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防骗专家”翟山鹰摊牌了? “如果有人说我是个骗子,我很高兴”

南方周末 2022-08-06 12:40

▲ 翟山鹰。 (普华集团微信公众号 / 图)


全文共6497字,阅读大约需要15分钟

  • 朱明明第一次见到翟山鹰,感觉就是一个普通中年男性。不过,她一眼就认出了翟山鹰身上价值不菲的江诗丹顿手表和古驰虎头皮带。

    为了安置云盒,常飞在总面积达200平米的三个房间内摆满货架。加上云盒连接的电脑和各种布线,现场一度看起来像个大型机房。

    2021年5月,报了案的学员们拿到了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立案告知书。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南方周末记者 施璇
责任编辑|冯叶

“如果有人说我是个骗子,我是很高兴的。你是被骗了,不是被抢了,不是强制性的。我是没有听说过特别蠢的人能骗到有智慧的人,都是有智慧的人去骗蠢人。”


2022年7月18日,昔日“金融防骗专家”翟山鹰在微博盛传的一段短视频中侃侃而谈。视频制作方不明,但字幕显示,这是翟山鹰卷钱跑往海外后,向粉丝“摊牌了”。


在互联网上,翟山鹰以宣讲金融防骗知识声名鹊起,在抖音、微博、快手等平台拥有数百万粉丝。


翟山鹰本名翟红鹰,是普华商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普华集团)的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他自称“中国特色金融理论体系创始人”“自然禅国学门派传承者”,还有十余个与著名高校和企业有关的头衔。


从2021年12月开始,翟山鹰在粉丝心目中的形象180度大转弯,变成了“金融骗子”。不少粉丝称翟山鹰及普华集团用区块链、虚拟货币、原始股等项目诈骗数十亿元,翟山鹰疑似跑路失联,普华集团就地解散。


企查查显示,普华集团旗下共有10家成员企业,此外,翟山鹰还控制着9家企业。这些企业现在大多处于经营异常、注销、吊销或无经营痕迹的状态。普华集团备案的7个网站也都无法打开。


不过,翟山鹰对粉丝的指控并不认可。2022年7月31日,翟山鹰在美国视频网站YouTube发布视频称,文章开头的“骗子”视频遭到“蓄意剪辑和拼接”,自己的原意被曲解。他怒斥传播视频的媒体和大V。


翟山鹰究竟是不是骗子?


1

虚拟货币买课


2020年2月,因疫情封控在家的朱明明每次打开今日头条,都能刷到翟山鹰讲金融的视频。十几年前,四川人朱明明来广州做会展生意赚了不少钱。2008年后,她将工作重心转向投资,翟山鹰讲企业管理、金融防骗的内容正对她的胃口。


在今日头条上买了两次课后,翟山鹰的助手给她留下联系方式,邀请她进一步了解课程。在这位助手的推介下,朱明明决定跟翟山鹰系统学习,一年学费5000元。不过,学费不收人民币,而是收一种名为SEA的虚拟货币。


按照对方提供的教学视频,朱明明先在一个名为SEA的App中将人民币兑换为USDT(泰达币),然后再用USDT购买SEA。


USDT可以理解为币圈的基础货币,理论上1USDT=1美元。大部分主流虚拟货币都可以通过USDT交易。


交了学费,朱明明变成翟山鹰的“预选弟子”,被拉进微信弟子群。翟山鹰以北斗七星命名弟子群,她所属的“瑶光”群当时有四百多人。


网课平台也只针对付费学员开放。在普华集团开发的“詺道”App上,每天有七八位老师教授金融、国学、企业管理、区块链和当前形势等多门课程。老师大部分都是普华集团的高管。


上课过程中,老师们透露SEA币的价格从最开始的几毛钱翻了几十倍,而且还会继续涨下去,投资价值很大。


与此同时,普华集团推出了新一轮SEA币认购活动,学员认购的SEA币最高可以被普华集团以3倍数量回购。收益按天释放,每周提一次现。


朱明明早年间做过银行职员,自诩足够了解金融。据她核实,此前确有老学员靠这一活动赚到了钱。


一位在2019年参与了前两轮SEA币认购活动的学员对她说,当时的规则是普华集团5倍回购,他一共从中赚得一千多万元人民币。


SEA币可以在普华集团的交易平台上自由交易,但普华集团给新一轮SEA币认购活动制定了新规——锁仓争排名拿额度。


具体而言,参与者根据买入SEA币的数量和锁定交易的时间产生积分。买入SEA币的数量越多、锁仓期越长,获得的积分越多。参与者根据积分进行排名,排名靠前者可以获得普华集团更多的回购额度。


