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基本法》收官,这些创作上的秘密可以说了|对话主创

影视独舌 2022-08-06 10:50


2022年8月6日 | 总第2955期

这是一次实验。

四年前,沈严导演拿到了腾讯影业推荐的小说《天才基本法》。平时很少看超现实故事的他看到一半,脑子里就冒出了一堆想法。他喜欢故事里老林和林朝夕之间的父女情,喜欢它的双时空结构。

但他也很清楚,这个故事没法用类型框限。想要做成,就得走出舒适区,自己去摸边界。

同样对这部小说有着强烈创作冲动的,还有编剧聂成帅。跟沈严相比,还算得上新锐编剧的他,从业以来主要做的是制片管理类工作。2017年聂成帅重回编剧行业,一年后接触到了《天才基本法》。这也成为了他第一部与观众见面的编剧作品。

在沈严导演初步敲定接手《天才基本法》后,聂成帅带着改编思路去见了他。这是条颠覆“穿越”小说基本原则的改编思路。沈严导演却在其中看到了“双时空”从文字落地影像的可能,也看到了实验性手法施展的空间。

突破类型框限的创新意志和改造“穿越”网文的创作冲动结合了起来。再加上出品方腾讯影业和阅文影视的协力助推,沈严和聂成帅这个“新组合”最终就位。《天才基本法》这一段三年剧本、一年制拍的漫长创作旅程由此启航。

昨晚,《天才基本法》已在爱奇艺迎来会员收官,我们以此为契机,请两位主创回溯了这一段创作之旅。

以下是沈严和聂成帅的讲述。

我们要“双穿”

沈严:

2018年刚接到这个小说的时候,我跟聂成帅还不认识,是总制片人马好把他推荐给我的。他第一次谈改编思路时,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双穿”的概念。

原本小说里三次穿越,都是林朝夕一个人。他非常明确地提出,要两个人一起穿越。第一次从草莓世界到芝士世界,是林朝夕和纪江一起,第二次是林朝夕和裴之一起。

他说这个概念的时候,我觉得就挺过瘾。他没有默守陈规。这个出发点就是影视化的,因为“双穿”才能让主角有个搭话的队友,才能把信息传递给观众。

我当时没有想到的是,依着这个逻辑走到后面,改编的难度简直是指数级增加。

看过剧的观众知道,剧版的故事把林朝夕的“穿越”从三次改成了两次,还有一次裴之的反向穿越。写到最后,跟传统的穿越故事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所以,《天才基本法》的剧本周期很长,有三年的时间。中间我们反复调试,主要是考虑到观众的接受度。尤其是第二次穿越结束之后的原创部分,和开头引导观众进入“双时空”情境的部分,我们都推倒重来过。

比如,原本的第一集,林朝夕的人物更加不完美,有一种“我就要躺平,谁都别管我”的叛逆感。后来,她经过平行时空的历练,慢慢成长、成熟。从逻辑上来讲,我觉得这样挺过瘾的。但是考虑到观众的审美预期和书粉的感受,我们最终还是采用了现在温和一些的版本。

聂成帅:

“穿越”小说从文本到影视剧,其实有很多坎要跨。我第一次跟沈严导演聊改编思路的时候,也聊到了“穿越”题材网络小说的几大潜规则。

首先,网络小说里的主角必须是单独穿越。“双穿”的小说,一般都“扑街”了。为什么?因为读者和穿越的主角之间要有一种私密性,就是共享一个秘密的优越心理。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了,读者就会不舒服。这是阅读中的独特体验。

到了影视剧中,本身就要有演员去扮演角色,它是一个客观视角,不是代入性的。所以“单穿”的限定就可以打破。打破后,还会带来很多影视化呈现上的好处。

第二,穿越之后,网络小说一般会默认把另外一个“我”省略掉。就像《天才基本法》的小说里,草莓世界的林朝夕第二次穿越到芝士世界后,发现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变得叛逆了。但她完全没有去想为什么,也没有问另外一个“我”去哪里了,更没有任何行动去改变。这是网络小说默认的,可以简化的规则。

