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动手

市井望远镜 2022-08-06 18:56





▍盐财经 

作者 | 施晶晶

编辑 | 煎尼



占据印度市场大半边天的中国手机企业,持续遭遇查税风波。


“去年6月份就开始了,外资手机企业还是他们主要的审查对象,一开始是头部企业,然后是其他的供应链企业被查。”印度中资手机企业协会(下称CMA)秘书长杨述成告诉盐财经,根据协会统计评估,约有6成中资手机企业受到审查。


审查中,让中资企业经营者普遍觉得“难以理解、难以接受”的,是印度的税务审查手段和执法方式。


不同于国内由税务部门独立查税,在印中资企业受到的审查常是,印度税务、海关、GST(商品和服务税)、警察等多部门联合突击式上门审查。


“现场会抱走一些电脑和资料,还会带走一部分人去调查,搜查管理人员的住所,负责人会有被滞留的现象,但不是全部。”杨述成告诉盐财经,“这也许是印度税务稽查的惯例,但对我们来说,确实以前没有碰到过。”


中国品牌手机企业及其产业链,已在印度深耕了7年,在杨述成的印象中,尽管税务稽查是常规工作,但此次印度政府部门审查力度之严、次数之频繁、范围之广,前所未有。


小米、OPPO、VIVO设在印度的子公司,是印度手机产业的头部企业,也是最先波及的稽查对象。


今年以来,三家公司接连收到涉嫌逃税的指控,被要求追缴税款、企业银行账户一度遭冻结,资金安全面临风险。


小米针对查税风暴的相关回应


那么,此轮税务稽查中,执法部门和企业孰是孰非?在印中国手机企业是否被歧视性针对?企业经营者又该怎样抵御税务风险,合理合法地经营?


这些问题需要厘清。


过去10年,是中国人第一次大规模出海投资、向外输出产业链和产业经验的10年。


中资手机企业经营者作为第一批出海投资赶潮的人,在印度这片全球投资热土上,尝到了甜头。


眼下,“七年之痒”来临,复杂变动的形势下,这轮印度税务风波不该被视为一个偶然和孤立的问题,它具有典型意义——关于中国出海企业如何更好地融入当地、规避风险、维护利益,中国企业经营者正在积累前所未有的经验。


查税风波

税务审查和指控,的确给中资手机企业造成了一些麻烦,也引起了舆论的部分反感情绪。


那么,中资手机企业在印度是否存在税务不合规之处?针对具体指控,是否存在争议?


印度执法部门公开了对小米、OPPO、VIVO的初步调查报告,披露了对企业的指控原因和涉及的税务问题,虽然最终都指向企业“少缴了税”,但具体原因,却不尽相同。


中国手机品牌vivo广告在印度班加罗尔铺天盖地


综合来看,最突出的一项指控是:企业涉嫌以“特许权使用费”的方式转移利润,少缴税款。


“特许权使用费”(下称特许费)是制造商使用专利技术、商标等知识产权时,需向专利持有人支付的一笔费用。


以小米印度为例,它每年都需要向母公司北京小米和美国高通公司支付特许费,因为其中的专利技术对制造和使用小米手机是不可或缺的。


而对掌握专利的科技公司来说,这是一笔可观的利润。


“特许费是免税的,高科技的跨国公司以特许费的方式转移利润,这是国际惯例,但税务部门有权审查,费用是否合理、有没有数据上的矛盾。”兰迪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逸星告诉盐财经。


刘逸星自2016年就为在印中国企业提供法律服务,也和多家中资手机企业有过法律代理合作。


他告诉盐财经,特许费可能涉及的一大税务风险在于,在印度生产的手机仍需从中国大量进口零配件,印度方面倾向于认为,从中国进口的手机配件,卖给在印度的制造商时,配件已经包含了专利费用,企业就不该再以支付特许费的方式逃避应缴的所得税,甚至转移利润。