获得回购额度只是第一步。参与者还需购买VIP资格才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将SEA币提现为人民币,VIP价格为一年5万人民币。


在此期间,普华还会经常搞活动优惠售卖SEA币。为了获得更多积分,学员们争相购买SEA币并锁仓。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朱明明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三百多万人民币。


“每周领钱很爽的。”朱明明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当时每周可以提现两万元左右,她对SEA币的升值前景深信不疑。“他(翟山鹰)说了SEA会一直涨,而且如果不涨的话,他怎么敢承诺我们3倍回购额度呢?”


2020年8月,普华集团以其SEA币所在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币耀BtLux上市为由,向其学员开放了原始股认购活动。


按照规定,只有交了学费的学员才有资格参与。原始股同样使用SEA币交易,提供无忧退出机制。如果两年内币耀BtLux不上市,学员购买的原始股会以5%的年利率被回购。朱明明花了十几万购买原始股。


之后,普华集团又推出了一个新项目,给企业做区块链改造(下称链改)。普华集团称他们为一家名为陕西筋骨堂的企业实现了链改,让这家传统企业完成数字化,业绩增长了500%。不少学员受邀去西安考察筋骨堂的链改项目。


在西安,朱明明第一次见到了翟山鹰,感觉就是一个普通中年男性。不过,她一眼就认出了翟山鹰身上价值不菲的江诗丹顿手表和古驰虎头皮带。


作为陕西筋骨堂链改的一部分,普华集团在币耀BtLux上线了一个名为IHC的虚拟货币,并向学员开放认购。于是,她再次投入140万人民币购买IHC。至此,朱明明累计投入了480万人民币。


后来察觉不对,朱明明把能卖的SEA都卖了,但大部分因为锁仓无法操作,最终她只“逃出”50万元。


“一环套一环。”朱明明说,翟山鹰先用金融防骗知识让她“解除武装”,使她相信除了他,别人都是骗子。从用虚拟货币交学费开始,不断设下新局,不给她反应时间。


“他是老师啊。”朱明明至今无法接受翟山鹰骗了她,“哪有老师骗学生的?”


2

起家“钻石行业”


在成为“金融防骗专家”之前,翟山鹰是一位“优秀培训师”。


2006年12月23日,由国际职业培训师行业协会主办、《职业》杂志等机构协办的国际培训师年度盛会在上海举行,该活动评选出了“华人国际、亚洲、中国十大培训师”,还特设10个单项“国师奖”,以奖励有突出贡献的优秀培训师。翟山鹰被授予“国师单项奖”中的“最具魅力奖”。


当时《职业》杂志介绍,随着改革开放,职业化的培训步入中国经济发展舞台。相对于国内以百万计的企业和他们旺盛的培训需求,国内符合要求的、出色的培训师却寥寥无几。培训师已成为现代社会中的“钻石行业”。


“翟山鹰以前就是一个讲课的。”翟山鹰早期合伙人陈琪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实际好好讲课是能挣到钱的,结果就是在金钱面前不走正道。”


2013年,陈琪通过上课与翟山鹰相识。那几年社会上各类讲课大师不少,但像翟山鹰那样讲金融的不多。当年4月,双方合伙创办百联汇(北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百联汇投资),主营业务就是翟山鹰授课、搞培训。


这家公司包括陈琪在内的其余19个股东都是翟山鹰的学员。出于对老师的信任,陈琪和其他股东决定让翟山鹰出任董事长,负责公司管理。但随着时间流逝,这家企业一直没有盈利。


经过调查,股东们发现翟山鹰不到半年又创办了一家公司,名为百联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百联汇文化)。经营所需支出如营销等费用,走百联汇投资的账,而学费等收入却进百联汇文化的账。


翟山鹰不仅花光了百联汇投资一千多万资本金,还让这家公司背上了六百多万的债务。因为翟山鹰用百联汇投资的名义卖课,学员们交了学费,翟山鹰却一直没上课。


2020年,陈琪将翟山鹰诉至法庭,要求他赔偿六百余万。法院认为翟山鹰在百联汇投资任职期间,未尽忠实勤勉义务,应向百联汇投资赔偿损失。但由于事件已过诉讼时效,陈琪丧失了胜诉权。


