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是观察团|视障陪跑员:他们世界里最柔软的那束光

国是直通车 2022-08-06 13:38

“黑暗跑团”

🔹“黑暗跑团”全家福 受访者提供


跑步是时下许多国人钟爱的生活方式。


其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视障陪跑员。对视障跑者来说,陪跑员,是他们世界里最柔软的那束光。


“黑暗跑团”:给黑暗带来光明


🔹“黑暗跑团”成员通过盲绳牵引视觉障碍人士进行陪跑活动 受访者供图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树梢上,一对对用绳将手牵引在一起的跑者引人注目。


“我每个周日凌晨五点出发去赶第一班地铁、再倒公交,6:30分前赶到地方,陪盲友跑步。”宝哥(化名)是一名公职人员。他在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采访时说,其所在的公益组织叫“黑暗跑团”,义务陪跑员和视障、听障等身体不方便的跑者共有四五百人,每次跑步都有至少七八十人参加。


宝哥说,盲友大多从事按摩工作,整天待在室内少见阳光,加上他们本身出门运动也不方便,很多人心肺功能都很差、体质较弱。所以“黑暗跑团”以跑步的形式把这些盲友带到室外,接受阳光、呼吸新鲜空气、锻炼身体,为他们提供专业运动指导和安全守护。


🔹“黑暗跑团”成员通过盲绳牵引视觉障碍人士进行陪跑活动 受访者供图


“盲友平时走路都很慢,现在让你带着跑,其实是一种极度信任。”宝哥说,通过一截小小助盲绳的牵引动作,传达给盲友在跑步中拐弯、上下坡、配速等信息指令。除了信任还有默契,他现在主要负责陪跑的盲友,已经搭伴一年多。


新加入的盲友,一定让经验丰富的老陪跑员带,前期要辅助语言引导,还需要很小心。防不胜防的是有人从后面冲过来、没有看见助盲绳,这样就容易把两个人都撞倒。


🔹黑暗跑团部分成员合影 受访者供图


新加入的陪跑员志愿者不仅在跑步技术上要有一定水准,还要蒙上眼睛和盲友一样,让老陪跑员带跑,扎实地感受盲友是在什么状态下跑步、需求是什么,一点点跟老陪跑员学怎么带盲友跑。


“没有陪跑员志愿者带着,我们都不敢想象这辈子还有机会跑起来,他们就是我的眼睛,我觉得他们就是光的样子”视障跑者小唐认为,陪跑员志愿者是他们世界里最柔软的那束光。


🔹“黑暗跑团”成员通过盲绳牵引视觉障碍人士进行陪跑活动 受访者供图


宝哥说,陪盲友跑步是他坚持锻炼的重要支撑。并且,盲友和听障等身体诸多不便的人身上那股乐观、不怨天尤人的正能量像一道耀眼的光芒照亮着他的内心,这让他既感动又快乐。


收费陪跑:是爱好也是生意


在陪跑圈,视障陪跑员只是很小众的一个专业群体。


更多的,是一些专职或兼职陪跑者。


在一家国企工作的刚子(化名)是一名业余兼职陪跑员。刚子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采访时说,他几年前拿过省级大学生运动会400米与800米冠军,跑步既是特长又是爱好,所以业余兼职陪跑。


“一个小时六七十到一百多不等,做了两年多陪跑员,收入一共不到4000元钱吧。刚子通过分析客户的年龄、身体条件等,做出专业判断并制定跑步运动计划,从跑姿、发力方式、运动距离、强度等多方面进行指导,并全程陪跑。


陪跑,既让跑步这个看上去单调又辛苦的运动不那么枯燥,又可以提升跑者专业水准,还能保障运动安全,有效避免跑步运动可能带来的伤害。


现在一些跑团俱乐部,实际上是在半专业和专业化训练,跑姿技术有专业教练来指导,训练量有的达到甚至超过专业运动员的水准。


中国跑步人口不断壮大,相关需求水涨船高,这一市场也更被看好。


据一款用户过亿的跑步软件数据,2021年国内跑者群体继续扩军,消费力也在大涨。在跑者年度消费金额上,超过73%的跑者年消费金额超过1000元,其中年消费在2000-5000元区间的用户明显增加,占比高达32.3%。


🔹国是君参加新年爬山活动


但也有跑步爱好者对收费陪跑员很是不解。马哥(化名)四十多岁,在媒体工作,是一名长跑爱好者,每个月都有三四百公里的跑量。“现在跑步的人都会有群,刚入圈的新人自然会有经验技术都很成熟的人带,大家有共同爱好都很热心,找人陪跑怎么还用花钱呢?”


马哥每一个跑步微信群里都有上百人,在北京各处跑步都很容易约上人一起跑,遇到新人大家都会一起带。怎么热身、配速多少、跑多远,带着新人跑随时帮忙纠正动作。不仅不耽误自己锻炼,还能体会到帮助别人的乐趣。


对此,刚子有不同的看法。刚子的客户以青少年为主,也带过成年人。在他看来,收费陪跑员会更负责任,服务也更加细致、到位。




推荐阅读

国是观察团丨奶茶试喝员:最让人羡慕的“神仙工作”?

国是观察团|脱口秀演员:那天台上九个演员,台下我一个观众,大家围着我讲,生怕我跑了

国是观察团丨球鞋鉴定师:价格上万的球鞋,他们几秒钟定“生死”



编辑:陈昊星

一审:王恩博

责编:魏   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