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真实与幻想的相遇 | 无聊不存在

不存在科幻 2022-08-06 21:20
🚀
梦,神秘莫测,漫无边际,难以捉摸。从公元前三千年汉尼拔用楔形文字记录下他梦中的吉尔伽美什,到菲利普·迪克用《尤比克》《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打破梦境与现实的边界,梦境向来是人类幻想中最奇异的主题。
今晚,祝大家好梦。
 本周主题:记一个有幻想色彩的梦

🛸

@柠檬      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2群
我梦见我成了一个偏远小镇的精神病院工作人员,下班后我神使鬼差地向镇外走去。不知何时走上一条直直的泥土小路,两边都是巨大的古生物的骸骨。我抬头望向夜空,竟然是从未见过的绚丽的星云,与之相比那份庸俗无趣的工作所带来的忧虑,瞬间变得微不足道。


@wxid_mw5hmjwz9mb922      不存在科幻评论创作群
空气中弥漫着彩色的泡泡,那些泡泡越升越高,云层被染成了彩色,有的泡泡还结成了冰晶,一串一串的挂在墙。我坐着一叶小舟,漫无目的地游荡,忽然靠在一块大石头停下来,发现水面也映照着天空,充满了千层的斑斓色彩。


@微光      未来的优秀科幻作家群
梦到下一期300字微小说题目:#伤心 (好像从没看到这个题目)
接待员🐹 好耶!(掏出小本本


@地下青猫      未来的优秀科幻作家群
梦见变成蜡笔小新大小被关进监狱,两边是无尽昏暗的土色长廊。长廊两侧是密密麻麻的铁门和铁丝网,里面关着空山基机器人。打开走廊尽头的门,里面依旧是无尽长廊,长廊里面的机器人没有被束缚,开始变换攻击形态,我急忙关门向外逃,在外面开始攀登超高的围墙,因为变成蜡笔小新大小,所以我能小心翼翼钻过高压电网。终于到屋顶快要逃出生天的时候,我将要越过的地方却变成死角。我瞥见门外废土小石块上写着能够破解死局逃生的碑文,关键信息却被水泥糊住。


@SHIZUKA      未来局爬行动物爱好者群
沉迷《虫师》时,梦到跟银古一起走在山林里,周围都是游动的银色亮光。银古说有很多虫与我们同行,让我小心不要踩到它们。我听到很多踩在树叶上的沙沙脚步声,却完全看不见它们。梦里全程都在愁到底要怎么避开并担心万一踩上去该怎么办(


@一杯鲜榨橙汁      星战今天火了吗
中学时的梦:后末日时代,我生活在一个丛林法则小岛上,在杀戮中长大。远处有另一个岛,隔着海能看到上面有很多人在招手欢迎我们过去。我觉得再也不能忍受这里的生活了,于是跳进海里,在惊涛骇浪中漂浮了很久,历经重重艰险终于登上了那个岛——这时我发现,岛上的人招手不是在欢迎,而是在求救。


@马丁爷爷长命百岁     冰与火之歌群
梦见马丁爷爷把冰与火之歌写完了!


@kaka      沙丘今天开拍了吗群
梦到自己是一个老年魔法教师,一个看似天真的少女来找我学习法术,她说想学习在封闭的玻璃里面点燃火并且让火一直不灭的法术,这样就能在深夜里照亮黑暗了。我教给了她,她研制出了这个法术的增强版,烧死了在玻璃教堂里参加某次祭祀活动的所有人。


@洋芋Jane    铥铥科幻电波听众群
一年一度奇人聚会。我参加的原因是右边大腿上长了一小片湖,湖能开成一朵花。花瓣白色,像昙花,开阖由心,只是刚开的时候有点疼。我笑说这是我的纹身。大家都觉得很酷。


@月下西洋      未来局科幻写作营校友群
看起来就很不真实的又绿又黄又黑的乌云,整个画面之中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内容,就是天空,乌云不断的逼近。那个梦境是无声的。没有什么像是剧情似的东西,但是却印象很深,因为这样的梦做了很多次,每一次乌云都比上一次更近了一些,就好像那些乌云真的存在于某个地方,按照时间顺序不断靠近。这样想想反倒是梦本身比内容还要奇幻呢。

@ohwrecneps      未来局驻咖喱星办事处群
我在买吃的,进来个男人。我看到了他专属的银翼杀手标志,产生了一个念头,不如让他送我一程。他看起来是个中年人,眼神里带着忧伤。我说我是搭车客能不能带我一程。他很犹豫但是还是答应我了。
车里很大,在后座醒目的地方有一箱菠萝啤酒。我原本想在下个路口下车,但是因为我和他说的时候已经错过了那个路口,他说没事,我送你回家吧。我说我从来没有喝过菠萝啤酒。他说:“啤酒?说是饮料差不多。如果你想喝就拿一罐。” 我递给他问:“你喝吗?”,他笑了一下,说不了还是有酒精的,毕竟怎么说也是一名警察。警察两个字他说得很沉重。他说他有个女儿和我差不多大,他愿意帮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不知怎么,感觉他似乎有些伤心。他说他的女儿不太爱说话,也不爱交朋友,很担心她以后怎么生活。我说我可以和她交朋友,我身体不好,没有朋友也没人喜欢我,如果她愿意的话,我可以成为她的朋友。
我们这时候在一座很高的立交桥上,下面是条河。老银翼杀手微笑着说:“嗯,我们都有着同样的记忆,孤独。”然后他很严肃地说了一句对不起这个世界不需要我们,然后他把车冲向了路边围栏,整个车掉进了水里,水很快漫了进来。我想打开车门,但是拽不动。我又在找坚硬的物体想把窗户砸开,但是砸不开。在车里仅剩最后一点空间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潜了下去。当水充满了车内,我打开了车门,游了出去。
上岸之后我就在想,刚刚那个老银翼杀手真的很绝望,他真的有女儿吗?可能他的女儿已经去世了。或许,他没能也无法拯救自己的孩子,也许他的孩子是一个产生自我意识的仿生人,他不得不亲手杀了她。等等,他说“我们都有同样的记忆”,难道我也是个仿生人?等等,他也是一个仿生人?我是谁?


🛸
【关于梦境的科幻小说】

 往届主题 
手办 | 厨艺 | 猫猫 | 狗狗 | 书籍
冰棍 | 游戏 | 小玩意儿 | 乘凉 | 天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