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濒危大白鲨搏流量,刑,你真刑!

乌鸦校尉 2022-08-05 21:49


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最近,网红烹食濒危大白鲨的事儿,大家应该都听说了。



涉事网红,是一个坐拥百万粉丝的美食博主,叫“提子”。


其网上发布的视频里,记录了她烹食鲨鱼,哦不,犯罪的全过程。


视频最开始,是在一家海鲜店铺门口,提子把“老板提前给她准备好”的一个大包裹拆开,里面装着的是一条体型硕大的鲨鱼,引来围观众人的连连惊叹,其中还包括了不少小朋友。



随后,她的团队开车把这条鲨鱼运到了乡下的二舅家,再次给乡亲们炫耀了一波即将成为她盘中餐的大鲨鱼,并自以为很幽默地说了一句:“老虎的屁股我摸不得,但鲨鱼的屁股我摸到了”。



鲨鱼的屁股她不光摸得,还吃得。


在和这条2米长的大鲨鱼最后一波拍照留念后,提子将这条可怜的鲨鱼拦腰截断,一分为二,备做食材。


随后这条鲨鱼一半做成火锅,被一群人风卷残云般瓜分,另一半被烧烤,烤好后被提子抱着丧尸式啃噬。


画面可能引起不适,请大家谨慎观看: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其发布的视频画面里,左上角时不时会冒出来“人工养殖可食用”几个大字。


这种说法很快引起质疑,有专业人士指出,这条鲨鱼是国际濒危的野生动物噬人鲨,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大白鲨”,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国内是没有人工养殖的。

 

面对网络上的质疑声,她还坚称视频中的鲨鱼是尖齿鲨,来自正规渠道,不是濒危噬人鲨,还口口声声说已经找了律师要告大家诽谤。


没想到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经过警方调查,已经确认被她吃掉的这条鲨鱼就是噬人鲨,是她花了7000块钱从福建沿海地区网购来的,而视频开头她在海鲜店门口拆包裹的一幕,不过是专业摆拍而已。



目前,相关人员均已被控制。


接下来,等待这名网红和相关人等的,应该就是法律的制裁了。


根据《刑法》规定,非法猎捕、杀害濒危野生动物,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若经司法机关查证属于情节严重的,则可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若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至于提子要吃多少年的牢饭,那就要看接下来的具体判决了。


但相信最终量刑的时候,参照的应该不仅是她吃大白鲨这一件事情,曾经吃其他珍稀动物的黑历史当然也包括在内。


除了这次的大白鲨,提子曾经还吃过30斤的大土龙、30斤的老虎蟹、200斤的大鸵鸟、66斤的金色娃娃鱼,还有孔雀、鳄鱼幼崽等各种稀有动物......

 


据她自己亲口所说,她所吃的金色娃娃鱼,全国仅有几只。


野生娃娃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只有人工养殖的娃娃鱼才允许食用,视频中是否为野生娃娃鱼,目前无法鉴定,不过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正是靠着吃食各种各样的怪异食材,走猎奇吸睛的流量路线,这个网红算是牢牢抓住了流量密码,粉丝数量在封号前达到了700多万


吃鲨鱼肉的这条视频,播放量不到一天时间就达到了惊人的1000万。


但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我们也许永远不知道这次吃鲨鱼的提子,为了博眼球和流量,下次将会对哪个可怜的动物张开魔口。


1


其实要说猎奇,在吃播行业,“提子”还只是万千猎奇博主中的一个。


在此之前,就有不少美食吃播界的前辈们因为吃得太猎奇,被送去吃牢饭了


2021年5月,一名为“阿壮锅本人”的网红博主将一只约15厘米长的法螺清蒸上桌,并因此而吸引了一大波粉丝和流量。


法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是珊瑚“保护神”,在控制海星数量、保护珊瑚礁及保护珊瑚礁生物群落的生物多样性上具有非常重要的生态学意义。


法螺的生态学意义阿壮哥本人显然没有意识到,但吃法螺对涨粉和涨流量的意义阿壮哥却摸得一清二楚。


但让大伙儿开眼没多久,阿壮哥本人就被刑事拘留。

  


2018年,青海西宁的网红博主“哈凯哥”,在抖音上发布了一条炖鱼的视频,数条鱼在锅内被烹煮,被广大网友热传。


经网友辨认,视频中被烹煮的食材为青海湖裸鲤,俗称湟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最终,此人被处以罚款和拘留,相关视频也已下架。


为什么这些美食博主敢于频频在法律的边缘疯狂游走,为博眼球和流量无下限宰杀国家保护动物,屡禁不止?


