的标准教学方针。

面对如此苛刻的学习安排,太郎一开始就跟不上。

久美子向学校表示了她的担忧,但得到的只是漫不经心的回复。

一位高年级学生的妈妈告诉她:“私立学校的老师只会迎合高水平学生的需求。”

没办法,改不了学校,只能改变自己。

久美子给太郎报了很多课外补习班, 从此成了“上课狂人”。

二年级的时候,太郎要上6个不同的课外补习班,要学珠算、钢琴、游泳、足球、英语、柔道······

为了辅导太郎学习,久美子更是心一横,辞职做起了全职妈妈。


然而,她低估了陪孩子写作业的难度,还由此开始了一场激烈的母子大战。

太郎回家从不写作业,甚至都不记得作业是什么。每次都是久美子催着、哄着。一开始还有效果,但时间一长,耐心就没了。

四年级的时候,母子俩的矛盾达到了巅峰。

那段时间,久美子几近崩溃。她撕过太郎最喜欢的“精灵宝可梦”卡片,跺烂过一直陪着太郎长大的糖果盒,甚至还会时不时打太郎一巴掌或者揪他的头发。但太郎非但不怕,还反击。

久美子尝试了很多办法:

把太郎锁在阳台上,结果太郎立刻爬上了二楼的窗台,大喊着“救命”,惊动了所有的邻居;

拒绝给太郎做晚饭,结果太郎直接满地打滚,哭着喊着说饿;

最后实在没办法,她就把太郎关在浴室里,不听话时她就把浴室的灯关了。太郎怕黑,久美子就用这种“酷刑”,吓唬太郎。俩人经常一个在里面推,一个在外面堵。有时候,俩人甚至会在浴室里扭打成一团·····

久美子经常会在墙上的大镜子里瞥见自己:散乱着头发,一张脸又丑又凶······

她也想过自己是不是在虐待孩子,也经常会为前一天的言行感到内疚,所以无数次发誓,下次要做一个有耐心的妈妈,好好给太郎一个拥抱,而不是一味发脾气。

然而,每次太郎在作业上磨蹭15分钟后,他们就又打了起来······

她这样形容当时的情况:“我们正在走向小学生活的阴暗面。”



撤退


太郎上四年级后,久美子第一次有了让他转学的考虑。


因为两件事。

第一,是在超负荷的学习压力下,太郎被诊断出了ADHD,俗称“多动症”。

为了不落后学习进度,久美子听从医生建议,让太郎接受了药物治疗。

但这件事一直让久美子内心感到不安:“太郎是个健康快乐的孩子,有很多朋友,痴迷写作,热爱看书,现在却要靠服用兴奋剂药物来满足学校的期望。”


第二,是太郎在学校被体罚后,没有告诉久美子。

这是第一次,久美子感觉到太郎与她的隔阂。也是第一次明白,太郎这些年一直承受着本不该承受的压力,而作为母亲的她却很少注意过。

而太郎的自卑情结也越来越重,他在日记里这样记录即将来临的长跑比赛:“不抱任何希望。”

由于不想离开这里的同学,太郎没有转学,坚持到了毕业。

毕业典礼上,太郎鞠了一躬,接过证书,然后微微一笑。这是他六年前第一天上学时露出的害羞笑容。

但这一次,太郎的双眼里,已经没有了当年热切的光芒。

太郎也没能成为最优秀的一批毕业生,只是正常进了私立小学的附属初中。

但初中的竞争依然激烈,七年级的太郎要学9门专业课,外加音乐、艺术等共14门课。

他回家依然不写作业。对此,久美子也无可奈何。她再也没有精力天天追着太郎写作业了。

最终,久美子做了一个思考很久的决定——转学

也许,换一个正常的教育环境,更适合太郎。


回看

如今,太郎的成绩单上总是写满老师的赞语,说他又有了哪些进步。

新的老师也会根据太郎的水平来调整教学方式,而不是要他努力达到班里的平均水平。

虽然依然不能放松,但母子俩再也不用整日承受无尽的挫败感,关系也缓和了很多。


一次,久美子无意间翻到太郎当初考了2分的艺术试卷,题目是:要求用两张纸做一枚奥运会奖牌。

太郎在他做的奖牌里,画了一个正在踢足球的男孩子。虽然画法粗糙,但可以清楚明白地看出画的是什么:

一个穿着蓝色衬衫、双腿像棍子似的男孩正在踢一个黑白相间的球,背景还有一条绿色波浪线,像起伏的山峦。

只是,太郎没有抽出时间把奖牌剪下来,把它和奖牌的边缘部分粘在一起。

当初,久美子和考官的看法差不多,觉得这只是一幅草率的图画,毫无比例和透视可言,而且还是个半成品。所以满分30分,太郎只得了2分。

但多年后,久美子再看到这幅画时,他明白了太郎当时想象的是穿着蓝色球衣的自己,在东京北部山区的夏令营踢足球。画中的男孩笑得很开心。


✎✎✎

这就是久美子和太郎的故事。

老实说,书单君看完后觉得既震惊又唏嘘。这几乎就是一场对“鸡娃”教育的控诉。

正如一开始所言,久美子的故事,也是许多普通家庭的故事,“鸡娃”的现象也不只局限于日本,更在中国普遍存在。

当然,包括“鸡娃”过程中的矛盾和痛苦。

2017年,一个“陪儿子写作业气到心脏搭桥”的消息刷爆热搜,无数妈妈跟着晒出自己的“陪读血泪史”;

