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皮都吹破了牛还怎么活?

扣舷独啸 2022-08-07 01:25



今天做了一件很恶作剧的事情。挑战大众常识。通常人们都在传说,用粤语读古诗词好听,用普通话读古诗词不好听。那么——


我偶然重读了苏轼的《蝶恋花·春景》,发现这首词用普通话读居然合辙押韵,而用广州话粤语读居然连韵都不押了!于是我把自己的双语朗读做了一条小视频,放上了我的视频号和dy号。我承认我是在恶作剧。我预料到有人会骂我,因为我挑战了他们的常识。一定会有一帮人不能容忍有人说出超乎他们认知的话。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

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

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

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果然,多情却被无情恼。明明我只是在告诉他们,凡事都有特例,明明我只是在告诉他们原来语言这么好玩。但是他们却是义无反顾地对我发起了攻击,轻者说我粤语发音不准,重的就直接叫我去死。


最可笑的就是那些明明听到粤语朗读的确不押韵的还死鸡撑饭盖,说就是粤语好听。就是粤语押韵。这个和很多年前我们所熟悉的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有什么区别呢?恕我直言,广州人的素质啊,就是这个样子,一次又一次地衰给人看。


今天我要再刺激一下这些人。我讲讲底层认知,或者底层逻辑,或者底层常识。讲讲这些个被冠以“底层”之名的东西是如何地把人困在底层——真正意义上的底层。


这里说的“底层”与人的社会地位无关,更不是一种什么歧视。玻璃心们大可不必像当初我写小镇做题家一样上来喊打喊杀。


通俗地说,知识也好,认知也好,逻辑也好,常识也好,价值观也好,都是金字塔形的。越位于高处的认同的人越少,越处于底层的认同的人越多。这个和金钱财富社会地位一般来说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也有可能有极大的关系。


我说的一般来说没有太大的关系,是说有的人尽管读很多书赚很多钱,但是他的思维和价值观依然有可能还留在底层。我说的可能有极大的关系,是因为有很多人正是突破了这一切被冠以底层之名的东西,所以他彻底走出了原来的圈层,人从底层得以慢慢上升。不知道这样说清楚了没有?


大家记不记得有这样一条留言,其实这是一个在网上广为流传的段子:“如何分辨你男朋友的经济实力?小姐姐们注意了,如果你的男朋友面对打仗,特别的开心,拍手叫好。热血沸腾,到处在找新闻,找视频,找直播,看热闹不嫌事大,没有丝毫的担忧感,那说明他没什么金融资产,简单来讲就是,他没什么钱。而且大概率以后也不会有。”


段子是个段子,但是也不无道理,否则也不会广为流传。其中的道理在于:在底层的认识和底层的逻辑的向心力周围,总是聚集着人数最多的相互认同的人。


这句话反过来说,就是有的人为什么尽管很努力,但是最后总是没发达,因为他眼界和脑袋的一切都一直只停留在底层,停留在人数最多的地方。每一种底层的认知底层的逻辑或者说底层的价值观,都有相同的行为表现。塘水滚塘鱼,你能够滚出个什么名堂?


再反过来说,人要想突破自己原来的圈层,通俗地说就是突围,再通俗地说就是向上走,更通俗地说就想要出人头地,那么请客送礼早已过时,无爹拼无娘可拼怎么办?首先就是要突破自己眼界和思维的局限。让自己的思想行为与众不同,让自己由鸡变成鹤,才能鹤立鸡群。就是破茧而出的意思。


突破自己,首先就是要不断质疑自己一直深信不疑的东西。粤语读古诗真的就比普通话好听吗?一般来说是这样,但是特殊的有没有?有没有一首诗用普通话读会比粤语读更好听的呢?哪一首?用两种不同的语言读起来的效果有什么不同?西关小姐东山少爷真的就是广州文化的代表吗?如果是的话,他们各自的代表人物是谁?如果连代表人物都找不到,那么他们凭什么成为广州文化的代表?西关小姐东山少爷代表的是商人和军政人物的后代,广州的平民文化他们代表得了吗?诸如此类的思维训练,这样不断地质疑自己曾经深信的东西,正是自己突破自己底层思维的最重要的第一步。


我只是偶然发现了苏轼的这首词用粤语读不押韵,后来我的朋友对我说,大家熟知的另一首词也相类似,用普通话读押韵,用广州话读不押韵,而用客家话读也同样押韵。啊哦啊,原来方言这么好玩!


不信大家用粤语和普通话分别读一下这首您早已熟知的诗歌——


锄禾日当午,

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


用粤语读押韵吗?如果您还会讲潮州话,赣州话,长沙话,重庆话……试着反复朗读,反复对比,看看结果如何?品品味道有什么不同?


还有几句古诗也是大家熟知的,不过这是最典型的广州话读好听过普通话读的例子,大家也不妨用粤语和普语分别朗读一下。再用自己熟悉的家乡方言读一遍。


唧唧复唧唧

木兰当户织

不闻机杼声

唯闻女叹息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


如果您只会用普通话和粤语朗读,不妨请您懂其他方言的朋友同事读给您听。您还会坚持认为,只有粤语读古诗词好听吗?“只有”的意思就是唯一。其实很多地方的方言读古诗词都好听,因为保留了古韵。


世界上能够成为唯一的东西不会太多。很多的唯一只是自己的想象,而不是事实。突破自己的不符合现实的想象,正是突破自己的开始。




早先十几二十年前吧,人们也认为骑楼是广州文化的代表。后来这些年人们去旅游,走的地方多了,才发现原来很多地方都有骑楼,福州啦,汕头啦,开平啦等等等等,还有东南亚,欧洲很多城市都有骑楼。所以这些年说骑楼是广州文化的代表的人就渐渐少了。


理智的人总会走出自己认知的圈层,实事求是地自己修正自己对现实的误会或偏见。


这丝毫不影响粤语的伟大,也不影响广州骑楼的伟大,是的,我用了“伟大”这个词。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正在消亡。所有与文化有关的消亡都有理应属于它们的伟大的理由。


毋庸置疑,让这些“伟大”走向消亡的力量之一就是这些文化后面的那些所谓保卫者的无知和狂妄自大。牛皮都吹破了牛还怎么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