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题材,国产剧都过不了审

蝉创意 2022-09-22 22:59

↑↑↑

如果你的朋友去世前给你留了700亿,你会是什么反应?



这就是近日tvN + Netflix双首播,很有可能成为年度爆款的《小小姐们》

该剧改编自著作《小妇人》,《文森佐》导演金希元和《来自星星的你》导演金熙元共同执导,编剧更是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朴赞郁的御用对象郑瑞景。

再说强大的演员阵容。

饰演大姐的金高银,曾出演经典年度爆款《鬼怪》中的女主,二姐的南志炫,曾出演高口碑高收视的《365:逆转命运的1年》,属于两大国民级女星。

而一些客串演员的出现,梦幻联动下也让观众倍感惊喜。

比如,韩国顶流宋仲基。许久不见的秋瓷炫。


死去的记忆突然攻击:“你怎么穿品如的衣服”。

以及财阀专业户的严基俊。

强大的台前幕后班底加持下,开分之后,豆瓣评分8.9,可谓期待值拉满。



国产剧过不了审的题材,太上头了?

故事的主角由爹妈不靠谱的“贫穷三姐妹”展开。


作为女性群像剧,历来既定经验验证的写法,要么把三个姐妹都刻画得很完美,凸显“girls help girls”的觉醒呐喊。

要么反其道而行,干脆来一个剧版《小姐》或者《亲切的金子》。

安排三姐妹城府一个赛过一个,大家都不是什么头脑简单的人物,与社会阴暗面做激烈决斗完成反杀

但目前看来,郑瑞景正颇为冒险地把三姐妹刻画成有欲望有软肋有冲动的“普通人”。



且试图真实呈现“女性的不完美”。

大姐仁珠有着“长姐为母”的心态,自然而然担起了负担家庭的责任。

这也使得她对金钱有着一份格外的执着,甚至不惜走捷径嫁给富豪,但却惨遭骗婚。

借助婚姻实现阶级跃迁的美梦没有实现,反而多了一个离异妇女的标签。

工作上,作为小财务的仁珠还面临着被边缘和排挤的处境。

贫穷带给人的苦难总是一项连锁反应。

好在工作中还有一个亦师亦友的朋友陈花英,同样经历过贫穷的陈花英总能教仁珠一些工作工作中的生存之道:

“会计不要穿A货进公司,会让公司觉得你既没钱又拜金,产生不信任感。”

大姐属于穷怕了的人,抵挡不了男人与金钱的诱惑,很容易就降智、失去判断与分寸。
二姐仁京,一个极度感性,有新闻理想和极强共情能力的记者。
会在报道悲惨新闻时忍不住哽咽。
为了克制住情绪,她会依靠酒精来使自己冷静,最终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变成了“酒鬼”。
为什么总是这么容易动容呢?二姐在工作中逐渐发现真相:

“原来我在社会上到处奔走最想挖掘的新闻,就是我们这个贫穷家庭的原貌。”

