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瑞士巴塞尔上的亚洲藏家:一面照见亚洲艺术市场之变的镜子

artnet资讯 2022-06-24 12:38

2022瑞士巴塞尔
图片:Courtesy of Art Basel



  



艺 术藏家Timothy Tan当时正在巴塞尔展览中心里,等待着一家画廊给到他感兴趣的画作的消息。今年的巴塞尔艺术展是国际艺术圈在新冠疫情后的一次大重聚,这个瑞士最大的艺博会也终于在今年回到了6月中旬的常规开办时间。对许多人来说,这份热闹让人感觉欧洲恢复了某种常态,但对这位现年46岁、在马尼拉生活的菲律宾藏家来说,这是一种新的体验——这是他首次参加瑞士巴塞尔艺术展,他很喜欢。


Timothy Tan的事业是进口意大利设计师家具,他说:“在经历了两年的全球疫情后,大家都对能再次聚到一起参加艺博会感到非常兴奋。而且作品的质量真的很不错,比如琼·米切尔的那幅画,是你在任何地方都无法看到的。”



2022瑞士巴塞尔
图片:Courtesy of Art Basel



Tan的艺术收藏生涯已差不多有十年,开始时,他收藏与他的东南亚文脉根源比较接近的艺术品,但大约在三年前开始把国际艺术加入不断扩张的收藏体系之中。他也曾前往亚洲多地的博览会,包括香港巴塞尔,以及上海和台北的相关活动。但由于持续的旅行限制,现在想进入这些城市还比较困难,于是他开始了“新冒险”:首先是在去年12月参加了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然后到本月又参加瑞士巴塞尔艺术展。在离开这次巴塞尔之前,他已经计划好明年要再来。“巴塞尔艺术展现在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性格开朗的Tan如此说。


去年的瑞士巴塞尔在9月举行,但对很多亚洲藏家来说,长途旅行还难以实现。现在,亚洲藏家陆续返场,不过,通过来到这里的人群也能反映出地缘力量和市场趋势的复杂交融:五年前,去瑞士巴塞尔的大多是中国大陆藏家,而今年能看到说各种语言的人,最常听到的是韩语,其次是英语、粤语和日语。普通话也有,但再不像以前那样占主导地位。



不断变化的亚洲藏家构成



巴塞尔艺术展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此次展会不提供具体的贵宾出席人数,但亚太地区确实有着重要的存在感,“韩国、日本和印度藏家在最顶级买家中的代表性很强”。


实际参加展会的画廊主和艺术顾问们也有类似的看法,大型艺博会上亚洲藏家群体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后新冠时代”亚洲艺术市场趋势的变化:由于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对海外人士仍有旅行限制,亚洲的艺术中心正变得更加分散(fragmented),一些其它市场正在崛起——不久后,人们就将把目光落到韩国,因为9月即将迎来备受期待的首届首尔弗里兹艺博会。



首尔COEX外景,今年9月,首届首尔弗里兹艺博会将在此举行
图片: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SUUM策展项目(SUUM Curating Project)的创始人兼总监Jiyoon Lee观察到,2022年的瑞士巴塞尔是她在过去15年中看到韩国藏家参与人数最多的一届。她认为这不仅仅是旅行限制放宽的结果,还说明韩国的艺术收藏生态已趋于成熟,藏家们关注艺术家的范围很广泛,从唐纳德·贾德到KAWS,还有许多其他国际艺术家,如大卫·霍克尼、傅丹和米利亚姆·卡恩等等。“在过去10年里,韩国人在艺术品味上有了很大发展,”她说。


Jiyoon Lee曾任韩国国立现代美术馆(MMCA)首尔分馆馆长,她表示韩国的艺术生态系统在过去15年里经历了“变革性的发展”,部分原因在于韩国有强大的公共和私人博物馆体系,以及数量不菲的画廊与拍卖行。而进口税的取消也进一步鼓励了韩国藏家购买艺术品。