陈琪称这些债务至今还由股东们担着,“他发家就是从我们开始,在我们之后才有资本越玩越大”。


2014年,翟山鹰又创立了名称相似的百联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19年,该公司历经两次改名成为粉丝们熟悉的普华集团。百联汇文化则于2020年6月被注销。


40岁的上海人常飞见证了普华集团发展壮大的全过程。他是中国最早一批从事搜索引擎优化业务的人。乘着互联网东风,他很早就财务自由,平时往来的许多朋友都是生意做到一定规模的企业家。


2008年开始创业后,企业管理、金融等课程成了常飞的必需品,每年他都要为此投入数十万元。2017年下旬,常飞在一个培训机构听到翟山鹰的课程,很快被其吸引。


“他能够讲一些很对企业家胃口的东西,在其他地方都听不到。”常飞向南方周末记者举的例子都是一些企业经营中的“捷径”,比如怎么合理避税,企业实缴注册资本可以不用货币而用专利替代等。


之后,常飞成为了普华集团云盒的第一批购买者。


翟山鹰称该云盒会成为今后企业间流通的一种凭证。最开始售价6.8万一台,连接电脑运行可以产生积分,积分在普华集团的交易平台上可流通,还一度可以连接积分商城,兑换金条等实物。翟山鹰表示积分发行价不会低于1元,两年内至少涨100倍。


果然,积分价格在发行后的一个月内就暴涨了7倍。于是,常飞买入了更多云盒。在此期间,普华集团还会推出优惠购机活动。如购买某种牌照,云盒进价可以打折。常飞就曾购买过一个价值500万的牌照,可以享受半价购机优惠。


常飞见证过积分涨价,所以在积分价格下跌时更舍不得卖出云盒。身边的亲戚朋友看到如此大的收益也纷纷加入。最多时,常飞曾有四五千台云盒。


为了安置它们,常飞在总面积达200平米的三个房间内摆满货架。加上云盒连接的电脑和各种布线,现场一度看起来像个大型机房。


常飞搞电脑硬件出身,知道云盒成本不会超过一百块钱。“说白了里面就是一个U盘和几个增加重量的铅块。只是在U盘里装了程序可以和本机电脑联通,所以会产生积分。”但这个盒子产生的积分有流动性,每天能带来价值,所以他也就没有纠结盒子的本质是什么。


2018年,普华集团称要筹备上市,开放股权认购。早已是大客户的常飞联合朋友又投资了近千万。


常飞后来统计,他名义上对普华集团的投资额约有1.2亿元。其中他自己的投资原始本金有两千三百多万元,加上因此产生的收益全部又复投进去,总额共五千多万元。剩下的是他代理其他人的投资额,以及因为银行卡限额让他人帮自己投的钱。


常飞透露,他可能是普华集团投资额度最大的个人投资者。投资额过千万的,常飞还认识十余人。


3

粉丝自发调查


2019年底,常飞感到不妙。“搞了这么多项目,承诺会有多大好处,结果这么长时间一个也没搞成。


于是,他前往普华集团北京总部要求退款,但他没有见到翟山鹰,也拿不回投资。不论他怎么说,普华的工作人员都不为所动,只是重复“公司有公司的规定”。常飞情绪激动发微信咒骂翟山鹰,结果被对方拉黑。


过去,作为大客户,常飞和翟山鹰多次在饭局上约见。在常飞的印象中,翟山鹰低调谦和,每次见面都会双手合十问好,但“他有好几块上百万元的百达斐丽手表来回换”。


翟山鹰表现得像认识所有金融大咖,知道一切内幕。“只要发生大的金融事件,他总是能关联到自己。”


最终在常飞的极力争取下,他要回了上市股权投资额近千万元。


入局半年后,朱明明也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2020年9月,普华集团突然表示由于国家“金税三期”工程,收益全部停发,并且要学员补缴20%的个人所得税。弟子群内在税务系统工作的学员给大家普及了税务知识,表示并没有这样的规定。


在学员们的质疑下,普华集团改口说积分排在前100名的学员,可以不收税。这更加重了朱明明的怀疑。同一时期,IHC在币耀BtLux交易平台上的价格突然跌至历史低点。两件事的叠加影响下,包括朱明明在内的多名学员决定开始调查翟山鹰和普华集团。


在金钱遭到损失后,学员们找到“职业打假人”王海,举报翟山鹰和普华集团诈骗,希望王海能够帮助他们。


2021年2月,王海发微博爆料普华集团涉嫌诈骗。当年5月,报了案的学员们拿到了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立案告知书。


