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退的互联网,每个人都得算自己的ROI了

产品逻辑之美 2022-08-06 22:13

标题过于焦虑了,但确实很合适。

衣戈猜想和董宇辉

前一阵子全网爆火还引发了口水仗的《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很多人觉得治愈。

我看了这个视频之后还看了作者衣戈猜想的其他视频。他已经在B站探索了很久视频的方向,从一开始叫“衣戈历史”,后来内容范围扩大范围改成了衣戈猜想。高质量的视频经常上热门,关注量在几十万左右,但内容因为过于严肃,更新量又少月更up主很难赚钱。

当然,我不是要分析他的成功路径,这里面有太多的偶然因素。我只是偶然知道了他为什么去做up主,他原本是猿辅导的金牌老师,在双减政策的影响下失去了原本相对高收入的工作。

就和之前的新东方董宇辉一样,作为优秀老师,他们转型,然后突然火遍全网。当然,可以说他们的突然的火有很多自身的因素,完整的知识体系,常年讲课形成的语言风格,和打动人的能力。优秀的老师就是通过突然的感动激发对学习的兴趣,然后趁机灌入一些知识的苦药,这些都是必要的糖衣。

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火也有着足够多的偶然因素。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大家对成功学和营销开始有了地处,开始需求治愈和慰藉,同时还要加上流量平台的马太效应和自媒体的推波助澜。

但也许在另一个平行时空,董宇辉没有火,还在1000多人的直播间里卖着货,想不通的时候还会去北大外面绕圈。衣戈猜想的这个视频有100多万播放,粉丝量没有变化,他又开始思考下一个更新的内容。

纳瓦尔宝典

这是前一阵子蛮多人推荐的一本书,简单来说就是硅谷投资人纳瓦尔讲述自己的对累计财富和幸福生活的看法。在这个书里说一个人工作无法帮人积累财富,而是需要投资。在没有原始积累的情况下,应该做一些高干的事情,比如编程、写书、写博客。

而目前已经不是小产品可以免费获得大量用户的互联网红利期了,对于普通人而言,仿佛只剩下自媒体可言。

而自媒体这条路上已经站了太多太多的人,美颜滤镜的加持下,抖音上小姐姐都跳着差不多的舞,讲着差不多的段子,大部分人不温不火。

B站上有很多优秀的UP主,用肝在创作,只有十几万的关注,收入不高。

去年出版社给我寄了一批新出产品经理的书籍,内容大多乏善可陈,估计也就卖一个起印数量,我才知道出书的产品经理也是过江之鲫。

自媒体是一个赢家通吃的模式,对普通人而言,投入产出比非常低。

倒闭与裁员潮

每日优鲜突然没了,字节教育也从几万人缩减到了几百人。腾讯、美团、滴滴这样的公司也都在裁员,甚至包括大赚特赚的抖音也出现了整组被裁的情况。在这样的倒闭和裁员潮下,从业者很难再找到对口的工作。

在互联网的红利期,市场相信用户规模的增长能带来未来的收入,于是即使亏损,巨头也愿意去做业务扩张,多元化的经营给了资本市场讲了一个完美的故事。而随着市场越来越务实,当初的那些靠亏损才能勉强维持的商业模式,都开始被重新审视。

降本增效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公司提及。

每个人都是成本,至于自己在公司眼里有没有效,就需要评估了。

如果在一家融资困难,商业模式亏钱的公司,那么整个公司在资本眼里就是高成本低效。

如果在一个边缘的亏钱业务,但是还有很多人员投入,那么整个部门在公司眼里就是高成本低效。

如果工作年限较久,做的事情还是比较繁琐和简单,实习生都能做,那么个人在部门眼里就是高成本低效。

在埋头工作的时候,需要考虑自己是否有不可替代性,是否在降本增效的大环境下可以在互联网生存。如果不能的话,那么后续该怎么做呢?有没有其他的退路呢?

这些问题也没什么标准答案,每个人都要找自己的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