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万的梵克雅宝耳环竟是假货?二手奢侈品平台心上App拒绝“假一赔三”

时间财经 2022-08-05 22:51

“3万6买的耳环,居然是这玩意。人家鉴定的说,成本几百块撑死了。”消费者纪女士气不打一处来。

据纪女士介绍,2018年10月,她在心上App上购买了一对价格为36536.6元的梵克雅宝耳环,产品来自卖家南京礼尚往来钟表有限公司(简称“南京礼尚往来”),心上App随产品附带了假一赔三的鉴定证书。

目前,心上App方面答应退货退款。但纪女士不同意并将平台心上App和卖家南京礼尚往来公司同时告上法庭,要求平台假一赔三。

南京礼尚往来公司方面回应时间财经称,目前双方的官司正在进行中,法院正在抽签决定由哪家机构进行再次鉴定,一切等结果出来再说。

就此,时间财经同时还联系了心上App方面,截至发稿时间,暂未获回复。

“如果心上App有假货,其和其他二手平台的差异性就不存在了,会伤其经营根基。”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对时间财经表示,二手品实际上竞争对手很多。心上App是在二手线上领域走了细分赛道,也就是二手奢侈品。既然走了细分赛道,心上App则需要在细分领域体现出不同点,体现出差异化的服务能力。而奢侈品领域用户的主要诉求痛点是保真。所以,心上App要重视平台的假货问题。


买了假货,还被骂“疯子,神经病”?

回忆起自己选择心上App购买这副耳环,纪女士称,自己之前两年时间,有在心上App卖出过不少东西,因为自己的东西都是正品,所以比较相信平台上的东西是正品,其公开宣称的假一赔三也让她比较放心。只是这次,纪女士万万没想到自己花3万多买的耳环竟是个假货。

公开资料显示,心上App运营公司为北京屹品文惠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屹品”),成立于2015年,是一个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提供交易、鉴定、回收、养护服务。目前平台上主要有包袋、服装、鞋靴、手表、首饰配件五大品类,共公开信息,公司创立一年内便完成了3轮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下半年,心上App开始实行“假一赔三,正品保障”的措施,买家如果在平台买到假货,平台会以三倍价格予以赔偿。

心上App创始人董博文曾公开表示,“在中高端闲置品买卖过程中,保真鉴定一直是一个不可逾越的点,保真才是平台的存在价值。”

据其介绍,心上App为打造中高端消费品闲置交易的核心壁垒——验真,App每位鉴定师都持有中、日两国鉴定行业执业证书。在App商品交易的过程中,每款产品必须经过6个以上的鉴定师同时验真通过之后方可发货。

正是因为对心上App平台的信任,纪女士2018年花3万多在平台上购买了一副奢侈品牌梵克雅宝的二手耳环,该商品新品原价6万元多。

2021年3月纪女士欲将该耳环出售,在会麦App竟被鉴定为假货,当日她又去胖虎科技App做二次鉴定,同样被鉴出是假货。

考虑到上述两家都非权威机构,而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又不接受个人检测单,为拿到更严谨的检测报告,纪女士委托胖虎科技把耳环送到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天津有限公司(简称“天津中检”)做第3次鉴定。

后天津中检鉴定结论为:该委托商品不符合品牌制造商公示的技术信息和工艺特征。

受访者提供

纪女士在取得天津中检鉴定结果后,联系了心上App。处理此事的心上App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联系了天津中检那边,天津中检也表示该产品的刻字和官方正品的做工和工艺都不一样。App也愿意退还梵克雅宝的购买款36536元并把耳环收回。

但纪女士对此处理方式并不满意,她坚持要求假一赔三,心上App目前未同意。

心上App还提出,要求将产品再送检北京中检。但纪女士的律师建议不要同意,因担心App的检测业务长期在北京中检会影响检测的公正性,起诉后在法院的见证下再检测会比较好。

更令纪女士气愤不已的是,她有一次在App的老板董博文的直播间留言,称买到了假货。没想到,董博文既没有重视此事,也没要求私下进行沟通处理,而是直接对纪女士破口大骂,骂纪女士“疯子,神经病”。

图片来自网络

无奈之下,2021年3月23日,纪女士把心上App运营主体北京屹品和卖家南京礼尚往来公司起诉到法院,要求假一赔三。目前北京望京法院还在申理中。

时间财经于裁判文书网检测北京屹品,发现公司存在多起网络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公司均是被告,但案件均以原告撤回起诉终结。

纪女士猜测,App很多官司无疾而终,可能是因为能买得起奢侈品的人,时间都比较宝贵,经不起这么折腾,但是纪女士表示自己这次不会轻易放弃,“主要是太气人了,这么铁定的证据都视而不见,公司老板还开口骂人,想到之前自己对平台的信任,就气不过。”

