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高寒高海拔的“战场”——《海拔4900米,我站在这里向祖国拜年》采写体会

新闻战线 2022-06-24 11:29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新闻战线
采访驻扎在西藏边防最前沿、海拔最高、条件最艰苦地区的官兵们,需时刻准备应对由恶劣气候、高原反应、紧急任务等带来的突发情况,提前准备多套预案、不断调整采访策略;走进现场,用文字、视频、声音等多种形式传递出边防军人的不屈斗志与坚定信念。

行走在高寒高海拔的“战场”
——《海拔4900米,我站在这里向祖国拜年》采写体会
卢东方
2022年元旦后不久,笔者接到了“新春走基层”的采访任务通知。从报名加入战地记者队开始,笔者就盼着这项任务,但彼时家中母亲病重,医生说这恐怕是母亲的最后一个春节。打电话询问母亲意见时,她一如既往地表示支持:“春节年年有,但你在西部过春节的机会可能只有这两次。”母亲的鼓励打消了最后一丝顾虑。笔者曾参加过“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报道,对青藏线和新疆的边防地区有一定了解,为展现西部特色和边防官兵的精神风貌,这次“新春走基层”决定重点选择西藏边防最前沿、海拔最高、条件最苦的地方,去那里和官兵们一起过年。
笔者在海拔4900米边防执勤点位方舱内和官兵一起过年。
这一想法得到编辑部的肯定和支持。确定采访地点和方向以后,初步的采访行程、需要出镜的采访人物、每天的拍摄进度等也逐一落实。1月25日,踏上了进藏之路。1月26日早上7点,从拉萨出发去往日喀则,下午5点,到达岗巴县休息站,随后上了海拔4900米的点位踩点。24小时内,从海拔500米的成都,到海拔3650米的拉萨,又到海拔4900米的前沿点位。

随机应变,准备多套预案应对突发情况

稿件采写过程相当坎坷,一个“变”字贯穿了全程。
川藏、青藏线每逢夏秋季节多发泥石流、山体滑坡、落石等,但比起冬季,夏秋气候仍可称得上“温和”。拉萨至岗巴县的后半段车程,一路伴有沙尘暴。风暴大时,沙尘遮天蔽日,相隔不足一米的车辆几乎看不到彼此的双闪灯,所有车辆不得不停靠路边。狂风吹得车身微微摇动,沙尘和石子打在车体上的声音听起来像无数砂轮在撞击摩擦。由于紧张,笔者忘记拍下沙尘暴的镜头,事后想起后悔不迭。到达海拔4900米点位后,本想趁着天还亮再赶去更高海拔的两个点位,但尚未走到海拔5200米,又遇暴风雪。虽提前准备了开路的推土机,但“头车”依然陷进了积雪里,车队无法前行,最后只得简单地补了两个镜头,撤回海拔4900米点位。

笔者参加战备执勤边防巡逻途中的升旗仪式(此处拔5300)。
突发状况层出不穷,只能不断调整脚本和拍摄进度。西藏地区多数地方接收不到手机信号,受海拔和低温影响,电脑和摄像机也经常死机、断电。由于接连的暴风雪,通往另外两个点位的路被彻底阻断,最终只能通过电话拜年的方式问候点位的官兵。跟后方协商确认以后,拍摄地点从“以海拔4900米点位为主”变成了“在海拔4900米点位”,剪辑节奏和画面逻辑均进行了调整。所有镜头都在海拔4900米点位的方舱里拍摄完成。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由于镜头和节奏变化太大,原本计划的背景音乐不能适用,一筹莫展之时,发现现场临时录制的官兵自己创作的两首歌曲特别合适;视频后半部分从室内训练到紧急拉动演练的片段原本都不在拍摄计划里,但最终呈现效果给人意外之喜。间隙中的空镜转场让前后两段的紧张节奏得以舒缓,加入的会餐、视频拜年、茶话会等片段体现了人间温情。
拍摄完紧急拉动演练后,由于“点位战备等级发生转换”,笔者一行被“赶”下了山。

