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贷利率“打折”,高位站岗的我酸了

表外表里 2022-08-05 21:45

文 | 曹宾玲

编辑 | Reno



时至今日,沐子还能清晰地记得买房时的一幕。


正月刚过,售楼部还贴着福字,自己在跟中介确认购房合同,一名路过的中介突然停下脚步:


“你的利率已经到5.63了?怎么我这边还是5.83?”


说完,中介便急匆匆地走了。以为自己占到便宜的沐子心中窃喜,签字都麻利了许多。


然而,仅仅两个月后,她就有些笑不出来了:房贷款利率下调了20个基点。


她安慰自己,跟5.83的那拨人相比,自己还是幸运的。没想到,现实很快又给了她一记暴击:房贷利率再次下调,首套房和二套房利率最低分别可以达到4.25%和5.05%。


实际上,像沐子一样高位站岗的“大冤种”,不在少数。随手打开社交平台,房贷利率的分享下,充斥着大量抱怨或自我排解的发言。


近期,“提前还房贷要收取还款补偿金”的消息流出后,自觉被釜底抽薪的房奴们,又炸了一轮锅。


那么,面对“打折”的利率和日渐高昂的还款成本,负重前行的“大冤种”们要如何平衡心态,又会何去何从?为了听到他们的心声,我们采访了几位经历迥异的买房人。



房贷利率成为压垮生活的“稻草”



对于大多数房奴来说,决定买房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吃苦耐劳”的准备。但在中国代代相传的生活经验中,还有一句俗语叫“人算不如天算”。


刚买房几个月的子萱,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天选倒霉蛋”。


听到房贷利率下调的消息时,她正在研究如何用公司的咖啡调一杯拿铁,回到工位仔细一算,自己6.1%房贷利率,与现在一比,有近1500元的息差,足够她重新拥有咖啡自由了!


子萱忿忿不平,这狠狠的一刀,让自己苦中作乐的那点情趣,变得可笑。


相比之下,刘源的房贷利率只有5.15%,但他还是连续失眠了好几天。


当初买房时的情形,一遍遍在脑中重映:自己成功上岸公务员,遇见了心动的女孩,父母掏出半辈子积蓄,催促自己买房。


原本刘源并不着急,但架不住飞速上涨的房价:短短半年时间,周边房价就从2万涨到3万,市中心房价更是从3万猛涨到5万,想订好点的房,还要找关系。


形势逼迫,买房成为了“命中注定”的选择。不过,考虑到这必然会掏空家底,刘源多花了一些心思:


他先找自己的领导跟开发商打招呼,顺利定下心仪的房子,免去了茶水费;然后又动用家里的关系,请银行行长吃了顿饭,把房贷利率谈到低于市场0.6个点。



就在刘源以为万无一失的时候,他降薪了。


1万3的月供,对之前月入1万8的刘源来说,尚可承受。但工资骤降三分之一后,到手的钱突然就还不起房贷了,并且他还听到一个骇人的传闻——前年的绩效可能要交回去。


收入大幅下降,房贷却一分不少,刘源对利率下调十分怨念:“如果按照最新利率,每个月能省2千块,差不多是我开一个月顺风车的收入!”


此前,迫于压力,刘源已经先后注册了美团、滴滴,干起了兼职,为了不被熟人发现,还特意跑到离单位最远的片区接单。


可惜他累死累活,也只是杯水车薪。“开一小时顺风车能赚20块,还不如学生助理时薪高。”他自嘲道。


与刘源相似,沐子夫妻同样对房贷利率耿耿于怀。


下定决心造人和扎根大城市的小两口,在买房时做了大量功课,学位、周边配套、物业、楼层等因素都考虑到了,唯独忽略了房贷利率。


当时也没人觉得利率是个问题。”沐子回忆,没想到一个不起眼的小数字,会在自己的生活里掀起轩然大波。


等待交房的日子里,夫妻俩依然过着租房生活,房贷和房租加起来近万元,吃掉了两人一大半的收入。雪上加霜的是,家里的老人还病倒了,每月的医疗费也要花去2千元。


高涨的家庭支出,如同压在两人身上的一座山。原以为熬到收房就好,但变故来得让人措手不及:丈夫失业了。


入不敷出后,丈夫变得异常焦虑,房贷利率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本体贴的丈夫开始斤斤计较,动不动就翻旧账。


