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虚拟偶像市场估值超千亿;中企投资与贸易如何改变非洲? | 夏日E起读

经济学人 2022-08-07 09:03

《经济学人·商论》现在订阅就送三重好礼!

随着“网络清朗”行动和饭圈整顿,聘请真人明星不仅昂贵,还风险倍增。虚拟偶像成了更受欢迎的选择。这门生意也在变得颇具规模:艾媒咨询表示,2021年中国虚拟偶像市场价值估计近160亿美元。另据《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计,到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左右。此前“顶流”虚拟偶像之一珈乐的幕后扮演者发声指控受欺凌以及低薪超负荷工作等问题,导致该形象下线,暴露出快速发展行业的灰色地带。随着中国企业试水元宇宙,此类问题将不可避免地出现。


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和贸易是一个持续受到关注的问题。所谓“债务陷阱”的批评是否失之片面?《经济学人·商论》的两篇深度文章给出了更全面的解析,试图从更大的视角看问题:中方投资和贸易给非洲居民带来了什么?如何以全球化视角看待中非关系?本周「夏日E起读」串联商论精选主题,欢迎前往App内搜索“VR”“非洲”阅读更多文章。


1


虚拟偶像背后的真人权益


无论是为了营销还是娱乐,聘请真人明星都既昂贵又有风险。近年好几个中国明星都卷入了丑闻。新政策已经开始整治饭圈文化,禁止在网上给明星排名。它希望公众人物树立正派榜样。难怪许多中国公司选择与“虚拟偶像”而不是真人合作。虚拟偶像由电脑生成。不过,这些数字化身通常都是由穿戴着动作捕捉设备的匿名人类扮演者控制。人气最高的虚拟偶像在直播平台上面对数百万观众唱歌跳舞。粉丝们用真金白银打赏并购买商品。有些虚拟偶像成了网红,或被用于营销活动。这门生意可以做得很大。艾媒咨询表示,2021年中国虚拟偶像市场价值估计近160亿美元。


不过,虚拟偶像也存在一些问题。以中国最走红的虚拟乐队之一A-SOUL的主唱珈乐(如图)为例。它的制作方得到了中国科技巨头字节跳动的支持。据报道,去年仅珈乐一人在单月创造的营收就超过200万元人民币,其中大部分来自打赏。但今年5月,制作方公告称珈乐离开A-SOUL。据粉丝透露,这位虚拟偶像的幕后扮演者抱怨自己受欺凌、超负荷工作、薪水过低。她的雇主对此全盘否认,并指出真人扮演者能拿到直播收入的10%。尽管如此,虚拟的珈乐还是销声匿迹了。


随着中国企业试水元宇宙,此类问题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去年,中国企业在这类项目上注资数十亿元;字节跳动在VR头显制造商Pico上花了一大笔钱。国家智库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去年10月发表的一篇文章谈到了需要就“虚拟劳工”问题制定法律规范。与此同时,年轻人越来越难以忍受“996”工作制(每周工作六天,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虚拟偶像带给他们一时的解脱。但一些虚拟角色的背后是有着类似抱怨的真人。


《经济学人·商论》APP内搜索《现实问题:中国关注“虚拟偶像”背后的真人》(2022-07-01)阅读全文


2


从苹果到谷歌,巨头都在打造VR和AR头显



对“扩展现实”(extended reality)感到兴奋的不再只有儿童。“扩展现实”包括完全沉浸式的虚拟现实(VR)和将计算机图像叠加到用户所看到的实际景象上的增强现实(AR)。几乎每家大型科技公司都在抓紧开发VR或AR头显,它们坚信这一长期都偏小众的市场可能正处在爆发边缘。

Facebook的母公司Meta在过去18个月内售出了大约1000万台Quest 2头显,更先进的Cambria将于今年上市。微软正在向企业推销其价格更高的HoloLens 2。预计苹果将于2023年初推出首款头显,据说下一代型号也已在酝酿中。谷歌正在开发名为Iris的头显。从字节跳动到索尼和Snap,许多二线科技公司也都在销售或开发自己的产品。

科技巨头发现了两个潜在的巨大市场。一是设备本身。数据公司IDC预测,今年头显的出货量将只有约1600万台(见图表)。但IDC的杰特什·乌布拉尼(Jitesh Ubrani)认为,十年之内,在成熟市场上其销量可能会赶上智能手机。“有人问,‘你认为这个市场的规模能赶上智能手机市场吗?’”既为头显也为手机制造芯片的高通公司的雨果·斯瓦特(Hugo Swart)说。“我认为头显市场的规模会更大。”这指向了第二个更诱人的机遇:对下一个大平台的控制。


《经济学人·商论》APP内搜索《眼见为实》(2022-04-25)阅读全文



3


大贷款、大项目如何改变非洲?



