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车里卖咖啡,年轻人把地摊搬进后备箱

财经天下周刊 2022-06-24 19:06


一溜摆开的私家车,支起的后备箱,摆放的五花八门的商品,后备箱摆摊火了起来,但在这背后,年轻的车主们真是为了赚钱吗?



撰文 程靓
编辑 / 杨洁


年轻人们,把“地摊”摆到了车辆的后备箱里。


在夜幕下的露营营地,或是城市中心的市集上,无数车主们把自己的后备箱装备成了新的交易场所。车顶、车窗上都被装饰得五光十色,车后摆开餐桌、座椅,售卖的商品从手工配饰,到蛋糕、咖啡、酒品,衣食住行,样样俱全。


但在后备箱里“创业”的年轻摊主们,却并不将赚钱作为自己的唯一目的。在他们看来,后备箱摆摊和露营经济一样,是个体经济线下导流需求的延伸,也是年轻人们为自己打造的全新社交圈层。



从配饰到咖啡,后备箱变地摊


陈羽的“针织铺子”在暂停了一个多月后,在6月又重新支了起来。只不过,这次她把铺子搬进了汽车后备箱里。


6月19日,在北京朝阳区一家斯普瑞斯奥莱停车场里人头攒动。接近下午三点时,园区商城的广播里开始滚动播报,一场“后备箱游园会”即将开始,顾客们可以前往参观。


在一簇私家车组成的停车队伍里,两列醒目的红色遮阳伞下,摊主们一一支起了后备箱,网红气球、调制酒、冷萃咖啡、复古徽章和首饰等摊子徐徐摆开,让人应接不暇;在集市里侧,还有乐队现场表演,从吃喝玩乐到购物,做足了氛围。


作为一名90后北京“土著”,陈羽在今年4月辞职后,一边找新的工作,一边把平时的针织手工爱好捡起来摆摊,“作为生活的调剂品”。利用一些做集市的垂直账号,她寻找到了合法摆摊的各种摊位信息。“一开始我都是在商场里或者附近搭铺子卖,摊位费一般在260~300元/天;好一点的商场,像西单大悦城要350元/天。”


但在这个夏天,她惊奇地发现了汽车后备箱摆摊的新花样。只要花一天290元的摊位费,她的私家车后备箱,也能成为新的地摊载体。在后备箱集市上,讲究的就是一个氛围感,车主们设计了包装纸、广告牌和菜单小黑板,有的甚至挂起了气球和串灯,摆开了餐桌餐椅。吸引来的,也大多是年轻人们。


陈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加入其中。她的手工针织品,也更贴合这里年轻人的消费偏好。由于是新手,她的摊位布置,既没有飘挂着的醒目标语,也没有各式点缀和装扮,后备箱更像是一个能随时拿出存货的收纳箱,面前也只是简单地架起一张桌子,摊开成堆的针织配饰和玩具。


《财经天下》周刊看到,在后备箱集市上,也有不少和陈羽类似的摆摊车主,他们只是把货物简单地摆放在后备箱中,不时地向驻足的顾客介绍产品,并且也不吝于打折扣。


(图:《财经天下》周刊摄)


做调酒生意的沐南,由于自家的酒馆生意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也打起了外出摆摊的心思,但他也曾为寻找合适的摆摊位置而苦恼。北京很多地方是不允许摆摊的,他之前兜兜转转找了不少地方,现在跟着后备箱摆摊的风潮,他想到自家酒馆门口就有停车的空地,就马上利用了起来。他拥有实体店,有了经营许可证、食品安全手续,同时地点靠近商城,拥有不小的人流量,这都是同行们难以比拟的优势。


“常营也有后备箱集市了!”沐南说,他刚在小红书平台上发出这条消息和现场图,就有不少网友留言咨询具体的摆摊时间、地点和摊位费。据沐南介绍,他摆在后备箱上的酒和酒馆内线上、线下的售卖酒特意做出了区别。“也是给新老顾客更多样的体验,摆出来的基本都是前一天或者当天新调配的品类,单杯售价在30元以内。”



露营玩够了,支起后备箱


和陈羽的后备箱摊位不同,王蔚的摊位虽然摆在集市末端,但算得上这里的车主在后备箱外观装扮上“数一数二”的了。一位顾客也离得老远就对他的摊子有了兴趣,“一眼望过去,就感觉他家很专业”。


在王蔚改装的军绿色越野车后备箱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咖啡机和各类盛装的容器,米白色的幕布上印着简单的品牌标语,配合着一旁拉开的帐篷下三三两两的桌椅板凳,在闷热嘈杂的环境里,多了几分惬意。


(图:小红书截图)


“这是用我平时越野、跑山露营的车改装的,光是改装费用也有七八万元左右,还不算上露营的装备和做咖啡的设备等费用。”王蔚说。比起“半路出家”入局后备箱摆摊圈子的摊主们,他是忠实的越野和露营迷,他对自己的后备箱咖啡车摆设也有了更多的要求。“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后备箱摆摊的集市,在此之前,我都是和三五朋友约着去山上或者湖边露营摆摊的。”


在不少车主看来,近年来“露营经济”的兴起,无形中催生了后备箱摆摊风的热度。


王蔚说,自己的摆摊念头就是在跑山露营后自然而然发生的。“我自己有咖啡师的经历,结合户外的兴趣,刚好碰上了这波后备箱摆摊潮。”


从价目表来看,王蔚家的咖啡也并不便宜,价格最低的是小杯的冰美式26元/杯,最高的燕麦拿铁、摩卡和抹茶拿铁大杯都在40元/杯。但堪比星巴克的高价咖啡,还是凭借高颜值吸引了不少顾客,王蔚对《财经天下》周刊说,“摆摊两天,5包豆子都用完了,单日的营收也有4位数。可能也是那几天太热了,也有很多工作人员来买咖啡喝。”