但二姐的正义感产生的冲动行径往往显得不理智且一根筋。

小妹仁惠,在全国顶尖艺术高中,是画画天才。

因为两位姐姐沉重的付出而常常深感愧疚,也因此造就了虚荣心极强、有点嫌贫爱富的性格,无时无刻想要逃离姐姐们。

于是她执意投靠财阀,陪财阀千金画画,给她当画替枪手,以换取留学资助,成为富家子弟求取荣誉的工具人与垫脚石。

期待以自己的艺术天赋作为敲门砖,走上一条依附权贵的路。

仁惠有着极强的自尊心,所以她想要的爱是有条件的,而不是无理由的。

即使富家女表示羡慕她备受姐姐们的宠爱,可她却将这种沉重的爱视为一种负累。

这是个很巧妙的设计,大胆但不悬浮。

物质上的富足会让人有更高要求的情感追求,物质上的贫乏却会让人想迫切证明自己的价值。

所以当母亲说出小妹靠“弱势群体”获得艺术学校的入学名额时,仁惠需要一遍遍从姐姐那里获得认可,维护着敏感又脆弱的自尊心。


社会底层贫穷隐忍、努力生活的女性,想要改变命运或是对抗财阀。
比起民族和解这类宏大叙事,显然这种底层群众的困难境遇更能引起观众的共鸣。

有钱人子女行使特权、普通人的银行存款不翼而飞、对财阀家族的控诉……

在韩国,现实中对财阀的反抗有多无力,就越体现了电视剧承担心理宣泄口的必要性,才能借此消解部分怒火。
而此次故事在男权社会体系之外,多了一层女性视角。

不难看出编剧的意图,通过对底层语境的贴合,被穷苦困住的三姐妹开辟出一个重压之下的人性豁口,促成人物动机的合理化,进而达成它批判、反思的目的。



只有穷鬼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韩国影视作品里,“贫富差距”并非新鲜话题。
拿下金棕榈奖的《寄生虫》,以及收获6座奖杯“创造历史”的《鱿鱼游戏》都聚焦于此。
韩剧对底层的描写早已炉火纯青。
但《小小姐们》依然做出了独有的质感和氛围,并以切肤的力度,刻画了贫困带来的心境。
比如,大姐仁珠一夜暴富,首先想到的,就是去超市买一大堆冰淇淋,实现“冰淇淋自由”。

被问及有钱了想买什么。

她想到的也不是什么贵重且有宏伟的计划,而是简单却带有深意的买一件冬季大衣。
因为冬装很容易看出一个人贫穷与否。夏天勉强还能穿得跟别人差不多,但冬装太昂贵了。

“冬装很容易看出一个人贫穷与否”。


对富有的想象力仅限于此。

再往大点设想,才是一套安稳的房子。

又比如,二姐在工作中表现积极,不在乎被苛待,女同事犀利地问她,是否家境贫困,“因为你太会隐忍了”。

隐忍,是底层女性摆脱贫困而需要付出的基础代价。

母亲偷拿了两位姐姐为妹妹筹集的修学旅行经费,引发了“原生家庭父母贫穷是否是原罪”的探讨,也是当今网络讨论区会出现的议题。
“无能的父母本身就是一件坏事“。


《小小姐们》实现了精准的刻画,贫穷家的孩子,在学校会受到霸凌,在公司受到排挤,在工作中学会隐忍。

这些窘迫而真实的瞬间被捕捉得“扒皮见骨”。

丝毫没有所谓主旋律的“为了正能量而正能量”,编剧想展现的,就是真实的、血淋淋的穷苦生活。


说句题外话,这让蝉主想到曾经探讨“为啥我没看到的印度电影比中国电影好”中的一个高赞回答:因为他们有“穷人”。



高开低走,《小小姐们》终将烂尾?

开播初期,惊悚伴随悬疑,疑似“致命女人”的走向,将期待值拉满。

但后期《小小姐们》的口碑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起伏。

更新三四集时,该剧因女主人设和底层刻画出现争议,致使该剧评分从8.9滑落至8.4。
截至目前豆瓣评分仅8.1,预感之后还有下降空间。

极端的贫富差距、固化的阶层、每个毛孔都充满血和肮脏的财阀集团,都是韩国影视一贯擅长的领域。

但坦率地说,对于熟悉韩剧韩影的观众而言,财阀题材真的是看“麻”了,韩国创作者几乎将这个题材掘地三尺。

乏善可陈的故事内核,产生“新酒装酒瓶”的影子。

唯一不同的是,《小小小姐》跳脱了《寄生虫》中“穷生奸计,富长良心”的诠释,但仍然新意不足。

即使前期,观众啧啧称赞的镜头和画面质感,剪辑和音乐也纷纷保持了相当水准,几乎看齐电影。

也敌不过剧情的下头,“穷人乍富、逆天改命、阴谋强权”等抓马情节,又引领故事走向狗血。

相较于电影的篇幅来说,郑瑞景明显在剧集节奏的处理上还不够自如。

作为一部悬疑片,有人认为其最大缺陷在于:“侦探小说写得蹩脚的人,不到10页就被识破,读者不耐烦”

其次,二姐仁京,一个极具理想主义的角色,目前人设有点崩,观众难以接纳二姐不合时宜的“圣母”行径。

三位“不完美”的主角,总让站在上帝视角的观众忍不住指摘评判,豆瓣上的差评也肉眼可见多了起来。

强大的创作阵容,豪华的演绎团队,目前来看,期待值有被打破的预兆。

人物矛盾刻画缺乏合理支撑,强行让三姐妹卷入财阀的戏剧性过于突出,韩国平民战胜财阀的虚妄狂欢这次似乎也再难以令观众动容。

但故事毕竟刚刚开始,是力挽狂澜还是终将烂尾未必可知。


点亮“在看”,

不要让贫穷成为禁忌话题

蝉创意是一个全中国最糟糕的公众号,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微博:@蝉创意 | 微信:chanchuangyi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至邮箱:pr@chanchuangyi.com

加入组织,后台回复“招人”


/ 推 荐 文 章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