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负“重”前行,为何跑赢世界500强?

道总有理 2022-08-06 17:41


8月3日,最新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公布。从榜单可看,上榜企业的营业收入总和约为37.8万亿美元,比上年大幅上涨19.2%,其中我国共有145家公司上榜,大公司数量继续位居各国之首。而且我国上榜企业的营收占500家上榜企业总营收的31%,连续第二年超过了美国。


具体到排名变化,我国诸多企业均有上升,其中京东尤为亮眼。6年前,京东首次上榜的名次是第366名,而今年已经跃升至第46位,且连续6年在国内行业排名首位,成为互联网和零售行业唯一进入前50名的中国公司。


近两年,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下行,企业运转普遍遭遇着不确定因素的冲击,危机重重。这种背景下,京东在世界500强榜单排名上的变化,显示出一种难得的增长活力,而往前追溯,自2020年京东将其定位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这种持续的、稳定的增长似乎就已经展现。


围绕开放的供应链,京东实现了基础设施的“重”和数字技术的“轻”深度融合,才在充满变化的外部环境下具备了穿越周期的能力。


新型实体企业向


如果仔细看今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的排名,其实可以发现变化颇大。一是地产商减少,恒大、融创、华润置地,这三个房地产巨头跌落榜单,即使是上榜的房地产企业,虽然平均营业收入有所上升,但平均利润却减少到28.7亿美元;二是车企活跃,大众公司的排名超过丰田汽车,夺回“全球最大汽车生产商”的头衔,而新能源车企比亚迪首次上榜。


再有就是京东,京东首次挺进了前50,在以大型国企及制造业巨头为主的前50名的中国企业中,异常突出。


世界500强榜单的意义不在于排名,而是我们往往可以通过这一最直观的排名看到企业或行业的兴衰,并看清大公司之间的差距。在今年的榜单中,被挤下的地产商代表着我国房地产的泡沫正在消失,而上升最大的京东或许意味着新型实体企业的价值得到认可。


这在我国经济层面和社会层面上传达出的都是一种利好的改变。


作为新型实体企业,京东自从开放自身的供应链基础设施和技术后,京东物流外部客户收入占比持续提升,成了京东业绩的一大亮点,持续推动公司营收和利润的增长,而这也是为什么京东在世界500强名单中上升如此之快的内在逻辑。


根据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京东集团净收入为2397亿元,同比增长18.0%,超过了市场普遍预期的15%-17%,而且该增速明显强于大盘。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22年一季度全国网上零售额为30120亿元,同比增长仅为6.6%。



拉动京东业绩的,是服务收入,报告期内,商品收入及服务收入分别较2021年同期增加16.6%及26.3%,而在服务收入中,物流收入同比增长22%,已经接近平台及广告服务收入。这主要得益于外部客户的增加,一季度外部客户收入为160亿元,占比高达58.4%。


新型实体企业的独特优势是通过数实融合,以实体+数字能力服务于实体经济,京东依托自身的数智化社会供应链,服务于供应链上下游企业,不仅为这些实体企业保障供应链的稳定性和可靠性,而且深入到数字化转型,为其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帮助企业降本增效。


包括京东物流在内的京东集团,外部客户越来越多,侧面证实了实体企业对京东供应链价值的认可,反过来他们借助京东供应链基础设施和技术,让京东从自身供应链挖掘出更大的商业价值。而且随着外部客户增多,不同行业、不同企业所提出的需求不同,这为京东摸索标准化通用的以及差异性独特的解决方案提供了不少经验。外部客户越多,以后越能灵活服务于不同的企业。


推动链网融合,京东释放供应链的最大效能


这两年受疫情的影响,全球经济遭遇重大冲击,而在国内,疫情的反复更为企业的生存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在这种环境下,供应链的稳定性和可靠性尤为关键,社会、行业和消费者也正是借由疫情,深刻体会到了供应链的重要性。


