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通胀的三个根源,美元危机只是历史重演,这次谁来救美国?

六爷阿旦 2022-06-24 16:42

美国现在被通胀搞得有点脑壳疼,开始大幅加息,这其实是属于病急乱投医,没找到病根乱吃药,很容易把自己吃出问题来,吃好了叫软着陆,吃坏了那就是硬着陆,最怕的是吃成偏瘫,既不软也不硬的着陆,最后活活把自己摔死。

当然了,沉疴用猛药,大幅加息是为了控通胀,这也只是他们对外的一个说法,实际上是怎么回事,美联储心里要比外界更清楚,这是因为现在的这一幕,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其实经经历过。


现在一说起美国的通胀,基本上每次都会提到通胀率又创了四十年的新高,这个四十年前,其实对应的就是美国7、80年代的大通胀,那次通胀比现在还要严重,所以现在每次说四十年新高,都是跟那个时候对比。

现在要控通胀,当然也绕不过去要学习四十年前控通胀的经验,表面上看,那次大通胀是美联储大幅加息到20%以上,才给按下来的,实际上背后的逻辑,是针对性的找准了病根,才把问题解决掉。

而今天出现在欧美的大通胀,要从根子上讲,跟四十年前,还真是有点如出一辙,所以要讲今天在欧美出现的大通胀该如何解决,还是得先看这三大根源是咋回事。

通胀的三大根源

人们都很健忘,觉得今天面对的一切都是新的挑战,其实回顾历史的时候,往往能找到类似的渊源。我们要是用历史和宏观的角度,去看今天在西方国家的大通胀,和七八十年代的西方大通胀,很容易找到这里面的一致性逻辑。

要是换成大白话说,这就是美国的老毛病又犯了。而且是三个老毛病一起发作,才搞成了这个大问题,坦白的讲,美联储加息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要说清楚这里面的原因,必须追根溯源先讲清楚上次大通胀的三大根源,再跟现在一对比,历史就自然给出答案了。

美国上次的大通胀,虽然是发生在七八十年代,但是起因还要更早,可以追溯到60年代的越战,从这里埋下伏笔,后面依次出现了三个问题,分别是印钱放水,石油危机和美元体系解体。

我们先说这三个问题,后面再来进行对比。

第一个问题是印钱放水。其实这也是属于美国特色的迫不得已,这个问题的发端,也就是上面说到的越战。美国从60年代初期,就开始逐渐加大军事力量介入越南,但是打来打去,最后陷入了战争的泥潭。

战争对资金的消耗是个无底洞,美国之所以无止境的投入到越战中去,是因为当时的历史背景是冷战,两强争霸,谁也不想输也输不起。美国在战场上又占不到便宜,又退不回去,最后是越陷越深。

这里面是海量的资金投入,导致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美国的财政赤字逐步恶化。


没钱花怎么办呢?那就只能是偷偷印呗。为啥说是偷偷呢?因为那个年代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还对美元有约束,那时候美元还是金本位,这个体系叫布雷顿森林体系,是其他国家的货币跟美元挂钩,美元再跟黄金挂钩,这样来保证货币的稳定。

但是美国偷偷放水印钱,就导致了第二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美元体系解体。美国偷偷放水印钱,等于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偷其他国家的财富,因为汇率是相对固定的,而美国印钱就可以买他们的物资,但是美元的总量大幅增加后,原本说的1美元可以兑换35盎司黄金的固定比例,根本维持不住,黄金是有限的,美元是快速增加的,美国根本那么多黄金可以兑换。

这个事情也不是说有多么隐蔽,因为国际上大家都发现,美国的通胀越来越高,这肯定就是偷偷在印钱放水,因为这个活大家都干过,只是美国干得有点太过了,紧赶着一个羊薅羊毛也就罢了,都薅成秃子了,这哪还瞒得住呢。

所以后来就发生了法国总统戴高乐要用手里的美元去兑换黄金,然后用军舰把黄金拉回来的事情,这背后实际反应的是大家对美元体系失去了信任和信心。美元体系的不稳定,又反过来加剧了美国的通胀。

最后在1971年,美国宣布美元与黄金不再挂钩,美元失去了锚定物,布雷顿森林体系实质上也由此解体。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大通胀的一个根本原因,就包括了美元无锚之后,价值和购买力飘忽不定,那实物自然就会涨价,从而造成通胀。

货币有没有锚,尤其是作为国际货币,没有锚定物是肯定不行的,而由此产生的通胀,也根本不是加息能解决的问题。现在是不是这样,后面我们还会详细讲这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能源危机。讲这个问题,就离不开当时的国际背景,当时是美苏冷战,它们争霸的地区之一,就是中东地区。在美元跟黄金脱钩之后,到美元跟石油挂钩之前,这时候通胀的病根就已经种下了。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这其实就是阿拉伯国家联合起来打以色列,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是以色列背后的支持者,而中东的石油输出国组织,基本上是以阿拉伯国家为主,这时候它们就发起了一场针对西方国家的石油禁运。

这就是第一次石油危机的爆发,原油价格从不到3美元一桶,一年内涨到了13美元,翻了4倍多。能源价格暴涨,自然又把美国的通胀推得更高了。

这三件事叠加到一起,从印钱放水,到美元体系解体,到能源危机爆发,综合起来发生作用,才是美国七八十年代大通胀的根源。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多因素触发的通胀,根本不是短时间能解决得了的。