中国手机品牌在印度的销售商店


“对于(中资)企业来说,它可能有一个考量,我如果先支付了特许费,那跟出口配件相关专利的特许费就不应该再交税了,否则就相当于说我重复交了两笔特许费,所以他就可能不把这笔费用计入进口货物价值,(逃避缴税)。”刘逸星说。


今年4月,小米向印度卡纳塔克邦法院发起诉讼,起诉印度执法部门。


据7月法院的公开文书,法官认为:对于小米公司对外高额汇款是否可以被视为支付特许费,是否用于知识产权方面的使用,都是有待认定的事实问题,“双方对案件是非曲直的所有争论尚未解决”。


截至7月底,小米和VIVO都在寻求司法途径,解决问题。


CMA秘书长杨述成告诉盐财经:“目前没有任何一家(中资)企业收到印度的罚单,或者是缴纳了罚款,只是说他认为你有这么多税款应该交,还要取证调查,它不是一个定论。”


尽管个案仍有事实细节认定上的分歧,但杨述成表示,整体上,中资企业的合规性确有改善空间。


在另外的企业案例和过往经验当中,刘逸星注意到,也有在印中资企业早期觉得,印度的税务稽查宽松,于是在设计税务方案时便宜行事,犯了没有合理披露的关联交易这类低级错误,或是为了获得税收减免在报关时故意申报错误,在公司的组织架构、股东股权架构等方面也有漏洞。


在印度的小米商店


“如果不是给非关联公司的正常贸易,几个法人、董事搬来弄去,只要一稽查这种关联交易你是没办法避嫌了,这些证据可以佐证来认定你是为了避税。”刘逸星解释进一步对盐财经解释道。


至于报关问题,由于海关采取抽查制度,加上通关公司的关系打点,任何企业都确实有空子可钻。


“但现在这种电子时代,很多东西你是抹不掉了,税务稽查的时候,把你原先海关报的关税跟你后面的生产配件清单一对,很容易就发现问题。”刘逸星说。


杨述成告诉盐财经:“我们把产品、营销做得非常漂亮,市场做得非常广,这是我们的优势,但相比之下,我们的合规性做得非常不好,很多企业没有去理解印度的法律法规,我们头部企业也会犯一些低级错误。”


但杨述成认为,这不能忽略一个大背景:“历史上,我们没有过这种大规模走到海外去投资的经历,我们缺少经验,缺少帮助,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不要忽略了我们中资企业也需要探索、试错,吸取教训、积累经验。”


针对中国?


在印中资企业的处境、经贸合作的摩擦程度,常与复杂变动的国际关系共振。


如今对中资头部手机企业的集中突击检查和问题披露,也一度被外界视为“专门针对中国”,并关联过去2年间,印度政府对中国投资者趋严的审批和审查。


但实际情况和外界理解的“针对中国企业”稍有偏差。


CMA会长、手机供应链企业MCM印度总经理李格回应盐财经:“(税务合规)调查并非只针对中国手机企业,韩企、美企都如此。”


2021年7月,同为印度手机行业头部企业的韩国三星,也受到了税务审查。


税务情报局指控三星少缴了4.3亿元人民币的关税,据《印度时报》,三星于8月支付了税款。


三星新机登陆印度市场


因此,舆论观感中认为中国手机企业被单独针对,不能简单根据经验作出这一判断。


在印的中国企业与欧美日韩的企业,有着不同的产业分工优势。


杨述成告诉盐财经:“欧美日韩在汽车、自动化产业更强大,我们最拿手的则是手机制造。”


手机行业集中着数量最多的中资企业,一旦稽查,对中国投资者确实波及面最广,但仅以此认为是针对中国,并不充分。


不能忽略一个重要问题,稽查究竟是针对特定国家,还是针对特定的手机行业?更具体地说,二者哪一个是因,哪一个是果?


