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第一,是时候揭穿它了

视觉志 2022-08-05 21:44

热热热热热!


如果我犯了什么罪,请让法律制裁我。不要这样折磨我。



最近几年夏天越来越热,今年尤甚,简直要成为世纪最热夏天。


本以为大暑过后,高温已经接近尾声,没想接下来的中伏变成了plus版本,将持续20天之久。


2022年最热的20天已经来了!



中央气象台连续10天发布高温预警。


江汉、江淮、江南、华南等地持续高温天气,其中浙江、福建、江西、安徽、江苏等地最高气温可达40℃或以上;


    今天上海市长宁区气温46度   


而京津冀、河南、陕西、四川盆地等地也将出现阶段性高温天气。


也就是说,几乎全国都正处在高温之中,或走在升温的路上。


格局打开,把目光放眼世界,今年7月,北极圈的温度一度飙升至32.5摄氏度,可以穿短袖了。



就,离谱!




今年夏天到底有多热,满大街都是见证。


小视我今早本想骑个共享单车上班,幸好先用手指尖儿碰了下车座。避免了一场屁股被烙熟的悲剧。



网友网购的可乐,经过一路奔波,到了温州,竟然变胖了一圈,真是太可乐了。



杭州市民去菜市场买点活虾,一路走回家,虾们已经不堪重负的熟了。



再看看窗外,大树已经毫不夸张地“热冒烟”了。


消防员们赶去现场,发现大树是中空的,内部积了不少树叶,户外温度太高,树木便发生了自燃。



而重庆的夏天永远不会让人失望:什么叫小心地滑,提示牌亲自演示。



上海的网友直呼,高温已经严重影响到正常生活,手机动不动就需要冷却。



而最新鲜的爆米花,已经在石家庄生产出来了。



安徽一名逃犯,扛不住炎热,溜达到派出所户籍大厅乘凉。


民警感觉男子十分面熟,拍下照片仔细端详,确认其正是同事们找了两天不见踪影的在逃人员,立即将其控制。



浙江一男子被车撞倒,6根肋骨断裂,挣扎着爬到树荫底再躺下。


断了6根肋骨可能死不了,躺在那就不一定了。



热,真的能杀人!




因为极端炎热,多地都出现了死亡案例。


大家的口头禅“热死了”不再是一句玩笑话。


浙江丽水一名49岁的工人在工作时突然昏倒,被送到医院时体温已经超过40℃,多脏器功能衰竭。31个小时的抢救后,不幸去世。



郑州一位大爷在高温下工作两小时后,晕倒被送往ICU,此时他体温高达42.3℃,体内所有的脏器就像在水里煮过一样。



杀死他们的,并非一般意义上的中暑,而是热射病


如果说中暑可以分为先兆中暑,轻症中暑,重度中暑。


那么重度中暑又分为,热痉挛,热衰竭和热射病。


其中热射病是重度中暑里最严重的一种。



患者的体温会迅速升高到40度以上,不再出汗。


内体散不出去的高温会迅速摧毁患者的神经系统、呼吸系统、肝肾系统,最终多器官衰竭。


热射病的死亡率非常之高。


若救治不及时,死亡率能达到80%。


很多人就是抢救回来了,也大概率会留下永久性脑损伤的后遗症。



而热射病的最恐怖之处在于,很多人会忽视病情,以为只是普通中暑。喝点水,凉快凉快,醒了就好,他们没有看医生,就又跑回高温之下工作,殊不知已经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了。


而热射病还分为劳力型和非劳力型。


散热不好的情况下,即使温度湿度都没有很高,患者什么都没干,也会得热射病。


比如坐月子,不通风,又捂得很厚,很容易发生危险。



有基础病的老年人也是高危人群,浙江丽水一名70岁的老奶奶在家午睡时,为了省电不开空调,就差点一睡不醒。




而最最容易被热射病威胁的,就是在高温下工作的人们,在他们身上经常发生劳力型热射病。


7月5日,热射病的噩运就落在了这位56岁农民工的头上,他倒在了收工回家的路上。



他叫王建禄,是一名建筑工人,在西安某工地上打零工。


今年七月的西安极端高温,王建禄出事儿当天,西安34度,湿度很大,天气像个大闷罐。虽然热,但是还没有达到高温停工的温度。


王建禄在这样的高温、高湿度的环境中工作了整整9个小时。


为什么他会在如此高温中,咬牙工作这么久?


