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愿关停飞信之举常态发生

C114通信网 2022-08-06 21:15
中国移动官网日前发布公告称,和飞信业务将从2022年9月30日开始停止提供服务。
这一消息没有引起多大关注,或许大多数人早已不再使用飞信,或许大多数人以为飞信早就关闭了。
有两类人会为飞信的关停惋惜 ,一类是曾经高频使用过飞信的80后、90后,一类是通信业的观察家。

对于80后、90后来说,飞信曾经是那么的性感和耀眼。飞信被定位为即时通讯服务,飞信开创的PC与手机互通短信,在PC互联网时代极具创新精神。
2007年,我曾到高校组织开展地推,一个一个教学生装飞信。虽然辛苦,但是第二天还想去,感受得到,飞信是学生们喜欢的一款产品。
通信业的观察家常常将飞信与微信做比较:“如果飞信搞好了,就没微信什么事儿了”。商业世界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飞信在巅峰时期,有5亿多注册用户,活跃用户接近1亿,俨然是主流即时通讯工具。高度依赖飞信的运维支撑方神州泰岳公司成功上市,成为创业板的首支100元股。

如今,飞信关停,令人唏嘘。神州泰岳的股价,也跌到了4块多。
其实,在互联网界,关停产品的做法已经司空见惯。
就在2022年7月,腾讯关停了上线未满一年的数字藏品平台“幻核”;关停了资讯服务APP“看点快报”;下线了QQ 运动群排行榜和历史排行功能。
阿里巴巴旗下虾米音乐公开“官宣”,虾米音乐APP将于2022年7月5日正式关停。被阿里关闭的产品和服务还有:中国万网、天天动听、豌豆荚……阿里副首席财务官徐宏在2022财年财报电话会上表示,中国国内疫情反复对阿里集团国内业务造成了显著的影响,很多业务若长期价值不明显,会进行关停并转。
不知什么原因,在运营商,关停业务的做法并不多。所以,我要为中国移动关停飞信叫好。
关停飞信,至少有三方面的积极意义:一是有助于长出第二条增长曲线,二是有助于聚焦在关键业务上,三是有助于为员工减负。
有助于长出第二条增长曲线
微信发展壮大的过程,是对中国移动的既有业务不断蚕食的过程。微信不仅对QQ、对其他运营商造成了威胁,也对中国移动自身的短信、语音等业务造成了威胁。
这种威胁就跟微信发展过程中对QQ造成的威胁一样,就跟柯达发明的数码相机对自身的胶卷业务的威胁一样。
腾讯不惧微信对QQ的威胁全力支持微信的发展,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柯达为了保住胶卷业务延误了数码相机的发展,最后沦落到破产的境地。
如果当年中国移动发展飞信的勇气决心更大一些,在免费、在和其它运营商的互通上步子迈得更大一些,也许飞信真能发展成一个不一样的微信。
对于一个成功的企业来说,创新更多是革自己传统业务的命。只有勇于革自己的命,第二条增长曲线才可能长出来。
当年微信没能革中国移动传统业务的命;今天微信成了被革命的对象。这也是个好事情,中国移动可以放开手脚去创新,至少,不用顾忌创新会威胁到飞信这个曾经辉煌的业务了。
有助于聚焦在关键的产品、业务上
全球最大房地产公司之一的董事长加里·凯勒写了一本书,叫《最重要的事,只有一件》。这本书里说,成功其实取决于你的目标是否明确,你又是否专注地去做。
我们以为,“待办事项”(to do list)清单上的每一个事项都很重要,都要去完成;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同时处理多件事;我们以为不成功是因为缺乏意志力;我们试图平衡工作的各个方面。在加里·凯勒看来,这些都是阻碍人们专注的观念。
正是以上错误的观念,导致我们的业务、产品越来越多,导致工作越来越多。
很多年前,我曾有幸看到某省移动CRM系统可办理营销活动的清单,居然有数百种营销活动之多,很多营销活动全省办理量不到100笔。
数百种营销中,每一个营销活动都需要数名营销策划人员去设计、跑通流程,都需要数名系统开发人员去开发,都需要数以百计的营销管理人员去领会、组织,都需要数以百计的渠道管理员去学习、传达,都需要数以千计的营业员去掌握……
营销策划人员要策划那么多的营销活动,怎么可能做充分调研?系统开发人员要支撑那么多活动的开发,哪有时间优化迭代?营销管理人员要组织那么多活动的开展,怎么可能组织有力?渠道管理员要传达那么多的活动,怎么可能宣贯到位?营业员要掌握那么多的营销活动,怎么可能真正掌握?
每一个业务、产品都将占用公司的人力、物力、财力资源。一个公司的产品、业务越多,关键业务获得的资源也就越少。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业务增长乏力的背景下,更需要决策者做出取舍,像关停飞信一样关停“长期价值不明显”的业务,聚焦在关键业务上,关键业务的增长才可能发生。
有助于为员工减负
一个公司、一个部门有一个好的管理者,业务、产品或者制度、办法、流程越来越多就是必然。
一个好的管理者是爱学习的——不学习的人当不了管理者。学习会有很多收获,学习就会有很多可借鉴的地方。管理者想借鉴的,最后都会成为一项项的业务、产品或者制度、办法、流程。
一个好的管理者是爱思考的——不思考的人当不了管理者。思考会产生很多的点子。这些点子,也会成为一项项的业务、产品或者制度、办法、流程。
总之,业务、产品、制度、办法、流程总有无限膨胀的趋势。
增加业务、产品、制度、办法、流程并不意味着收益的增长;收益不增长也就没有了人员增长的理由。业务、产品、制度、办法、流程增加,人员却没有增长,必然的结果是员工越来越累。
要破除这个怪圈,要为员工减负、提升员工满意度,就需要像关停飞信一样,果断地停掉一些业务、产品、制度、办法、流程。
有两则对乐视、新东方的调侃:
在经历了创始人贾跃亭前往美国、负面消息不断之后,如今的乐视被曝还有约400名员工,而且“老板不出现,公司反而发展得还不错”、“过着没有老板的神仙日子”、“没有996和内卷”。
在新东方旗下的“东方甄选”直播间,主播董宇辉当着俞敏洪的面说“老板少努力一点,说不定我们成功得更早。”
虽是调侃,还是体现了员工对控制业务、产品、制度、办法、流程膨胀的期望。