走进现场,传递边防军人的坚守与信念

不去到边防线、不去到斗争前沿,很难体会“养兵千日用兵千日”的真正含义。战场跟训练场,给人的心理感觉完全不同。拍摄紧急拉动演练时,由于不知道目的地,也听不懂边防战士间的“黑话”,笔者提了个简单的要求:“能不能带上国旗,在演练结束的时候我们向国旗敬个礼,算是给祖国拜年?”后来得知,在边防一线,部队每次出任务,都会有专门的战士携带国旗、保管国旗。
由于体制、任务特殊,本次被采访的单位从未在4900米点位上被公开报道过,甚至连名字和番号都没有出现过,一直被模糊成“西藏军区某旅”。“我们特别羡慕别的单位,经常有媒体报道”,中士李小东说,“因为上了报道,爸妈和乡亲们能看到”。上士骆传峰和家人视频时,他两岁的孩子伸着小手要抓爸爸,因为抓不到急得哭了起来。下士娄楚名打电话给家人拜年,说着说着就流泪了,因为将他从小养到大的姥姥生病了,而他因为任务,三年都没回过家。这样的官兵在部队里并不是少数。他们在雪域高原无人区驻扎下来,舍小家为大家,不是因为他们对小家没有爱,而是他们清楚地知道,“我们站立的地方叫中国”,只有守住了脚下领土,家人、同胞们才能平安喜乐。
笔者与战士们一起布置海拔4900米的边防执勤点位方舱。
“我们会像钢钉一样,牢牢扎根在祖国的边防线上!”连队指导员夏邦国在方舱前做的动员铿锵有力。“有有有!”吼声震天。这些20岁出头的青涩面庞被强紫外线和高原缺氧环境折磨得紫黑干裂但依旧洋溢着斗志。他们通过照片和视频思念家乡、亲人;吃着总是经油炸烹熟的饭菜;用着大风一吹就会被掀翻的旱厕;日日夜夜在战车里隐蔽蹲守……边关的风沙、雨雪、一草一木,都淌着边防军人的青春热血。

不断反思,从“遗憾”中总结经验教训

一次采访的结束往往伴随着下一次采访的开始。记者在采访时多结交当地通讯员朋友,可以为下一次采访做铺垫。作为军事记者,每“打一仗”就需进行一次总结,不断从“遗憾”中吸取经验教训,努力以各种方式完成采写任务。
由于任务部队突然接到“特殊任务”,1月30日,笔者不得不中断采访回到岗巴县城。但当时只来得及拍摄视频素材,只获取了零星采访得来的部分材料,且原计划行程都已提前跟其他各单位报备,现突然改变行程,又临近除夕,如何调整后续采访成为大难题。考虑过后,笔者联系了西部战区空军某基地,提出可否将采访时间从正月十五改到除夕,出乎意料,他们竟然爽快同意了。1月31日,笔者一行驱车前往该基地某旅甘巴拉雷达站,在那里完成组稿并进行后续采访。这一次采访行程的调整之所以如此顺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笔者之前参加“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报道、西部空军政治比武报道等活动时结识了许多当地的通讯员朋友。此次“海拔4900米”采访选题的构思,以及中途突然变换行程的协调安排,多得朋友相助。
甘巴拉雷达站副站长贾亚东在甘巴拉山顶向记者示范5G信号。
稿件发出后反响很好,被164家媒体转载、采用。笔者将新华社的稿件链接分享给病床上的母亲,她发来消息:“这次难得的磨砺会让你更加坚强。女儿你是妈妈的骄傲。”这是母亲去世前留给笔者的最后一句话,她走得很安详。军人家庭出身的母亲,在今年,收到了最好的新年礼物。
(作者系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新华社解放军分社记者)
责任编辑:曹雅芳



扫码关注我们

新闻人家园  学术界窗口

专业期刊“领头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