实际情况是复杂的。


过去7年间,印度电子通讯行业增长快速,利润颇丰,外资企业占据印度手机市场8成以上的份额,外资手机厂商及其供应链从中受益。


“从企业冻结的账户资金就看得到它(外资手机企业)的利润,这些年确实赚了不少钱。”亚太与战略研究院南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刘小雪对盐财经分析,“但印度对大型外资企业的监督很严格,企业赚了钱,都有利润汇出的限制,引导企业在当地继续投资,创造更多就业,这是国际惯例。当前印度政府财政紧张,为增加财政收入,对企业加强税收审查也合情合理。”


刘小雪认为,印度强化税务稽查的考虑综合多方面因素,并非外界想象中的“只要是中国企业就审查”,即便有政治作秀的成分,也不是印度主要考虑的因素,更深层次的,还是从经济和本国产业发展的角度考虑。


印度欢迎外国投资办厂,借力发展“印度制造”,但短期内,印度虽提高了本土组装率,但本土化生产的目标没有实现,大量零部件和机械设备依赖进口,外资企业去办厂,反而增加了进口,扩大了贸易逆差(进口大于出口)。


这些因素使得印度在对外贸易中处于不利地位。


近年中印进出口贸易情况


尽管有这样的客观现实,CMA秘书长杨述成不主张把“提升印度制造”和“打压中国手机企业”对应起来,因为“发展印度制造”和“与中国企业合作”并不冲突。


“为了提升印度制造打压中国,这理由站不住脚,印度制造基础非常薄弱,学习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即使是跟我们学了那么久,本土品牌也没有跑出来,还怎么去打压头部的OPPO、VIVO呢?”杨述成说。


兰迪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逸星从“反倾销”的角度研究过印度的贸易保护政策,他告诉盐财经,印度要保护的产业主要是钢铁业、化工业、纺织业,而手机这类电子通讯设备制造业跟中国有明显差距,谈不上保护,也没有杜绝中国的产业转移。


刘逸星认为,情况正好相反:印度也在促成中国手机产业转移到印度,并提高了手机配件的关税,迫使相关配件、服务的中国制造商或企业转移到印度,在当地生产。


“要求外资企业在印度合理合法合规经营,才是主线。”杨述成对盐财经记者说。


在杨述成看来,印度不是一个无秩序的国家,它有大量成文的法律法规制约。而印度的对外开放,是一边开放,一边规范秩序,大环境之下,外资企业在印度不是享受特殊待遇,而是接受严格监管。



“印度一方面认为外资可以解决就业、增加税收,但另一方面如果不按照他的规定来,他们认为是破坏经济秩序、是掠夺。”杨述成说:“如果用在中国的惯性思维去印度做企业做品牌,会造成错误的理解,越走越偏。”


外资企业在印度发展已有年限,杨述成认为,印度也会评估包括中国厂商在内的外资企业对本国的助益,而评估基于就业、税收、GDP增长等因素的综合考量,“如果没有解决这三个方向的问题,反而带走了很多资源,他们会制定新的政策,这样的做法,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理解”。


税务稽查的核心,就是审查外资企业有没有把合理的利润留在印度。


赚了钱,交多少税,法律之外,这也是人性和企业责任的问题。


“理性应对税务稽查,这是一个成熟的企业应该有的品质。”杨述成说。


风险意识与企业家精神


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真正面对的问题是:如何在跨国投资经营中规避风险。


自2020年以来,刘逸星接到的在印中资企业的法律咨询明显增多。其中,财税合规是最热门的话题。


刘逸星告诉盐财经,任何一个国家在执法过程中都不可能严格按立法的意愿来执行,否则企业基本很难生存,现实中都有避税的空间,关键在于技巧和经验。即便对新兴行业,印度也有“事前认可制度”,既是容忍避税行为,也是企业规避税务风险的方法。


但实际业务中,刘逸星发现,中资企业常常不愿意为“预防成本”买单,没能提前设计好税务方案,多是生意先做了再说。


因此,风险也在于此。“极少的企业事先咨询,很多都是出了问题再来找我们,已经为时太晚”,刘逸星他们计算过,这导致前后的成本差距可能达到“5倍到100倍”。


中国手机品牌由印度明星代言的广告牌


风险是多方面的,刘逸星目睹过不少悲剧。


最为典型的是,在印中资企业因为过于信赖合作方、便宜行事,忽略了过程中高管可能构成刑事犯罪,结果授人以把柄,导致中资企业负责人被举报、送进监狱,公司被对方控制,这类案例相当典型;也有印度大型企业骗走中资银行巨额资金的案例。