举个简单的例子,上半年,上海疫情大规模爆发,无论是大中小企业,有货提不了,因为仓库不开门,即使仓库开了,拿到了货物,可货物运不了,一是可能没有司机,二是有司机可因为道路管控,也走不了。如此一来,我们看到供应链的各个环节都被堵了,导致商家发不了货,消费者收不到货。


商流和物流受阻,整条供应链的上下游企业运转都会被影响,同样致命的是即使回归常态,多数企业也会因为存货积压、物流成本增长、运营效率下降等各种问题,给业务的恢复带来新的压力。



京东在此次上海抗疫中展现出了供应链基础设施的独特优势。一方面,通过在全国建立起的仓网,京东物流能够以最快的速度集结和运送物资;另一方面,为了保障最后一公里配送,京东物流从北京、广东、海南等多地调集了超5000名快递员、分拣员等一线人员增援上海,保证运力安全投入。


经过疫情的难关,越来越多的企业提升了供应链稳定性在发展中的优先级,而京东在如此困难之下仍能保持相对畅通且高效的运营,自然而然成了企业寻求供应链服务的首选。这在京东物流2022年一季度财报中也有所体现,京东物流外部一体化供应链客户数量和单客户平均收入均稳健增长,外部一体化供应链客户数约5.9万个,同比增长近20%。


这种增长与京东业务的发展是并行的。京东物流吸引越来越多的外部客户,他们在京东物流一体化供应链的帮助下寻找增量、获得新的增长,这些个体的增长反馈于京东零售,驱动了京东业务同步提升。


当然,这里有一问题,相较于其他企业,为什么京东能释放出更大的供应链效能呢?这就不得不提及京东的“链网融合”。


何为链网融合?从理论上讲,供应链上的各个环节要通畅、稳定、可靠,离不开商品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畅通,当从直线型的链条式发展为多链接的网格式,网和网之间实现了贯通,供应链能够克服单一链条的堵点、断点,在通达度方面更有保障。尤其是外部因素变化频繁,一旦某个点堵了,链网融合仍可以快速找寻新的路径,得以走通。与之相比,有些平台缺少货网,它没有连接货的能力;有些平台则由于不是自建物流,需要依赖外部仓网的配送能力。


因此,对企业来讲,京东同时拥有货网、仓网、以及技术底座云网,相互打通,它所提供的供应链服务更有吸引力,京东的供应链价值也得以进一步放大,这才是京东在世界500强中排名上升的深层逻辑。


链网融合,除了给企业带来稳定的供应链解决方案,更深的价值还在于数字化转型,尤其是对中小企业。疫情过后,中小企业尽管都意识到数字化转型的迫切性,可囿于资金、理念、人才等因素,生存压力之下的他们很难迈出转型的第一步。


京东通过“三网通”为企业提供供应链服务,恰恰为中小企业、中小门店数字化转型提供了一个实践的契机。


比如一个依附线下客流的连锁便利店,在链网融合的过程中,借助京东的货网,便利店首先有了优质货源,并实现了货的数字化;而依靠仓网可以选择最近的门店,提高配送效率;通过云网,还能助力便利店实现数字化转型升级,提高运营的质量和效率。


京东小时购、京东到家作为京东即时零售业务,在“货网”环节起到重要推动作用,能够让商品更加快速地运转,助力实体零售高质量发展。对应“线上下单、门店发货、商品小时内送达”的零售模式,全面打通线上线下,让门店覆盖范围、服务客群、配送时效以及用户体验都得到提升,获得更多流量和用户,助力实体门店全渠道的销售增长。同时基于京东的供应链能力,优化商品结构和供应链管理,帮助实体门店降本增效。


目前,京东小时购、京东到家已合作超15万家全品类实体门店,覆盖1700多个县区市,涵盖超市生鲜、手机家电、医药健康、美妆护肤、家居服饰、鲜花、烘焙、母婴等众多品类。


以实助实,帮助企业从“输血”到“造血”


