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上过太空入过皇宫,大文豪作千古名篇传颂,在广州却随处可见

广州日报 2022-08-06 19:49

我国莲花栽培种植
已有两千多年历史,
《楚辞》中就有莲花的倩影。

莲花更与广州融为一体,
从魏晋起,
伴随着海上丝绸之路中外文明交流,
莲花成为
广州宫署等重要建筑装饰图案之一。

宋代以来,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品格,
被赋予别样的文化意义和精神内涵,
广州城乡广泛种莲。

明清以来,
广州建筑、织绣、印染、
石刻、彩绘、三雕等工艺装饰中
大量用莲花,
寄寓清廉、吉祥、爱情忠贞、
纯洁友情等高尚品德。
当代中外交往历史中依然可见其倩影。

宝墨园的莲花


荷花、莲花、睡莲花有何异同?


广州人一般都将荷花和睡莲花泛称为莲花。


华南国家植物园副研究员陈磊博士介绍,荷花的植物学学名为莲,属莲科莲属。


世界上莲属有2种,莲和美洲黄莲。睡莲花的植物学学名为睡莲,属睡莲科睡莲属,世界上睡莲有60种。


因此从植物学的角度来说,荷花学名为莲;但是睡莲不等于荷花,有出水为荷,依水为睡莲一说。


莲古已有之
《楚辞》描绘的这些情景
在广州极可能存在

  

人们争相观赏的莲花在大约一亿零四千五百年前就存活于北半球沼泽湖泊中,被称为地球“活化石”。

2500多年前的《楚辞》有“集芙蓉以为裳”“因芙蓉而为媒”“临曲池些,芙蓉始发”“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等句。此处的芙蓉,即荷花。

华南国家植物园副研究员陈磊博士认为,《楚辞》描绘的情景在古广州是极可能存在的。
广州城三江入粤,水网众多。古人为了生存,往往逐水而居,定居在河岸、湖畔或有天然水源的沼泽地带,而这些地带恰是野生莲花主要的分布区域。

人类在采集野果充饥时,很容易发现“莲花”的果实和根茎(即莲子与藕)不仅可以食用,且甘甜清香,味美可口。“莲花”便成为抚育众生的美食。


清代画家笔下的莲花


莲花以它的实用性走进了广州先民的现实生活,随后也凭借艳丽与幽雅深入古人的精神世界。

陈磊介绍说,我国莲花栽培种植已有两千多年历史,根植于老百姓的生活。

一些莲花品种,像千瓣莲、大洒锦、中山红台等,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礼物,在中国古代就有培育种植,并有相关记载留存。

莲入精神世界
见证中外文化交流昌盛


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
莲花深入古人的精神世界,
从物质层面升华到精神层面。
汉代


汉代起(前202年-220年),广州先民可从古番禺城远航至中南半岛、马来半岛及印度、锡兰等地,海上贸易渐渐萌芽。

考古学家发现,南越国宫署遗址上下叠压有秦、西汉南越国、汉、晋、南朝、隋、唐、五代十国期间的南汉国、宋、元、明、清、民国13个历史时期的文化遗存。

南越国宫署遗址出土的莲花纹瓦当

出土的瓦当中,莲花纹占比很大,揭示了莲花与广州的不解之缘。瓦当是建筑屋顶檐口筒瓦前端的遮挡,具有既保护檐椽不受风雨侵袭,又美化建筑外观的功能。

南越王博物院考古部刘业沣博士介绍,南越国宫署遗址出土大量东晋(317年-420年)以来的莲花纹瓦当、莲花纹砖、莲花纹青瓷器等文物,是古代广州海上丝绸之路东西方文明交流昌盛的重要实证。

唐代


唐朝(618年-907年)广州瓦当上的莲花纹风格较为厚重,肥润与纤瘦并存;到了唐朝中晚期,莲花纹变得图案化和抽象,出现了莲花与牡丹、石榴相结合的宝相花。

据《越秀史稿》记载,唐代广州光孝寺风幡堂前水亭下已开凿白莲池,宽约一亩。
五代十国


五代十国时期(907年-960年),南汉国立都广州。

据《越秀史稿》记载,南汉国末代国主曾在光孝寺建有东铁塔,西铁塔。西塔今仍存,刻有宝莲花。


南汉国历代国主均将莲花纹用于宫殿装饰。荷与“河”谐音,古代有以荷花、海棠、飞燕构成“河(荷)清海晏(燕)”图,寓意天下太平。

宋代


宋统一南汉时,南汉宫殿被付之一炬。今年,通过MR技术,宫署遗址上“重现”南汉国宫殿。

南越王博物院考古部刘业沣博士介绍,出土的莲花宝顶或许当年就矗立在宫殿正中央;宫殿的木质柱子安放在莲花柱础上地上铺设有莲花纹地砖;瓦当则有目前所知的全国最早的莲池鸳鸯纹。

