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患者在不同医院奔波就医背后,能看到什么

冯唐 2022-06-24 15:00


在最近这阵子的咨询中,我关注到一个现象,患者提供的病历资料常常来自多家医院。仅从纸面上,这就可以让人清楚感受到整个求医过程的不易。

从这些医院的名字可以看出,它们来自不同地区、分成不同类型(专科或综合)、属于不同层级。其中,有县城的医院,有省城的医院,还有北上广的医院。

患者到这些医院也有不同的目的,有的只做些简单的生化检查,有的会有大型检查,比如PET-CT,有的则是住了院并做了手术。

人们不惜拖着病体在不同医院奔波,虽然常见,但并不合常理。九号院在创办之初曾有好些朋友提出,“真希望你们能提供一站式的解决方案。”我问什么是“一站式”?他们说,就是检查、治疗、康复能够在一起搞定。

所以,在不同医院奔波大概并不是人们的本意,而是有一些原因驱动他们这么做。

一个比较直观的因素,是不同医院的水平存在着差距。比如从病历资料可以看到,对整个治疗影响比较重大的手术,通常发生在层级比较高的医院,省城的医院,甚至是京沪的医院。

还有的因素,比如患者刚好在某家医院有“关系”。我接触到咨询的患者,有一些选择入院治疗的原因之一就是在那家医院里有朋友。这确实会有一些便利。比如我们的咨询有时候会需要患者补充新的检查,这些患者往往能比较快速的将新的检查做完。

还有一个不那么容易被察觉但其实也普遍存在的因素,就是患者需要听听其他人的意见,来帮自己拿主意。

比如在初期的诊断环节,虽然得病的人是自己,但大多数人其实面对的是一个非常陌生的疾病名词,很可能是第一次听到。那很自然的疑问就是,这个病意味着什么,现在的诊断准确吗?

有些疾病确诊会需要做关键但名字很吓人的检查,比如穿刺,这也会让一些患者在做与不做之间产生犹豫。于是就会有很自然而然的想法,会不会有些有经验很厉害的医生能直接判断病情,或者有别的确诊的办法。

比如确定治疗方案。有时候病情诊断和确定治疗方案是连在一起的,有时候则是在病情已明确诊断的情况下,专门再就治疗方案听取更多医生的意见。

这个环节的情形有很多,有人想知道已有方案是否真的对症,有人想知道有没有不那么吓人的方案,有人想知道有没有更好的方案,有人想知道相关领域的最新进展。

有的治疗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比如手术,到了时间就可以做完,但有些治疗则需要一个过程,有时候这个过程还挺长。那么在这里就会出现一个问题,治疗开始一段时间之后,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这个预期也有很多种,比如治疗效果迟迟没有显现出来,治疗过程中的“难受程度”超出想象,“效果”异常好能否提前结束治疗,又或者是将几种不同的治疗联合在一起是否可行等等。

即使一个阶段的治疗结束,新的问题依旧会产生。比如下一个阶段的治疗怎么办,康复怎么办,复发了怎么办等等。

把前面这些环节梳理出来,大概是这个样子:

就诊→确诊→确定治疗方案→实施治疗方案(→如果需要,调整治疗方案)→治疗结束→下一阶段治疗(或康复/随诊)

不是所有疾病都会完整经历这个过程,有些仅涉及手术的疾病,可能最重要的决策就是手术做不做;治疗过程很长的肿瘤,则会涉及前期诊断,之后的手术、放疗、化疗、靶向、免疫等治疗的使用等。

这个链条当中,患者在每个环节都有可能面临着如何做、如何选择的问题。咨询更多医生,来自更大医院的医生,或者来自不同医院的医生,患者其实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获得“第二诊疗意见”。

有人可能会不解,是不是如果能到大的医院治疗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还真不是这样。

九号院的咨询服务做了四年多,各种情形其实都遇见过,包括前面提到的那么多环节的相关咨询,不然我也不会了解的这么具体;包括来自三四线城市患者的咨询,需要再听下更好医院医生的意见;也包括已经在北上广大医院就诊过,但依然还有疑问的患者。

所以回过头来看,经历不同医院的就医虽然过程确实艰辛,但实事求是地来看,受限于医学本身的局限、医生个体的偏见,某种程度上无法完全省略。倾听不同医生的意见,既可以让选择变得更审慎,又可以一定程度上帮助患者增强信心和勇气。

如果这个过程不能完全避免,那我们能做的也许是让它变得更便捷、更高效。九号院的咨询服务,也是希望能够为患者解决这些问题提供帮助。依托有质量有服务的医疗智慧,让患者能够获得来自更多医生的咨询意见。

延伸阅读

我们的咨询服务已经覆盖30多个专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