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恋7年,拿了4座银熊奖杯

24楼影院 2022-06-24 16:23
论导演秀爱情,还得看洪常秀。

2016年,洪常秀和金敏喜的恋情正式曝光。截至今年,两人7年婚外恋拍了11部电影。其中金敏喜出现了9次,担任主角的有7部,拿下4座柏林银熊奖杯。

今年,洪常秀的新作《小说家的电影》又一次入围柏林电影节,还拿下评审团大奖,想必金熊对他来说指日可待。

01

洪常秀初登影坛便凭借《猪堕井的那一天》和《江原道之力》被韩国影评界叹为天人,甚至有评论称这两部影片是“震动韩国电影史的两发枪响”。片中所渗透出来的美学化的写实主义,令影迷们耳目一新。

此后,他就开启了自己高产的电影生涯,以几乎一年一部的创作速度,目前已经有了27部长片。


之后的几部作品,如《处女心经》《女人是男人的未来》《夏夏夏》等一路高开高走,拿下东京、戛纳等多项国家大奖。洪常秀似乎愈来愈随心所欲,一步步将自己的电影风格推向平淡与纪实,叙事主题却是亘古不变的“酒、男人、女人和性”。

纪实风格往往意味着低成本高效率和极高的作者性,所以洪的电影像极了一株藤蔓,长势往往是跟他本人的生活和情感状态息息相关。

尤其是在遇到金敏喜后,洪常秀的电影在保有整体上的作者性,如纪实性、日常性、去剧本化和镜头简化等风格的同时,逐渐为前者的磁场所吸引,由此开启了一骑绝尘的秀恩爱之旅。


比如2015年的《这时对,那时错》中,男主人公是一位已婚的电影导演,他邂逅了一位女艺术家,两人通过电影相知相爱。


比如2017年的《独自在夜晚的海边》就开始讲述一个韩国女演员在和有妇之夫恋爱后内心所经历的焦灼和痛苦。


片外,洪和金高调示爱,洪常秀为了弥补金敏喜因为和自己相爱而损失的各类代言费用而掏空腰包,甚至不惜停掉子女的留学费用;后者则对前者的夫人说“你怎么不管好自己的老公”。

有意思的是,和金敏喜戏外的强势冷漠相比,“洗地之作”《独自在夜晚的海边》则花了大量笔墨展现女主人公的脆弱、敏感和痛苦。

之后的《克莱尔的相机》和《之后》等片,洪常秀继续将自己的“缪斯女神”金敏喜渲染得纯洁无瑕和魅力十足。


就如同罗兰·巴特在《明室》中所提出的“刺点”一般,金敏喜碎片化和满是小动作的表演,一方面增添了洪常秀影片的纪实性,另一方面也将演员本人的生命裹挟进导演的作品序列中,成为一种吸引观众的特点。


同时,金敏喜也使得洪的电影出现了更多元的层次,即影片不再仅仅是向内的表意,而是象征洪常秀情感状态的藤蔓开始向外,向现实生活蔓延,银幕内外互相交织缠绕。

作为电影的锚定点,金敏喜也是观众进入电影和电影繁衍多义性的“容器”。

洪的电影愈加游走于真实与虚构,记录与叙事,小说与电影的边界之上,他成了一位能够创作“正在生长的电影”的导演。


02

在了解了背景之后,我们才能够更好地走进《小说家的电影》

和洪常秀之前的作品很相似,这部电影在制作层面依旧相当简约,想必成本不会太高。

这种摄制方式在当下看来倒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毕竟后疫情时代人群聚集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这部电影在剧情上很简单。讲述的是小说家俊熙(李慧英 饰)远道而来拜访原同事的书店,离开后独自散步并先后遇见一对电影导演夫妇和女演员Kilsoo(金敏喜 饰),随后说服Kilsoo参演她的第一部电影的故事。


影片的情节简单到让人怀疑如何能够撑起一部电影的地步,非常“洪常秀”。

毕竟他在头四部电影,即《猪堕井的那一天》 《江原道之力》《处女心经》 《生活的发现》之后,电影几乎就没有完整的剧本了。

同时,影片仅有的可怜剧情当中也没有戏剧性时间,无非是好友相聚,相遇,聊天,喝酒之类的情节。

差不多的演员阵容,差不多的饭店酒馆场景,和俗套的男女情爱故事,其中落魄嗜酒的文人角色必不可少。


作为主角的小说家俊熙,因为几近江郎才尽,就择一日拜访昔日好友。

闲聊期间,在俊熙的请求下,好友书店内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用手语表达了“天色尚早,但很快就会暗下来。趁着白日漫漫,我们一起去散步吧。”


