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都不给我推项目了”

周律微金融 2022-08-06 00:00
文章来源:投中网(ID:China-Venture)


“劫后余生”,还是“破茧重生”?

文丨喜乐

来源丨投中网


常亮并没有“劫后余生”的幸存感,当他从自己熟悉的大消费赛道被调岗到部门人数怦然膨胀的硬科技赛道后,他更常有的感受是:不习惯、孤独、门外汉。


常亮就职于一家北京的集团内部战投,和那些被优化了的前任同事相比,他挺幸运的,被领导以“小伙子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较强”留了下来,免遭裁员,也免遭了突然找工作的痛苦。


在VC/PE这个圈儿里,严格来说,常亮的学历背景不算极其出众,海归身份,学校是全球TOP100内的,干过几年消费投资,算是一个有一定经验的投资人了。然而这一切在被调岗之后,“一下子落差感就上来了”,常亮从一个投出过几个案子的投资人,变成了不懂这个行业的新兵。


“我每天都在疯狂试图搞懂硬科技,也在试图弄清楚怎么做硬科技的投资,最大的感慨就是,原来还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好投资这一行的。”常亮对我苦笑。



最现实的一课:该不该转型?



最明显的变化是,常亮几乎很难有机会出手投项目。


作为“新兵”,每次旁听项目会议,他必须保证好状态,一个不留神就会跟不上节奏,更遑论挖掘到好的项目了。


说起来,常亮已经算是我认识的幸运的投资人朋友了,幸运在他至少有机会学习新的赛道,有机会“从头再来”。不幸的是那些依然坚守在消费赛道的投资人朋友,我一位看餐饮的投资人朋友孙耀告诉我,他已经半年没投过一个项目,“FA都不给我推项目了,听说他们现在聊的最多的是合成生物。”


孙耀很慌。


“我现在很纠结,是该继续苟着,还是干脆换个热门赛道?”孙耀说,“最坍塌的还是认知。我坚信餐饮肯定是有投资机会的,只是现在市场上的钱不相信。我们基金募资这块已经停滞了,LP不肯投消费了。那如果有一天,LP也不相信半导体、合成生物、医疗科技了呢?到时候再换回来吗?”


显然孙耀是一名有理想有自己立场的投资人,他不想随波逐流;而不想随大流的代价则是,也许哪天自己就被优化了。

和孙耀相比,周青就简单多了,他是自己主动辞职的投资人,此前他最擅长的赛道是消费和供应链。辞职之后,他依然想做投资,然而现实是很多机构已经缩减了招聘规模。“我想去的看不上我,他们要招的是之前在某个行业里有一定经验的。”周青说,“说起来你都不信,找我最多的竟然是FA机构。”


周青早已没有“要不要转型”的纠结了,“只要是投资机构,让我看什么赛道都行。”回过头看,周青原先的机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他的前任同事们要么和他一样处于失业状态,要么去了所谓的“野鸡机构”。


孙耀的朋友们都建议孙耀苟着,他给我看了一条截图,朋友给他分享了说唱歌手热狗的一首歌——《差不多先生》。


“这差不多的人生

总在见缝插针

我是差不多先生”



“隔行如隔山”



Joe已经在VC/PE这一行里做了7年,他之前在投行工作,从投行转到一级市场投资,当初的他颇有一种降维打击的雄心壮志。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顺利,Joe很快体会到了何为“隔行如隔山”。


在和我聊的创投机构HR中,我得到了一条属于招聘人员的共识,即和招一个学历高(当然这是现今投资机构招人的不成文的必要条件)但经验不足的候选人相比,他们更渴望一个行业经验背景丰富的老兵。


这在投医疗的机构中尤其明显。一家专投医疗的基金管理合伙人曾非常骄傲地和我说,他们的投资团队90%的人都在医疗行业里干过,“医疗是一个特殊的赛道,没在里面摸爬滚打过几年,摸不出里面的门道。”这位大佬意识清晰,“必须要提高招人的门槛。”


Joe则和我总结了在一级市场做投资,最重要的是对自己所选赛道的深刻认知,此外还要有高超的资源转化能力,“我自认为除了大佬级的投资人之外,能做到覆盖多条赛道的投资人真的不多。每个赛道都有自己属性的打法,这里面涉及到极深的洞察能力,说起来很玄,具体落实到项目挖掘、项目投资上就更玄了。”


从曾经擅长外秀的投行人,如今的Joe踏踏实实,专注在生物医药领域,力求自己成为一个“真懂行业、能及时看到行业变化”的投资人。


不少投资大佬都和我说过相似的一句话,“要做好投资,一定要保持自己走到一线的感觉。”大佬们的意思是,要紧紧的和产业挂钩,不能只做一个决策人,而是要亲临前线,和产业里的人、事相连。


这也是目前常亮最迫切在做的事。隔行如隔山,同样是他转型后的第一认知。



最后一问

“你为什么做投资”



在我的朋友圈里,已经有不少投资人开始向内观。比如,有人问,你为什么要做VC/PE?


一位在管理规模超过200亿元任职投资合伙人的投资人迈克,在自己的公号里发表了自己对投资的反思,他说,“投资做到最后,你就会发现投资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贪婪、恐惧,以及潜意识里改不掉的习惯。所以真正的自由不仅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更是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

迈克的思考和孙耀的纠结有异曲同工之处,现今不利于投资人的大环境,让许多对VC/PE有着自己认知的投资人面临选择:是该坚持自己,还是该追随市场随时变化的声音。


迈克的观点很深刻:“什么行业都看,什么阶段都投,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圈,这是贪婪。不敢投非共识,不敢逆势投资,不敢下重注,这是恐惧。什么火爆投什么,什么抢手投什么,红杉高领等知名机构投什么你跟什么,这是不深入思考,懒惰。领导喜欢什么投什么,没有坚持,没有自我,没有独立判断,这是懦弱。


先入为主,认知偏见,就觉得自己很牛,听不进别人的反对声音,这是傲慢。贪小便宜,算小账,沉默成本,投资压力,LP诉求,领导关系,面子等,一切为了什么而投资,而不是纯粹的为了赚钱而投资的。让你失去理性……”


我身边一位LP大佬(投过圈里数一数二的GP)也是内观极深的一名投资人。他告诉我,他自己转型下场做GP的主要原因就是,市场上的GP太乱,造成了资本无序扩张。他认为太多机构做投资过分急功近利,投资圈的底线和坚守的行业道德已经不在。


大佬说,“要做就要做令人尊敬的投资人。”


(注:常亮、孙耀、周青、迈克、Joe为化名)


申明:感谢作者的辛勤原创!若在本公众号转发过程中涉及到版权问题,敬请与管理员联系!以便及时更改删除,谢谢!(邮箱:2012280448@qq.com)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