那段时间,沐子连睡觉都小心翼翼,因为一不留神,丈夫就会把刺眼的手机屏幕怼到她脸前,告诉她别人的房贷利率又降了。


“他要让你感受同样的伤害。”沐子无奈,“买了一套房,像绑了一颗炸弹在身上。”



身心俱疲的她选择了冷处理,连续半个月在公司加班到很晚才回家,怕再多的矛盾,会压垮这个风云飘摇小家。


但冲突还是在一个周末爆发了,好不容易休息的沐子,正准备出门放松,丈夫又开始念经,“当初还是你太着急”“这个房子不如后来那套好”“晚一点就不用还那么多利息了”……


沐子忍无可忍,坐在家门口一顿疯狂输出,“谁也没有千里眼能看到以后的事情,现在你拿后视镜去说自己是个傻X,这不是更傻X吗!”


丈夫不说话了,但沐子郁闷的心情没有丝毫缓解:


她瞥见了丈夫身上100元3件的打折T恤衫,要知道,他之前从不会在生活品质上委屈自己。


对家人的心疼与亏欠,也是刘源的切身感受。


想到心爱的女孩,刚刚嫁给自己就过上了捉襟见肘的生活,刘源心如刀割。新婚时,他只给妻子买了一个金戒指和一条项链,连一枚小小的钻戒都成为了奢望。


更让他难受的是,随着家庭开销日渐增大,他不得不走到向家里要钱伸手的地步。讽刺的是,父母每月给他的生活费,恰好也是2千块。


尽管在房贷利率这件事上,刘源已经比大多数人幸运,但不患寡而患不均,是人的本性,有了对比之后,他的心中始终不是滋味。


正是在这种心理的催动下,许多房奴开始寻找“曲线救家”的办法。



溺水者自救,再次受伤


“需要贷款吗?年利率只要3个点那种”“不能帮你买宝马,但能帮你省一辆宝马”……以前看到这样的广告,子萱都会直接无视,但现在,她迟疑了。


登上小红书,她真诚发问:“转贷靠谱吗”。没想到点赞评论很快达到了几百条,都是跟她一样的“大冤种”。


商贷转公积金贷款比较靠谱。”子萱总结网友回复,但殊不知,这里面的门槛不低。


比如,刘源和沐子,因为存缴年限、金额不足,无法申请公积金贷款,最后只能纯商贷买房。


而提到转贷,刘源气不打一处来:“手续麻烦不说,我转公只能贷50万,按照目前等额本息的还款方式,等到能转那一天,利息已经还得差不多了。”


此路难通,“以贷换贷”的游戏随之流行起来。知乎博主丹爷在贷款行业摸爬滚打了多年,她观察发现,不少高位岗站的人,以经营贷抵押房贷,以此周转。


杨阳就是转贷大军之一。孤零零在成都奋斗8年后,她终于凑够了首付,虽然背上了近百万的房贷,但有房子傍身,干劲更足了。


只可惜,5月的房贷“双降”,打破了这份岁月静好。


夜里辗转反侧之际,她发了一条微博:“感觉钱像大风刮来的一样。”很快,她就收到了贷款中介的私信,里面一张转贷利息对比图,引起了她的注意。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杨阳回复了消息。对方非常热情,跟她分享了申请资料、办征信和流水等流程,保证一个月左右就能办通,并且资料费只收2个点、过桥利息只收0.12个点,办不成还能退款。


甚至邀请杨阳到公司,为她量身定制了方案,还带她参观了“战报墙”——上面有许多跟杨阳类似的案例。


“我们做这么多case,还没有出过错。”中介胸有成竹,“不会被查的,银行也知道现在做生意不赚钱,懂的都懂。”


