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谋已久|老妈催我恋爱相亲,我拿地铁里认识的帅哥当挡箭牌

简书 2022-08-06 20:00


简书优选文章推荐第775篇

简书作者 | 七零八落


01

天刚蒙蒙亮,空气中夹杂着黏腻的水汽。


范思一一路小跑来到地铁站,身上已经冒出细密的汗。她喘着粗气坐在地铁椅子上,从包里拿出一本书胡乱扇了几下才慢慢平静下来。


平静后的范思一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书,她感觉到全身的血液一瞬间都涌进了脸上,隔着三层加厚口罩都能看到脸上的红晕。


书的封面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教你谈恋爱。


她赶紧把书塞进包里,然后若无其事的左右猫了两眼。


应该没人看见。


书肯定是前天回老家老妈偷偷塞进她包里的,范思一咬着牙回想,耳边响起老妈的话“女人过了25就不好找对象了。”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冷颤。


今天是老妈生日,虽然已经专门回家给她过了生日,但生日当天还是要让妈妈开心一下。


打开朋友圈,写下“适龄单身女青年,在线求撩,奔结婚去的那种。”然后设置仅家人可见,发送。


放下手机,范思一的视线被邻座人的iPad吸引过去,上面竟然是密密麻麻的图纸。


范思一眼神情不自禁的从iPad沿着手臂越过白衬衫、棱角分明的下颌骨,一路来到男人的眉眼。


灯光在男人深邃的眼窝留下阴影,他的视线穿过镜片,直直的落在iPad上,眉头微皱,目不斜视。透过镜片缝隙,男人的双眼皮显得格外温柔。


范思一一路上没忍住多看了二、三、四眼。


下地铁,坐上手扶梯后,范思一才发现外面下雨了。


六月的天,娃娃的脸,上地铁前还燥热湿闷,下了地铁就是倾盆大雨。


雨水打在旁边楼梯的不锈钢扶手上,溅出大片的水花。


在范思一眼里,那水花反射的光有些刺眼。


因为,她没带伞。


正直上班高峰期,电梯上人越来越多,范思一往后看了一眼,原本左行右立的手扶梯,早已站满了上班族,左根本行不通,连她自己都占着左行的道,想下去是不可能的。


眼看电梯就要离开屋檐迎接暴雨,身边的人纷纷打开雨伞,与她并排的人也没带伞,忍不住讲了一句C语言。


范思一有点束手无措,这么大的雨,淋上一会儿就该感冒发烧了。


在健康与脸之间,她果断选择了前者。


于是,后面乘客的视角看到的是:电梯上,一个马尾美女向下踏一个阶梯,钻进了右后方一个帅哥的伞底下,而帅哥却下意识的揽住美女的肩膀,拥其入怀。


哗啦哗啦…


头顶,暴雨拍打着伞面,像是在与范思一叫嚣:你出来,我保证淋不病你。


男人的手还未从范思一肩膀离开。


范思一扭捏着动了一下肩膀,抬头看了一眼,是刚才邻座的帅哥。


看着人模人样的,该不会内心是变态吧,还想趁机揩油。


感觉到怀里人的别扭,沈北良沈松开手臂,换上左手撑伞,在范思一头顶轻声说:“怕你跌倒。”


声音不大,但盖住了暴雨拍打伞面的声音,落入范思一耳中。


范思一因为自己的小人之亲有点不好意思,小心的站直身子,与男人保持一点距离:谢谢哈。


沈北良没有出声。


电梯来到地面,范思一想起什么,“那个,帅哥,你待会往哪个方向走?”


她希望他们是顺路的,她做不到一个早上厚脸皮钻两个人的伞。


“往西。”


“好巧,我也往西。”


沈北良轻轻“嗯”了一声。范思一就当他没有拒绝她蹭伞。


只是,两个陌生人撑一把伞,一路无话,有些尴尬。


到公司楼下时,范思一打破沉默“那个,我到了,谢谢你的伞。”


沈北良比范思一高出一头多,因为迁就范思一,他的白色衬衫右肩和双肩包被雨水打湿。


范思一觉得嘴上的一句谢谢太过苍白,不够表达她的感激之情,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加你个微信,改天请你吃饭。”


闻言,沈北良抬眼看了一下面前的人,范思一表情满是歉疚,眼神纯粹,视线交汇的瞬间,还尴尬的眨了眨眼。


沈北良垂眸,轻轻“嗯”一声,掏出手机。


范思一礼貌性的笑了笑,然后扫了沈北良的二维码,输入自己的名字发送好友申请。


几秒后,微信弹出新消息“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好了,今天实在是太谢谢了。那…我先上去了。再见。”