内罗毕高速公路穿过肯尼亚首都,蜿蜒27公里。这条路由国有企业中国路桥公司承建,将于今年晚些时候通车。这条公路象征着一种重要的中非关系——关乎债务和基础设施——发生了转变。在2000年代和2010年代,中国的国有银行向非洲政府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用于中国国有企业建造的道路、港口或机场。一些交易(如在安哥拉和刚果的交易)把还款与开采自然资源联系起来。随着中国寻求新的融资模式,国家支持的贷款已经减少。高速公路的通行费就是一个例子,在理论上应该能够偿付修路的费用。


中国在非洲进行了20年的建设之后,肯尼亚人的态度反映了挥之不去的矛盾心理。中国说这种建设对双方来说是“双赢的”。非洲领导人表示,中国是唯一愿意满足其基础设施需求的国家。批评者认为,中国建造了一堆昂贵无用的东西。新的研究表明,中国不是西方想象中的恶棍。它还表明,非洲人可以从这种关系中获得更多收益,这取决于他们如何谈判。


与西方一样,中国在2000年代大幅增加了对非洲的发展资金。与西方不同的是,其中大部分以市场利率或接近市场利率的贷款形式出现,而不是作为援助。从2000年到2020年,中国国家金融机构向非洲政府提供了1600亿美元的贷款。西方援助或世界银行贷款通常广泛分布在各行各业,但中国向非洲提供的贷款中近三分之二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从2007年到2020年,中国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基础设施融资规模是所有其他双边机构总和的2.5倍。... ... ...


《经济学人·商论》APP内搜索【中国在非洲】系列之一《中国的贷款和基础设施投资规模巨大》(2022-06-08)阅读全文



4


中企在非洲:全球化的新模式



中国在刚果的矿业是中国在非洲业务的一部分,却并不是唯一的部分。过去二十年里,中国在非洲的商业利益不断做深做大。一些政府,比如刚果政府,未能利用这种关系为普通民众带来好处,但其他政府做得更好些。从整体上看,中国的商业连接体现的是全球化模式,而非新殖民主义。


从数据可以一窥中国日益扩大的足迹。来自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年流入从2003年的仅7500万美元上升到2020年的42亿美元。中国在非洲的FDI存量(440亿美元)低于英国(660亿美元)或法国(650亿美元) ,但略高于美国(430亿美元)。中国和非洲之间的贸易额从2000年的100亿美元上升到2021年创纪录的2540亿美元,是美国对非贸易额的四倍多。对于中国来说这仅占它贸易总额的4%,低于对德国的贸易额。但非洲54个国家中,把中国作为主要进口来源地的国家已从仅仅四个增加到大多数。


非洲消费者也从廉价中国商品中受益。在科尔维兹,手机商店里显眼地贴着Infinix、Itel和Tecno等品牌标识,它们都来自中国公司传音,这家公司生产的手机几乎占到撒哈拉以南市场的一半,是其最接近的竞争对手三星的两倍多。与这家韩国公司或苹果的设备不同,传音的产品是专为非洲人设计的。其中最便宜的手机售价20美元,配备非洲语键盘和针对黑皮肤调整曝光度的摄像头。2015年,传音推出了非洲最受欢迎的音乐流媒体服务Boomplay。智库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South Afric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考布斯·范施塔登(Cobus van Staden)表示,像传音这样的公司已经使非洲的商业正规化。“通过展示你可以在这里大赚特赚,它们改变了有关非洲市场本身性质的讨论。这就是中国改变游戏规则的地方。” ... ... ...


《经济学人·商论》APP内搜索【中国在非洲】系列之二《中国企业如何改变了非洲》(2022-06-08)阅读全文



扫码下载商论APP

订阅获取全文

扫码下载APP阅读双语全文

订阅《经济学人·商论》

全球百万精英同步阅读


《经济学人·商论》年度订阅 享三重好礼 
 赠定制版帆布包+徽章+全年学习社区 

点击原文直达订阅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