平台乱象丛生

时间财经注意到,纪女士的遭遇并非个案。

有消费者在黑猫投诉称,自己一个全新未使用的包包寄到心上App代卖,没卖出寄回后发现,包包的周边都被弄花了。


社交平台也有消费者发文称,自己的包放到心上App平台上寄卖,因两个月没卖出选择召回,找回后发现其中一个包包的按扣的零件缺失,导致按扣扣不上。该文评论区还有评论称,在App的老板董博文的直播买了个LV的小圆饼包,董在直播间说没有瑕疵,有瑕疵直接退,结果包到手发现瑕疵明显得没法看。

90后消费者张女士也在心上App有过几次购买体验,但都没成功,其中几个是下单后立马就后悔了,觉得价格没优势就退货了。另一次是看中了一款香奈儿的包,董博文把产品一晃而过,称包很干净,成色是95新,价格绝对值。等包到手后张女士发现,实物大概只有7.8成新。这次之后,张女士就不看心上App的直播了,“东西实际成色与描述相差太大了,没啥意思,浪费时间。”

此外,张女士还表示,看董的直播间没有很舒服,张女士描述,其他直播间也有过货很快的,但董不是实际把该展示的展示清楚,适当营销,而总是说“这个价格你还想买啥”“没有比这更划算的”这种话,而且评论区说啥也直接怼。

实际上,行业先行者已经将部分问题充分暴露了。从2017年到2020年,只经历了短暂3年的二手奢侈品平台寺库今年6月从纳斯达克退市,近期寺库还被Prada申请冻结1100万元。2021财报显示,寺库全年营收为31.3亿元,同比下跌48%;净亏损5.66亿元,同比增加547%。

全球最大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The RealReal发布2021年第二季度具有亏损业绩的财报后股票受重挫,去年美国商业杂志《福布斯》曾发表文章指出The RealReal在平台上售卖奢侈品假货。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对时间财经表示,二手奢侈品行业并不大,而且混乱程度远超业外人的想象。“二手奢侈品其实货源不多,有一部分在典当行里面流转,也有一些线下的小公司在做,以及熟人间流转,要把它做成一个行业,其实是很难成气候的,货源少而且价格高。另外,国外的这些奢侈品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而中国有一个高效率的代工体系,广东的奢侈品ODM、OEM代工厂做出来的东西,普通人根本分辨不出来真假。所以很多二手奢侈皮都是真假掺着卖,而且你不做别人在做,你就活不下去了。当初寺库和洋码头都是靠二手奢侈品起家的,但后面都在极力撇清。”

商品来源成谜

纪女士起诉的案件中,涉案方除了心上App之外,还有一个主体就是卖家——南京礼尚往来公司。

据公司官网介绍,礼尚往来钟表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从事名表、名包、首饰、钻石珠宝等业务。是全国成立时间较早的奢侈品鉴定评估中心之一。中心经营范围涉及奢侈品鉴定评估、维修保养、销售、寄卖置换等。迄今拥有多名15年以上鉴定经验的行业专家,瑞士进口检测维修设备10余台。


据纪女士提供的资料显示,法庭上,南京礼尚往来方面的工作表示,天津中检只是根据技术信息和工艺特征来鉴定,公司并不认为这就能确定是假货。

纪女士还称,在起诉之前,南京礼尚往来还有工作人员联系她时说过,这个货(梵克雅宝的耳环)是从二手店同行那里收的,他还拿到梵克雅宝门店去查过这个编号。纪女士要求其出示能证明商品来源及正品的证据,对方一个都提供不出来。

南京礼尚往来方面则回应时间财经称,北京中检才是最权威的,并认为天津中检所写的“不符合品牌制造商公示的技术信息和工艺特征”并不能证明是假货。若天津中检的报告可以盖棺定论,那法官也不会再抽签选择机构进行再次检测。公司方面还表示,若是公司的产品出现问题,公司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但没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认的。

对此,北京市大道政通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小强对时间财经表示,天津中检是原告单方委托的鉴定机构,则鉴定意见只能视为专家意见,在证据分类上应归于证人证言。法院一般会支持被告的重新鉴定要求,但是鉴定机构应当由原被告双方选定或摇号产生,而非被告指定的北京中检。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律师也表示,如果纠纷的一方对鉴定结论不服,可以申请法院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法院委托的鉴定结论通常是具有证据效力的。通常双方都可以自行委托,但是如果对方不认可,法院是不会采纳的。

在南京礼尚往来官网多处强调可以保障正品。那么,南京礼尚往来公司到底是如何保障的,是否每一个产品出售前都会经过中检鉴定?

对此,南京礼尚往来方面告诉时间财经,客户有需求的时候才会送检至中检,公司对正品的把控主要是依靠公司自身的能力,公司有六七位持证鉴定师。

南京礼尚往来方面还强调,消费者是从心上App平台购买该产品,“她首先应该是找心上,然后才是礼尚往来。”(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