第三,就是穿越这个事儿,在小说里是绝对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这跟第一点是一个道理,“穿越”是读者和作者之间的秘密,大家都遵守这个潜规则。但在影视剧里,主角满心满脑的疑惑,不说反而显得不合理了。

第四,就是穿越之后导致的一些伦理问题,小说一般是不表现的。但在剧里,这些问题就不能略过。比如草莓世界意外丧父的裴之,因为对父爱的执念穿越到了芝士世界。那芝士世界的父亲,真的能把他当儿子吗?这恰恰是剧里的情感重头戏。

《天才基本法》的很多改编,是三年的剧本过程当中不断讨论、推翻、重来的结果。但这些设定上的颠覆,是在第一年就定下来了的。

夹角越开越大

沈严:

《天才基本法》的剧本难度大,拍起来难度也很大。因为它前后的逻辑关联太强了,两个世界的呼应关系,几次穿越前后的细节变化,很多铺垫,少了或者错了哪一点,戏都会接不上。

这部剧的核心是情感关系。尽管带一点奇幻,但在我看来就是浪漫现实主义,这我一点都不怵。但拍摄上的强逻辑性对我是个挑战。

所以,我是绝对不敢剧本没写完就开机的。《天才基本法》是剧本完全出来后,我们又带着编剧一起围读了一遍,才开始正式建组的。

就算这样,很多细节我在拍的时候都没意识到。前几天我看到一条观众评论,他说剧里裴之的父亲和老林第一次见面,就是让他骑摩托要带头盔。这其实是在铺垫后面裴父因为头盔的原因车祸出事。说实话,在拍的时候我都没注意到这点上前后的关联。

这只是一个很小的例子。剧中,还有很多明显的铺垫线索,我们拍的时候就得反反复复前后对照。

而且拍剧的时候,也不是按照时间顺序来。一天要拍好多个不同时间阶段、不同世界的场次,很容易就忽略一些东西。拍摄的时候,编剧是全程在组里的。很多问题走不通了,就需要他一起来讨论,甚至梳理整个情节线。这也是拍摄当中比较难的一个部分。

聂成帅:

《天才基本法》确实非常强调逻辑性。我们对原著做的很多改动,也是基于逻辑而来。

比如,我们为什么要把三次穿越变成两次穿越。就是因为原著后2/3的情节,都建立在林朝夕要写一个程序去救老林,让他避免遭遇车祸,不要得阿尔兹海默症。

小说作者基于这是一本数学主题小说,而编程和数学紧密相关,设计了这样的主线情节,可以理解。但到了电视剧中,观众可能就会问,林朝夕要救爸爸的方法有很多,为什么一定要写程序?原著中解释过这个问题,但理由略显牵强。

剧中,我们设计了一个车祸现场的录音,一定要这场车祸发生了她才能穿越回来。所以,主角们不得不用程序预判车祸发生地,降低事故的危险性,并复原录音。这就是他们第二次穿越的终点。

当然,我还是保留了写程序救爸爸的情节。目前我给出的这个逻辑可能也不完美,但为了保留数学建模的桥段,我还是选择这么改了。否则,原著整个后2/3的核心事件都没法保留了。这也是尊重原著的一种方式。

另外在人物的命运逻辑上,我们也做了不小的调整。

网络小说里的配角,可以是即插即用的。这一阶段可以是这几个配角,换到下一个副本,这些人全部可以丢掉,只要主角不变就可以。但是在影视剧里是行不通的,因为观众对角色建立感情是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刚刚建立感情,我们就把这群人撤了弄一批新的,观众是很难接受的。

所以我必须要保持配角的贯穿性。比如,纪江的经纪人陆志浩是他们小学一起参加奥数集训的同学。被观众叫做裴之“毒唯”的章亮,我们也让他从头贯穿到尾。不仅主角,配角也要有一个完整的轨迹,这就是我们追求的人物逻辑的完整性。

切换实验

沈严:

平行时空故事不仅逻辑性强,对表现手法和演员的表演,也有挺大挑战。

在拍第一次从草莓世界到芝士世界的穿越时,我们做了一个实验性质的切换。这两个世界,草莓世界里主角已经是青年了,芝士世界里还是小学生。我们就让同一场戏,由成年演员和小演员各演一遍,剪辑的时候没有做特效,而是直接切换。

一开始这样拍是出于担心,担心小演员的戏太多了,观众不能接受。而且,我们请了张子枫、王宥钧这么好的演员,一到芝士世界,他们就没有表演空间了,这是不是有点太浪费了?所以就做了这么一个尝试。

现在看起来,这个切换效果不错。有观众反馈说,虽然是这么简单一切,但奇幻感就出来了。我们还挺欣慰的。

对演员来说,要为角色在不同时间点、不同世界设计不同的表演状态,也很考验。关键在拍摄的时候,还要根据通告单在不同的状态之间切换,更是挑战。

就像张新成演的裴之,看到30集左右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角色特别难演。

从头到尾,他演了草莓世界遭遇家庭不幸的裴之;演了穿越到芝士世界后,沉浸在父母关爱中的幸福裴之;演了被芝士世界裴父认出后,痛苦、重生的裴之;演了被芝士世界裴之侵占身体后的傀儡裴之;还演了两个灵魂在身体里打架的“精分”裴之……

包括最近我跟他聊《天才基本法》的时候,张新成还是说,到现在他都觉得这个角色实在是太难演了。

林兆生这个角色是当初吸引我拍这个小说的“锚点”。雷佳音是拍完《人世间》之后,直接进的我们这个组。

老林这个角色,在不同世界的差别也很大。雷佳音会给角色设计,草莓世界1、2、3不同阶段分别是什么状态,芝士世界1、2又各是什么状态……拍的时候,就算打乱顺序,他也能无缝切换。

在第一次穿越回到草莓世界时,老林因为阿尔兹海默症以为自己重回了大学时代。其中,有一段他骑平衡车唱歌的戏,观众反响很好。

那段戏是聂成帅受一个纪实的短视频启发写出来的。短视频里就是一个中年大叔,自己一个人在操场上骑着平衡车放飞,特别感人。你也不知道这大叔是谁,什么背景,但你看到就会觉得特别来劲。

他说,这就是我心目当中的老林。我说,我完全能get到。然后,我们就把它写进戏里,拍出来了。

一卷录像带和“反穿”

聂成帅:

《天才基本法》里的角色,之所以会在不同世界里呈现不同的“我”,也是我们充分考虑影视观众的接受习惯,做出的选择。

穿越题材的网络小说已经发展很多年了。在现在的穿越小说里,角色穿越之后人格、记忆是融合的。比如,《天才基本法》的小说里,林朝夕从草莓世界穿越到芝士世界,就自然而然地拥有芝士世界的记忆,她一到那个世界就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孤儿院里,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

这其实是网络小说多年发展出的结果。

十几年前的穿越题材网络小说,并不是这样。它也会在穿越之后发生意识争夺之类很复杂的过程。但这么多年发展下来,读者对控制身体的桥段已经看厌了。穿越对于读者来说太熟悉了,完全不构成挑战,写太多也没意义。所以,在网络小说里,这个过程越快越好。

但在影视剧中就就不行了。想象一下,如果《天才基本法》里张子枫演的林朝夕突然变成王圣迪演的小林朝夕,之后小林朝夕还表现得很淡定,好像什么事都知道一样开始在孤儿院正常生活,观众这边就会困惑。除非,加入一段漫长的画外音加以解释。但这也是违反影视剧观看规律的。

所以,我们是把两个世界的同一个角色,完全按照两个人来塑造的。这样才有了两个世界的林朝夕,通过录像带交流的戏。原著中有一些关于芝士林朝夕的描述,但没有展开,我们从原著出发,发展了这一点。

这个设定对剧里的情节推动是非常重要的。

一方面,正是因为林朝夕发现了“穿越”的受害者,才在第二次穿越中找到了打败天才裴之的方法,最终让他重回理性,决定返回草莓世界。

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有两个林朝夕、两个裴之,才让最后裴之的“反穿”合理了起来。芝士裴之发现自己没有办法移情,没有办法爱上芝士世界的林朝夕,才会想方设法来到草莓世界。