大家应该还记得,美食界网红上一个吸引流量的风口,还是美食大胃王


很多美食类视频博主,都是在吃播刚刚兴起的时候,靠着大胃王的人设出圈和吸粉的。


一次性吃完一大桌饭菜,喝掉几公升的奶茶,这一顿胡吃海喝下来,往往都能赚到数万甚至更高的浏览量。



曾经还有丧心病狂的父母为了流量和打赏,迎合网友们新鲜猎奇的心理,培养3岁女童做吃播,将其喂成70斤的超重儿童,体重超同龄人两倍多。

 

女童一边说吃不了别弄了,父母一边给她加食喂饭


正因为这种吃播风气过于畸形和变态,大胃王这条营销路线在2020年曾被掐断。


2020年8月,官媒出手,央视在节目中抨击大胃王吃播中存在严重浪费、哗众取宠、误导消费等问题。


随即,各大短视频直播平台开始整治吃播板块内容,截至2020年8月底,国家网信办查处的违规吃播、“大胃王”账号,共计1.36万个。


于是很多走投无路的“美食大胃王”为了流量又开始另辟蹊径,盯上了猎奇路线,然后又助长了另一波更加扭曲变态的风气。


其实不仅仅在美食这一板块,在互联网上的任何一个领域,很多博主为了脱颖而出,迅速吸引粉丝并且让大家记住,都会绞尽脑汁地去搞怪博眼球


更可怕的是,一些无才无德的人,为了迅速成名、快速涨粉,达到引流变现的目的,甚至会毫无底线地去无脑作秀和做一些突破人类底线的事情。


前几年有女主播为博眼球,直播黄鳝塞入下体,被网友戏称之为“黄鳝门”,一度被炒作成火爆数天的网络热点。



更有些主播的直播间,隔着屏幕都能闻到浊臭之气,给网友们直播喝尿、吃苍蝇、蟑螂、蛆虫甚至吃屎,让人作呕。

 


要说直播吃屎界的“翘楚”,不得不提快手老八,靠着几次吃屎直播迅速在网络上蹿红。


有人靠吃屎喝尿恰饭,还有人靠装疯卖傻走红,比如靠扮丑爆火的“郭老师”。



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直播内容大尺度、没下限,又哭又闹,放屁啃脚,打滚对骂,污言秽语,被网友称作“疯癫派掌门”。这般刻意扮丑、低俗不堪,却红极一时。


这些人通过变着法儿地玩自己,来达到万众瞩目的目的。更令人不齿的是,还有人靠着伤害别人,来获取流量和热度


之前在长沙解放西路一带的几名男性主播,持续数天直播一名患有精神疾病和糖尿病的女孩,并为其取名“海公主”。


为了获得流量,他们在直播中对这名女孩羞辱取乐,公然猥亵她的隐私部位,还有些男主播为了获得打赏,强制性和女孩发生关系并拍视频私发给网友观看获得赏金,简直猪狗不如。

 


女孩患有糖尿病,但这些主播为了流量连灌她五瓶酸奶、3瓶啤酒,直接给灌进了ICU,让女孩独自面临5.6万的天价医疗费用。


最终,逼迫女孩的3名男主播被刑拘,但给女孩造成的伤害却无法挽回。


为了获得流量、打赏和粉丝增长,不少网红在直播中自导闹剧,有些在疯狂擦边,有些更是迎合观众们寻求刺激的心理,甚至直播黄赌毒等各种违法行为,各种低俗恶搞的事情层出不穷。