学了两三遍后,俊熙提议大家一起装作听不见的样子做这句手语。于是三个人在沉默中“说”了两遍这句话。


这里,我们又一次见到了洪常秀电影风格中的“重复”特征。

“我喜欢在重复的结构里观察,在这种结构里重建出新的东西。”

洪常秀极为善于在重复的结构中,用细腻的手法呈现那些讲述情感的个人电影,去审视日常最普通的生活,从而将一个看似普通的行为提升到崇高的地位。

03

电影在前半个小时,充斥着一种尴尬和不适,直到这部电影的三分之一处,金敏喜饰演的女演员Kilsoo出现,整部片子的基调才瞬间改变,变得鲜活温和。


和之前洪常秀电影中的金敏喜不同,《小说家》中的她不再如同一个被动内敛的情绪容器,而是变得愈发轻盈随性。她的身体开始舒展,没有那么多刻意的小动作,自在肆意。

片中,正在公园里快步走的Kilsoo遇到了正准备散步的导演夫妇和俊熙。

一顿寒暄后,导演开始针对Kilsoo名气正盛时的隐退发表“高见”:“真是可惜呀,这是对你才华的浪费,那么多导演想要和你合作。你为什么要像这样躲起来?所有人都觉得这很浪费你知道吗?”

俊熙听到这话,在战术低头后开始反击:“什么叫浪费?如果她选择了她想要的道路并为之开心,我们应该尊重她。”


一顿输出后,导演夫妇尴尬遁走,但俊熙和Kilsoo感情迅速升温,颇有相见恨晚之意。

合作拍片的计划,就随着这场偶然的奇遇迅速确定了下来,就像是樱花柔嫩的粉色花瓣倏地飘落一般自然顺滑。

一位陷入创作困境的小说家,在偶遇一位几近息影的女演员后燃起创作的欲望,春雷轰轰,万物发生。

小说家实际上是洪常秀的精神缩影,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对男导演“浪费”发言义愤填膺怒不可遏,才会对Kilsoo有一种近乎无节制的亲近、赞善和爱。


而小说家与女演员的一拍即合,似乎又像是俊熙这个角色反倒成为一个容器,成为了洪常秀与金敏喜的联合体。

俊熙与Kilsoo约定的那部电影拍摄完成,Kilsoo一个人坐在影院里看片子。


此时,黑白的影像在将近一分半钟内变成了彩色。大荧幕上金敏喜自由自在,从地上采花绑成一束,耳边是若有若无的婚礼进行曲。

就是这么随意的情节,却因为影片内外的互文而变得格外有趣。

“是的,我洪常秀现在已经改抽电子烟了。谁也不能对我洪某的缪斯金敏喜说三道四,人生并不只是关于钱。我爱人随便在公园捡个树叶都美炸了。”


不过有意思的是,无论是电影片名本身还是片中的小说家俊熙本人,都过于具有主体性,以至于就连片中Kilsoo这一角色也要在小说家拍的那部四十多分钟的电影面前退避三舍。

《小说家的电影》是一部关于自恋的作品,这自恋不是金敏喜的自恋,而是洪常秀本人的自恋。

这投射向自己的欲望如此强烈,以至于片中所有出现的人物,昔日老友也好,Kilsoo也好,只不过是俊熙—洪常秀摆脱自己创作瓶颈的工具而已。


他爱着金敏喜,但更爱银幕上的金敏喜所塑造的角色,即那些个由他有所造出来的角色。

爱慕和赞赏不过是见解的自我沉醉,当那些纪实性的画面在重复之中出现崇高之感,功劳并不在演员,而在于镜头后面那位隐藏自己却又无处不在的导演身上。

所以,我们看到影片最后,Kilsoo提前走出影厅,脸上出现的表情是茫然无措和一种厌恶。


当形象的魅力过于巨大以至于压倒鲜活的人物本身,那么那位临水自照的那喀索斯就从来不是演员,而是导演。

因此,《小说家》这部电影实际上可以被视为洪常秀作品的一次突转。虽然在总体风格上调整的不是很明显,但在影片的基调和状态上已经开始更加转向洪本人的磁场,而不是金敏喜的磁场。

不过他的这种拍摄方式,有人喜欢,盛赞是对“元电影”的探索,有人则认为是形式大于内容的虚浮之作。

总之各花入各眼,但以洪常秀的性格,估计也不会在乎这些评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