这样的“反穿”能增加情节的悬疑性,从剧作结构上来说我们也是为了追求对称感。

这个故事是从芝士世界裴之而起的,观众一开始对裴之投入情感也是因为芝士世界的小裴之,那么我们就希望后半部分以他的行动为结束。这是剧作结构和人物命运上的一个完整性。

天才与圈层

沈严:

就像编剧所说的,《天才基本法》的核心还是在情感和人物命运上。

无论时空怎么穿梭、天才的光环多么耀眼,这部剧的主角还是像林朝夕这样的普通人。讲他们如何在无法改变先天条件的情况下,通过坚持和努力,达到跟天才并肩的程度。

天才就像故事中的穿越一样,它是一种美好的希望,一种极致的寄托。但我们并不能把生活架构在上面。

原著在塑造林兆生、裴之这两个天才时,其实也是这么做的。他们在故事中没有任何的目的性,他们是完美的数学男神,是林朝夕的精神图腾,远远地看着她的那种精神图腾,跟她的生活甚至都没有太多戏剧交集。

我们在改编的过程中,让林兆生、裴之变得没有那么完美了。老林有了从单身男人成长为一个负责父亲的过程。裴之也不再是富二代、高智商、武力值爆表的集合,而有了对亲情、爱情的偏执。

完美的天才人设在小说里没有问题,但在影视剧里就会显得悬浮。

聂成帅:

在小说里,裴之和林兆生还是金句输出大户。到了电视剧里,我们保留了一部分,也改动了一部分。

文字的力量和台词的力量是不太一样的。有些话,只适合读不适合说出来。如果硬把它说出来了,也会失去意味,让人觉得矫情。

“金句”在电视剧中需要一个特定的情绪,这是单靠文字推不上去的。

比如,在最后几集中有一段老林在学术成果发表会上的致辞。其中有一个“金句”是这么说的:“生活中的事情大部分都没有太大意义,真理与爱除外”。原著说这段类似台词的人,是一个与剧情关系不大的校长。这句话是谁说的,在小说里不重要,因为不会削减文字的力量,但在影视剧里很重要。

我们为了把情绪推上去,先让老林自己致辞铺垫,但因为阿尔兹海默症他读不下去了,然后让林朝夕帮他读下去。这其中有一个父女传承的意味在里面,然后再把这句话说出。

总而言之,要靠情节把情绪推到那个位置,金句说出来才有效。

在台词里,我也对小说里的部分金句做了微调。

比如刚才说的这句话,原著里是“热爱”,我改成了“爱”。这不是恋爱脑发言,而是落在了父女感情上。前面整段戏都是靠父女感情在推进,如果这里重要的只有真理和热爱的话,那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重不重要,有没有意义?

观众虽然喜欢“金句”,但影视化“金句”和文字“金句”的生效原理不同,小说影视化改编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细节,两种艺术形式传递信息的底层逻辑是不同的,不是原样照搬就会和文字产生同样的效果。

沈严:

金句其实也是我们为了让《天才基本法》更国民化上,所做的一点努力。

说实话,到现在我也不太清楚《天才基本法》究竟是属于哪个“圈层”的剧。前十集的时候,我们收到的数据反馈,似乎是女生更爱看,因为是小演员的戏,更能唤起女性观众的互动好感。但到后来,当裴之出现不完美人格后,一些男性观众也进来了,究竟观众的基本盘是怎样的我也不清楚。

所以,这部剧播完之后我也想复盘一下,看看这次实验,究竟触达到了哪样一批观众。

创作的时候,我们没想那么多。我和编剧都喜欢这部小说,也觉得做一个不同类型的东西很兴奋,想走出自己的舒适区。也许对编剧老师来讲,这次还没完全过瘾。后面,希望可以更进一步合作,拍一些更有意思、更突破性的作品出来。

【文/铁皮小鼓】

往期推荐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历史消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