立了案的学员中,曾有人一直试图进入普华集团的各个学员群发信息,甚至在翟山鹰的讲课直播中留言,希望揭穿他的真面目,但普华集团仍在运作。


翟山鹰的负面消息也总是在互联网上很快消失,王海的相关微博内容也被删除。


2021年12月13日,普华集团办公楼上的标识已被拆走。 (受访者供图 / 图)


4

最后一轮融资


在朱明明及其学友奔走调查普华集团时,翟山鹰拉开最后一轮融资。


山东潍坊的翟永军同样通过买课被拉进了弟子群。2020年9月,他在抖音上看了几个翟山鹰的视频,成了翟山鹰的粉丝。此后好几个课程助理轮番给他打电话,联系他报课。这一次,学费交的是现金。


从2021年3月起,翟山鹰在上课过程中不断释放信号,表示普华集团正在筹备上市事宜。5月21日,普华集团向学员发放了招股说明书。文中称,普华集团因业务发展需要,拟向特定投资人增资扩股。


按照上文规定,投资方式为投资人以出资受让购买普华集团原股东(翟红鹰)原始股股改后股权,受让的价格为人民币3元/股。股改评估报告出具后,预期上市发行价格为人民币10元/股。


招股说明书也约定了退出机制:如果两年内普华集团不上市,原股东(翟红鹰)以投资人出资全额回购相应股权,同时按出资金额10%的标准向投资人支付年度资金占用费。


2021年8月底,翟永军花了300万元买下翟山鹰持有的100万股普华商业集团股权。在掏钱之前,翟永军请教了做法律顾问的朋友,对方并未发现什么问题。


翟永军还特意前往北京考察。他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在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东亿国际传媒文化产业园区内,普华集团的办公地是座三层独栋小楼。他并没有见到翟山鹰,只看到“好几百号人井井有条”的工作场景。


交钱之后,翟永军又咨询了许多朋友,没人给出完全肯定的答案,这让他惶惶不安。


于是在10月,翟永军以还未完成股权变更登记和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普华集团提出退款申请。该公司法律顾问回复称,11月底会想办法退掉翟永军的股权。


但从12月9日起,翟永军发现服务他的课程助手不接电话。好不容易打通普华集团客服电话,对方称公司已经解散了。


12月13日周一,翟永军再次来到普华集团,发现其标识已被拆走,办公楼内不见员工。


通过调查,翟永军发现还有46个和自己有相同经历的股权投资人。他们都被纳入一家名为北京云科咨询的有限合伙企业担任合伙人。翟永军因为没有完成股权变更登记,没有被包含在内。


企查查显示,翟山鹰在这家合伙企业内的出资为0。他是执行事务合伙人、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经过翟永军的统计,包括他在内的47位投资人共投资1.062亿元。


翟永军就此事报案,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也出具了立案告知书。


在普华集团前员工李杰(化名)看来,用骗子定义翟山鹰过于简单,“只能说从结果来看,成了一场金融骗局。”


李杰透露,翟山鹰不懂技术,他一度相信普华集团真的在做区块链技术,但实际上只是一个长得像区块链的东西,“不过后来他也不在乎了,因为那个东西可以满足金融属性。”


据他回忆,2020年前后,普华集团月均现金入账四五千万元,还不算虚拟货币,员工规模一度超千人。2021年,公司月均现金入账下降至两千万元左右。


2021年9月过后,员工流失,仅剩几百人。从11月开始,公司开始裁员,CEO也在一个下午火速离职。


但普华集团正式宣告解散还是很突然。李杰提供的普华集团企业微信截图显示,2021年12月9日下午5点22分,法务总监称公司行政部将于下午6点半封锁公司大门,禁止任何人进入。次日上午,人力资源经理要求所有人在当晚11点半前办理完离职手续。


当时正值年底,各大公司已停止招聘,离职员工很难找到新工作。


至于翟山鹰去哪儿了,则是一个谜。


翟山鹰的YouTube注册于2021年8月29日,位置则显示在丹麦。他曾在YouTube视频中称自己“去年(2021)离开中国”。


南方周末记者通过其YouTube公布的邮箱联系到了翟山鹰,并向他约访。但他“教育”了记者一番,没有正面回复是否接受采访。


(应受访者要求,朱明明、陈琪、常飞为化名)


其他人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