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过搭伙夫妻吗?

仙人JUMP 2022-08-06 14:26

这是仙人JUMP的第733篇原创


1


“道德是为了生活服务的,如果命都保不住了,那道德准则就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我这种行为不叫出轨,而是叫紧急避险。”


换做任何一个人跟我说出上面那句话,我都会觉得他是渣的理直气壮。


但是眼前的这个炒粉的小摊主一边抽烟一边颠勺说出来的这句话却让我陷入了沉思。


不完全是这句话。


而是这句话让我发现,他他喵的烟灰掉进锅里了。



事情的大概是这样的,我是一个夜猫子,很喜欢半夜加班的时候吃附近的夜宵摊。


从来杭州的第一年,到十几年,基本上夜宵摊都是【安徽料理】。


注意,不是说这些摊都是安徽的,而是不管是哪的,都叫【安徽料理】,就像是很多沙县小吃不是福建人开的,很多兰州拉面也不是甘肃人搞的一样。


炒粉,炒面,炒饭,炒河粉,炒年糕,砂锅粉丝,还有卤鸭头鸭肠鸭肫鸭腿大肠大排大肉,吃了十多年,这个味道我死了都忘不了。


其中一个摊子是我最常光顾的。


因为老板炒饭的样子,像是在和锅做活塞运动。



2


和老板一起出摊的还有他媳妇,他们俩配合默契,天衣无缝,男人疯狂颠勺的时候女人已经把下一份炒饭需要的配料都已经弄好。


六十秒左右一份炒饭做好,这边刚打好包,那边新的一份就下锅。


男人就像机器人一样,一直维持一个动作,不停的炒粉,炒粉,炒面,炒饭,炒河粉,炒年糕,砂锅粉丝。


我小时候一直觉得食神是扯淡,做饭就是做饭,怎么可能练出功夫。


但是看到这位大哥,我觉得他能用铁锅当武器,三秒钟之内取我性命。


然后再用一分钟爆炒掉我身上的脂肪,让我走的时候看起来健康一点。



因为这两口子手速超快,我暗自计算了他们的产能,生意好的时候,一晚上的利润顶普通人上一个月班。


感谢支付宝和微信收款的大声提醒。


但是我和大哥聊天,他嘴里就没有过生意好的一天。


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实在,后来发现他是实在不忍心让我自卑。


因为有一次我装作不经意的突然张嘴说,哥你在杭州买了几套房了。


他下意识的说了个5,然后说自己口误,其实我要说的是我怎么买得起杭州的房呢。


我知道他在说谎。


因为他从来不讲普通话,那是他第一次讲普通话。


当时我和我老婆觉得今天的炒粉,格外香甜。


那是金钱的味道。



3


一来二去我和这两口子也就熟悉了,也从一开始的打包带走变成了蹲在周围边聊边吃。


在我和大哥聊天的过程中,我质疑过很多问题,比如他把利润说低了,比如他把盐撒多了,比如他到底是不是一个真的安徽人。


虽然我在杭州看到的大多数炒粉摊都说自己是安徽料理。


但我眼睁睁的看着一家江西菜馆的老板关门后,第三天推着车加入了队伍。


车上面写的是安徽料理。


还有红红的【正宗】二字。



我唯一没有质疑过的,就是这两口子是夫妻。


因为他们真的太默契了太默契了太默契了。


直到有一天,不知道两个人为什么吵了起来,大哥吼了一句,


“你要是这样!我们就散伙!你回老家找你那个窝囊老公去吧。”


听到他俩的对话,我一口粉从鼻孔里喷了出来。


这都什么剧情啊,从安徽料理变成了家庭伦理?



4


女人走后大哥关掉了灶台,默默的点燃了一根烟。


我本不想多问但是大哥先开了口。


大哥表示,你是不是一直以为我们俩是两口子。


我想说哥我就是吃个炒粉规矩我懂,听了秘密要死,我不想听秘密我就想吃个炒粉。


但我没有说出口。


大哥的眼里,有杀气。



看着我愣着的样子,大哥叹了口气,说我们不是夫妻。


我们是吃在一起、住在一起的生意伙伴。


我赶紧表示我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明显你们俩这本是金瓶梅。



大哥给我普及了一下他的家庭关系,他和“妻子”同乡不同村,中间隔着一条河。


妻子在老家有丈夫,自己在老家也有媳妇。


而且双方的家庭也都知道对方的存在。


相当于两家人在一起斗地主,大哥和二嫂算是明牌了。



5


这我也能理解为什么他刚刚说二嫂家的男人窝囊了。


大哥透过我的眼神就明白了我在想什么,他继续说,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然后他说我出了我一开头写的那句话。


“道德是为了生活服务的,如果命都保不住了,那道德准则就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我这种行为不叫出轨,而是叫紧急避险。”


