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为自己是个“官迷”

冯唐 2022-08-07 08:30


1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这首诗很有名,是贾岛的《剑客》。诗里有两个形象,剑和剑客。


剑客花了十年功夫打磨出了一把宝剑。这剑拥有“霜刃”。霜拥有两重感官,一个是冷,一个是白。冷代表它的锋利,白则表明它光芒耀眼。这么一把好剑却“未曾试”,反而更加突出了它特别需要施展、特别想要施展的状态。


毕竟是十年光阴打磨出的宝剑,肯定不能随随便便砍瓜切菜。它需要的是一个机遇,一个舞台,让它去施展。今天,这个机会来了。“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在剑客眼里,这个“君”正是那个他期待的人、看中的人。于是,他拿出了宝剑,并且在“君”面前展露出了“平天下”的豪情壮志。


这首诗通常被认为是贾岛托物言志。剑客比喻诗人自己,剑则比喻诗人的才能。诗人十年寒窗、满腹诗书、才华出众,期待一位能够赏识自己的明君,并且自信满满,能够干出一番大事业。


在这幅作品里,原诗的最后一句改成了“谁他妈的敢有不平事”。贾岛已经把整个气氛烘托到这儿,冯唐替他把想说却不好意思说的话说了出来。面对敌人、面对不平事,哪有那么多道理好讲。“卷莲门”副掌门狮吼功的精华是一句“你过来呀”,大侠叶问也要大吼一声“我要打十个”。


何况十年磨出一柄霜刃剑,如今剑客仗剑而立,胸中是抑制不住的豪情,当然也要忍不住来上一句“还有谁?谁他妈的敢有不平事?”

这幅作品目前已经在野有茶展览(上海站)的展览现场,等你一起“平天下”。



其他展览现场照片:



展览8月8日正式对公众开放,期待与你相遇。

长按下方二位码,选购展览门票,会有鸡尾酒或茶点随票赠送



2


继续聊贾岛。贾岛本来以为自己可能是个“官迷”,就是一旦被启用,就要行侠仗义、报国平天下了。结果呢,他误会了自己。


贾岛开始的时候确实科考不太顺利,后来还是中举了。可是,他好像并没有紧紧抓住这个机会,反而还经常不上班。好在,贾岛不好好上班倒也没去干啥坏事儿,而是痴迷于写诗去了,号称“一日不作诗,心源如废井”。


关于贾岛痴迷写诗这个事儿,大家估计都听过“推敲”那个故事。到底是“僧敲月下门”还是“僧推月下门”,贾岛因为这个事儿还冲撞了韩愈的马车。


贾岛因为琢磨诗句,不是一次引发交通事故。有一次他骑驴出门,脑子里忽然蹦出来一句“落叶满长安”。问题是,当时就蹦出来这一句,然后贾岛就开始苦思冥想上一句。终于,“秋风吹渭水”姗姗来迟。贾岛一高兴,多踢了毛驴两脚,一下撞上了京兆尹刘栖楚的马队。


一个人如果痴迷一件事,真的是可以把自己全部投入进去的。张岱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贾岛对作诗应该充满深情的,他不仅对作诗这个过程痴迷,而且对写出来的作品也百般爱惜。


普通人逢年过节,都是烧香拜神,祈求平安。贾岛不一样,他是把自己这一年来的诗作供起来,点上香,拜三拜,敬碗酒,嘴里再念叨一句“此吾终年苦心也。”这种精神、这种态度、这种痴迷,让后来的苏轼都不得不说上一句“遥想后身穷贾岛,夜寒应耸作诗肩。”


讲贾岛,其实是想用他的故事来诠释这幅作品,“吃痴知是有风尽日。”这个怎么断句呢?吃痴,知是有风尽日。


稍微解释一下,痴迷于一件事,没日没夜,只知道外面的风刮了一整天。“吃痴”,这个表达特别冯唐,也特别生动。如果是痴,是一个状态;如果加上了“吃”,则是把对这个“痴”的狂热渴望都表达了出来。


在贾岛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人痴迷的状态,狂热全情的投入,然后把其他一切抛诸脑后。而他留下那些伟大作品,终究没有辜负这份痴迷和狂热。

野有茶展览的全部作品及周边,可以点击下方链接。

进入 野有茶 专区


遇事多疑,冯唐麦易 ▽

九号院 有质量有服务的医疗智慧 ▽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直接进入野有茶展览购票页面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