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美满

槽边往事 2022-08-06 09:56

作为人类观察家,我通过观察得出一个推论:如果夫妻交换微信,分别看对方在兄弟群或闺蜜群里对自己的评价,大概率会因此而吵得不可开交。这也没什么奇怪,如果不是朋友们在接纳消化那些话,而是在家里直接讲出来,可能也就没有什么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了。
在我二十多岁、三十多岁的时候,曾经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人们对婚姻生活的态度普遍呈负面,没有几个人赞美,或者心怀感激。也就是说,没有多少幸福美满的婚姻。现在随着年岁增加,我对人性的认知和以前相比略微有些深入,于是结论也就随之改变。
首先言辞是不可以相信的。这并不意味着我在指控人们喜欢撒谎,而是说人们所说的话和他们真实的意图之间有很大差距。一个时常抱怨婚姻家庭生活的人,也许其实须臾不能离开,抱怨并不意味着他当真想翻墙逃跑。我在微博上观察到的怨夫怨妇,他们以年计算来展开自己的抱怨,引发了相当数量的共鸣,但我从未见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真的跑路。
所以,我猜想在他们各自的婚姻家庭生活中,他们获得了某种完整性。这种完整性可能是外部的,就是他们的社会形象需要是这样的,如果失去了婚姻家庭,他们的社会形象就会变得残缺不全;也可能是内部的,就是他们对自己的人生有一种认定,有一种图景,这种图景里并没有自己孤零零站在天地间的一幕,边上必须有那么几个人,否则自己的人生就是残缺不全的。

其次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一个朴素的道理,那就是他们之所以抱怨,原因是心中还对婚姻家庭有所期待,对幸福美满有所期待。当时我看到一句话因而深受启发,它说真正的爱国者都是批评家。我当时就产生了一种明悟,真正的买家会不断挑剔货品,没想到这种民间智慧竟然有如此广泛的应用范围。
所以那些话语的语气和其中的情绪不能当真。如果真那么去理解,就像是怀疑菜市场的小贩和顾客在讨价还价时会相互饱以老拳一样,并不存在这样的可能。为了讨价还价而面红耳赤,正如对婚姻生活不断抱怨一样,都是一种法定的表演仪式,反而是不那么做才会有些奇怪。
有一次有一位女性读者给我留言,抱怨她的丧偶式家庭教育环境,说她的丈夫对孩子教育漠不关心,个人毫无上进心,终日喝酒打游戏,大约抱怨了上百字的样子。我看她写得痛快而流畅,内心的邪恶一下子失控,就回复了一句:那么,这些事情您当初结婚前是不知道的么?
没想到她的回复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她坦白地承认自己当然知道,不过当初她就是觉得丈夫生得好看,加上人又年轻,所以很快就结了婚。然后她想着婚姻能够改变一个人,没想到有了孩子之后丈夫也依然故我。总之,她又痛快而流畅地说了一番话。我听完之后心中只有一种强烈的想法:她丈夫现在应该依然还保持着相当程度的美色。
所以大概情况就是不知道文章的哪一点触动了她,激发了她的倾诉欲。于是,她把自己的不满全部写在留言里。写完之后,她觉得很释然,情绪也得到了舒缓。然后就高高兴兴回家做饭,监督孩子功课去了。而她用眼角余光看去,丈夫正斜倚在沙发上打游戏,她心头一阵烦恶的同时转念一想,忍不住感慨说:虽然如此,他依然是我们这个单元里最英俊的躺平王子啊,真好看。

最后,所谓人性应该怎么理解?我觉得就是人类作为一种生命体,为了维系生命而产生的必然算计。既然如此,这种算计就一定包含一种特性:一方面人总在追寻什么,因此而产生了强烈的欲求;另一方面人一旦得到,随着旧欲望的满足,又会有新的欲求不满产生。如此,人才会保持活力,人族才始终生生不息,折腾不已。
每一对人走入婚姻之前,一定是为了得到什么,并且坚信它就存在于婚姻之中。等到走入婚姻,落袋为安之后,马上就习以为常,认为那就是天然属于自己的,接下来看到的就只剩下各种不满意。于是抱怨就总是能生出来,似乎没有一对是满意的样子。只有不谙世事的年轻人,听完这些话之后才会立即建议下场换人,立即遭遇对方内心的白眼和鄙夷。
像我这样成熟稳重,儒雅温和的中年男子,遇见这样的抱怨时,只会气定神闲地坐好,请对方喝着饮料继续抱怨。然后自己认认真真点上一桌子自己喜欢吃的菜,边吃边听,最后等着对方结账作为本次倾听的服务费。无论对方说什么,如何表述,我都认为对方正处于幸福美满的生活中,并且为此而感觉到高兴。
这是因为幸福美满有两种形态,一种是人们通常想象中的那样,所谓“幸福美满地生活下去”,是一种静态的充盈状态;而另外一种是现实,现实就是人人都在抱怨,而且仅仅是抱怨,那么这就是动态的幸福美满正常应该有的样子,它随时有缺,但依然在前进。



标题:《安珀与德普》

创作者:和菜头的小肉手

AI算法提供:Stable Diffuion

关于Stable Diffuion的详情,请参考文章《介绍一下Stable Diffusion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话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今天的三张画,灵感和构图均来自同一幅名作。请问:它的名字是?它的画家是?


南派三叔专区

π,这张《吴邪等待三叔出水图》送给你。随便用,不客气,我画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