“嗯,再见。”


范思一转身走入大楼,没有看见雨中的人是往回走的。


范思一在国企上班,体制内,薪水不高但工作稳定,干活不累,朝九晚五,是大多数父母儿媳妇的首选,奈何她独自在这个城市闯荡,举目无亲,社交圈子窄,除了同事很少与他人接触,根本没有找男友的路子。


被父母唠叨烦了,范思一便跑去公园的相亲角,转了一圈,最终还是没敢把包里打印的相亲信息贴出来。


一是自卑。相亲角里甚至都有98、99年的,极个别超过25岁的,都被大爷大妈摇头嫌弃,说年龄太大。


二是对不起自己,感觉自己像是任人挑拣的白菜。


范思一单身多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不爱主动交友,甚至不喜欢主动聊天,说白了,就是社恐。


偶尔遇见一个令她怦然心动的人,她也不会主动搭讪追求,纵然心里已经yy到不可描述,表面还是毫无波澜。


她就这样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所以,虽然加了沈北良的微信,但范思一并没有给他发任何信息,二人的对话框还停留在好友验证通过的内容。


范思一也确实不知道说些什么。


临下班,脑子里的小人开始叽叽喳喳。


「嗨,我是今天蹭伞的人」


「那个,你今晚有空吗?」


「嗯…你喜欢吃什么?」


想了一会儿,范思一才发现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不知道怎么称呼他。


帅哥?不行,太轻浮。


亲? 害,又不是淘宝客服


……


隔壁办公桌的同事发现范思一的异常,敲了敲格子间玻璃,“范范,你怎么了,垂头丧气的?”


“很明显吗?”范思一抬头问到。


“你说呢?”


“我在跟人打架。”


“嗯?”


“我在跟脑子里的我打架。”


“……”


暴雨早已停歇,透过大楼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晴空万里,棉花一样的云朵,缀在天上,远处隐隐约约看到一丝丝红色。


下班高峰期,楼下不时传来司机不耐烦的鸣笛声。那声音催促着前车前行,也催促范思一快点行动起来。


范思一:「你好,我是早上的路人,说好要请你吃饭的,择日不如撞日,你看今晚有时间吗?」


此时的沈北良刚收拾好准备准备下楼去与同事聚餐,手机传来震感,他抬起看了看,然后驻足,手指在屏幕上快速跳跃。


北方微凉:「不好意思,今晚没空,改天吧。」


范思一长舒一口气,收拾东西下班回家。


路上,范思一与老妈视频聊天,夕阳下咧着嘴哈哈大笑。


沈北良坐在车上看到这一幕,眼底闪过一抹亮光,只一瞬,在车子越过范思一飞驰而去后,消失殆尽。



02


第二天一早,范思一就接到领导的指示,去W市培训学习三天。


回到N市时已经是周五下午。


范思一没有去公司报到,打车回了家。


整理完衣物,换了睡衣便躺床上刷手机。


今天夏天来的突然,刚6月就已经35度高温了,朋友圈里全都是吐槽天气的。


大拇指向上滑动,突然看到北方微凉的微信名,他发了两张图,配文:大家辛苦了。


范思一点开图片,第一张是合照,他站在最中间,在众人里很是耀眼,第二张是一个奖杯,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有些事情该提上日程了。


她点开北方微凉的对话框,「你好,请问晚上有时间吗?」


五分钟后收到回复。


北方微凉:「有。」


范思一:「那晚上我请你吃饭。」


北方微凉:「好。」


范思一:「你喜欢吃什么?」


北方微凉:「我都可以,你定吧。」


范思一:「7点半可以吗。」


北方微凉:「可以。」


范思一:「我稍后把位置发给你。」


北方微凉:「好的。」


好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范思一发出啧啧的声音。她并不知道对方是利用开会的间隙给她回复的。


范思一选的地方是一家新开的私房菜,被多个同事安利的,味道应该不错。


她先到的,要了杯水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外面行色匆匆的路人。


远处走来一抹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踏着落日余晖信步而来,路灯下,他的影子由长变短然后又被拉长。


心跳加速,有股力量涌入胸腔。


这就是怦然心动吗……


“如果他没有女朋友,我要不要勇敢一次?”