色、丑、怪、假、俗、赌,在互联网甚嚣尘上。


而屡禁不止的道德败坏无下限的丑事发生,说白了,背后离不开一个“利”字


2


在郭老师爆火之前,她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甚至是一个失败的人,开火锅店欠了几十万,连房子都被人拆了。


但靠扮丑爆火之后,据传她每年赚上千万,在上海花费两千万买了两套豪宅。


她早期就曾在直播中透露,她无需卖货、接广告,仅通过直播打赏就能轻轻松松月入过万。


在巅峰时期,一场直播就能赚五六万,比很多人一年收入还多。据她个人所说,代言30万起步,更是许多人遥不可及的一个数字。

 


靠满口脏话吸引流量的铁山靠,因为多次在直播骂人时穿着海澜之家的衣服,被粉丝戏称为“海澜之家代言人”。


瞅准流量后,连品牌方都空降他的直播间,疯狂送礼,当上了榜一大哥。有人粗略估计过,当晚铁山靠光从海澜之家那收到的礼物至少1000万音浪,等于100万人民币。


靠低俗和各种不良价值观爆火,铁山靠首次给品牌带货就卖了4600万,按照1%抽成,他也可以赚46万,这还不算出场费。

 


还有被央视痛批的主播惠子,通过和另一个网红进行“打赏PK”,让粉丝在好斗心理的驱使下,疯狂打钱,一夜狂赚1764万。


在退网前,拥有2900多万粉丝的惠子,已经靠短视频挣了2亿多人民币。

 

直播订婚的网红殷世航,炒作卖货、虚假宣传和低俗表演被封后,遗憾地说:“刚赚了4000多W,号就没了!”


除了这些之外,大家还记得古早炫富网红郭美美吗?


疯狂炫富、碰瓷红十字会、靠着下三滥爆红、借商演为名从事性交易、不断地碰瓷明星制造绯闻炒作自己,看到网友攻击她时,直接拿月入60万一事来堵网友的嘴。

 


现在的郭美美,靠着之前下三滥的手段积累的名气和财富,仍然大受追捧。


他们的成功,打开了直播界的潘多拉魔盒,让人们以为只要够俗,就能挣钱。红了,就能当网红,就什么就都有了。


而什么是网红?其实就是打造人设,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只要够另类,只要够吸引眼球,就会有资本来推,就会有平台捧。


快节奏时代,一条短短的15秒短视频,如果前3秒不够吸引人,用户就会划走,各大平台当然也知道这一点。


注册成为短视频平台的新用户,系统会自动推送吸引眼球的内容,先抓住用户在平台停留,然后再根据用户观看习惯,有针对性地持续推送吸引人的内容来留住用户。


不仅仅是平台,签约网红的MCN机构,不看道德、只看流量的选人方式在行业内非常普遍


比如说,凭“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火遍全网的“窃·格瓦拉”,原名周立齐,在出狱后,获得了几十家MCN机构的疯抢,甚至开出300万的天价。

 


事实上,大家知道,被MCN机构热捧的窃·格瓦拉,不过是一个小学肄业,以偷盗“电瓶车”为生的惯犯。


豪掷千万疯抢周立齐的MCN,也不过是希望借助他“网红”的身份赚取流量和关注度,满足大众的猎奇心理,再从他身上收割一波利润罢了。


还有“大力出奇迹”、“一天少花500,我浑身难受”的“大力哥”。


曾服用大量“大力药水(一种止咳水,有成瘾性)”后,持刀抢劫一对在ATM机存钱的父子,因刀拿反了,反被这对父子当场制服,后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


出狱后,“大力哥”接受一家网红机构的邀请,走上了主播这条路。



其实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是好事,但谁都能看出,MCN机构疯抢、平台力推上面这些人物的要点,正是他们曾经的劣迹


