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国网络随笔:为什么要去大城市看病?(小说)

阿国网络随笔 2022-08-05 23:55

要是你足够富有的话,能去大城市,还是去大城市吧。


父亲老拉肚子,去曹县看了不下20回,花钱无数。到了山东齐鲁医院,花费不到200元,搞定了。


我的腿发炎了,去村里看了,我去镇里看了,都没看好。等疫情结束了,我直接去菏泽去看(直接去菏泽最好的医院)。要是菏泽不行就去齐鲁(山东最好的医院了),要是齐鲁不行,就去华西。我不想在小地方试错了。


我的腿发炎了,我去村里看,他给我开了一点儿消炎的药,还有一盒叫“X王”的药膏,没啥用。不过人家的服务态度非常好,还是有点儿小感动。


去镇里,找了找个2家小诊所,又去了镇卫生室。


这2家小诊所,说法都不一样。


一家说没事儿,你回去吃点儿消炎药就行了(镇里唯一的皮肤科医生,其水平实在不敢恭维,说话那个傲气啊,是我一辈子都不想再屌的人)。


另一家说你的腿发炎了,得把里面不干净的东西排出来就行了,他还举例证明,他把谁谁治疗好了。我好亢奋啊。结果他话锋一转:现在我儿子在菏泽,回不来,他会弄,我不会弄。说这句话的人,是我们镇最牛逼的医生,没有之一。


没法,碰碰运气,去镇卫生室去看看吧。到哪儿一问。人家说:俺这儿没皮肤科。是啊,怎么会有皮肤科呢。镇卫生室,连接生都不敢接。据说:一接生,要么大人死,要么小孩死,要么大人小孩都死……

这样,我看病,以后就只能往大城市跑了。


小地方是没高人的。小地方之所有有高人,就是因为他连一个竞争对手都没有。大家误以为他们就是高人。其实到了大城市,属于连工作都找不到的人。很多病,他们都没见过,还治个毛啊。至于在职继续学习,继续深造啊,对他们来说,这就是瞎扯淡。


比如我们这儿的中学老师,连一个本科生毕业的都没有。我再说一遍:小地方是没高人的。要是有,他绝对不会生活在小地方。要是有,会被大地方的人直接拉走去更牛逼的地方发挥“余热”。现在我吃了很多屎,我觉悟了,病了,就去市里最好的医院。要是市里不行,就去省会。要是省会不行,就去北京。要是北京不行,就只能考虑美国或日本了。世界看起来很大,其实很小很小的。


至于在哪儿读书,我还是讲个我经历过的故事吧。

弟弟的小孩读书,在我们村,老拿第一。

跟我到了巴中,分配到最差的班级。

班内有50人,她的成绩是在30名之后。

现在回到我们曹县,又是班内前10了。

这个教学质量,村不如县,县不如市,市不如省会,省会不如县城。这个就是大概率。至于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选择的面是非常小非常小的。要么衡水毛坦厂,要么就是进当地的公立或私立(在我们这儿进了私立,就没往公立学校转学的权限了)。


再说说吃饭吧。我在青岛,喜欢找吃的。在青岛吃多了,我觉得青岛也没啥好吃的。回到老家县城,我吃了县城的东西,是觉得不能吃。现在吃了媳妇做的饭,我觉得村里或镇里的饭店,做出来的东西,都非常美味。是体验让我的认知摇摆不定。


我有个同学对我说,想降低试错成本,吃饭找连锁,睡觉找连锁。我说我生活在村里,我的活动半径就是在村与镇之间,我们镇上有两家连锁超市(我确实时常去消费,一家是宏图超市,一家是永嘉乐超市)。还有两家连锁饭店,一家是“逍遥镇胡辣汤”。还有一家“杨口福麻辣烫”。说真的, 我时常去逍遥镇喝胡辣汤,“杨口福麻辣烫”不怎么去。有时想吃“杨国福麻辣烫”了,就去离家10公里的倪集……


经历过了这次疫情,对于一些常识性的东西,我有了更深的理解。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因祸得福吧。


小结:很多事儿,体验过了,才知道他好不好。要是没体验过,是没资格发言的。村里能把饭店开起来的人,都是在大城市开过饭店的人。至于村里能年赚百万或千万的人,都是从大城市归来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是大城市养活了我们。我也是到了青岛,才改变了命运。我要是留在老家,一辈子都不会改变命运。大家在自己足够年轻的时候,还是能往前跑跑,就往前跑跑吧,哈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