“年轻藏家的存在感很强,”Lee补充说,“MZ一代(韩国新造词,指1981-1995年出生的千禧一代和1996-2005年出生的Z世代)有着不同于前几代人的新品味和自我的独立视角。”


总部设在首尔的Kukje画廊为瑞士巴塞尔带来了兼有韩国和国际艺术家的明星阵容,画廊方面也表示在展会中遇到了很多熟悉的韩国面孔。其副总裁Bo Young Song表示:“近年来韩国艺术市场的繁荣,归功于年轻一代藏家的崛起,使业内和公众对艺术的兴趣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另一方面,来自东南亚的藏家,包括前文提到的Tan,也是重要的存在。这个群体中不仅有来自菲律宾的藏家,还有新加坡、印尼和泰国等多个国家的藏家。比如在今年瑞士巴塞尔中就有一批衣着光鲜的参观者,他们是新加坡艺术博物馆的赞助人和挚友,这次也来观察巴塞尔的艺术机构。



蜷川敦子,Take Ninagawa画廊创始人兼总监、东京艺术周联合创始人
图片:Courtesy of Art Week Tokyo



总部位于东京的Take Ninagawa画廊的画廊主兼总监蜷川敦子(Atsuko Ninagawa)说,今年的强劲销售不仅归功于欧洲藏家,还有不少前往展会的日本藏家的助力,她对此局面感到惊喜。此外,她还高兴地看到不仅是亚洲藏家来得多,亚洲机构的参与也在增加。



中国藏家去哪儿了



根据巴塞尔艺术展的官方数据,在展会贵宾数量方面,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的藏家是位居前十的,但目前出境仍然稍显困难:从香港出发的人在返回后要进行为期一周的隔离,大陆地区则要求尽量避免“非必要出境”。


但仍然有一些在来自中国的熟悉面孔,比如知名藏家兼上海油罐艺术中心创始人乔志兵:他已经进行了为期四个月的研究之旅,之前已经看了威尼斯双年展和米兰现当代艺博会(MIART),在参加完瑞士巴塞尔之后还会去看卡塞尔文献展。


乔志兵指出,尽管出境不易,中国藏家仍很活跃:“藏家们仍在购买,尽管大多数人是通过看PDF来购买的。疫情改变了购买艺术品的方式,人们现在也已经习惯了。”



2022香港巴塞尔
图片:Courtesy of Art Basel



不断变化的市场动态



除首尔弗里兹外,在亚洲还有不少新的艺博会和活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比如由蜷川敦子与巴塞尔艺术展联合创办的东京艺术周(Art Week Tokyo)将于11月再次进行;明年1月,首届新加坡艺博会(ART SG)将于滨海湾金沙会展中心举办;以及明年7月,Tokyo Gendai艺博会将于太平洋横滨会议中心进行——人们对亚洲市场的发展潜力和多样化不乏乐观态度。


“韩国对成为亚洲的下一个艺术中心非常热衷且具有信心,”驻台北的艺术顾问Gladys Lin说,“但如果你不会说韩语,仍然会有些障碍。这一点与日本艺术市场略相似。”


而随着香港地区文化趋势的变化,许多艺术界内部人士认为香港的中心地位可能变得更加分散。在上月进行香港巴塞尔上,有超过一半的参展画廊是通过远程方式参展,且与以往不同的是,单纯为了参加香港巴塞尔而前往香港的人少了许多。


如果香港能保持它自主且商业化的特性,那么这座城市在艺术交易方面还能有一些优势,Gladys Lin表示,“就基础设施和多元性而言,亚洲没有任何地方能像香港这样。但鉴于目前的情况,聪明的亚洲藏家可能会做更多的旅行选择,比如会去参加重要的全球艺博会,而不是仅关注区域性展会。”



文丨Vivienne Chow








大家还在读

销售报告一览:2022瑞士巴塞尔卖了什么?多少钱?


以黄宇兴的市场为例:飞升的价格能否抵御风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