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真的和蔚来无关吗?

市井望远镜 2022-06-24 19:04





▍盐财经 

作者 | 古月一刀

编辑 | 闰然



“这是一起意外事故,与车辆本身没有关系。


发生人员伤亡事件后,蔚来的这句回应引发网友众怒,指责其“冷血”的声音甚嚣尘上。


悲剧发生在6月22日17点20分左右,一辆蔚来测试车辆从上海创新港停车楼三层坠落,致使杜某和张某某两名试车员受伤(一位为蔚来员工,另一位是合作伙伴员工)。


救护车到场后,将两人送至安亭东方肝胆医院救治。但杜某因抢救无效身亡,而张某某经医院手术后效果不佳,于23日凌晨宣布死亡。


6月23日晚,蔚来在官方微博上发布第一条声明,出现了文首的状况。随后,蔚来官微删除这一声明,发布了第二条声明。

修改声明前(左)和修改后(右)


经过修改后的回应,把“与车辆本身没有关系”改成了括号中的“非车辆原因导致”,并把“深切哀悼,帮助善后”的内容,调整到了最后一段。


除此之外,两条回应差别不大,算是玩了一个影响观感的文字游戏。


相较于第一条,第二条的确是看起来“有人情味”了。但一通操作下来,也把蔚来一向标榜的“做用户企业”的招牌,砸得差不多了。



误踩油门?


本次坠楼事件,事实上是在第二天才发酵出圈的。


6月23日白天,相关信息开始在网络上广泛传播。根据图片,冲下楼的车辆是一辆裹布的谍装车。有分析认为,涉事车辆为还未交付的蔚来ET5,官方暂未回应。


车体并未着火,车顶呈现凹陷状态,乘员舱几乎被压扁,推测坠落后车辆顶部先着地。车身附近散落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墙体碎片,应该是汽车从楼上坠落前撞开的。


图片显示,一些人合力将车抬起成侧翻状态后,消防员进场救援,手持电锯等工具试图救出困在车里的伤员。


网传现场图片


根据一系列图片和视频中显示的车辆状态和车体朝向,从业多年的汽车工程师陈泽凯向盐财经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这台车应该是在倒车入库时,由于某种原因异常加速,导致其撞穿墙体和护栏坠落下来。”


陈泽凯分析,异常加速的情况一般的话多为两类,要不是操作员失误,油门当刹车踩得过猛;要不是车的硬体或软体故障,导致失控。至于具体原因为何,还需要等待官方检测后公布。


“传统汽车的倒车系统,由于变速箱和倒挡的物理限制,一般速度不会超过时速40公里。但电动车是靠电机发动,没有程序限制的话,速度就能够飙到和普通驾驶一样的水平。不然得话,车是无法撞破一堵墙的。”


陈泽凯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即便是测试车,在倒车阶段也应该设计限速,不然的话会存在相当大的安全隐患。


比起业内人士,网友们对于本次事件的关心,更聚焦于“为何要在高楼测试车?


盐财经采访到上海创新港内的工作人员(不愿透露姓名),他告诉记者,创新港的停车场多为地下和多层停车楼,虽然也有露天停车场,但如果是测试车,更大可能会选择更为隐蔽的场所。


至于“为何不在地下和平地测试”,该位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给出了“可能只是在测试智能停车,并未考虑周全”等推测。


网传现场图片


高层测试场地?


对“在高楼中做汽车试验”这件事,曾在外资车企工作数年的工程师刘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以前在车厂工作时,最重要的就是汽车试验时的安全教育。包括入职培训时要去公司的试车赛道培训,考取公司内部驾照后才允许在公司营地内开车。


而公司内驾照也分各种等级,只有达到一定等级以上才能驾驶试验车。而驾驶试验车之前要检查“checklist”,需要有专门的安全员在场。



刘畅告诉盐财经,目前还不能确定蔚来的事故是因为停车还是实验,很难想象汽车试验在图片里普通的停车场进行。


“之前的公司也有高楼的停车场,停车时都是用货运电梯运上楼,然后到达楼层后,只能5km/h以下的时速开。但是这也只是停车场,不允许开车做实验的。”


一般来说,汽车试验必须在规定的试验场地,除了非驾驶类实验之外,驾驶实验大多是在室外的平地进行的。“因为高楼有坠落风险,地下也可能会影响救护车及消防车进场,两者均不符合安全规范。”


以前汽车公司曾在公共道路上进行测试,但随着汽车工业的发展,汽车测试要求能提高稳定的测试输入,安全高效的测试环境,以及车间试验室等配套设施,这需要更加专业的场地配套。