范思一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恰巧,外面的人透过窗户看见了她,并向她扬起淡淡的微笑。


范思一感觉脸上有些燥热,低头猛喝一口凉水,熄灭体内燃烧的火焰。


沈北良脱下双肩包挂在椅子上,缓慢落座。


范思一递上菜单,“你看看想吃什么。”不敢抬头。


沈北良接过菜单,手指无意间划过范思一的食指,对面的人倏的抽回手,捞起手机,假装看消息,刚平静下来的心跳又怦怦怦,一群小鹿在乱撞。


沈北良看了一眼范思一的小动作,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他的声音怎么也这么好听。


“嗯…我不吃海鲜。”范思一抬头,挤出一个微笑,想了一下,又觉得不妥“你喜欢的话,随便点,不要顾及我。”


“嗯。”沈北良的声音很轻,转头招呼服务员点菜。


服务员离开后,一切又归于平静,沈北良不出声,范思一也低着头看手机。其他餐桌上的热闹明明很近,可她却觉得很远。


越是社恐的人越是怕这种安静的场面,范思一放下手机,看着沈北良。


“那个,谢谢你那天的伞。若不是你,我那天肯定被淋成落汤鸡。”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沈北良,北方的北,张良的良。”


沈北良,名字也好好听啊,感觉自己沦陷了。


“那我叫你沈哥吧。”范思一眨着眼睛,询问式的看着沈北良。


不料对方却脱口而出“不好。”


???


是拒绝的意思吗?


几秒后,沈北良薄唇微动“随你吧。”


服务员过来上菜,结束这段些许尴尬的对话。有了饭菜,气氛就好了很多。


范思一知道了沈北良是在一家建筑设计院工作,A是本地人,今年29岁。


本以为沈北良会是不爱讲话的高冷男神,没想到范思一问什么他答什么。


当然这些信息是范思一拿自己的隐私换来的。


只是没意识到互换这些隐私信息的行为很像相亲。除了没有问有无男女朋友。


出饭店门,天已经很黑了,霓虹灯闪烁着。


范思一跟着沈北良来到停车场取车,沈北良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招呼范思一:“上车,送你回家。”


虽然没谈过恋爱,可我也知道不能随便坐男人的副驾驶。


沈北良看出范思一的迟疑,有些无奈:“别怕,我暂时还没有女朋友。”


暂时?没有…女朋友…


“如果他没有女朋友,我要不要勇敢一次?”


范思一回想起吃饭前的某个想法,真的那么顺遂吗?


“愣着干嘛?上车啊。”


“好。”范思一红着脸,快步上前,绕过沈北良,坐进车里,关上车门,系上安全带,动作一气呵成。


车内,空调吹着冷风,退去范思一脸上的红霞。


沈北良倚靠着座椅,右手搭在方向盘上,左手随意的放在腿上。


霓虹灯的光经过多次折射,打在他的脸上,在镜片上反射出夺目光彩。


在沈北良的美颜面前,范思一终于承认自己是颜控。


可承认了又如何,范思一只敢在心里勇敢。


窗外的车水马龙,人们行色匆匆,没人能从毫无波澜的脸上看出她内心的万马奔腾。


回到家,范思一洗漱完躺在床上上网,不知不觉间竟在搜索框输入了沈北良的名字,没想到他竟然在百度百科占有一席之地,XXX建筑设计院设计部总监,获得过多项大奖。


范思一激动的的在床上打滚,欣喜过后,眼神流露出失望,对自己的失望。


他这样优秀,我这样普通,以后应该也很少再有交集了吧。


莫名其妙有一种失恋的感觉……


一旦注意到某个人,你就会频繁遇见他。


范思一没想到去小区附近的超市采购会遇见沈北良,晚上在旁边的公园散步会遇见沈北良,出门吃早点也能遇见……


每次相遇,沈北良都大方的打招呼,范思一觉得如果在扭捏作态就太作了。


她微笑回应沈北良的招呼“嗨,沈哥,你也来逛超市啊,好巧啊。”


“嗯。”


“那个…沈哥,我想起来还要买点苹果,我先走了哈,再见”


“嗯,再见。”


第二次


“范思一,你也散步吗?”


“啊…对。”


“一个人吗?”


“嗯。”


“那一起吧。”


“哦……好。”


第三次


“范思一,又见面了啊。”


“是啊,好巧啊。”


“你点的什么早餐?”


“豆腐脑和葱油饼,你呢?”


“我也点了豆腐脑。”


等豆腐脑上桌,范思一却发现两晚豆腐脑不一样。


“沈哥,你的豆腐脑没加汤汁啊?”


