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校长都在控诉,排行榜毒害了多少中国大学?

世界灯火君 2022-06-24 18:10
很多人还没意识到,今年四五月份,发生了一件,在中国高校学术史上,绝对算得上变革前奏的大事。
四月下旬到五月初、南京大学、兰州大学以及中国人民大学,先后宣布不再使用国际排名作为重要建设目标,正式退出国际排名。
对这件事大家反应各不相同,嘲讽有之,赞赏有之。
嘲讽者认为这三所大学排名上不去,玩不起了,这才灰溜溜退出了国际排名。
但在灯火君眼中,这看似灰溜溜的决定,会是中国学术界去西式学术中心化、反西式学术霸权、扎根中国大地发展学术的有力开端。
为什么这么说?
三所985高校历时几年的讨论、调研才在今年决定,还要郑重其事地宣布自己退出国际大学排名,不再以国际排名作为重要建设目标,就至少可以说明:
1、国际大学排名,对几乎所有中国大学的发展都影响深远,诸多大学都会以世界排名为重要建设指标;
2、国际大学排行榜,已经对中国大学形成了一道强有力的无形约束,对它说不,非常之难,即便3大老牌985高校,都纠结许久才做此决定。
而如今在全世界最出名的四个大学排名系统,分别是英国的QS、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上海交大高等教育所创办的软科世界大学学术排行榜及美国的US News世界大学排行榜。
这四个排名各有不同的标准,但实则大同小异,简单来说都是以西方学术为中心标准进行世界排名,就连上海交大教育所创办的软科也不例外。
在舆论场上,这四个国际排名所收获的名声,也呈现明显的割裂性。
不做学术的毕业校友、高校行政人员,常常是国际排名的簇拥者,每当排名发布时,就是他们的呐喊欢呼高发期,此时他们的朋友圈也多半充满了各大排名榜单,转发原因也基本上都是母校排名上升。
这种炫耀是人之常情,校友可以从榜单中获得荣誉感、高校行政人员也可以借机吹嘘工作。
但做学术的教授们,却基本上全部站在世界排名的对立面。
中山大学博士生导师徐俊忠,就在2020年曾直接表示:大学排行榜可能就是一剂毒药。
2021年又再次痛批:大学排行榜,可能是干扰中国大学积极发展的最大根源。
清华大学教授石中英也表示:过度追求大学排名会让学校功利化。
院士邢定钰甚至在两会上炮轰大学排行榜:认为排行榜犹如紧箍咒,导致所有高校趋同化,非常要不得。
恰好应了那句: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
不做学术的,他们并不了解这个排行榜究竟如何搞出来的,就很容易以排名而获得荣誉感,可以此作为吹嘘的本钱,做学术的,因为深入了解这个排行榜的方方面面,对业内的黑幕看的一干二净,也就张不开口吹嘘。
为什么这些如今已经成为中国各大高校办学重要参考指标的世界大学排名,会被业内人士诟病不已?
因为如今的四大排名机构,正在以一种越来越强力的方式,带偏高校、尤其是世界非英语国家高校的发展路径。
我们就以目前全球最出名的QS大学排行榜为例,看看所谓权威的大学排行榜,究竟带给了我们的高校什么东西。
QS世界大学排名的评分准则,大致分为以下6个标准,分别是:学术互评、师生比、教职员引文量、雇主评价、国际生比例、国际教职员比例。
乍一看方方面面都兼顾到了,还挺合理是不是?
但实则每一个准则都暗藏玄机。
就说权重占比最大的学术互评部分,就非常不客观。
这个部分分数怎么来的?
QS机构会给各个国家的学者发布电子邮件,请求他们给出自己所在大学之外的其他大学评分,而评分采取自愿原则,也就是你想评就评,不评就不评,而QS学术互评部分的分数,就会综合那些愿意评分教授们的分数,给大学进行综合评分。
是不是听着就觉得这种评分方式有点不靠谱?
香港科技大学雷鼎鸣教授就曾说QS的排名结果“几近荒谬”。
一个学者毕生工作过的高校,可能就只有两三个,他又怎么可能了解其他没去过高校的办学水平,在这种状况下给陌生高校打分,又怎么可能客观?