在世界500强榜单发布前不久,“2022年BrandZ中国全球化品牌50强”榜单也正式发布,京东连续第五年上榜,在行业中位列第二,全球化品牌力较去年提升近一成。京东的品牌力,核心仍在于供应链,高效的全球供应链解决方案,既服务于国内想出海的企业,为他们寻找增量,同样助力跨境贸易复苏。


这也是京东在疫情影响下能够逆势增长的原因之一。以TCL为例,随着国内家电行业进入市场低迷,TCL加紧寻求海外市场,在印尼,京东通过建立一套稳定高效的供应链基础设施,为TCL进入印尼市场铺平了道路。


不过,外部环境变化剧烈时,供应链的稳定性与可靠性固然重要,但疫情之后如何抓住市场变化、提高造血能力,是企业更关心的,京东推动链网融合、打通“三网”的原因也在于此。


今年618年中大促活动期间,长沙大大小小的线下门店,在消费券的带动下迎来了一次补贴用券高峰。比如上线了京东小时购和京东到家的卜蜂莲花,门店经营的坪效、人效都得到了提升,带来了业绩的新增量,618期间卜蜂莲花湖南区域门店在双渠道上的销售额同比增幅超过250%。


京东小时购、京东到家对卜蜂莲花的助力还不止于此,卜蜂莲花华南区全渠道总监李铮铮表示,“我们2020年的线上销售贡献只有不到8%,到2021年第四季度已经突破了20%”。接入京东即时零售业务后,卜蜂莲花不单扩展了其全渠道业务的发展,还提高了门店的运营效率。“我们和京东到家共创了生鲜好店项目,去提升门店生鲜品质标准,丰富生鲜类商品,并降低生鲜缺货和不满意订单率,带给用户更好的购物体验。如今我们华南区生鲜好店达标数超80%。”


与大型商超相比,产业带工厂面临的生存压力更多重,尤其是制造业本身就存在产能过剩的难题,疫情的反复,不仅让很多以外贸出口为主的企业流失大量订单,而且加剧了产能过剩给企业带来的压力。


产业带上的产能不是没有需求,而是供给端和消费市场需求难以对接和匹配。格力博是常州一家以割草机等园林工具为主的制造企业,以前纯做外贸,由于季节的周期性及其他原因,每年有近1/3的产能闲置。为此,格力博想要利用这些闲置产能做一个面向国内市场的品牌,可是长期远离消费端,格力博缺少对国内消费者需求的了解和判断。


京东能够通过链网融合,帮助企业打通需求侧和供给侧,尤其是借助云网的技术力量,以C2M反向定制的模式,为上游企业的研发、设计、生产、营销等各个环节提供辅助。


构建在“三网通”基础上的京东工业互联网平台,最大的特点就是服务于供应链全环节,而且得益于平台服务的上游企业不断增多,京东可以通过对过剩产能的匹配,实现产能协同,从而让企业打造新产业链更为高效和顺畅。以格力博为例,格力博想生产洗地机,而清洁往往需要配套工具,京东为其匹配了珠三角一家生产尘杯的、有产能闲置的工厂,成功对接。


产能协同,展现了京东的技术底色,这背后依托的是京东云数智供应链。京东云数智供应链以京东云为技术与服务品牌对外输出核心技术,能够为云上的不同企业提供适用不同场景的解决方案,更长远地,通过改变传统企业的业务结构,提升造血能力,或将带动整个产业带的产业升级。


让产能跨越厂间、区域间,在整个生产链条上流转起来,充分协同,这个过程创造的规模效应和商业价值,不仅仅会体现在企业身上,也将呈现于京东供应链的效能扩大。


这是一种共赢。


以实助实的基础也在于共赢,新型实体企业带动供应链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数字化转型和降本增效,上下游企业的复苏则给新型实体企业创造商业价值,由此,才能把以实助实、共同发展落到实处。


版权声明:道总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本文为原创首发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与修改。如需商务、内容等相关合作,请联系本人微信号:wddtalk


往期推荐







点击下方关注我,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