“嗯,我喜欢甜豆腐脑。”


“好吧,作为北方人,还没吃过甜豆腐脑。”


“那你要不要尝一尝,我还没动。”


“不不不,不用了。”


这个行为有点暧昧,还是算了吧


后来范思一知道了,小区周边就这么一个大型超市、一个公园,而且沈北良就住在隔壁小区,既然能在地铁始发站坐邻座,就可以在这些地方偶遇。


老妈生日那天,看见范思一的朋友圈,高兴的合不拢嘴。


这闺女终于开窍了。


然后,召集一帮好姐妹帮自家闺女物色对象,在范思一不知情的时候已经完成海选、初赛、复赛、决赛一系列流程,最终选出前三名选手。


如果时光能倒流,范思一打死也不会发那条朋友圈。


现在,范思一被千里之外的母亲大人威逼利诱去相亲。


相亲对象叫唐奉,长相普通,有些胖,个子不高,比范思一大一岁。


凭范思一纵横网络多年的经验,唐奉一开口就知道他是个老普信男了。


范思一克制自己转身离去的冲动,一边刷手机一边敷衍式回答问题。


“对,我165,个子矮。”


“没错,我工资是挺低的,没你高。”


“嗯,我以后出门一定化妆,不污染环境。”


“您说的都对。”


“我个子矮、微胖、工资低、不爱化妆配不上你,浪费你时间了,对不起。”


AA制付了饭钱,范思一迫不及待的想逃走,唐奉却紧跟不舍:“阿姨说让我把你送回家。”


范思一:“啊,我约了朋友,一会儿她会送我回家的。”


唐奉:“什么朋友,能放心吗?”


你才是那个让人不放心的好吗!


范思一朝右看了一眼,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沈北良刚运动完,离开健身馆,甩了甩半干的头发,蹦出许多水雾。


他抬眼,视线与范思一交汇。


范思一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立刻回头,朝反方向走,唐奉不明所以快步跟着,范思一三步一回头让唐奉不要跟着,可他根本不听。


从沈北良的角度看去,范思一被骚扰了。


他小跑几步,抓住唐奉,叫住范思一:“范思一,你认识他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哦,沈哥,我跟他刚认识,谈完事了。”转头对唐奉说“我朋友来了,我们还有事情,你先回吧。”


在肌肉猛男的气势压迫之下,唐奉点头离开,嘴里还念叨着“我对你挺满意的,你不要太自卑,咱俩还可以试一试。”


试你妹,赶紧滚!


范思一回了句再见,转头离开。


沈北良明白了,镜片后面的眼眸中涌现一股冰冷,随后又归于平静。


自己在亲妈眼里到底是怎样样的一个存在,为什么介绍这样一个相信对象,还偏偏被心仪的男生抓个正着。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悲哀,不知不觉,范思一眼睛已蒙起一层水汽。


沈北良默默跟在范思一身后,不作声。


在第五条街红绿灯处,他终于忍不住拽住范思一手臂,有些生气,说出口的话却温柔至极:“我们离家越来越远了,还有,我刚运动完,又走了这么远的路,饿了。”


范思一在第三条街就已经想开了,只是不知如何开口,现在见到台阶就下:“那···我请你吃饭。”



03

路边烧烤摊,老板正卖力的扇风烤串,顾客咬住一块肉,手拽着签子向右使劲,烤的外焦里内的肉掉入口中,用力嚼几下,满嘴香味。


范思一看这对面的沈北良,他这样精致的人也会来吃路边烧烤。


夏日暖风吹过,范思一面对沈北良,也不像之前那样拘束。


沈北良申神情自然,动作熟练,一口一块肉,与其他桌的区别就是没有酒,喝的凉白开。


“所以你刚才是相亲吗?”


终归绕不开这个话题。


“嗯……”


“相亲也是成长的一步,别想太多。”沈北良声音很温柔。


“嗯。”


“我也有过相亲经历,结果人家没看上我。”


“啊?你也需要相亲吗?”


不是应该很多女孩子追的吗?


“是呀,工作忙,接触的女性少,父母着急也是情理之中。”


“哦”范思一低下头。


沈北良克制住伸手摸范思一头的冲动。


“不过,成年人也要学会拒绝。”


“怎么拒绝?”


老妈都寻死觅活了。


“比如说,告诉他们你有男朋友了。”


“我又没有。”


“善意的谎言也是可以的。我可以牺牲一下,做你的挡箭牌男友。”


范思一来不及脸红,惊讶的看着沈北良,对方朝她点了点头,示意她没听错。


“我回去找几张好看的照片发给你,他们不信的话,直接照片甩过去。”


“这样真的好吗?不会影响你什么吧?”