花2万就能省70多万,杨阳最终还是心动了。但心动的后果是,一个月后,她带着几个男性朋友,堵到了中介公司门口。


在与中介对峙期间,办理转贷的片段不断闪现,杨阳才发觉自己错过了许多不妙的讯号。


比如,中介说银行要求加担保时,自己虽然觉得奇怪,但碍于合同已经签了,还是补交了9800元担保费;还有,自己已经到银行、公证处跑了好几遍,但每次问到放款时间,中介却是一拖再拖。


而自己的耐心等待,换来一道霹雳:贷款最终没办下来。怒气冲冲中介退钱时,对方已翻脸不认人,并以已经提供相关服务为由,拒不退款。



“在利率这件事上,可以做的文章太多了。”同样身处贷款行业的知乎博主赖小星,目前已为超百位转贷者维权支招,杨阳就是他的帮助对象之一。


他表示,这里中介的套路其实很常见,也很典型:表面上看转贷后利息很低,但没有提前告知具体期限,实际上期限可能只有三五年,就是一个坑。


而所谓的抵押贷款20年,指的是授信20年,需要杨阳每年或最长3年续贷一次,花费增多,还不一定能续贷成功。


意识到自己上当的杨阳,在赖小星的帮助下,成功追回了大部分费用,剩下的另一半,依然杳无音讯。


对此,赖小星在受访时开玩笑说,“我们这行大概只有不到30%的从业人员,是像我这样正儿八经诚信经营的,更多的是想花招,去坑骗客户的。”


而良莠不齐的中介行业,也让许多想要转贷的人望而却步,子萱就是如此。


“酸归酸,普通打工仔承担不起那个风险,与其费时费力,不如努力赚钱提前还贷。”她表示,虽然交补偿金会“大出血”,但这已经是最稳妥的法子了。


更多的“冤种”,只能含泪接受现实:基点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后面如果能享受利率优惠,每月多少还是能省一些的。


乐观的珠珠就是这样想的,利率下调的时候,她还兴高采烈地去查合同:自己签的是浮动利率,赶上了这波红利,估计能省不少。


谁知这一查,竟然查出问题来了——按照年化推算,自己的基准利率是4.9%,根本不是当时最新规定的4.6%。


也就是说,自己之前被银行坑了,每月平白无故多交了几百元利息!



珠珠气不过,先后向签约银行、银保监局反馈,均无功而返,最后还向人民银行提起投诉。


“后续如果得不到解决,会走仲裁途径。”珠珠说,自己要抗争到底。


丹爷十分同情珠珠们的遭遇,但见惯大风大浪的她,依然保持着理性视角。


“经济调整难免会有阵痛,尤其是关乎民生的房贷利率。”她建议,管好钱袋子,谋定后动。


在宏观叙事下,小人物的跌宕起伏,成为了历史长河中的朵朵浪花,很快被淹灭。



房贷可以慢慢还,难在信心重建


时间也有治愈功能,一切似乎有了好转的迹象。


沐子夫妻开诚布公地谈了一次,丈夫的心结终于打开,加上重新找到工作,小家庭回到了正轨上。


刘源也不用再开顺风车了,看到身边买房的朋友虽然享受到了低利率,但已然与地段好的小区无缘,他也释怀了。


然而,沸沸扬扬的停贷潮来了。


烂尾楼业主的经历,让杨阳感同身受,相比之下,她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只是花小钱买了教训。沐子则变成了“惊弓之鸟”,看到开发商的新闻,就怕是暴雷的消息。


“时代的一粒尘埃,落在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沐子感慨。


“但日子还是要过,就当给人民做贡献了。”刘源无奈道,回头再看这件事,自己也有做得不合理的地方:房贷几乎占到收入的70%,抗风险能力太低。


沐子也有同感:“多给自己留点余地,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再退一步。”


子萱也一样,在她看来,在当前经济形势下,把钱揣在兜里,才能真的安心。


并且,亲身经历过雪崩后,他们再也不愿回到风雪中去了。


比如,为了生育而买房的沐子,现在却表示:“生孩子的事得缓缓,房子负担不起大不了就不要了,但孩子不能这样,必须更慎重。”


原来对造人这件事比较随缘的刘源也表示,短期内,从根本上断绝了这个想法。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子萱、刘源、沐子、杨阳、珠珠均为化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