一个本应公正严肃榜单的最核心权重,却被搞得如此儿戏。
并且因为各个国家学者回应率不同问题,还出现了这种搞笑的结果。
英国QS机构,英国学者回应率更高,且会给英国高校评分更高,所以QS机构排在前20乃至前100的英国高校,会尽可能多一些。
而美国的USnews机构,美国学者回应率更高,且会给美国高校评分更高,给英国高校评分更低。所以USnews机构的前几名,乃至前20名,基本都是美国高校。
比如2019年USNEWS排行,前20名,16所都是美国高校。
在敌视中国的西式氛围中,中国高校又怎么可能在这项占比最大的评分中获得高分?
再来看权重占比20%的师生比标准,QS用这一点衡量大学的教学素质。
但是师生比,真的和教学素质密切相关吗,一个大学师生比更高,教师比例更高,就代表这个大学的教学素质更高吗?
这显然就是一个“教学素质实在是一个难以衡量的对象,我实在找不到别的客观标准评价大学的教学素质了,只好用这一标准僵硬衡量”的表达。
而第三项,同样占比20%的教职员引文量标准,则是这些大学排行榜,完成西式学术中心化的又一关键。
无论QS、USNEWS、泰晤士、还是上海交大高教所创办的软科排名,都以英文期刊引用量为主。基本不考虑中文期刊引用量。
这就直接导致非英语国家的大学排名,全面落后于英语国家的大学排名。
而非英语国家为了在这几大排行榜上提升名次,就要尽可能在英语期刊上发表论文,尽可能提升自己的“英语国家学术影响力”,这又直接导致:许多本地学者,对本国状况不管不顾,视野全部放眼西方学术圈,唯其马首是瞻。
中国学术圈同样如此,在逐渐发展的过程中就形成了这样的诡异状况:一部分中国学者,没有兴趣关心中国问题,眼球全部盯着西方学界关心什么东西,导致诸多中国学者扎根西方学界,而对本土发展视若无物。
一些以理工类见长的大学受影响可能还不太大,毕竟理工类研究基本是无国界的,但以文科见长的大学就备受损害,此次退出国际排名的南大、人大,就是最典型的文科优势类高校。许多文科研究本身就是要结合中国特色,服务于中国人民生存发展的,如果在这些领域大搞西式中心研究,扎根中华大地就变成了一场空谈。
南大、人大、兰大此次退出,显然就是认清了现实,知道自己不能忘本,必须专注自己的核心特色发展、扎根中华大地而非受制于西方,如果一门心思盯着西方学界,企图在大学排行上攀升,那必然会导致曾经推动中国发展的特色学科式微。
当大学学术发展都以西方为中心,还谈什么中国特色发展?
而占比较小的两大标准:国际生比例、国际教职员比例,则造成了中国由来已久的留学生与洋垃圾问题。
虽然这两个标准权重占比较低,但耐不住:这两个标准的分数最容易提升啊!
现在国际排名可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这可是一场世界高考,分分必争啊,于是诸多高校都把这两点当成必须要拿到的“送分项”你拿不到满分,别人拿到了,那你就是在退步!
于是你会看到诸多高校,都会以一种近乎双标的方式对待留学生,放低入学标准,还给予额外优待,并且付出庞大,会给予更高的奖学金和更好的食宿条件,没事再安排安排异性学伴。
发现没有,近些年来出现的各种西化问题、大学病症,都与唯世界排名办学论密切相关。
也正是在一年又一年以世界排名为核心建设指标的发展过程中,我们出现了严重的迎合与谄媚西式学术界的现象。
北大前校长许智宏就曾叹息:“世界大学排名就像一把架在校长脖子上的剑”
但叹息只是叹息,许多大学已经在这场大学排名系统中无法自拔。
最终你会发现,许多大学都开始不再为了教学育人、推动扎根本地发展而办学,变成了为了提升标准而办学,标准变成了他们眼中唯一需要注意的指标。
原本只是作为参考项目的大学排名标准,悄悄变成了办学目的。越来越多大学被裹挟在其中无法脱身,再加上越来越多圈外人,也以此指标为衡量大学水平的重要标准,又对大学建设者形成了一层严重束缚。导致许多大学想要脱离这个系统都有心无力。
而当标准成为最终目的,那受益的,只有发布标准的机构。
是的,只有四大世界学术排名机构。
以最典型的QS为例。
QS迎合全世界各地大学需求,不断推出各种榜单,包括世界、亚洲大学排行榜、又推出各个学科排行榜、之前还推出了专门的中国大学排行榜。
为什么QS这么热衷于推出各种榜单?