“当然,作为交换,我的挡箭牌女友就是你,你也要发我几张你的照片。”


范思一一傻了,这是什么狗血剧情。


沈北良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付了钱,拽着一愣一愣的范思一往回走。


“就这么定了,不许反悔。”


范思一慢慢回过神,反悔是不可能的。


范思一不知道的是,她已经踏进了某些人的“陷阱”里。


范思一刚到家,沈北良的信息就发来了,连发9张照片,有穿西装打领带的工作照、有生活照还有旅游照,每一张里的沈北良都帅气十足,迷的范思一挪不开眼睛。


沈北良:「范思一,你应该知道什么叫言出必行、礼尚往来吧?」


范思一:「沈哥,礼尚往来是这么用的啊」


沈北良:「别转移话题。」


范思一:「我没有那么多照片····」


沈北良:「那你现在拍」


范思一:「····」


范思一翻遍手机相册,终于凑齐6张照片发了过去。


范思一:「只有这么多····」


沈北良:「剩下3张先欠着吧」


范思一:「····对面的人,你是沈北良本人吗?」


范思一:「怎么感觉怪怪的」


沈北良:「是我本人啊,哪里怪了?」


范思一:「没什么」


沈北良:「你说清楚」


范思一:「就是觉得你今天话有点多」


沈北良:「·······」


又是一个普通的早晨,范思一急匆匆的去赶地铁,却意外的在小区门口看到沈北良,他靠在车边,低头看着手机。


“沈哥,你…等人吗?”


沈北良,收起手机,站直身体,顺势拉开副驾驶车门:“对呀,等你呢”然后示意范思一上车。


“还有这待遇…”


“虽然是挡箭牌男女朋友关系,样子总是要做做的,不能漏了马脚。”


沈北良再次提起这个词语,范思一却有些脸红,乖乖的上车。


范思一侧头去拽安全带,车门从外面被关上,沈北良手臂交叉搭在车窗上,下巴枕着手臂,笑意穿过镜片投射过来:“小范同学,现在脸红是不是有点晚了。”


他离得那么近,唇齿间带来的风打在范思一脸上,心里某个地方痒痒的,想挠却挠不到。


一定是天气太热了,不然脸怎么越来越红,心跳越来越快,感觉喘不上气了。


坐私家车上班比地铁感觉好太多了,不拥挤,一个人占一座大座,空调温度适宜,音乐也很好听,最重要的是旁边开车的司机是沈北良。


究竟是踩了什么狗屎运,有这样的待遇。


“沈哥,我决定今天去买一注彩票,奖金分你一半。”


“我不要。”


“为什么”


“你把你的彩票号码告诉就行。”


“怎么,抢我奖金?”


“不,我避开你的号码,中奖概率更大。”


“……”


范思一没有意识到,在这个男人面前,她越来越放得开了,相处也变得自然。


有人说情场得意,职场就会失意,但在范思一这里,它们不成立。公司人力部门的同事告诉她,她通过了工程师的职称评审。


运气爆棚,一下班范思一就钻进公司楼下的彩票店,11选3、大乐透、刮刮乐,样样体验一遍。


沈北良顺着网络找到范思一时,她正坐在桌子边,认真的用卡片刮奖,嘴里不停的念叨:“7、7、7、7”,刮出来的数字却都不是7。


“老板,再来两张。”满脸失望的范思一不服输。


老板就喜欢这样的赌徒,弯腰去柜台里捞卡片。


“看不出你还是个小赌徒。”沈北良靠在桌子边,无奈的看着范思一“最后两张了,刮完送你回家。”


范思一玩了一晚上,算了算,竟然赔了50块,不开心。


人真的不能太嘚瑟,不然老天都会看不下去的。


车上,范思一的微信被老妈狂轰乱炸。


老妈:「一一,唐奉跟你邻居阿姨说,对你挺满意的,你觉得他怎么样?」


范思一:「……」


范思一:「不怎么样」


老妈:「现在没感觉,处处看说不定感觉就来了。」


范思一:「处不了。」


老妈:「·········」


老妈:「那我们安排下一个男孩?」


范思一:「……」


范思一:「不用了,妈。」


老妈:「妈知道你不想相亲,可你总得恋爱结婚呀,这都27了······」


范思一看了一眼认真开车的男人,手指在键盘上缓慢打出几个字:「我有男朋友了。」


微信没了动静,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


范思一悄悄的瞥了一眼沈北良,没想到对方也在看她,那眼神仿佛在说:“怎么不接电话?”


虽然答应互为挡箭牌男女朋友,可真到了开口告诉别人的时候,范思一还是有些害羞,况且当事人本人就在身旁。


铃声还在继续,范思一突然觉得这首歌曲很刺耳。


长舒一口气,按下接听键。


“喂,妈。”


“怎么半天才接电话。”


“嗯,没听到铃声。“


“你刚说的男朋友是什么意思,不要糊弄你妈。”


沈北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车停在了路边,没了耳边呼啸的风声,范思一手机听筒里的声音一字不差的落进他的耳朵里,嘴角泛起一丝揶揄的笑意,微微侧头,眼神盯着范思一。


范思一察觉到左侧投射过来的视线,把手机放到右侧耳边,转过头,左手捂住嘴巴,声音轻的像蚊子叫:“真的,没骗你,妈。”


“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时候?