刘逸星提醒,尤其不能对印度社会的绅士或慈善家群体降低警惕。在他代理过多起案件里,“有的企业就是相信对方是个慈善家、贵族,就轻易相信,实际上却掉进了坑里如果事前对意向合作公司做好风险和收益方面的尽职调查,这类风险可以有效降低。


根据刘逸星的经验,欧美的部分企业在管理上更规范,商业欺诈较少。


同时,在尼泊尔、菲律宾这些与中国交好的国家问题也不大,但在印度,风险系数会翻倍。


这一风险系数,或也渗透在过去一年印度执法局对手机行业的税务审查细节当中,并表现出对中资企业一定程度的歧视性待遇。


对中资企业的歧视不止对手机品牌,也包括许多中国出品的APP


CMA会长、MCM印度总经理李格告诉盐财经,尽管财税审查并非只针对中国企业,“但(印度)对其他国家企业的态度,明显好于中企,这个不可否认”。


杨述成也有类似观感,即便中资企业在手机行业很集中,但如果把中国手机企业和其他在印外资企业受到的待遇,简化成两个词来对照——那么,对其他外资像是“抽查”,对中资企业更像是“普查”。


刘逸星认为,印度在税务审查过程中,或有过度执法的嫌疑。正常的执法,要平等对待同类型、同区域的企业,应该根据同样的线索稽查,要考虑掌握的嫌疑证据是不是足够立案,不能“先查再说”,搜查员工宿舍、扣押电脑也是过激手段。


今年3月,CMA曾发声明:希望印方对外国投资者一视同仁,营造开放、公平、非歧视的营商环境。


风险的确存在,但更主流的声音是:印度的商业机会仍然大于风险。


杨述成也持乐观态度:“这只是我们中资企业的困难时期,大家要挺过去,考虑到中资品牌在印度整体的占有率高以及人口红利,整体战略不会改变。”


“我们都非常看好印度这个大市场。”MCM印度总经理李格说。


从结果来看,自去年开始查税以来,中国品牌智能手机继续保持了三分之二的市场占有率。杨述成解释,税务的稽查使得份额受影响的可能性很小,即便有波动,还是因为市场的变化、疫情以及全球经济的萎缩。


Counterpoint咨询调查得出中国手机品牌在印度市场具有高占比


刘小雪认为,中国企业经营者出海投资办厂,还是要在商言商、合法合规,承担风险、做好两手准备,“这才是企业家精神所在”。


“中国企业为什么要走出去?中国市场已经饱和了,印度是个快速成长市场,跟我们非常接近,都是价格敏感型的,它不要求最先进的技术,只要求最实用的技术,而且价格最合适,那么中国产品恰恰恰在这方面最具有竞争力,适合我们(海外投资)的就是印度市场。”刘小雪说,“民营企业非常现实,追着市场跑,目的也很单一,能赚到钱。”


杨述成也把印度市场视为勇者的机会,他对盐财经复述了一句他经常跟人说起的话:“勤劳勇敢的中国人,以前在书本上见过,你只要去了印度,看到了中国人在印度的打拼,你才知道这句话不是虚的,是真实存在的。”


作为行业协会负责人,杨述成认为,上万中国人出海投资、打开印度智能手机市场、占到7成以上份额的成绩值得认可,是一个励志的商业故事。


他告诉盐财经,印度整体发展水平相当于中国当初的1990年代,但是中国员工这些年就是背着包、装着手机,下到印度的城镇、乡村,租房子驻守,在异国他乡克服各种困难,有的盯着线上,有的主攻线下,几大品牌都用自己成熟的打法在印度做出很好的成绩。


“这是可以赞扬的。”杨述成说。



排版|罱乙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在看把盐撒给更多的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