(图:《财经天下》周刊摄)


沐南说,自己动心加入到后备箱摆摊的队伍中来,也是受到了户外风的推动。在酒馆门口摆摊之前,他甚至还开车去山上卖过咖啡。“也算是跟近几年大热的露营接轨了,都是一种户外生活的延伸。”他说。但这样下来,他每天往返加油费就是四五百元,由于油钱的花费太大,最后才只得作罢。


爱和朋友跑山的李思也表示,“确实感觉后备箱摆摊越来越火了”。她最近和朋友去郊区爬山露营,从山腰到山顶,一路上都有支开后备箱摆摊的车主。“他们比较流动。你走一段路,到一处空地,就可以看到有人支起帐篷露营、喝酒;同时也有人停下来打开后备箱摆摊。大家售卖的商品也是五花八门,有卖咖啡的、卖冰粉的,还有一些摘了时令水果摆出来卖的”。


“其实山上的景色也一般。但是疫情期间,大家游玩的选择也少了,时不时就会往山上跑,换换环境。露营和郊区短途游火了,年轻人们聚在一起,就会社交,大家一起看露天电影、唱歌和跳舞,自然就有后备箱生意可做了。”李思说。


而且,在李思看来,其中也不乏部分车友社团的宣传导流行为。她在山上看到,很多都是跑车车主在摆摊卖凉粉、水果、咖啡,“我遇到的就有甲壳虫、迈凯伦和兰博基尼,还挺炫的。”


一名参加了多场后备箱集市的95后消费者也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参与后备箱集市的,除了原本摆摊的和爱好露营的人,还有很多是车队的人,比如去年在世贸天阶举行的mini cooper的后备箱集市,就是一群有共同爱好的车友们的聚会。疫情影响下,大家的旅游出行都受到了不少限制,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大家都想方设法地丰富生活,野餐、露营和后备箱摆摊都算是这个时期特产了。”



比起赚钱,“人气”和社交更重要


但在后备箱摆摊的年轻车主们,却没有依靠它“发家致富”的奢望。“单靠后备箱摆摊,赚不了什么大钱。”


“天气越来越热,现在买针织玩具的人不多。我现在只能把一天290元的摊位费勉强收回来。”陈羽说,“如果是普通摆摊,不扣成本的话,我在今年四月一个月里挣了一万多元。”但对她来说,摆摊并不是主业,更像是寻找和喜欢针织配饰的年轻人交流的渠道。


在后备箱市集上,多数车主出售都是手工配饰、咖啡、网红食品等年轻人喜爱的商品,装饰也是五花八门,在这里,90后和00后们展示的是自己独特的“社交文化”,后备箱里装载的,更多地是他们自己的个性。


陈羽卖起东西来,风格也比较随意,面对来来往往的顾客,她可以让对方随意谈价钱,一款配饰可能会被“砍”下少则3~5元,多则10~20元的价格。“我算是同行里卖得便宜的。手工的东西,很难讲成本,除了针线以外,更多是付出的时间和精力。”但陈羽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她并不太在意这些,“我喜欢也有时间做这些,所以不太计较。”


在沐南看来,想做后备箱摆摊生意,也是有门槛的。“能入局的基本都是有车一族,有足够积蓄的人。你想租车做这个买卖根本不可能,成本太高了,租一天车要花三五百元,赔的比赚的还多了。”


沐南的酒摊生意,一晚上最多卖几百元,“进货最便宜的酒也上百,最贵的有六七百,还有额外装饰布置的成本,算下来刚开始收支持平也不容易。”


“但我并不是冲着马上赚一笔的想法去摆摊的。”沐南说。“事实上,在我看来,‘人’比钱更重要。”他有自己的酒馆生意,更多地也还是通过户外摆摊,更多地吸引年轻用户来引流。“我也有寻找潜在的合作伙伴或者投资人的想法。在夜市上喝几杯、聊聊天,认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碰撞出更多的可能性,才是我一开始用后备箱摆摊的原因。”


而在王蔚看来,比起赚钱,他选择摆摊,更像是在一段特殊的时期里,想找寻一种更自由的生活方式。“大概从2020年起,我就开始自驾游了,去了很多地方。现在,我也想区别于之前的工作,放松下来,更充实、自由的活着。”在他的社交媒体主页上,简介里就提到,“并不‘社牛’,但想认识同好的朋友们!”


在这种自由心态的影响下,对于自己“做得还不错”的后备箱咖啡生意,王蔚甚至产生了警惕心,他说,自己有种“希望它好但又不希望太好”的心态。“有时候顾客可能上来就买10杯,对我来说也很头大。我不想太拼、让它太商业了。其实集市本身的强度也不是我最喜欢的。”王蔚说。


在和《财经天下》周刊交流的过程中,王蔚意识到,这阵后备箱摆摊风可能很短,炒热的市场也比较鱼龙混杂,“就像露营和飞盘一样,现在后备箱摆摊也火起来了,大家都想抓住热度做一些事情,但很多人可能就是表面的试一试,拍拍照出出片,或者赚点外快。”


“这几个月的摆摊时间,我接触了各行各业的人,还收获了一些认可,挺值的。如果热度下去了,对我影响也不大,大不了继续回去越野,装备都用得上。”王蔚说。


对于沐南来说,刚摆没几天就认识了一些新朋友,也有不少老顾客前来捧场,他想把这个形式继续下去,“至少这个夏天,后备箱摆摊会一直都在,后面还会请一些乐队的朋友驻唱,打造更多的场景,大家都来一起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羽、沐南、王蔚、李思均为化名)



┈ End ┈

©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原创出品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商务需求请联系:13811292543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财经天下系列公众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