“你别管什么时候,我真没骗你。”


“那你给我发张照片我看看,帮你参谋参谋。”


“好好好,我还有事,先挂了啊。”


在沈北良的注视下,范思一的脸一点一点发红,只见她偏过头来与沈北良对视:“你可以把空调温度放低一点吗?有点热…”


“就这?”沈北良皱眉,伸出右手按了几个按钮,一阵冷风袭来。


“那个…我…真的…可以…把你的照片·····发给我家人吗?”声音越来越低,讲话的人脑袋要埋进肚子里了。


沈北良伸出右手,摸了摸范思一的头发,软软的、滑滑的,”当然可以,我现在就是你男朋友,你要坚定这个想法。“


收回手,重新启动车辆:“只有自己信了,别人才会相信。坐好了,送你回家。”


“哦”


范思一挑了一张看不太清脸的旅游照发给老妈,虽然看不清五官,但从身材和轮廓就能知道照片上的人很英俊。


老妈转手就把照片发到家人群、好姐妹群和朋友圈,「我们家一一终于出息了,找了个这么帅气的小伙子。」


感情找到对象才算出息?


范思一现在只能祈祷老妈的社交圈和沈北良扯不到关系,不然开弓的箭只会射在她自己的身上。


手机响起微信提示音,范思一点开,是唐奉发来的消息。


唐奉:「范思一,你是不是耍我,明明有男朋友还与我相亲。别以为我认没出来男朋友就是那天那个男人。你没有绝世美颜、个子不高、收入也比我低,我能看上你就是给你面子了,你还不知好歹,哪天你分手了,可别回来求我,再也不见!!!!!」



??


???


范思一真的是败给普信男了,回复一个摊手的表情。


没想到下面竟弹出两行小字:你还不是对方的好友,请添加好友后开始聊天。


·············


这样也好,范思一动动手指删除该联系人。


窗外,路灯照亮四周,远处公园里饭后散步的人们说说笑笑,隐秘处还能看见一两对小情侣在卿卿我我,马路上偶尔过去几辆车,尾灯在夜幕中闪烁。有些人来了,有些人离开,生活回归平静,仿佛一切没有发生,只是心底多了一处柔软的挂念。



04

每年的端午节,只要不值班,范思一必然会回老家,没有别的原因,全家就她会包粽子,不光要包他们一家三口的量,还要包阿姨家和姑姑家的,有时要从早忙到晚,看到自己的成果,范思一也乐在其中,不觉得累。


她发了一组包粽子、煮粽子和吃粽子的9宫格图片朋友圈,一个小时就有了20多个赞,内心小得意的一把。


只是,点赞的头像中没有那个人的身影,范思一隔半分钟看一次朋友圈,隔半分钟看一次朋友圈,3个小时过去了,点赞量已经近50了,沈北良还是没动静,范思一郁闷的把手机扔到床上出去陪爸妈看电视。


不到1分钟就又跑回卧室检查手机。


老爸老妈会心一笑,闺女大了,不中留了。


晚上7点,沈北良下班回到家,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已经两天没见到范思一了,忙的时候没感觉,现在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突然很想见到她,很想听听她的声音。


拿出手机,一条来自范思一的未读微信。


范思一:「五月五,到端午。愿你“粽”是微笑,“粽”安康,“粽”是喜悦,“粽”是好运,“粽”是成功,“粽”是幸福,“粽”是美好。」


沈北良疲惫的面容浮现一抹笑意。


沈北良:「在干嘛?」


范思一:「看电视」


沈北良:「什么电视」


范思一:「要你管」


沈北良:「········」


范思一:「你有事吗?」


范思一:「没事别打扰我看电视」


沈北良:「········」


沈北良:「哦」


聪明的人已经察觉出异样,点开范思一的朋友圈,果然··········


没多会,范思一的朋友圈出现红色的+2,她兴冲冲的跑回卧室,点击查看。


一个赞外加一条评论


沈北良:「嗯······粽子包的不错。」


什么叫喜上眉梢,范思一现在的表情就是喜上眉梢。


沈北良返回对话框,点开语音聊天。


“喂。”


“粽子包的很漂亮”


“谢谢沈哥夸奖”


“这个端午节我还没吃上一口粽子呢”


“那你干嘛去了”


“加班,而且到现在还没吃晚饭”


“那你叫个外卖吧”


“不好,我想吃你包的粽子”


“我们北方吃的是甜粽子……你不是说粽子只吃肉粽子、豆腐脑只喝甜豆腐脑吗?”


