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人生第二次》,从另一面来看主人公的故事

独立播客 2022-06-24 19:04

最近,播客先声团队一直在做由央视网、SMG和哔哩哔哩联合出品的纪录片《人生第二次》同名的音频节目,该音频节目在网易云平台独家播出。

播客先声团队很庆幸能制作这档节目,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国内首档衍生型播客节目

播客,展现另一面

关于播客的特点,我说过很多,比如有温度。但从内容制作的角度来说,播客的特点之一是展现另一面,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某个作品。比如:某本书上市,邀请作者聊聊这本书的创作;某个人拿了奥运奖牌,邀请他聊聊自己的故事。

刚做播客先声的时候,我当时便设想播客在未来可能会成为很多明星、博主的必备。大家通过作品(影视,文章)喜欢一个人,然后通过播客来了解一个人。2020年时,我跟芒果轻听的朋友说,你们芒果台有很多明星,如果有人能做播客展示节目幕后的故事,那么一定很不错。

关于展现另一面,最好的例子莫过于播客《姜思达》,听了这个节目,你会对姜思达有更多的理解。如果有些博主,想要拥有自己的私域流量,做播客来展现真实的自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衍生型播客

以展现另一面去看播客,这种方式并没有把播客当作主体,而是一种补充。这种补充,类似于去看节目的幕后花絮,为某个作品服务。

目前,国外这样的播客已经很普及了,它们统一被叫做衍生型播客。此前翻译的文章《衍生型播客的崛起》提到,不少流媒体公司会制作电视剧的同名播客进行宣传。

比如《为全人类》播客的第一季是为太空狂人准备的,其中包括对宇航员的采访以及探索太空计划的进展情况。在《怪奇物语》的三年停更期间,给粉丝们提供了一些可以讨论的内容。在官方《镀金时代》的播客节目中,HBO 邀请了特纳经典电影频道主持人艾丽西娅 · 马龙和鲍威利男孩的合作主持人汤姆 · 迈尔斯来挖掘这部剧背后的历史。

这么做有三个好处:一是以较低的成本来做播客宣传,来转化用户;二是容易做好节目口碑;三,播客节目没有KPI压力。

国外衍生型播客,已经成了影视剧节目的标配了。而且并不仅限于影视剧,体育比赛,综艺节目都会有类似的播客,跟正式内容同步播出。

衍生型播客:《人生第二次》

从定位来看,音频《人生第二次》是纪录片的补充,起到为纪录片宣传的作用。音频节目希望可以让用户有冲动去观看视频纪录片,更全面地了解纪录片里的人物故事。

其实,音频《人生第二次》讲述的是一个与纪录片不一样的故事——主人公会如何讲述自己的故事。节目故事的起点都只有一个——那个改变主人公人生的时间点。它是卫卓再次跟父母相认,是孩子们来到梦想之家,是遇到了车祸,是来到整形医院…… 这些内容可能并没有相应的镜头,但通过主人公的讲述,你依然能感受到那一刻给他们带来的变化。

而且通过他们自己的讲述,你能了解到他们的内心世界,某个时刻的真实想法。这些都通过音频无限放大了,能让听众更多地站在他们视角思考事情。另外,我们还通过导演作为第三方视角做了补充,让大家能更好地理解主人公身上的改变。

我能从评论区看到很多同音频里获得了跟纪录片里一样的触动。

《人生第二次》里的小尝试

音频《人生第二次》是衍生型内容里一个不错的尝试,而且为了更全面的展现故事,音频《人生第二次》采用了多人物的叙事,以主人公为主角,其他人物作为新的补充,让故事的内容有更多视角。

比如第一集「圆」里,我们以占绪莲为主角,来讲述她跟失散多年的儿子相认的故事。儿子卫卓和导演的视角作为补充,把一些关键点能够更好地展现出来。占绪莲与儿子相认时,卫卓的想法,你能了解到卫卓的心理状态是一点一点发生变化的,从紧张再到开心……

另外,节目每期的片头,我们都采用了导演的表达来展示导演对于这期纪录片里人生第二次的理解。既不会给正文的故事画蛇添足,还能让听众理解故事的内容。

衍生剧制作的一些想法

作为首次制作衍生型播客的播客先声团队来说,这次节目制作也有很多不一样的收获。

首先,节目制作周期、采访等受到限制,内容的制作会受到一些影响。有足够的时间的话,应该能做到更好。这可能是很多制作团队都会有的想法。

另外,内容讲述的方式值得探索。主持人的角色定位是怎样的?是旁白,还是观众视角,还是参与者视角。戏份多少?讲述的方式也值得探索,倒叙,插叙?讲述的角度同样如此。在《人生第二次》里,我们便多次采用插叙的方式,让故事回到第二次人生发生之前来了解主人公的过往,以理解该事件给主人公带来的变化。

然后,深刻理解到,节目时长是很好的创作工具。如果没有时长限制,很多节目可能更丰富,有更多时间,但听起来也会更啰嗦。时长把你框起来,让你必须找到故事的核心,把它讲得完整,更有趣。这也是为什么有人会说做短节目会更难。《人生第二次》是需要把3-4小时的素材剪辑成15分钟。

最后,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音频跟节目本身的关联性。我们节目是为纪录片服务。《人生第二次》节目本身要有独立性,同时也要留线索让大家去看纪录片,这需要制作方去做一些思考的。同时,从制作的角度来说,播客先声团队是基于纪录片来做的故事,在做节目的时候,很难逃出纪录片的内容,这个也是后续做衍生型播客节目的制作团队可能会遇到的问题。

结尾

关于衍生型播客,我很期待国内的视频平台能够尝试播客做内容的二次传播,在制作节目的时候,同时找我们这样的团队去制作音频节目。

当我们看完最新一集《梦华录》时,去微博、豆瓣刷大家对这个剧的评价。我们把这样的场景想象成——我们看完之后,去听主创们对拍摄这集内容时候的想法,然后大家在评论里进行节目的讨论,那是多么棒的一件事呀。

希望,平台和节目的制作方有勇气做这样的尝试。




更多播客制作,播客行业相关的信息分享,欢迎加入“播客爱好者”知识星球。现在加入的朋友,可以免费获得一次1小时的语音咨询的机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