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性生殖的代价应该由谁来承担?

李清晨 2022-09-23 00:16

这个问题能够引起那么激烈的争论,是我始料未及的,有些读者说,有的人就是故意引战,他们掌握了流量密码…我觉得不至于,从善意的揣度,他们可能就是认知水平不行,所以,哪怕是很基本的道理,也是值得认真讲的。

月经这种生理现象造成的麻烦从本质上来说,属于为人类生殖功能付出的代价,理应由两性共同承担。

演化的结果让这一麻烦单独落在一个性别身上了,但文明的使命就要矫正自然的不公,理解不了这个观点的,其实就是没有真正理解人为什么是人。

谁能与月经无涉?

你说你是男人,那你不是也需要与女人发生亲密关系吗?

你说你不需要女人,可你不也是你妈生的么?

既然每个人都享受到了有性生殖的好处(难道别人把你生出来是做错了?),那么与生殖相伴的代价,理应由所有人一起承担。

至于还有人说,自己真的不想被生出来,对于这种混账话,也是可以反驳的——

如果投胎是发生在精卵结合的一瞬间,那么着床就是他的主动行为,母体最初是把这个受精卵当作异物千方百计想排斥掉的(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个生物过程很像敌我之间的攻守关系,一个拼命要驻扎下来,一个拼命要赶走它,成功排斥掉那就是流产了呗,所以有些研究不孕症的,入手的角度就是免疫方面),真不想出生的话,他死死抓住女人的子宫内膜干什么?一松手他人就没了。

实际上,绝大多数哺乳动物仅有发情周期,而没有月经周期,雌性动物并不抛弃一部分子宫内膜,而是会将其重新吸收。

是人类更倒霉么?且慢下结论。

人类失去发情期的结果,就是使性行为与生殖行为相对分离,它更多地是一种改善彼此关系增进友谊的社交行为,闲着也是闲着,那就乐呵乐呵呗。

这个结论,即使在前避孕时代也是成立的,因为单次性交导致妊娠的概率只有 2%~4%(别因为这个数据就心存侥幸,关于避孕的话题,以后再详谈),随着次数的增加,概率才逐渐增大,比如性交一年怀孕的概率为 90%(这也是为什么诊断不孕症会有时间要求)。

而在可以避孕的时代,这个结论就更好理解了,人们甚至会将计划外的妊娠结果称为意外怀孕,可见人们是有多喜欢这项娱乐活动。

请问各位读者,无论男女,有谁希望人类也是没有月经但是有发情期的么?

那样的话,固然是用不着卫生巾了,可你一年只能做一次哦,做得不卖力可能还会像狮子那样,被咬蛋蛋哦!

(一旦变成纯生殖的任务,那可就是苦差事了,看雄狮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