为博流量毫无下限的网红、MCN、平台,无不在吃网红经济下的人血馒头。


3


这些没底线的劣迹网红现象,败坏自己名声事小。误导青少年和广大粉丝群体、败坏社会风气,就是不得不重视的重大隐患了。


被社交媒体包围的青少年,对媒介信息的认知显然尚未成熟。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当代青少年网络素养调查报告》显示,接近六成的青少年没有掌握使用网络工具来甄别网络信息真伪的技能。


“微信朋友圈的消息是真的,可以相信”,“短视频里的内容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发生的”,“点击率越高的网站,内容质量也一定越好”,这些问题,在调查中分别有35.9%、59.2%、55.4%的中小学生选择了“认可”的选项。

 


中小学生缺少社会经验和认知能力,很多把社交媒介的信息、内容认为是真实发生的,随意转发和分享。


开头我们提到的那些围观提子购买和烹饪鲨鱼的小朋友,也许在潜移默化里就会认为,购买和烹食鲨鱼是正确的,合法的,甚至可能进一步效仿


有一些知名主播在直播中与粉丝“开麦”互骂、言语粗俗,脏话脏字不断,直播评论区更是沦为“重灾区”。


他们的低俗语录和动作,不光被网友们广泛学舌,甚至会被网友以表情包等形式传播和分享,造成网络空间的进一步污染。

 


更可怕的是,很多未成年在三观未成熟时,被一些三观不正的低俗网红逐渐带偏


比如说早早辍学做过搓澡工、当过夜场舞者的农村小伙——网红“方丈”。



张嘴闭嘴的脏话不堪入耳,满身的纹身让人看着头皮发麻,但这股充满低俗的歪风邪气却被方丈的粉丝夸成英雄气。其粉丝群体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未成年。


还有在快手平台上走红的网红“杨清柠”,靠的是“未成年妈妈”的标签。“杨清柠”在17岁时怀孕生子,孩子的父亲同样是未成年网红“王乐乐”。



两人在快手平台拥有4500多万粉丝,在直播中多次提及未婚生子、未成年妈妈、出轨等话题,“王乐乐”还曾直播殴打“杨清柠”。


虽然“杨清柠”“王乐乐”的行为不符合公序良俗,但这对未成年父母的直播经常能收获超过百万的点赞量。


受“杨清柠”的影响,早孕一时间成为网络直播圈的时尚,多位未成年主播相继宣布怀孕,网上甚至还出现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的风潮。



还有些未成年受炫富直播影响,认为学习无用,成为主播反而可以轻松赚钱、获得社会认可,平时不仅出现厌学情绪,还形成了追求消费主义、享乐主义的价值观,并且这样的案例绝不在少数。


调查显示,54%的孩子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是当网红做主播,有越来越多的学生不思进取,只想一夜成名。


而受到相关影响的不仅仅是未成年,还包括广大家长。在一个调查中,有48.74%的家长支持孩子去做网红主播,有的还主动给孩子报了“网红培训班”。

 


这些坐拥上百甚至上千万粉丝的网红们,对社会风气、价值导向和粉丝行为产生着不可估量的影响。


其实追逐流量对网络直播行业来说并无可指摘之处,不采用别具一格的方式来吸引观众那还叫“网红”吗?同时,所谓“美丑”也不是定义标准,写真、朴实的“丑”往往比扮出来的“美”更加打动人。


伪装成“真实”的那些刻意“扮丑搞怪”和出格言论,更容易鼓动情绪、吸引眼球,让观众产生误解乃至于在社会上造成实际危害。


新的信息传播时代,“网红”的出现和扩大几乎是不可阻拦的,大可不必一竿子打死,如何让这柄双刃剑的社会效应充分地趋利避害,网红经济这个链条上的每个环节,都有责任。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时代周报:吃播博主为何盯上大白鲨?行业同质化严重,已有网红铤而走险被刑拘

金错刀:一夜凉透,中国的“畸形网红们”垮了?


乌鸦校尉的视频在B站上线啦!

小伙伴们有兴趣一定要去给我们捧捧场呀!



快来关注乌鸦校尉视频号

热点视频推荐↓↓↓



吃完鲨鱼吃牢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