如今一个综合性的汽车试验场中,测试道路有高环,动态广场,直线制动路,外部噪声路,性能路,干、湿操控路,疲劳耐久路,舒适性测试路,坡道,涉水池,越野路等,这些基本上都是搭建于户外的。


武汉国家智能汽车测试场地


经盐财经记者查阅,目前国家出台的相关文件中,对于测试环境上的要求多集中于自动驾驶的上路行驶方面,多为引导性质,并未找到有关测试场的搭建要求。


据南都湾财社采访到的有关人士表示,汽车开发过程复杂,要求难以面面俱到,现状是各个企业有自己的一套测试要求,政府的生产安全规定有一些,但不会特别详细。


除了测试场地,刘畅也呼吁要多关注本次悲剧的死者身份。“汽车测试员是一份高危职业,这次是因为有图片才导致舆论发酵。这份职业的伤亡率不算低,这是一份把安全留给别人,危险留给自己的工作。”


在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迅猛的,但汽车测试员的安全处境,或许并没有完全跟上其前进的速度。


经不完全统计,蔚来汽车的校园招聘目前共有1408个岗位,其中搜索“测试”显示结果共89个;社招共有2969个岗位,其中测试相关岗位163个。


而这些在岗位多为软件及零部件测试,只有少数实车测试岗位对应聘者驾驶能力有要求,某些岗位在工作内容描述中,也并未提示工作危险性。


招聘网站某一有关测试员的职位描述


蔚来的麻烦


坠楼事件发生不久前,蔚来刚刚发布了新车ES7。


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在此之前,蔚来已经上市的车型共有5款——ES8、ES6、EC6、ET7、ET5。



其中,ES8、ES6、EC6分别于2018年6月、2019年6月、2020年9月开始交付,这是蔚来的三大主力车型。


不过这三款车,但其中最早的已经上市4年,最晚的也接近两年,在新产品层出不穷,技术迭代加速的新造车市场里,蔚来显得有点慢悠悠。


今年3月28日,蔚来ET7开始交付,不过受到疫情、零部件等综合因素影响,ET7交付量爬升缓慢,4月、5月各交付了693台、1707台。至于蔚来ET5,要到今年9月才能开启交付。


部分造车新势力品牌2021年1月-2022年5月汽车交付量(图源:盖世汽车)


进入2022年,蔚来表现一直不算太好,交付量更是连续五个月不破万,理想和小鹏后来居上。


6月9日,蔚来发布最新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蔚来2022年一季度净亏损17.8亿元,环比收窄16.8%。


可以说,不管是消费者还是业内都在期待蔚来有新的东西,来打破眼下的僵局,回归到新势力领头羊的地位。然而新发布会结束才一周,新的好事没来,新的坏事反而接踵而至。


安全性问题,是汽车厂商最为避讳的问题,只要出了负面新闻,一定不可避免会影响其销量。


这一点,从蔚来被炮击“冷血”后再次修改的回应中仍不忘强调“非车辆原因导致”,就可见一斑。


一直以来,蔚来都以“用户企业”自居,一直对车主进行“海底捞”式的服务。这样做的结果,也使得从来没有一个车主群体像蔚来那样,以令人惊异的忠诚和热情,紧密维系在一起。蔚来的车主社区氛围,好像一种另类的“饭圈文化”。


上海疫情封闭期间,蔚来承担运费为物资短缺的用户送温暖


粉丝“用爱发电”,让蔚来成为第一个累积销量破10万的新造车势力品牌,在消费者之间形成了口碑效应,以稳定的高价格段似乎打入了豪华品牌阵营。


以往蔚来遇到电池自燃、交通事故、融资告吹、销量下滑等负面新闻,部分车主还会联合起来自发性地发布一些维护蔚来的帖子,试图消除不良影响。


但此次的坠楼事件中,蔚来车主的存在感,似乎不再有以前那么大了,也很难再社区中听到一味维护的声音了。


围观的人群


“比起人命,他们更在乎的是销量”,“呵,好冷血啊”,合肥的蔚来车主沈鑫截给我看他蔚来车友群里的聊天记录。“这个群以前大家还是蛮挺蔚来的,但这件事真的改变了一些人的看法,就感觉挺失望的。


在自家的研发中心(场地),用着自家的新车(产品),坐着自家的测试员(员工和供应商),两条人命不幸丧失。


悲剧发生才两天,在调查结果尚未公布的情况下,蔚来就迫不及待地用官方口径宣布“与之无关”。


真的是说“无关”,就能“无关”的吗?



作者为《盐财经》记者|古月一刀


排版|林溪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2022中国城市引力指数报告

点击图片查看中国城市引力一百强







在看把盐撒给更多的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