“……我换口味了”


“那我明天回去带几个给你”


“好,明天我去车站接你”


范思一现在已经习惯这种不紧不慢、若即若离的相处模式,她埋在心底的小心思已经破土而出,正待发芽。


下了高铁,范思一才知道什么叫冰火两重天,虽然已经傍晚了,但6月底7月初的酷暑让人浑身黏腻。


沈北良接过范思一的行李箱,微微皱眉,放进后备箱。


“这么重的行李,你一小姑娘怎么搬的动的?”


“我也不想啊,我妈恨不得让我把家都装进去。”


“我的粽子呢?”


“也在里面呢,不过不味道合不合你胃口,别嫌弃啊。”


“你包的粽子,我肯定喜欢”


范思一侧头看了一眼,没想到对面的人也在看她,眼神里有种灼热,再想起刚才他说的话,范思一突然脸红起来,别过头去,佯装淡定:“你好好开车。”


沈北良笑着转回头去,“范思一,你得习惯这样,不能总脸红,会穿帮的。”


“哦”


“就知道哦,我们现在先不回家,带你去个地方。”


范思一这才发现这不是回家的路,“我们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


半个小时后,范思一站在N市最高楼的顶层餐厅的包间里透过玻璃往下看,观赏这个城市的夜景,心情激动的不行不行的,拿起手机不停的拍照,感叹赞美的语言到了嘴边全是“哇、哇撒,好漂亮呀”。


沈北良坐在桌边,眼神温柔的注视着眼前没见过世面的小女人,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这就是你那个小女朋友。”餐厅老板徐历恩走过来,手搭在沈北良的椅子上,一同注视范思一。


“嗯。”沈北良声音很轻。


“有点意思,单身多年,终于找到归宿了,小姑娘看着还不错,恭喜喽。”


沈北良抬头瞥了一眼徐历恩,“滚。”


“好嘞。”


“范思一,过来吃饭了。”


正要拍照,身后传来沈北良的催促,范思一恋恋不舍的离开窗户。


“沈哥,我第一次在这个角度看N市夜景,真的太漂亮了。”


“嗯,知道你会喜欢。”


“沈哥,怎么突然带我来这儿啊?听说这里要提前一个月预约呢。”


“礼尚往来,感谢你给我带粽子,而且这里的老板是我朋友,提前一天预约就可以了。


范思一不禁竖起大拇指,“礼尚往来这次用对了,只是我那几个粽子才值多少钱,沈哥你破费了。”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嗯,沈哥,以后你有什么忙尽管吩咐,我保证竭尽全力、在所不辞。”


“眼下就有个忙。”


“说吧。”


“就是快点吃饭,我都饿了。”


“哦。”


沈北良耐心的介绍食物,范思一每尝一道菜就赞不绝口。


“哇,真好吃”


“我天,味道太棒了”


沈北良无奈的叹口气“范思一,你可不可以表现的见过世面一些。”


“哦”范思一低头吃菜。


对面的人伸出大手,抚了抚范思一的头发,将额头的碎发带入耳后,指尖碰到她的额头、耳朵和脸颊。


头发整齐了,心却乱了。


"你喜欢这里,以后就经常带你过来。”


“也不要太经常,有点烧钱。”


“哈哈,小范同学,不要小看我的赚钱能力。”


“哦。”


回家的路上,范思一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事情,脑洞大开。


“沈哥,你真的是会缺女朋友的人吗?”


帅气、多金、温柔、体贴,怎么看也不像是落单的人。


“怎么了”


“就是觉得你算得上是完美男人了,怎么会是单身?”


沈北良不做声。


“还是说你不喜欢女的,找我当幌子?或者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沈北良眸子瞬间无光,缓缓把车停在路边,身旁的人还在继续开脑洞,完全不知危险即将来临。


沈北良解开安全带,身体转向副驾驶,右手捧着范思一的后脑勺,狠狠吻了下去。


那张帅气的脸瞬间变大,还没来得及看清,嘴巴就被他的唇柔软的封住,最后只能看清他那长长的睫毛。


男人的舌尖撬开女人的牙齿,攻城略地,贪婪的吸吮属于她的味道。


路灯昏黄的光透过车窗洒在头顶,睫毛在沈北良的脸上留下两排阴影。


车内只有呼吸的声音,沈北良的手还在范思一头上,二人额头与鼻尖紧贴,红肿的嘴唇微张着。


“范思一,我是个正常男人。”


“哦。”某人的脸已经红到脖子,这可是她的初吻。


“有些话不能乱说。”


“知道了。”


“其实你蹭伞那次不是第一次见面,我在意你很久了。”


“嗯?”