南汉宫署遗址出土的莲花宝顶


过去,历史学家认为这种纹在元代才有,南汉国宫署遗址的考古发现把时间大大提前了。

宋代(960年~1279年)以后,宫署遗址出土的瓦当中虽然仍有莲花纹等,但莲瓣越发纤细,失去了莲花的丰满形态,趋向简化的机械图案。

同时,莲花纹瓦当数量渐少,直径趋小,明清时期,瓦当直径多不到10厘米,艺术性和美观性大不如前。

《爱莲说》作者周敦颐曾游广州西湖
周氏家训要求子孙知礼义廉耻


宋以后,
广州民间的莲花种植
及对莲花装饰图案的使用
却未走向衰落。
相反,
莲花很好地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
得到了长足发展。
在种植面积上,
宋之后可查证的广州莲花分布地越来越多,
与莲相关的典故亦日趋丰富。

莲花盛放


莲花凭借艳丽色彩与绰约风姿成为岭南园林的必备植物之一。广州西湖路古时有西湖,系南汉时候开挖而成,对后世的园林建筑产生了深远影响。

北宋著名书法家米芾慕名游览古西湖,曾在一块形似朝笏的奇石上题写了“药洲”二字。

周敦颐在担任广东提点刑狱(地方最高司法长官)时,办公衙门在清风桥北(今起义路附近),曾在药洲逗留。

南宋嘉定元年(1208年),经略使陈岘对湖加以整治,在湖面种上白莲,称白莲池,建爱莲亭。


周敦颐传世名篇《爱莲说》中有“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灈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之句,歌颂莲的精神和气质。

周敦颐字濂溪,其去世后,明代有地方官在西湖畔修了个书院,取名濂溪书院,纪念这位理学开山鼻祖。


宋元之际,中原移民不断通过大庾岭梅关古道来到岭南安居,广州城外出现众多墟镇,如猎德、石门、扶胥等。

黄埔区九佛街莲塘村始建于南宋端宗景炎年间,有着700多年历史。700多年后的今天,莲塘古村风采依旧,茂盛,莲叶接天

南沙区黄阁镇莲溪村始建于宋代,建村时就因为“莲花盛放,溪水长流”而取名“莲溪村”,800多年过去了,这里仍是赏荷的好去处。


周敦颐的后代则在白云区开枝散叶。周氏族人分居10个自然村以及海外10多个国家和地区。


白云区龙归镇南村以周姓为主,在南宋嘉定十三年(1221年)由周敦颐第九代孙周仕龙、周遂禄开村。


南村的中心位置有一个公园,内有一座桥,由周敦颐的《爱莲说》起名“爱莲桥”,为了彰显周敦颐廉洁正直、襟怀淡泊的高尚精神,公园内还建有“濂溪阁”和“爱莲池”等,公园中央则有周敦颐的塑像,还有一座石碑,刻着《爱莲说》全文。



周姓的老人介绍,周氏子孙都会吟诵《爱莲说》,并且立下周氏族人家训,如今已写入南村村民文明手册,家训要求周氏子孙需知礼义廉耻,有家国情怀。


正是有了家训的熏陶,历史上,南村周氏子孙人才辈出,其中包括华侨教育者周启华、著名实业家周棠、抗日烈士周定远等。



点击欣赏千古名篇《爱莲说》

↓↓



各式莲花吉祥图案
表达美好生活心愿


史上众多文人曾用
优美辞藻歌咏
莲花清丽高雅的美态,
寄语美好生活。

明清时期,广州生产的刺绣、织锦、陶瓷、石刻、木雕、雕漆、彩绘等有很多莲花图案。


“荷”与“和”“合”谐音,“莲”与“联”“连”谐音,广州人常以莲花(荷花)作为和平、和谐、团结等的象征。

莲花品种丰富多彩,是“和(荷)而不同”;众多莲花共同组成一个高洁的世界,是“和(荷)为贵”。广州是千年商都,商人做生意讲究“和(荷)气生财”。

广州民间吉祥画中,“和合二仙”,便是一人手中持荷,一人捧盒,以示和合。广州牙雕制作莲花状工艺品,或作辟邪吉祥物。

荷花玉雕

广州玉雕、木雕用莲花取个“好意头”,“藕”与“偶”谐音,藕断丝相连,“并蒂莲开”非常适合表示爱情的缠绵不断。广州人用鸳鸯戏莲图案象征坚贞爱情。

莲花还象征着人与人之间的纯洁友情。

陈磊博士介绍,1908年,孙中山先生留居日本时,为了感谢田中隆先生对中国革命的支持,赠其象征君子友谊的四颗莲子。

1930年,日本“荷花博士”大贺一郎先生将这四颗莲子培育开花,并命名为“孙文莲”。1979年,日本友人将孙文莲、唐招提寺莲等一批珍贵莲花送给中国,成为一则佳话。


莲花又名青莲,与“清廉”谐音。

白云山打造了一条长达2.5公里的“云山濂泉”的廉洁文化线路,以羊城八景中的蒲涧濂泉为起点,依托荷塘月色、清风竹林等9个主题景点,把尊廉崇廉的精神与人文景观自然结合。