让关停飞信之举常态化发生
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在特朗普任总统时期尤甚。可任正非却在多个场合表扬特朗普。表扬的一个内容就是特朗普的“日落法”。
政府在行政管理中建立一个机构和批准一个项目是比较容易的,但要撤销它们却很困难,因为这将使许多人失去工作,会损害许多方面的利益。如何控制趋于自然膨胀的行政机构,对任何政府来讲都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日落法”,顾名思义,太阳都有落山的时候,凡事也应该有有效期。“当一个人知道他将在两个星期后被处以绞刑,他的注意力会神奇地集中到这件事情上。”一部“日落法”在行政上等同于一场安排好的绞刑:它需要获得民选官员的周期性地重新确认才能生存。
“特朗普日落法”规定:在机构或项目的结束日期到来之前,国会要对该机构的工作和该项目的执行情况进行全面审查,以决定它们是否有继续存在的必要。“特朗普日落法”也成了国会监督行政的一种重要手段。
华为学习了“特朗普日落法”的精髓,在有效期的基础上增加了“增一减二”,在2016年11月30日EMT上,通过了“1130日落法”,规定:
1. IPD、SUP(供应链)、MFIN(管理财经)、LTC、DSTE、SD(服务交付)等成熟流程领域每增加一个流程节点,要减少两个流程节点;每增加一个评审点,要减少两个评审点。公司应将这一方式逐步覆盖到所有流程领域,并由各GPO(全球流程责任人)负责落实。
2. 行政文件、流程文件的发布要有明确的有效期,且有效期不超过5年。相应责任组织要对有效期进行管理,若公司在有效期后要继续执行文件,就优化文件后重新发布。此规定发布前的没有有效期的行政文件和流程文件,从发文日开始有效期统一为5年。超过5年有效期的行政文件和流程文件,要在2017年12月31日前完成优化或重新发布,否则将被废止。
“特朗普日落法”及华为的“1130日落法”不仅对公司的流程、制度建设具有借鉴意义;对于产品、业务的管理同样具有借鉴意义。
如果在业务、产品、制度、办法、流程管理中,能采用“日落法”,增加一个,就要减少两个,且都有有效期,公司的业务、产品、制度、办法、流程就不会无限的膨胀,员工的工作量也就不会无限的膨胀。
采用“日落法”,让关停飞信之举常态化发生,抑制业务、产品、制度、办法、流程的无限膨胀,才有可能长出第二条增长曲线,才有可能聚焦在关键业务上,才能为员工减负。只有这样,创新才又会发生,关键业务才能实现增长,员工满意度才能提升。(黄甫山为C114特约作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