“地铁里,我是故意挨着你坐的。”


“挡箭牌男友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回到家,范思一才想起来刚才红这两急匆匆下车,粽子和一些家乡特产还没来得及给沈北良,正犹豫着,对方的信息就来了。


沈北良:「5分钟了。」


范思一:「········」


临下车,沈北良拽着范思一的手臂,“思一,我喜欢你很久了,可以吧挡箭牌这几个字去掉吗?”


几秒钟后,范思一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表白,“我考虑一下。”


沈北良:「6分钟了。」


沈北良:「7分钟了。」


沈北良:「7分30秒了。」


沈北良:「8分钟了。」


范思一:「好。」


沈北良:「那你给我开门。」


范思一:「什么门?」


心门都打开了


沈北良:「我在你楼下,进不去·········」


沈北良:「你让我进去,我拿了粽子就走。」


沈北良:「那可是我明天的早饭。」


沈北良:「你舍得让你男朋友饿着肚子去赚钱吗?」


咔嚓,单元门被打开。


范思一将沈北良的东西打包好,递过去。


沈北良接着包裹,手臂用力,将递包裹的人拽进怀里,紧紧搂住。


范思一耳朵贴着沈北良的胸腔,咚咚咚的心跳声不绝于耳。


“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真正的男女朋友了,这个时候,总得做点什么。”


范思一还没反应过来,脸就被大手扶住,一个吻落下。


闭上眼睛前,她看到了他眼里的灼热。


女人笨拙的回应,男人像是得到号令,吻得更加深入,想要占据女人口腔的每个角落,直到范思一喘不开气,用力推他,他才恋恋不舍得离开那娇滴滴的柔软。


智能音箱不合时宜的开启整点报时「小主人,已经10点了,该洗洗睡了。」


范思一的脸更红了,捡起地上的包裹塞进沈北良怀里,“很晚了,该睡觉了。”


“好啊,我不介意跟你挤一张小床的。”沈北良眼神满是挑逗。


范思一抬头瞪了一眼,“把东西带上,快走。”


“做个好梦,明早我来接你上班。”说完又弯腰轻轻吻了一下范思一。


“再见!”


门在沈北良身后关上,走廊里的人眼睛笑成月牙状。



05

8月,迎新季。


公司来了一批新员工,其中一个小姑娘,叫闫子妍,研究生毕业,与沈北良是同一个导师,导师专门打电话来让多多照顾,沈北良便把她放在自己的组里。


众人都知道沈北良交了女朋友,但一直没见过庐山真面目,大家便趁着迎新聚餐的理由死缠烂打让沈北良带家属参加。


范思一由于加班,去晚了,她到的时候聚会已经开始。


介绍完之后范思一就坐在沈北良右边,而闫子研坐在他左边,一口一个师兄,叫得范思一浑身发麻。


“师兄,这瓶饮料我拧不开,能麻烦你帮我拧开吗?”


沈北良皱了皱眉,不作声拧开瓶盖。


“师兄,能帮我拿张抽纸吗,我够不到。”


……


是绿茶没错了


范思一不淡定了:“北良,我这个位置正对着空调,有些冷。”


沈北良心咯噔一下,这还是范思一第一次这样叫他。


“那你坐我这儿。”


换了座位,范思一笑意盈盈的朝闫子研点点头:“子妍小妹妹,还有饮料需要拧瓶盖吗,这种小事在家里都是我的活,有什么忙尽管说哈。”


恰巧一盘虾转到面前,范思一带上一次性手套,认真剥虾,然后将剥好的虾放在闫子妍盘子里,“感觉你应该也不会剥虾,喏,尝一口吧,我剥虾技术一流。”


“····嗯····谢谢思一姐。”绿茶佯装淡定。


“不用客气。”


沈北良喝了些酒,借着酒劲,死活要跟着范思一回家。


一进屋关上门,范思一就被壁咚了,双手被沈北良举起压在墙上,额头相贴。


“你刚才在店里叫我什么?”


“沈····哥?”


“不是,不是这句。”


“北良?”


“嗯”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多叫几声。"


“北良·······北良·········北良·········唔”


后面的声音被夺走,沈北良一路攻城略地,酒精随着唾液带给范思一,她快要醉了,沉醉在这无尽的黑夜里,清醒时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思一,我爱你。”


图片 | 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征稿:如果你也喜欢写小说故事,来给小编投稿吧~

投递邮箱:

kissableanne@163.com;

xulj@bayread.com;

yc_congtou@yeah.net;

zhengyi@bayread.com


-END-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作者原文

喜欢这篇文章,记得点“在看”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