2021年,江苏南京一位虎爸为了鸡娃,对孩子脚打拳踢,已然到了家暴的地步,最后母亲向法院求援,为孩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才制止。

同年,一部《小舍得》爆火,蒋欣扮演的母亲——一个标准的“鸡娃狂魔”,扎了多少中国妈妈的心。

好在,这些多多少少都已成为过去式。

随着“双减政策”的颁布,课外辅导班被取缔,学生的学习压力减轻了很多,家长们也不必再天天让孩子“抢跑”。


然而,虽然没了课外补习班,但新课标的要求,却很难只在校内完成。比如英语这门课,不但需要掌握的词汇量增加,试题更具有开放性和综合性,对学生的听、说能力要求也显著提高。

这就意味着,自主学习能力,成了一个学生的核心竞争力。

而要想提高孩子的自主学习能力,就一定要让孩子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

如果不根据孩子的具体情况,上来就盲目比拼,甚至依然走超前、超龄教育的老一套,不仅事倍功半,还会引发孩子更大的厌学情绪,父母也只能徒增痛苦和无奈。

不要成为第二个久美子,也不要让我们的孩子成为第二个“太郎”。

书单君一直相信,真正的精英教育,绝不是让孩子成为最好的那个人,而是帮助孩子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条路。

就像科大讯飞AI翻译笔一直秉承的教育理念,即“适龄教育”才是最适合、最高效的教育方法。


18年来,科大讯飞一直深耕智慧教育,紧随新课标同步迭代。

针对新课改后孩子的一系列英语学习问题,科大讯飞推出两款AI翻译笔,为不同学龄段的孩子分别制定了学习解决方案。

 
讯飞AI翻译笔P20
(适合3-10岁)
 

3-10岁的孩子,处于英语学习的启蒙阶段。对他们来说,在非母语环境下学习一门新的语言,门槛很高。
 
听,语速快了听不懂,发音一旦不标准,还容易学跑偏;
说,羞于开口,怕读错;
读,普通的音标法太难,不直观,学不会······
 
尤其这个年龄的孩子,天生活泼好动,注意力不集中,很难进入学习状态,因此需要循序善诱,化繁为简,适合通过引导、模仿、重复、纠正等方式来学习。
 
P20就以上问题,精准制导:
 
在“”上,采用教材一致的配音专家发音,语速适龄,更适合小孩子;

在“”和“”上,采用自然拼读法,引导跟读,便于孩子模仿学习,还能实时纠正发音;

在“”和“”上,四线三格,动态书写引导,让孩子从小培养正确的书写方式;产品整体上也富有趣味性,以多彩灵动的卡通视觉,趣味翻转卡片单词卡,贴合孩子的兴趣和审美。最终,达到让孩子轻松、有趣学习英语的目的。

 
讯飞AI翻译笔P20Plus
(适合10岁以上)
 

10岁以上孩子的英语学习任务繁重,不仅词汇量激增,还需要深度的学习能力,学单词不仅是释义,还要学习短语搭配、句型知识等等,最后,还要会学以致用。
 
针对以上难点,P20Plus逐一击破,支持单词扩展知识点的深度学习、语法知识解析,作品批改等功能,从深度学习到反馈提升,系统性解决了高年级学生的英语学习需求。
 
比如,让很多孩子苦恼的英语写作,家长帮不了,老师也不能实时指导;
 
而P20Plus就像孩子专属的AI老师,利用强悍的AI语义理解能力,结合中高考英语作文自动评分技术,英语个性化学习技术,针对中国学生语法学习薄弱点和易错点进行强化提升,对症提升英语写作能力。

 
总的来说,作为新课改好助手,讯飞AI翻译笔P20让低龄阶段学英语更轻松,更有乐趣;P20 Plus的适龄设计又能帮助10岁以上孩子很好的应对学习数量和深度增加、场景多样化、碎片化学习等特征,最终达到学以致用的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凭借在AI翻译领域的专业水平,科大讯飞在今年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官方自动语音转换与翻译独家供应商,可以说妥妥的“国家队水”。
恰逢当下全民网课的背景下,很多家长吐槽孩子学习效率低下,但以自己的英语水平又完全教不了。因此,讯飞AI翻译笔可以说完美补上了这一缺口。


纪伯伦在一首谈家庭教育的诗里说:“你们是弓,而孩子就是弦上向前射出的、有生命的箭。”

那么作为“弓”,只有为孩子提供一个适合自己的学习和成长环境,才能保证箭射得更准、更远。不是吗?

 -END-
撰稿:书单君
图片来源:《一半、蓝色》、《母亲》
部分来源于网络。


点击“阅读原文”,讯飞AI翻译笔,孩子等你带回家!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