为了构筑自己的全球排行榜商业帝国。
你以为大学排行榜都是公益项目吗?
不,基本都是商业项目。
2020年,上海理工大学某老师就曾曝光:
这些机构会在全球范围内,给各个国家的大学提供诊断服务,告知他们如何在相应排名上取得进步,而想要咨询相应问题,必须付几万美金的咨询费,某本土排名机构咨询一次也收5、6万的咨询费。
借助于大学排名,他们向全球大学出售咨询、认证、数据类的产品,以此牟利。
而一旦一项全球性竞争类业务,掺杂进了商业性质,都会因为自带金钱腐蚀性,变得有漏子可钻。
QS在2012年,就推出让大学付费来获取1至5星评级机会的项目,当时《纽约时报》就发文称:怀疑这是否涉嫌购买评级,操纵榜单。并列举了近年有些名不见经传的院校付费后就获评为最佳200所大学之一例子。
这就跟韩国选秀节目《produce101》被曝出操纵选票,控制榜单事件一个道理。
大学世界排名,何尝不是另一领域的选秀节目,而且还都带有商业性质。
用各种方式提高世界排名,又跟粉丝打榜让哥哥姐姐出道有什么不同?
但就是这样一种商业性质、又处处都是漏洞、不合理标准的排行榜,在一年又一年的运作、宣传、投放中,变成了全球范围内大学建设的风向标。
为什么灯火君说,当排行榜变成了唯一标准,唯一获利的只有相应机构?
因为不只是中国学术圈会出现谄媚西方学术霸权、忘本的现象,西方大学教育,也会受制于排名标准。
当你看任何一个榜单的时候,你会注意到几十名之后的人是谁吗?
大学排行榜同样如此,榜单会自然形成头部聚集效应,所有人都盯着前多少名看,后面的大学关注度就寥寥无几,招生上也会出现问题。
排名标准看似有利于西方,实则在变相约束除了头部高校的所有人,把大学都绑架到这辆疯狂向单一路径狂奔的战车上。
那些有别的特长专业、但与排行榜要求路径不一致的大学,排名就会非常落后,并且受制于榜单左右为难。
很早之前,美国多所大学就因为办学标准与USNEWS标准不同而排名靠后,对其提出了抗议。
上世纪90年代,数家美国教育机构就联合抵制USNEWS的学院排名。这次行动由里德学院在1995年起头,艾尔马学院、斯坦福大学和圣约翰学院在90年代末先后加入。
2007年6月19日,在安纳波利斯集团的年度会议上,约80名大学校长宣称来年将不会参加USNEWS调查,因为这种单一的排行榜不仅影响大学多样性发展,还忽略了各个大学的特色专长、让学生依照榜单选择学校,而非去看这所大学有没有自己最适合的学科。
所以这次,灯火君才会如此坚定地支持人大、兰大、南大退出世界排名。
他们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世界宣告:我们决定不再受制于这种单一的商业榜单,不再谄媚西方学术圈,不再屈服于西方学术的规则,而是要扎根中华大地,结合中国人民的需要而办学。
灯火君不否认西方许多学科发展值得我们看齐、学习,但唯西方学术论调绝对是必须治疗的疾病,我们要去学习它,而不是让自己彻彻底底变成它,甚至不惜毁掉自己,抛弃扎根中华大地的大学发展。
就像中山大学理学院副院长黄永盛说的那样:
要多问问你解决了多少社会关心的实际问题,你的研究有多少能造福社会,推动社会!
沉迷排名,沉迷帽子,沉迷高影响因子,沉迷虚荣和面子,误国误民。
诚然,脱离世界排名,只是开始,而非大学建设的结束,我们急需探索出一套适合中国大学建设发展的标准机制。
但灯火君在此刻,依旧要为人大、南大与兰大这种愿意突破沉默螺旋、揭竿而起、而非继续屈服于西方学术霸权的精神点赞!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发展出一套真正属于我们中国大学的特色建设标准,我们的大学,都能越来越扎根于中华大地,造福社会,为国为民。


PS:
跟大家说下,之后决定写三个系列的文章,分别是【记录伟大系列:让伟大名垂千古】【看见平凡系列:让平凡不被淹没】【洞察社会系列:让本真赶走虚假】,之后慢慢补充扩展,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未来还要一起加油!
点击下方名片,即可关注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