看了媒体的采访,知道了原因后,小视心里很不是滋味。



7年前,王建禄的儿子考上了大学,后来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无奈选择退学打工。


当爸爸的觉得自己有责任,一直劝儿子回来读书,直到今年,儿子又重新参加了高考,再次考上了大学。


不管怎样,父亲都不想儿子因为经济问题再放弃读大学的机会。


工友说:“没人愿意干的脏活、累活,王健禄都抢着干。”就为了多挣点钱。


可气的是,2021年,王健禄的工资被老板拖欠,他多次讨薪,只讨来了一张欠条,上写着2022年6月30日付清,但是王健禄直到死去也没能要回自己的工钱。


更雪上加霜的是,王建禄没有签订劳动合同,难以认定劳动关系,无法认定为工伤,也就没法赔偿。退过一次学的儿子,又要面临放弃大学。



一个农民工,一个老实人,一个好父亲,永远倒在了7月的焦阳之下。击倒他的恐怕不只是高温。


另一个倒下的是韦巧连。


54岁的她在开封的一家洗碗车间工作,此时开封的白天平均温度已经到达36.9度。


韦巧连所在的洗碗车间没有空调,两个巨大的工业风扇拼命转着,带来的却是滚滚热浪。



蒸腾的热气裹着剩饭的馊味,让韦巧连平日里没少和丈夫抱怨。


但是早上她还是按时骑上电瓶车去上班,她想给儿子攒点彩礼和房子首付,也给自己攒点养老钱。



高温下,韦巧连干了一上午,之后觉得不舒服,午饭吃不下,她想请假,但领导让她坚持到三点半,她一走,这么多活儿没人干。


下午4点,丈夫接到韦巧连的电话,她说自己大概是中暑了,需要丈夫接她回家。可丈夫在10多公里之外的地方收废品。


下午5点,丈夫赶到了,但一切都来不及了。


韦巧连昏倒在距厂门口100米处的公厕旁。口吐白沫,热得一个劲儿往上喷气。


被送到医院后,韦巧连直接进了ICU。抢救了11天后,最终因大脑受热过度、损伤严重而死亡。



都说众生皆苦,但有些人,似乎注定活得更苦。


在很多人眼里,他们毫无成就,但是仅仅是为了活着,就已拼尽了最后的力气。


这让我想到前段时间的一个热搜。


说的是明星在大太阳底下拍戏,还要穿很厚的戏服,粉丝觉得实在太可怜了。


还反问大家:“给你10万块钱,你愿意去太阳底下站一天吗?”



说实话,看到这些烈日下的农名工,真的很难与明星共情。


如果站一天真的能得10万块,来应聘的人大概能绕北京五环一圈吧。


现实就是,无数人奔波在高温下,就为了挣点养家糊口的钱。


一位农民工在网上发视频,说自己现在一天能喝20斤水。



因为常年在高温下工作,很多工人的后背都被晒脱了皮。



工友们热到头晕目眩,但还想多干一会。


相比明星,他们黯淡无光,没有鲜花掌声,也没有助理帮忙提鞋打伞。


聚光灯更乐意对准了大明星的辛苦,却没有镜头聚焦普通劳动者的汗水。


这个世界,有明星日进斗金,光鲜亮丽,也有农民工,晕倒在滚烫的路面上。


我们在仰望星光时,是不是也应该低头看看那些底层的谋生者。


他们的生活远比我们想象中艰难,但他们却那么质朴善良,他们不该被遗忘。


而这个炎热的夏天,对于有些人是玩笑,对于有些人却需要玩命。



请善待那些“玩命”的人,我们能坐在凉爽的空调房里,也正是因为他们双手的托举。


点这个「在看」祈祷这个夏天,王健禄们能平平安安。



5 / Aug / 2022


监制:视觉志

编辑:小飚

微博:视觉志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来微博找小视玩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