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散文】陈春花:当反观内心,我们就已拥有了一切

春暖花开 2022-09-23 06:30

生气勃勃地投入生活,痛快淋漓地享受生命,自信从容地守护信仰。


春暖花开

雅典的 Agora 在苏格拉底过世后不久便被废弃,公共生活随之消失,这个曾经的雅典城邦心脏,曾经的雅典城邦政治、商业、行政管理、社会集会、宗教与文化中心公民法庭所在地,随着苏格拉底的消失而消失。


这不是一个市集的消失,消失的是一种公共生活,一种能让所有人觉得他们正在合力企及每个个人所不可能达到的更高境界的公共生活。


我读到那些睿智的对话,似乎自己也身处在古城邦廊柱大理石的台基上,与公元前 5 世纪的苏格拉底、他的朋友、相识者和论敌们聚会、展开哲学思辨。这样的市集在哪里呢?


关于德、关于善、关于正义与虔心,我渴望着听到这些对话,听到人们寻求精神境界的争辩。我问自己,这个属于我的「Agora」到底在哪里呢?


虽然距离苏格拉底亲身践履的那种质疑方式太遥远,如今苏格拉底甚至变成了文字与书本;我们也完全没想过要再实践苏格拉底身体力行的那种慎思明辨的生活。


但在去南极的甲板上,我竟然有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Agora」,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辩经场」,不再担心航行是否陷入毫无意义,不用担心时间的流逝是否毫无价值。


怀抱着「发掘生命更崇高的意义」的动机去质疑既存的信念;饱满的想象力驱使着前行的步伐,继而追索生命更崇高的意义,以求使自身更为平和与安然,这个过程本身也激励着自己所处的环境,使之亦更趋于完美。


一段文字自然而然的呈现出来:

 

柏拉图问苏格拉底:什么是幸福?


苏格拉底说:请你穿越这片田野,去摘一朵最美丽的花,但有个规则:你不能走回头路,而且只能摘一次。


于是柏拉图去做了。许久之后,他捧着一朵比较美丽的花回来了。


苏格拉底问他:这就是最美丽的花了?


柏拉图说道:当我穿越田野的时候,我看到了这朵美丽的花,我就摘下了它,并认定了它是最美丽的。当我后来又看见很多美丽的花时,我依然坚持着这朵最美的信念而不再动摇。所以我把最美丽的花摘来了。


苏格拉底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幸福。


有一天柏拉图又问老师苏格拉底:什么是生活 ?


苏格拉底还是叫他到树林走一次。可以来回走,要取一支最好看的花。


柏拉图有了以前的教训。又充满信心地出去。过了三天三夜,他也没有回来。


苏格拉底只好走进树林里去找他,最后发现柏拉图已在树林里安营扎寨。苏格拉底问他:你找着最好看的花了么?


柏拉图指着边上的一朵花说:这就是最好看的花。


苏格拉底问:为什么不把它带出去?


柏拉图回答老师:我如果把它摘下来,它马上就枯萎。即使我不摘它,它也迟早会枯。所以我就在它还盛开的时候,住在它边上。等它凋谢的时候,再找下一朵。这已经是我找着的第二朵最好看的花。


苏格拉底告诉他:你已经懂得生活的真谛了!




一位活佛说:「我们见到的世界只是内心的反映;在心情开朗时,见到的人都友善亲切;在心情烦躁时,碰上的人仿佛都面目可憎。」


甲板上的老人们该是理解生活真谛的最好例子,他们与邮轮、大洋、天际融为一体,无论是携手散步的夫妇,还是倾心交谈的朋友、围坐打牌的伙伴;无论是斟酒小酌的温馨、姗姗起舞的优美,还是阅读思考的安静,他们专注、自然、不旁顾、不做作的神态,既保持了独立,又包容了一切。


他们合力创建了一个开放和谐而又安定的空间,每个人都将其人性之光发挥到极致。他们有一种自私与无私的完美混合,懂得生活需要取舍,懂得确信拥有才是幸福,这样的取舍和坚守,使其内心净化到更高的境界,从而也创造了一个更高境界的环境。


我喜欢这样有着苏格拉底气息的氛围,喜欢看见这样的人生——生气勃勃地投入生活,痛快淋漓地享受生命,自信从容地守护信仰。


我试着理解苏格拉底的对话,感悟柏拉图的理想国,体会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围绕在我身边的空间愈发丰富起来。


人天赋中就有想象的秉性,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启动你的想象,思考的价值就能够提高并抚慰人生;沉静的价值就能够拓宽并丰富人生。


我们拥有细腻的情感、温和的性情、宽广的胸怀、特立而独行。这一切既可让我们保持个性,又可让我们安于变化。


是的,反观内心,我们就已拥有了一切。


安坐在甲板上,掩上手中的书籍,单纯地望着老人相互陪伴的样子,这片甲板是那样的令人愉悦,而此时,所有的光线都呈现出碧蓝的清明,每个人天性中所蕴含的德与善荡漾开来,合着船体轻柔的晃动,幸福也随之晕化出来。(本文完)


点击关注"春暖花开"  


·  转载授权、演讲资讯,请联系花小蜜  ·
微信 ID:chunnuanhuakai-cch
推荐阅读