小时候家里穷,没有钱读书,在加上自己也不是读书的料,早早就离开家乡出来打工。


自己去过工地,扛不动水泥。


当过保安,打不过流氓。


想当个司机,一直过不了科目一。



后来攒了点钱学了厨师,想村里开个饭店,发现村里根本没人下馆子。


于是出来摆小吃摊是他唯一的,且体面的出路。


但是摆小吃摊和其他行业还有一点不同,一定要夫妻档才行。


其他的小吃摊,比如炸串,麻辣烫,制作流程上是可以同时操作的。


一个锅可以炸二十个串,一盆水可以烫二十分菜。


但是炒饭,一个时间段里只能用一个锅。


你炒的慢了,后面的顾客不耐烦了,就会去买别人家。


看别人赚钱比自己亏钱还难受。



所以,效率,才是生存之道。


一个人炒,一个人棒,两个人流水线作业,才能把时间和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


多等一分钟,你热,我也少赚一分钱。


正是因为这样的默契,才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我说大哥,我也浅尝了十多年炒粉了,我见过杭州大多数炒粉摊,人家里面很多都是两个锅的哎。


大哥说他们不正宗,真正的灵魂,只能有一口锅。


我说你这不是只要两个人配合就行,你可以找个朋友或者兄弟一起合伙啊,再不济你招个服务员不行么?


大哥深吸一口烟,继续说道,我们这种生存之道,必须夫妻之间才能完成。


更准确说,只有一男一女才是最合适的。



6


你说招个服务员,我们这行是肯定是招不到人的,工作时间在半夜,又没有五险一金和空调,最关键的是他的工资全是我的利润,给多了,我心疼,给少了,他不干。


再说,我这行也没什么门槛,如果他能吃得了我这份辛苦,就会转身自己开个摊子。


我培养的不是合伙人,而是竞争对手。



所以这种行业只能两口子一起干,才能保证不背叛,其他的无论是朋友还是兄弟,到最后都只有一条路,就是分家。


默契的培养是很难的,一旦分了家,一切都要从头来,效率又会降低,自己又会被淘汰。


所以不光要有效率,稳定也是最主要的因素。


小伙子,你才吃了十几年粉,太年轻了。



7


我说大哥,那你为啥不能带自己媳妇出来摆摊呢?


大哥摆摆手,父母年龄大了,家里还有小孩在上学,几个人都需要被照顾。


一旦自己的老婆也走了,剩下就没法活了。


所以老婆必须在家,自己每个月都会按时打钱回家。


你看,我就这么一门手艺,我多炒一份饭,我老家的四口人就能多一点希望。


所以你吃饭是延续生命,我炒饭也是在延续生命。


我们都是为了活着。



我本来想问,为什么不是你媳妇和二嫂的老公出来支摊,但一想说完这话容易被大哥用煤气罐直接火化,就忍住了没说。


大哥继续说道,她也一样,她老公不靠谱,有了钱就是赌,而且又拒绝离婚。


只要她每个月按时给钱,她老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我们搭伙在一起,这不是出轨,而是生存的无奈。



我知道你想跟我说道德,跟我讲道理。


道德谁不懂啊,但是生活它不讲道理啊。


所以我只是想更好的活着,这有错么?


我自己家媳妇出不来,我除了带别人家媳妇我还能怎么办啊?


大哥说着,眼泛泪花。



诚然他的生活里有着无数的逻辑漏洞。


比如为什么他媳妇要在家照顾老人,比如二嫂的老公为什么不能去法院起诉离婚。


但是生活本身就是一个筛子,它就是密密麻麻的漏洞。


然后把我们的生活筛选成现在的样子。



8


和大哥告别的时候我又多点了几份炒粉,哪怕我今天已经吃饱了,我也想着带几份给我媳妇,顺便给她讲讲今天的故事。


回到家,我讲了今天大哥的故事,我本以为她会感动,没想到我媳妇一脸懵逼。


我劝说道,在生存面前,道德不值一提,搭伙夫妻也是正常的,不要用我们的道德观去筛选人家的生活。


媳妇表示,搭伙夫妻我懂,我也不是道德绑架,但是他有这么惨吗?


我记得他不是在杭州有5套房吗? 


卧槽。



第二天晚上,他和二嫂如期出现在了小区门口,大哥还是轮着膀子大勺甩的飞起。


二嫂依然忙前忙后做着大哥的助理。


这安然无恙的气氛,就如同昨天的对话不曾发生过一般。


大哥看着我面露微笑。


我给他比了个中指。


他给我比了个五。


我流下了热泪。






仙人JUMP

点击关注下方账号!

你将感受到一个放飞自我的灵魂

且每篇文章都有惊喜

-----------------------

感谢你的阅读,下面是1个抽奖链接按钮,8月16日晚上19点开奖,一共1888元,666个红包,感谢大家的支持。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阅读、在看和转发,点我参与抽奖!点我参与抽奖!


【我爱这个魔幻的世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