回顾了四十年前的大通胀,再来看看今天的现实世界,我们会发现,在这三个方面只不过是换了个方式,又发生了一遍。

美元危机的历史重演

美国今天的大通胀,当然也不是突然就发生了,而是诸多前因积累到一起之后,最后才爆发的。跟四十年前一对比,至少是在上面说到的这三个方面,属于是老毛病复发。

第一个问题同样是印钱放水,这个事也不是只有疫情之后才这么干,而是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就已经在用这一招了。而且这十多年来是越放越多,最后到了疫情爆发后,是直接用上了无限量放水,这相当于是压箱底的工具,此招过后更无招了。

从下面这个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扩张历史,可以看到,其实在2008年之前,是长期维持在1万亿美元以下的,从2008金融危机之后,这个历史就开始改变了。这就是所谓的一时印钱一时爽,一直印钱一直爽,直到通胀彻底失控。


第二个问题是美元体系动摇。这一点在今年以来大家看得更清楚了,但是实际上是从2015年开始的。2015年底美国就加过一次息,只不过这次加息周期,是一次失败的收割。

这一切还得从我们2015年8月的汇改说起,在汇改之前,我们的货币发行方式是强制结汇带来的外汇占款,也就是每进来一美元,我们就按汇率发行对应的人民币。这实际上是美元间接影响着货币发行。

而汇改之后,这个局面被彻底改变了。本质上更深远的影响,就是美元体系出现了裂痕。美国对此当然也是极度不满的,但是随后的美元紧缩政策,并没有如愿收割到我们,这就为2018年的贸易冲突埋下了伏笔。

今天美国的大通胀起来了,它们开始想要取消那时候加征的关税,但实际上这是治标不治本,因为这后面不仅仅是供应链的问题,更加根本的是美元体系的问题。

这个我反复讲过很多次,美元与石油挂钩,只是整个工业生产供应体系的一部分,除了上半圈的能源,还有下半圈的工业生产,才能最后完成从能源到商品再到消费的一整个石油美元循环。而石油美元的表达是不完整的,准确的讲,应该是石油商品美元,而这里面商品生产这一环,正是由我们掌控的。所以大多数人看到的石油美元虽然还未动摇,但是商品美元,在2018年就已经开始动摇了。

这实际上又动摇了美元体系的根本,继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再次造成了美元的价值和购买力飘忽不定,这也是美国通胀的根本原因之一,绝大多数人说不清楚的原因,就在这里。

第三个问题是俄乌冲突造成的能源危机。其实这一次对美国的影响,要远小于上一次的石油危机,因为主要的供应链问题,出在欧洲。而美国自己早已经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能源生产大国。

这次的能源危机,只能算是一次能源供应链的重组震荡,俄罗斯和中东的能源出口关系,可能要发生调整,俄罗斯对欧洲减少的能源出口部分,可能最终会由美国,中东等国进行补充。而相应的,俄罗斯会替代中东向亚洲出口的部分,最终完成全球能源供应链的重组。

现在的能源价格高涨,是这种供应关系调整的一部分症状而已。

从这三个方面来看,历史的故事,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新的形式,重新在美国上演。看起来也并没有什么新鲜之处,美国如果真的想控制通胀,那四十年前的真正有效的应对方式,就必须再考虑一下了。

谁能救美国?

这里面最关键的一条,就是给美元重新建立锚定关系,并重建新的美元体系。没有这个前提,美联储即便加息到20%,也解决不了问题,只会把自己整成大萧条。我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因为七八十年代的大通胀,最后能控制下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为美元找到了石油这个锚定物。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石油危机也随即爆发,而战争结束之后,阿拉伯国家再次战败。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国家,作为中东主要的石油出口国,当时在美苏之间其实还属于在左右摇摆。

战争中美国是支持以色列,苏联是支持阿拉伯国家,而最后的结果是让人很失望的,苏联首鼠两端,办事畏首畏尾,四次中东战争,阿拉伯国家均以失败告终。我们常说一而再,不能再而三,但是四次都失败了,这让阿拉伯国家对苏联是彻底死心。

在这个背景下,才有了美国以安全承诺为保障,与沙特为首的中东石油输出国,签下了石油美元协议,而又用了很长时间才把这个模式真正打通,把美元借助于工业化的浪潮,而输出到其他国家,最终顺利解决了通胀问题。

但是现在有个不同的历史条件,就是当年的美国是世界第一的工业大国,石油-商品-美元这个循环,商品环节自己就可以搞定,但是今时今日,这个环节依然是由世界第一工业大国掌控,只是世界第一的工业大国不再是美国,而是中国。

美国如果要在石油商品美元体系之外,再建立新的美元体系,那意味着也必须找到新的锚定物,但是我是真的想不出来还有啥,也许可以联合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南美国家一起,利用粮食生产方面的优势,再搞一个粮食美元。

但是时间不等人,通胀也不等人,美国能不能顺利熬过去,这就不好说了。所以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看美国,谁能来救它呢?我们有这个能力,但是绝无这个意愿,地球上其他国家如果还有这个意愿,那也绝无这个能力。

我倒觉得,与其如此,不如送走一个旧美国,重建一个新美国更合适。

最后

其实美国这个病,一把脉就能号出病根在哪,但是说实话要开方子治病,那就是沃尔克在世也得直摇头。为啥呢,因为这就是个绝症,得天时地利人和都凑齐了,才有可能力挽狂澜。沃尔克当年疯狂加息,美国平稳落地,还赶上了瓜分苏联解体利益,这个最大的时代红利。

现如今,美国自己是个什么发展趋势,美联储的诸位心里还没点数吗?他们不是不懂,只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就这么着了,时代的悲剧,最后总要找个背锅侠,干成了,那是总统英明,干砸了,那就是美联储无能。

百因必有果,美国的宿命是Dollar。美国过去成也美元,将来败也必因美元。


音频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