海珠国家湿地公园内亦临湖而建爱莲亭,该亭采用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白墙绿瓦,“爱莲亭”三字写得十分隽永。

游人沿亭漫步,微风轻拂,空气清新,湖光水色,不由自主就会想起周敦颐的《爱莲说》。

爱莲之风浸润两千年
广州各区均可赏莲花


如今的广州城中,
“莲塘村”可谓是最容易撞名的村庄。

增城区荔城街道、花都区赤坭镇、黄埔区九佛街、番禺区石碁镇都有莲塘村。

南沙、天河区东圃则都有莲溪村。

天河区棠下有荷光四横路与荷光路。

荔湾区有荷景路。

白云区江高镇有一条夏荷路。

从化区城郊街道则有一个名为荷村的村庄。

越秀区德政北路有条街巷叫雅荷塘,附近有雅荷塘小学。



据2019年的统计,
世界莲花品种有4492个,
中国拥有2888个,
是莲花品种资源最多的国家。
“爱莲之风”浸润两千多年,
广州处处可赏莲。


夏日里,记者走进麓湖公园,只见白云仙馆早已被圆润碧绿的荷叶环绕,大片的墨绿色荷叶层层叠叠,仿佛一幅水墨丹青。流花湖、东湖、荔湾湖亦有“荷仙子”出没。

在华南国家植物园,众多爱莲人携带“长枪短跑”前来拍摄莲花。陈磊介绍,华南国家植物园已经收集了全球约300个莲花、睡莲品种。

克鲁兹王莲(华南国家植物园供图)

孕育出来的太空莲新品种,其种子曾上太空受太阳光辐射,花朵更加鲜红。研究人员还在研发莲花、睡莲新品种,部分新品种还没有命名。”

今年,番禺莲花山景区内出现了第8朵并蒂莲,品种名为“杏粉”。

景区内还接连出现了3朵双色莲花品种,名为“佛手”,一半为粉色,另一半为白色,仿佛情侣相拥在一起。


花都区的广州民俗博物馆(资政大夫祠)前2000多平方米的荷塘里,荷叶铺满湖面,点缀着朵朵亭亭玉立的粉白莲花。懂莲人惊讶发现,今年荷塘里惊现珍贵“并蒂莲”。

海珠区海幢寺引种了河南省开封市出土的宋代古莲子,经悉心培育于2018年开出第一朵莲花。

海幢寺内的千年古莲


今年千年古莲再度盛开,古莲比现代常见的莲花更加娇嫩、精致,且花苞要狭长一些,不像现在的莲花那样圆润。


值得一提的是,寺内的宋莲每天清晨随着天亮苏醒,缓缓打开花苞,到了10时30分左右又逐渐闭合。宋莲的花期一般为4天。


20世纪90年代,南沙区万亩湿地还是一片滩涂,市、区两级部门种植了约百亩莲花。

7月28日,南沙湿地首届荷花文化节开幕,白荷花、姬妃莲等盛开,让街坊大饱眼福。

可赏可食用可药用
走入市井千万家


在植物学家看来,
莲花全身是宝,
可赏可食可药用。

糯米鸡是广东早茶里的传统名点,相传最初是以碗盖蒸熟,后改以荷叶包裹,圈粉无数。

糯米的粘、鸡肉的滑、香菇的鲜、荷叶的香在一炒一蒸之间,相互渗透。慢慢拆开荷叶,鲜味四溢,扑鼻的清香让人回味悠长。

莲蓬可食用可入药


广州人喜欢用莲子养生,街坊倪小姐对薏米莲子银耳羹情有独钟。

她介绍说:“广州天气湿热,人容易没精神。薏米莲子银耳羹香甜软糯、汤汁浓稠,叫人一口气可以喝三碗,滋润去湿。”

莲花根据用途一般分为藕莲、子莲和花莲三类,藕莲以收获吃的莲藕为主,不开花或开花很少,广州南沙地区主要种植藕莲;子莲以收获莲子为主,莲子产量高;花莲以观赏为主,莲藕一般比较小,不适合食用。


在广州,莲花已成为园林中的“花仙子”。宝墨园重建时,在古色古香建筑中辟出1000多平方米荷塘,夏日,荷叶铺满湖面,莲花绽放。

游客漫步于回廊间,举目眺望,可看到一排雕梁画栋的岭南建筑间,碧水红荷,清雅脱俗,微风拂过,飘来阵阵荷香,让人心旷神怡。

原来,
千年时光脚下过,
莲花与广州早已融为一体。




【版权声明

《读懂广州·粤韵周刊》为广州日报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版权与合作联系:ddgzyy2022@163.com;电话020—81883458

统筹/读懂广州工作室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刘幸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王维宣、骆昌威、李波、邱伟荣

音频播报、剪辑/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李文琤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贺风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